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色月亮【03】(佐鳴.坑)




  +  +  +  +  +



  熟悉的道路,月光,灑落在佈滿有你指紋的門把上,嶄新的鎖匙在無人的空氣中發出清脆的機關聲,推門而入,裡頭滿是不意外的幽黑,毫無人氣……符合你方才殺戮完的心態。

  用不著摸索的向前走去,暗黑,但你卻不想開燈,直勾地向浴室處走去,只因薄汗已佈滿肩後,推開那扇,裡頭早有前幾日備好的衣物。

  光線不足並不能影響你的判斷,但見你順手將身上所有的護具丟至第一個竹籃,其他得另外洗滌的衣物則置於旁。進入浴室,才打開了今晚的第一盞燈。

  左右各調整後,上頭的水頭噴出冷熱適中的水柱,沐浴在溫和的水,但空氣卻是乾冷的刺著你的皮膚,連帶也痛著臉上那道被苦無劃出的傷痕,隨著溫水滑落,淡淡的血水很快地流過身軀落入無盡。你直視著有些失神……不由地將回憶倒回無數把月,那片漆黑下的對話。


  那是個灰暗的夜晚,天邊正打著悶雷,蓋住步行遠去的聲音,及不滿的尖叫。



  「放開我!讓我進去,鋼手奶奶、鋼手奶奶!……」步行遠去的聲音,被強行拖走的金髮少年離開後,整個房間就像是失去光芒般,帶著黑魅的氣氛,獨留二個人面對面。

  一位,是身為五大國──火之國,木葉忍者村的第五代火影,鋼手。另一位……


  「名門之後的宇智波一族,宇智波佐助……」


  亮麗的指甲色,在十指間交錯,停駐在同樣色的唇瓣前,試圖掩去一切言語,但聲調卻又如此強明於整個辦公室:「這是長老們的命令。」

  「即刻起,要求曾是木葉叛忍的宇智波佐助你,以戴罪立功的方式進入暗隊,為木葉貢獻你的力量。」

  語畢,火影看著眼前的少年,那雙目黝遠地直視著妳,緊閉著唇卻無半分表示。


  「你是個聰明人。」網手以這句話做為下番對話的開頭。

  「雖然我貴為一村之長,但村內的任何事物卻不是我所能掌握,這次的命令也是一般。要知道這道命令只不過是表面上的裝飾,實際上根本就是想利用你到死。」鋼手嚴肅一撇,將數張紙推向佐助的面前。

  「那些老不死的,盡是一些不重用的死頭子,居然怎麼快速就將你日後的無數任務都規劃完至。」

  少年還是沒有答話,死板地拿起桌上的任務書,還是沒有半點表態意思。

  「看到了吧,這些都是些極度機密且高危險的任務。給歸來的叛忍出任極為機密的任務不說,卻不打算給你任何後援的可能。」換句話來說,就是將佐助付出所有的能力,投入每一場自殺性的任務……佐助不是等輩,自然知道眼前長者的意思。

  只見火影一聲長嘆,嚴肅淡笑:「……放心吧,我以第五代火影的身份,也會力阻這件事。要知道,你這條命是鳴人……」



  「我願意進入暗部。」



  空氣間,只有兩個人的呼吸,鋼手錯愕地看向佐助,是吧,這房就只有他們倆……



  「我願意,接受這個命令。」



  難得多話地反覆,而至現在所有的一切,你關上水頭,拿起水藍毛巾,拭去身上每一滴水珠。

  利用是嗎?你淡淡地微笑,憶起方才這雙手才奪去無數條人命。是利用嗎?究竟是誰利用誰,果是愚蠢至極……想用『暗部』來捆養一條毒蛇,那只會讓毒牙愈發張狂、銳利,愚昧的人們呀,是誰利用了誰,若是我想走,誰也欄不住的。

  若是我想走……



  「SASUKE?」



  久違的呼喚,讓你唰一聲停止思考,向音源方去望去,只見龍頭滴水聲聲,方才浴室間就只有你一人,那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夠了……」你喃喃地道了句,原先殺戾的氣息於瞬時隱藏無蹤,推開浴門,果然見著一張淡黃手紙,上頭無不就寫明著任務限時、時間、地點、內容及外派人員……。

  「真的…夠了……」手裡的薄紙被你緊捏一團,頭頂不斷滑落的水滴,模糊你的面目。

  你無畏寒意地精裸上身,熟練地重新穿待每件衣物,至後戴上那諷刺的笑面狐具,將所有情緒包裏在裡頭,就像先前的最初,反動作地推開再關門,就著眼前黑物濛濛,折射著月光,閃著白色的微笑。


  直至一分。


  「可惡。」遲來的少年對著微溫的門板大吼,金黃色的髮絲,悄然地落下。





    ─TBC─





  真的覺得我過去的文字筆觸一去不復回了(淚奔)

  然後我現在坐在這裡做啥,我應該要努力去排版T口T||||||,我弟的備審資料,若不是母命不可違,我早就想把NB砸到我弟臉上了(媽的他的整理分類的能力超○的,東西都有準備好,但就是亂七八糟)
  不過昨天在跟別人提排版備審資料(有說明是高三)時,對方居然一秒跟我說『早就來不及了吧』,其實聽到這個蠻感嘆的……
  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出身高職有點點點點自卑感也是緣由於此,因為我總覺得,大家比較重視的高中的部分,而非高職,其實我就是在做高職推甄的備審排版呀T口T……

  這感覺好像是大家都知道美國總統是巴拉克.歐巴馬,卻不一定知道布吉納法索(西非內陸國家)的現任元首是布萊茲.孔帕奧埃<--放心好了,連我也不知道這位總統的名字(比喻比喻)

  說出來只是感嘆,並沒有意圖怪對方怎麼會如此想。

  今天早上就開始很歡樂地下著大雨……然後阿蝶也很歡樂的要參加謝師宴(嚴重默)(彼娘之這等於我要帶衣服去飯店換呀呀呀呀呀,淚奔走)

  最後~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出喔=V=

  2009.6.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