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金色月亮【05】(佐鳴.坑)






  或是太過於習慣,腥鏽鐵味,不論是在當時的當下,又或是遠於千里,洗去一身濁腥時,還彷彿在鼻息間,散不去,化不開的……

  習慣。

  你想。

  這不是個好習慣,可你沒有後悔,任由這氣味充盈口鼻,直到分不出是真實,又或是過去記憶的曾經。

  水珠爬順於髮絲尾端,反覆無數次的跳躍。關緊水源,你抬手取了條毛巾,貼伏於頰,幾乎是接觸的那秒間,鼻息所感受到的事實迫使你微愣數秒。

  那是只專屬於陽光下的自然氣息,清爽地散發,來自於你手上拭去水氣的物品。

  可你清楚記得,距離上回的返家時,是終結洗滌汙穢後的再次投身,根本無暇半時將這些髒衣清理。

  所以,是誰?

  彷彿回到上次洗滌身軀時的顫慄,你望著水龍頭源,滴聲切切,絕無幻聽。半晌,你嘲笑地輕扯臉部肌肉,照舊將衣服丟至應洗的衣籃,卻不能同此動作般,將那打著悶雷的夜晚重新回憶,拌著腳足輕踏於梯,正常到不能再質疑、筆直地朝你的房門前進。

  「哪,你回來啦,佐助!」

  彷彿上秒內心的冷言嘲諷,是幻覺。你憶起最後一次返家時所想到的問題,不免沉黑整張俊臉,走向屬於你的空間、屬於你的房舖,大手不自覺地拂上某處,暖烘地讓你直覺聯想到太陽後,用力一扯。

  「你,又在我的床上吃東西?」挑高好幾釐的眉頭緊鎖,面對著許久未見的面容,沒有察覺的是你的聲調,合著對方直喃著疼痛,化解於空氣之中,透明,未能察覺。

  「放、放手呀,佐助!要不是等你太久,我哪會無聊到開零食來吃?」對方不滿意地直道著,彷彿日常的對話,在此時只不過是重覆上演的其中一次短曲。

  但事實離你們上次會面的時間,已經循環過兩次圓月時分。

  你瞇眼瞧了刻時間,再望向慘遭某人蹂躪床鋪,上頭盡是隨意翻開的捲軸,還有吃零食所遺留下的碎片。

  這場景真是熟悉,就跟當時回村的情況一般──你答應了長老的要求,接受一切監視、接下無數如同地獄走趟的艱險任務。其實回首現今,也沒有什麼兩樣。差別在於當時死守在你房間等著你回來的藍眸總是害怕尋找回來的牽絆再次斷裂,雖然現在那雙眼眸好像多了什麼不一樣的情緒,卻依舊有著害怕。

  所以你眼底的沉思略一加深,最控制不住的是你的手,在腦袋還沒下指令時再次襲上那個人的臉頰,不再是怪罪的捏拉,而像是給了鞭子又給糖般地來回撫摸那捏紅的皮膚:「等我做什麼,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客房在哪裡?」

  「我知道怎麼走好不好!」受到言語就馬上給予反駁的鳴人,不屑地拍開你那似安撫的大手,接著卻又像是想到什麼,欲想氣紅的表情如同天空般反降下來。

  「……佐助,我…我最近接了個任務。」

  任務?就為了這件事,這個笨蛋就特別守株等你回來?你挑挑眉目,繼續聽鳴人說下去。

  「是、是要跟暗部一起出的啦!所以、所以…呃……想問、問……」鳴人扒了扒那頭金髮,你也聽得出來這個吊車尾的語氣好像跟以往有那麼點不同,不夠直率的表現。

  「問什麼?」又是再次的不受控制,你向前一個箭步,近到你可以看到對方驚嚇的藍色眼珠倒映你有多少根青絲:「你不是一向都有話直說嗎?我等著聽。」

  其實你也不太懂自己為何要如此靠近地詢問,像這種近距離與他人接觸的感受,通常都是在執行任務之中靜聲死於你刀下的可憐人士,是個連吐氣都覺得寒冷、甚至連劃開皮膚也沒有就已嗅覺濃重腥味的死絕氣氛。

  跟現在帶著溫暖氣流的感受,十足的截然有別。

  「什、什麼?」

  似乎是被你突然靠近的舉動給驚到了吧,從脖子以上都可以看到對方泛紅的皮膚,也就是現在你才覺得這樣的舉動真的過於曖昧,伸出的手指在停頓半秒後,黑瞳裡的驚愕慢慢回到平常,臉部也逐一回至最原始的無表情。



    ─無後續.END─





  大吐幾口氣………請在決定要不要打我之前,請讓我說聲:謝謝。

  謝謝大家陪我怎麼久的時間,從2005年到現在,雖然我覺得可能不會有人真的從最開始就有看過這個欄子而且直到現在(掩),但,不論是有無看到這段,又或是過去曾有的過客,阿蝶是真的、真的要謝謝你們陪我走過佐鳴、寧鹿的每一個日子。
  其實感性的話之前放好幾次了(掩)結果到真的「最後」了……也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就,真的很謝謝大家(說來說出還是這句最感性實在QQ”)
  有、有關「金色月亮」的後續…(呆乾笑)其實我上面五回也只寫了原作者漫的三分之一而已(掩面)(三分之一就寫了近七千字,再掩)沒有再寫下去真的很對不起。但我可以保證這篇漫畫是HE的結局。
  基於原作者出本的原因,所以我也不太方便放出後續故事的發展,當初「金色月弦」一共印製了80本左右,扣掉出本的原作者兩本,阿蝶一本,還有77本在外面流通,如果大家對這篇文章的後續很有興趣,歡迎尋找這77本來看呀(管他是用借的用搶的都歡迎呀呀呀呀遭巴,其實如果有讀者在台中的話,也很歡迎留言跟我借這本書來看喔=V=)

  真的是最後了,謝謝大家陪我走過「火影」這段歲月。

  車輪走過的路,必留下軌跡;毛筆上的尖墨,雖然會乾但它依舊赤黑;沙漠的沙雖然會捲走曾經踏過的腳印……但別忘了,時間並「不會」。它不會帶走任何沒有「存在」過的事物,就如同我現下想表達給大家的。


  謝謝,不足以盈,但依舊是謝謝。

  2009.6.1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