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雲之後【05】(佐鳴.坑)



  +  +  +  +  +


  熟知的一磚一瓦,除了可移動的擺設之外,這裡應該是自己最為熟悉的景物,隨著半點聲響也無的步伐,佐助的內心滿是煩燥。

  還記得過去這裡曾發生什麼事……多少擦肩而過,多少噓寒問暖,有多少淺藏於血肉之中,那罪惡的肉體在這裡來來回回,每番憶起就讓人想吐。

  真是…抑不住的『懷舊』呀!佐助冷冷一笑,隨著多年記憶,他走過自己的房間。

  算算也有幾載了,佐助淡然地看著房門,那半點塵灰也無的門扇無限沉思,但他並沒有開門,而是轉身繼續走向另一個小房間。這是個小倉庫,曾經的曾經,他曾抱著一個很舊的屏風,聽從父親的命令放進裡頭收妥。

  這不是個好現象……

  佐助愈發覺得在這房子愈久,他的不悅的心情就愈顯高亢。

  他反覆地告訴自己,並不需要這些。況且剛剛和那二個孩子周旋夠久了,手腕的灼熱也愈來愈燙。想到這,佐助更沒有疑慮走過那扇小門,然後在過去不及十步的地方,朝廊上的無數木頭接隙處倒數第三處按下,再轉身至那小門,開門就入……


  +  +  +  +  +


  「哈哈……」胸口好像沒有空氣,直直喘氣。隼覺得自己好像破了記錄,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衝到二樓最最角落。

  隼小心地看了看前後左右,很驚訝沒有發現那個人的存在,他看了看眼前這扇門,嚴重的好奇心讓他的咽了咽口水。

  從小到大,隼就被老爸警告──不準進入二樓最角落的那間房。隼很喜歡爸爸,就和他哥哥一般,也很乖地從來沒有去探索過,但不表示這能滿足他的好奇之心。也許是那好久好久的某次,他曾和老哥在房子玩遊戲,然後不小心看到老爸進入這間房後的不久,罵聲連連的吼叫,還有過了很久很久,水聲滴滴的聲音。

  他不懂老爸這樣的反應是什麼,只覺得這些聲音聽起來讓他非常不舒服,所以只要發現老爸去那房間了,他也會很乖地往後幾天,沒有將隼字號第六七八九十級的瀉藥向老爸這個從來不會『嚴正拒絕』的實驗品灌去。

  聽悠哥說…老爸應該在想念一個人。這個人不是鹿丸叔叔,也不是伊魯卡、卡卡西大叔,更不是色老頭自來也,而是另一個他和哥哥從未見過的人,而老爸也從來沒有對他們說過這個人的名字。感覺就好像他們在書中看到所謂的『母親』,但爸爸總是乾笑地望著他們,什麼也沒有說明。

  所以……當隼半陷入回憶,然後伸手想打開那房門時。身後無聲無息地,他忘了這房子內是有那麼一號人物的存在。

  當那黝深和悠一般的黑瞳冷淡地望著自己時,隼覺得自己好像陷入冰窖,嘴巴凍得好像在發抖般,喊出一個他從來就沒有對任何人叫過的名字:「……佐、佐…助?」


  『佐助、佐助、佐助……』


  那是老爸在這房間內才會哭泣的聲音。


  +  +  +  +  +


  「佐…助…?」那金髮男孩跌在地上看著佐助,眼底透著驚嚇後的害怕,並且直接喊出對方可能的名字……

  只見眼前的男人不悅地挑眉,那神情就像老哥對他的行為表示無奈般,總是挑挑眉然後嘆氣。但眼前這個人並沒有嘆氣,他只就冷淡地望著自己,好像非常不屑般。

  所以,這個人真的是老爸口中的佐助嗎?隼害怕地想,但心裡卻沒由來透入一絲溫意,對這個人的嚴重好奇心更是高上幾層。


  自從離開木葉之後,時光飛梭,數年一瞬而過。他閱過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人們,或是忍者們,但佐助還沒有看過這般一個忍者孩子。明知道敵人在這,還要衝到前面去送掉性命,還用那雙湛藍過份的瞳,雖然害怕卻無畏地看著他……不排斥,就像再很久之前那個人的眼睛也是這樣望著自己。

  沒由來的,佐助突然興起殺機,他回想方才曾有一句──『宇智波佐助』──如此深嘶吼叫,但眼底卻沒有目前這男孩一般的純然深瞳。

  如此,就算是多殺一個人,又何妨呢……?

  「夠了……」佐助但笑地抽出他後腰際的草雉劍,冷陌地看著那男孩,有了真實的害怕,且無助地望著自己時,更加深他抽出長劍的速度向隼的方向砍去。

  「哇呀呀呀呀───」

  隼失速地尖叫,鮮血如泉注般爭先恐後噴散在他那張幼小的臉頰,眼淚啪啪地流出:「哥──!」

  隼緊緊地抱著哥哥的身軀,原本驚恐、害怕的眼神轉而憎恨地望了佐助一眼,就緊張地低著頭查看悠火為他抵擋的右臂,被無情的刀眼劃開血口,鮮紅地不斷向外流去。

  佐助很驚訝。

  他看著自己抽刀的右手被鋼線給固定不能向前,再看向那突然出現的另一個男孩,頭頂的毛帽掉落,露出和他同樣髮色的光澤。

  黑色和金色的倒映,好像是在那裡看過。

  佐助知道自己下的力道並不狠,他並沒在上頭灌注千鳥。但這個男孩真的是出乎他的意外……很笨,如此地奮不顧身,寧可犧牲自己的右手,也要將鋼線纏上對方身上,好引爆符印!

  「快走,隼。」悠火強忍者痛楚,抬起身軀抓著弟弟就從二樓一躍,然後在半空之中結印吐出火術──

  無情的火焰,雖然沒有之前那般強大……在落下的同時,悠火看著老爸常去的房,眼神顯得好暗好暗,也許他還不夠成熟,不夠捨去一些東西。但他知道沒有一件事,比得他保全弟弟還要來得更重要。

  他相信,老爸能體諒的,一定……


  +  +  +  +  +


  從二樓落至一樓的距離並不長,很快地,悠、隼兩兄弟狼狽地落至地上。

  雖然情況突然,但隼仍是有抱握落地的姿勢,但悠火就沒怎麼好運了!因為非得在半空之際使出忍術,所以在落至地上的同時,先是受傷的右手著地,而下方庭園是老爸平常喜歡栽種花草的地方,枯落花枝就這般巧地刺入傷口處,痛得悠火忍不住尖叫出聲,悽厲無比。

  「悠哥──!」





    ─無後續.坑.END─





  哈哈哈哈哈哈|||||||
  相信我,我不是故意把文章斷在這種地方……不過後續真的是沒在寫了(長跪不起)

  可以說明的部分是,在小悠倒地之後,隼是氣憤朝不知道何時也到樓下的佐助攻擊過去,不過佐助本來就打算要離開了,所以在隼抓到佐助衣角時,正好他要瞬身離開……(簡單來說,就是被『外帶』了)然後悠就這樣被放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弟弟被帶走(雖然對方不是故意的),直到鳴人來到……

  這部分是我本來想打,做為第一部分END的……而第二部分根本無緣想到就掛點了(掩面)

  另外補充的,我不認為一直被悠警告又或是救下這個笨弟弟,就表示隼是無能的。每個人都有他的反應,又或專職的所在,他只是沒有像悠一樣快的反應,但不表示他並不會做一些什麼事。

  有很多事,是需要花很多時間、經驗去累績的……我覺得我自己也是,懂得一些道理(吧),卻不一定有執行過。


  下次連著的「晴雲之後」更新並不會很久,最少不是久至一週。會先放上「人設」,就佐鳴一家四口的,裡面會有部分文章設定這樣(我老覺得大家看到會沉默,掩面)然後再放上一些妄想的後續過程,那是很多事件過後的一些事務了(遠)<--已經提好幾次了,掩

  然後再更完一篇特傳文後,我又想要先把火影同人先更完。然後這之後,我就要全部更特傳文了吧,直到我沒有文為止(應、應該吧,我還在考慮排程…)


  在這裡跟也許跟我很多年的讀者,又或是無意點進來踏坑的讀者們,真的很謝謝你們,在各階段,陪阿蝶走過很久、很久的一段路……四年很漫長,沒有人會想到會在那裡開始,又會在那裡結束。而現在,只是一個經歷……(雖然我手上還有一篇坑啦,喂)


  (笑)為什麼我會說的好像是告別式呀(喂喂)
  那麼下次更文再見了,如果有任何問題還是要哈啦的,歡迎在會客室又或我家天空留言喔~~
  
  2009.5.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