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金色月亮【02】(佐鳴.坑)






  +  +  +  +  +



  闇黑的夜,並無全然深憂,那滿月的盈,絕然地掛於樹梢,左右不曾搖擺。

  銀白色的月影,總溫柔地灑落於樹與稍之間,倒映在深植於地的粗壯樹根,交錯會影,和白晝時的映照比較起來確實柔和許多。視野充裕下,這般的闇夜其實並不適合執行任務,特別是那群慣於黑暗之後、伸出爪牙的豹子。

  林葉交錯間,樹林裡的闊地從不屈就於自然,是人為、戰場的使然。

  就像現在,一名隸屬木葉的暗部男子,被多人團而圍住。一時之間,風吹草靜,這般詭譎的氣氛,騷亂的卻是包圍男子的眾方。

  看似以多致勝的戰場,包圍這名男子的忍者們心裡都明白,難為的並不是眼前的人,還有那潛伏於四周,一直未曾出手,隸屬木葉可怕的爪牙。

  即便得不時地提防那默默於暗處的豹子,這群忍者們的主要重點還是放在眼前的暗部上。

  那位被多人所包圍的男子,臉上帶著木葉暗部之具,孤身一人,周身散著從容,不失緊張,彷彿一對一的對峙,除去獨力般的傲然。

  敵方的首領於心裡道著:火之木葉,人才濟濟。即便心裡不認為眼前這個男子能以獨身之力將他們捕獲於此,但已然溼浸的掌心,耳裡飄蕩盡是手下們的浮動,逐漸失去自律的心跳,帶著焦燥,還有空氣中沉重的味道,使你的雙肩不自覺地向下垮去……


  「殺───!」


  前有食人之獸,後有懸崖。那最後的聲音,是你的吼叫,還有方才失去控制的雙手,了無苦無之痕,劃去那人的皮膚,面具……落下。

  宴禮的開始,同時也是宣告終結的倒數。


  「隊長,我們真的不用出手嗎?」將敵方主動攻勢盡收眼幕的,是暗處中的低喃,無法損及遠方臨鼻的生死氣息,流竄,引來另一個人的輕笑。

  「不要緊,交給他就好了。」

  「可是……」反對的語調,投映於遠角失落的暗部之具,對方那人毫無情感的臉,方正剛毅卻在這生死關頭緊閉著他的眼。

  「呵,新來的,靜靜地看著吧!別忘了我們身上另一個使命,那才是我們真正的任務。」


  緊閉的雙目,像晨曦地平線上逐慢散出的光線,一點一滴、一道一束,刺目,卻猛烈查覺那是相同於體液,有如紅寶石般地……提刀向上一劈。

  那是比豹子更令人畏懼的速度,又好比那雙眼目,鎖定而後,讓這塊空地散落著足以蘊藏大自然生命力的鮮肉,還有宛如甜美、似葡萄酒的色彩,鐵鏽般地想吐。


  「看到了吧。」長者拍向新人的肩,短暫地讓對方查覺那微不可及的恐懼,便瞬身離開此地。「我們的任務,只有監視。」


  只有監視……


  新來的暗部懷著不確的心情跟隨至方才的戰場。正好看見那身於血泊卻無半滴鮮紅上身的男人,無情地彎著腰,將任務中最重要的捲軸從地上的液體中拾起,於同村的夥伴來至周身時,隨手丟去,目中無人地,經過自己前方地帶……

  「等等,前輩,你的傷……」

  新人眼尖地看見那男人的臉,身為暗部卻沒有加以掩飾的坦然,輕輕的,明明是同一忍者村,卻好像不是同伴,獨身地向月走去,而後消失在眼簾。

  「耶,新來的,你還沒學會嗎?收起你多餘的關心吧。」又一位前輩拍上那人的肩,同樣傳來宛如恐懼般的顫抖。


  「我們的任務,只有收拾及監視。」



  監視叛忍──宇智波佐助。






    ─TBC─





  只想說…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排版的行程整個滿掉了(掩面痛哭)
  明明沒有出本為什麼我會覺得也在修羅了(望天)

  不過即然接了就是要好好地做完=V=

  所以等阿蝶張完「金色月亮」的坑(每提一次就想掩一次)後,可能、可能啦,我需要休息半個月,等到下個月張文。
  但接下來的張文就是特傳的同人作品了,火影的同人作品已經全數公開完畢了,真的很謝謝大家多年來的支持(鞠躬)

  六月就要來了,希望畢業的同好們能找到工作(我也要,巴上),也希望就學的朋友們能順利渡過這個學期,而有在工作的朋友們,也希望工作上能順利。
  更希望在修羅的朋友們,能順利的完成稿件!

  無數的希望,皆能實現。

  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出喔=V=(雖然我會客室又懶了,掩,還有一則忘了回,奔)

(補):

  習慣性地反覆看了張出去的文章,雖然這些文章是二年前的作品了,但愈看愈覺得我現在的文筆一定沒有過去那麼好的(掩面)不過裡面的人稱也有點亂亂的,這也是缺點了呀(完全自言自語)

  2009.5.2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