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晴雲之後【人設】(佐鳴.坑)




  「晴雲之後」人物的基本設定。

  大家要看的時候要有心理準備,因為裡面有噴很多……沒有寫出來的設定。
  有的還很瞎我知道(掩面)
  基本上把這個放出來就算我有再寫後續就不有趣了(但笑)我是說真的……

  所以大家就自行選擇看吧。
  下次會更一些後續片段(就是阿蝶跳著寫的故事片段,本來打算接續著故事用的,苦笑)




【小設定】

  孩子目前設定為九才,也就是說鳴人那小孩最少最少是在十年前懷上的。
  所以設定鳴人的年紀為二十七,受孕為十七。



【悠火】(基本上姓氏沒有定下來)

  老大,悠火,剛過九歲,比隼早四分鍾出生,於八月三十一日十一點五十八分,但因為是開著肚皮抱出來的,以雙胞胎開刀最先出來的都是身體較為弱的,因此悠火從小身體就比隼風還要來的快得病,容易受涼。

  喜歡看書,智慧比其弟長足,因為知道老爸下意識有點怕看到他那張臉皮,總像想起某人般的驚恐(就小孩感覺是這樣,但大人怎麼想就不一定了),雖然有點知曉,卻意外乖巧地總包著那頭不讓爹緊張。

  在屬性上比較偏向宇智波這邊的血源,故以火屬性為主,雷屬性為副,有寫輪眼,約在十三才開,隼風也有,但很奇怪就只有右眼才有那麼點,血緣較為不足。

  悠個性有點像他從來沒看過的父親一樣,較為沉悶,喜靜,但其實心地較軟,可固執的地方倒是很執著,有點小小的口是心非。

  最最喜歡的人其實是老爸(如果可以悠會一整天陪在鳴人的旁邊,就算旁邊很吵也沒關係),再來是老弟。最討厭但其實又不會討厭到那去的人是佐助(因為對方一出現老爸的注意力就會有百分之四十放在他身上)



【隼風】(基本上姓氏沒有定下來)

  次男,隼風,比哥哥還要晚四分出來,卻也過了一天,於九月一日凌晨零時一、二分出生。

  身體比哥哥還要健,總想當老大卻總是當不成(沒那風範),有點愛惡作劇,喜歡配藥,其實是因為他只要直覺對了,鼻子對了,還真的可以配出什麼簡單藥方,最喜歡就是拿著自己配出的瀉藥往家人還有老爸的朋友身上倒,唯一麻煩就是太祖奶奶太強了,從來沒得過逞(其他的人會中是因為對疼愛的小孩沒防備…|||)

  雖然當不成老大樣,但當老哥處於弱勢時,就會站在他那邊,不論是生病還是做錯事時,簡單來說有點戀哥情結,很聽哥哥的話……長相比較像鳴人,其實應該說像他爺爺,活潑,好動卻有方,喜好非常分明,一但討厭的話就會用盡全力去對抗對方,好奇心也非常的重,初見佐助時以為是大一號的哥哥(所以說是戀哥情結,嘆,換種角度來說,有點小笨),所以就自然而然地黏上去…(沉默)

  現階段最喜歡的人是老哥、老爸,認識佐助後,變成最最喜歡老哥、佐助、老爸(看排行的名字順序就知道他有多戀哥……)其屬性是土,後期才有風屬性,比老哥的能力還要晚上N年才有…



【漩渦 鳴人】

  鳴人,現年二十七,已經有二個孩子,但沒有公開(因為孩子是他自己生的…|||最重要的是,這事兒讓長老們知道並無好處,因為他正好已慢慢身為有火影後補人員的自覺了)

  至於是怎麼生的?

  聽說是某佐打敗他老哥後整個力量出現爆走現象,當時鳴人有點取巧地想逞已經消耗過力量的佐助想打死也要把這人帶回木葉,但不小心打呀打,太忘我了,打到什麼老的地方去,二個人倒在不知名的湖上還在打…最後兩人力盡後沉入池裡,醒來後莫名被神智不清的某人就這樣在水裡上了好幾次(咳咳)其中比較狠一點的是直接拿著刀把對方單手插入土地上做,以至於鳴人對佐助有莫名的恐懼在,比以前還更怕別人接觸。

  再次醒來之後,看到有人在旁邊大睡,忍著痛把刀從手上取下後本想殺人的(耶,你不是要帶回木葉的嗎?三條)但最後還是沒下手,手軟著把刀丟下卻差點把那人的腦袋給劃下去,但鳴人卻沒有注意就這樣穿上還能穿的衣服,胡亂在池裡簡單洗過後,踏破一塊古老木板就回木葉了。(其實木板上寫著這是母子泉…而且是溫的,明明他們打架時是冬天,這孩子什麼也沒發現不對勁)

  發燒好幾天就算了,好了後卻發現自己吐到連膽都覺得到喉間了,抓著綱手奶奶問了一下,世上大發現……所以在鳴人生產前都變成鋼手的實驗品(阿門)

  其實本來想打掉孩子的,但怎麼用的都不下來,撞也撞過了,喝也喝過了,就是沒掉,後來還是鳴人感覺有心跳,連罵了好幾天混蛋、王八成、水煮蛋、鴨蛋才決定生了(反正也落不下來)更爆的居然還是雙子?氣得鳴人差點把肚子給切了,但還好孩子還是至八個月生下。

  生下後看到黑頭髮的鳴人那二隻眼又變得像水泡一樣腫,所以剛開始幾天他幾乎沒怎麼抱過次子,總會一直看著長子覺得想捏又想抱著疼。

  因為房子太小了,所以鳴人想,他媽的我好說也生了個宇智波的種,所以就向綱手申請宇智波宅來住,設下一堆陷阱就是不讓任何人進去。

  唯一知情的就是鋼手、自來也、卡卡西、伊魯卡、大和、小櫻,鹿丸是因為不小心聽到了(其實是太聰明的孩子,不如早點收買……至於寧次,正好看某中忍鬼祟,基於職責跟去看也不小心得知了),牙的話是因為總是在鳴人身上嗅到其他二個人的味道,常問他是不是有GF,改天帶來看看之類的。

  孩子長足後,鳴人發現老大真愈像某人了,心裡作用的,沒有發現自己比較少接近長子,但口頭上的關心,生活上的絕對是樣樣比次子還足,所以常發生鳴人準備早餐忘了幫次子泡牛奶,以至於隼總比悠矮了五公分上下(鳴:不是我故意偏心的,掛淚)(由此可見鳴人被這二隻練成家庭主夫……)不知道是不是孩子大了,鳴人最近的喜好是常常抓著二小陪著睡覺。

  從小開始這二個孩子的教育就是從前面幾位知情的來著,不過八歲以上總是要升學,正好今日隼偷偷在鳴人飯下了藥(孩子大了後,由悠起頭會帶著隼,幾天的早餐有時是由他們孩子張羅的,多乖…),鳴人正好要去和鋼手商量這事,卻發生有人來敵……故事開始。



【宇智波 佐助】

  佐助,二十八,身為一個父親卻不知道自己當了爹的王八蛋。(阿蝶結論)

  在打敗其哥後,神智時好時壞,等醒來後發現自己腦袋旁插了自個兒的草雉劍(還斜差在頭皮間,頭髮掉了多少?只知道有個小缺口就是了=),那驚訝程度連鳴人從來也未曾見過,是忍者世界對於佐助這號人物永遠未能得知的密(大噓)

  雖然有發現自己的身體不比一般,流血也不知道怎麼會流到某某地方卻怎麼也沒受傷,抓傷處也很多,請原諒他是初次……(咳)什麼都不懂。

  發現四周無人,用查克力查看之後還是無所獲,佐助便在這簡單洗了淨後,便離開。離前發現某人的護額帶,鬼迷地將它收了起一放就是十年。

  後來也覺得怪,明明應該有個白痴定會將他找回的,他曾這樣想過,卻發現什麼也沒有,就這樣過了一年又一年,帶著蛇班的人做了流浪忍者的份。

  因為也沒什麼目標了,所以曾和水月一起去挑了霧忍的七人眾之類的。到了第七年未、第八年初,佐助發現自個的眼出了問題(會有短暫性地失目,及看不淨遠方何物),如用上寫輪眼後病情愈是加重。故開始停止使用寫輪眼,並尋求他人訊問,卻從不去想就故鄉的能力。

  雖然從他人得知這病是吃藥就能好的,但因為寫輪眼特別,故更難醫就,便建議是否取得過去家庭病史來了解。佐助知情後,思索了三個月……先行決定讓自己不使用寫輪眼,帶著蛇組修練了好陣子後,才決定回木葉拿東西,並同意他們去活動筋骨,只要不出人命就可。故事由此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