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染水/水平【全】(狄利)





【原版】染水

  或許曾有過好幾次相同的經驗,但你還是第一次那麼仔細地感受。
 
  屏住呼吸,將身體沉向水潭深處。
 
  看著褐髮在水裡飄盪,有別於風拂間的直率,宛如慢動作般在你視野前方,滿佈在你周圍,像是一種保護。
 
  你輕揚微笑,為了這種奇妙的比喻念頭。
 
  空氣,從你的嘴邊滾成許多氣泡,同你反方向地向上爬升,在水波折影下,你還是可以看到屬於水面之上的湛藍天空──雖然它在水底看來絕對不怎麼真切──它已經化作是你身體上的一部分,你甚至可以在耳邊聽到風精靈在傳唱,即便現在你的耳朵因為受到水壓的波及而安靜不已。
 
 
  但--你就是聽的到,因為你本來就是屬於那邊的孩子。
 
 
  認真、率性、走你自己認為的路,在藍天的見證下。
 
  只是偶爾你也想沉靜在水的溫柔。
 
 
  靜靜的……
 
  慢慢的……
 
 
  好像可以從水中透出另一個人相反的面貌,反覆練習、認識。
 
 
  這是某個如水的少年告訴你的方法,用相反的思考,來了解對方包裏在裡頭的心思。
 
  那照這樣看來,把對方埋在土裡來了解風的想法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所以你笑了。
 
 
  失去更多的空氣,讓你的身軀更流向潭底的幽暗,你緩緩閉上眼。
 
 
  就閉著眼。
 
 
  你就能感受到自已的身體被拉著往水面而去,在吸到久違的空氣時聽到氣急敗壞的一聲:「你就這麼想死?」
 
  打開雙目,入眼的是熟悉的銀灰色,夾著大有種把你再往水裡壓的神情,死命地抓著你的肩。
 
 
  很痛,不過很得意。
 
 
  「不這樣的話,尊貴的王子殿子又怎麼會想下水?」
 
 
  你想到入水前,某個人裝高貴的樣子就覺得很不滿,雖然你也知道這是他生長的環境及身份造成他的個性,還有毒舌。這些沒有人比你從小跟在兄長旁邊感受、還有直接面對衝擊還來的更深刻。
 
  因為你懂、你了解,所以更不能忍受。
 
  同樣的,也更容易抓到對方的心思跟要害點。
 
  就如預期的,對方的臉慢慢開始扭曲發臭,然後放開你的肩,轉頭上岸準備用乾自己。
 
  但你怎麼可能會給對方這個機會。
 
 
  趁對方準備爬上岸的瞬間抓住他的衣服向後拖下水,在預料對方火爆還沒有完整地叫出「阿、斯、利、安」時,輕輕給他一口淺吻。
 
 
  快、狠、準,如風般不留下痕跡。
 
  除了你半裸地跨坐在對方身上有點不太優雅外。
 
 
 
  「生日快樂哪,王子殿下。」
 
 
 
  ─END─  2009.7.10 pm5:40




【修改版】水平
  
 
  或許曾有過好幾次相同的經驗,但你還是第一次那麼仔細地感受。
 
  ──屏住呼吸,將身體沉向水潭深處。
 
  看著褐髮在水裡飄盪,有別於風拂過的直率,宛如慢動作般地遊走在你視野前方、滿佈在你的周圍,像是一種保護。
  你輕揚微笑,為了這種奇妙的比喻念頭。
 
  空氣,從你的嘴邊滾成許多氣泡,同你反方向地向上爬升,在水波折影下,你還是可以看到屬於水面之上的湛藍天空──雖然它在水底看來不怎麼真切──它已經化作是你身體上的一部分,你甚至還能聽到風精靈在傳唱,即便現在你的耳朵因為受到水壓的波及而安靜不已。
 
  但──你就是聽的到。
 
  因為你本來就是屬於那邊的孩子。
  認真、率性、走你自己認為的路,在藍天的見證下。
 
  只偶爾你也想沉靜在水的溫柔。
 
  靜靜地……
  慢慢的……
  好像可以從水中透出另一個人相反的面貌,反覆練習、再認識。
 
  這是如水的少年告訴你的方法,用相反的思考來了解對方包裏在裡頭的心思。
  那照這樣看來,把對方裡在土裡來了解風的想法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所以你笑了。
  失去更多的空氣,讓你的身軀更沉入潭底的幽暗,你緩緩閉上眼。
 
  就閉著眼。
 
  你就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被拉往水面而去,在吸到久違的空氣時聽到氣急敗壞的一聲:「你就這麼想死?」
  打開雙目,入眼的是熟悉的銀藍色,夾著大有種把你再往水裡再壓一次的神情,死命地抓著你的肩。
 
  很痛,但很得意。
 
  「不這樣的話,尊貴的王子殿下又怎麼會想下水?」
 
  你勾起微笑,想及入水前,某個人擺出的高貴樣心底就很是不滿。雖然你也明白這是他生長環境及身分所造就的個性,還有毒舌──沒有人比你從小跟在兄長旁邊感受、還有直接面對面的衝擊還來得更加深刻。
 
  就是因為你懂、了解,所以更比旁人你更不容忍受。
  相同的,你也更容易比他人抓到對方的心思及要害。
 
  如同預期的,對方的臉逐一開始扭曲發臭,然後放開你的肩,扭頭上岸準備用乾自己。
 
  但你怎麼可能會給對方這個機會?
 
  趁對方準備爬上岸的瞬間抓住他的衣襬向後拖下,在預料對方火爆還沒有完整地叫出「阿、斯、利、安」的同時,覆上你的唇瓣,將那難得驚愕的瞬間盡收眼裡後狠狠地被反轉擄掠。
 
  這是個算不上優雅的吻。
 
  在對方洩恨地在你唇上啃咬時,你更想…──這個人真的很悶騷
 
  又或許不能僅僅怪罪在「想的」。
  最少在你不優雅且半裸地跨坐在對方身上享受那獨佔的擄掠時,心底也是存著故意的。
 
  甚至是期待。
 
  期待這預料中的反應,這個對你而言才是這個人最真實、真切的反射動作。
  無關身份,還有那根深柢固的貴賤之分。
 
  而是很單純的……
 
  呼吸。
 
  似乎只是為了此刻而存在的運作。
  你悶悶地發出難以拒絕的呻吟,耳膜卻好像保持著天明時萬無的寧靜。
 
  唇吻,是個只有在接觸的時候才會深深地感受原有的溫度。
  可你卻選擇主動放開。
 
  看著對方神情微慍卻又被你確實拖下水邊的身影,邪媚地勾起微笑、啟齒…
 
 
  「哪……」
 
 
  …親愛的王子殿下。
  恭喜你在此時與我平起平坐,共享同樣的狼狽,在這片藍天之下。
 
 
 
  ─END─  2010.2.8 pm5:07修稿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