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晴雲之後【02】(佐鳴.坑)



  +  +  +  +  +


  天空很藍,草地也很綠,造景水池川流不止,午後的陽光散落於長廊,數個碟子置於上,是飯飽菜足後的象徵。

  微風輕吹,原本趴伏在廊上享受陽光浴的金髮男孩,卻忍不住叫喃起來:「悠!我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呀呀呀呀呀呀……」

  相較於另一吵鬧男孩,那名被稱做悠的男孩,頭載著一頂毛帽,黑色的瞳眼始終直視手裡的書籍,完全無視他的胞弟──隼風。

  在多次反覆申告無效後,原本趴在地上隼滿懷怨恨起坐立起來,直瞪著比他早幾分出來的哥哥。

  「臭悠……」隼最討厭就是哥哥對他的反應總是不聞不問,如果是老爸的話,早就和他玩起來了,只有這個書呆子老哥,整天只會看書看書看書……又不是書蟲!

  放下書,悠淡淡地看了弟弟一眼,每天被這個過動胞弟在旁邊又吵又鬧,最好的辦法就是什麼都不理,但不理的話,又怕這個他會對自己下藥……

  隼學什麼東西都三分鐘熱度,沒有什麼學的精,連查克拉的訓練也是三拖四拖才學得會。唯讀調配藥理的部份,就是有那麼點天份,只要直覺對了,隨便拿二三樣東西都可以當瀉藥下……怎麼說自己也總不可能像他那呆呆的老爸怎麼容易下手,悠回想今早隼乖樂樂地端早餐給老爸,八成回來又是歡樂的一夜吧?悠無奈地想。

  「隼,無聊的話,不如把午餐的碗盤拿去洗。」悠眼神銳利地看向和老爸同樣髮色、藍畔的眼睛,像是在說:如果你不做的話,今天你對老爸下瀉藥一事我就不幫你說好話。

  嗚……什麼時候被悠發現了?隼摸摸鼻子,覺得老哥不只是隻書蟲,做什麼壞事總是會被他發現。只得嘴吧一嘟,乖乖地拾起盤具拿去後方的廚房清洗。

  煩人精走了,耳朵自然就清閒。但悠卻沒有看書的雅致,他看看所在的地方,有點歷史的老宅,屋上的簷漆剝落地露出原有的木頭原色。突然視線掠過黑物,是天上的鷹。悠靜靜地看了下,轉個眼又直向不遠處的圍牆,被厚重的漆縷上一層又一層。

  悠幾乎沒有出過那道牆,除了老爸幾個比較好的朋友會過來教教他們課業,也很少見過其他人。夜深人靜之時,他那粗之大葉的老爹總是會死拖著抱著他們睡,語帶歉意地說對不起……也許小時候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但一年年過去,悠卻有點明白那句對不起的意思。

  或許……和自己這張臉有那麼些關連。

  悠輕輕地在腿上畫了個符號,轉又拉拉頭上的毛帽,接著拾起一旁的捲軸,正準備閱讀時……

  「!」

  是誰要進來這間房子?

  剛把碗盤放置後的隼,緊張地向大門玄關的方向望去。爸爸曾說過這房子共有多層結界,最裡的那層是老爸和祖奶奶一直設下的,用的是血液牽絆。今天老爸說晚上才回來,現在才中午剛過,怎會有人進來?

  到底會是誰呢?隼懷著好奇之心,小心翼翼地走出廚房,聽到大門處有腳步聲輕足,更是耐不住地想早點看到到底是誰會在這時候進來這裡。只見足聲愈近,隼突然嗅及一絲味道,有點濃郁,是鮮血滲露出的甜味!

  「耶!」隼忍不住輕輕叫出聲,同時耳邊一直關注的聲音突然消失無縱。就在隼覺得奇怪時,只見他那瘦小的頭顱旁,猛然插入一把長刀!幾根金色髮絲飄然落地,那銳利的刀身反光,好像帶著雷光一般。隼顫著身轉頭望去,被那無形的電力狠狠驚至。

  就這片刻,隼緊張之際,任不忘提起查克拉向前離開那面牆,下秒瞬間,方才緊挨的地方像是切豆腐般石切而落,有道人影,高高在上地望著裡頭的孩子……

  「耶…哥……?」這是隼見到那個人後,第一句驚叫而出的句子。






    ─TBC─




 >>晴雲之後.劇外小劇場(一)


  「呵呵……」

  嘴裡含著血液,你艱難地向後望去,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好久不見了……」佐助……

  霎時雷光,情況移轉飛快,在你綻出最後一抹笑容後,瞬間化成一團煙霧!那個男人,還沒被你道出名字的男人,上著一襲黑衣,黝深有如眼瞳,直勾直視,像是忘卻脖子上有只苦無正渴望著鮮血,欣賞故地般,也沒打算移動半分。

  「怎麼樣,多年來是我進步了吧?」

  「哼……愚蠢。」佐助淡然一笑,躲去某人的苦無後,強硬地摟著鳴人的腰部蠱誘地道:「進步了嗎?就讓我看看你到底進步多少吧!」說完,某人開始拔開某鳴的衣服……

  「呀呀呀,死佐助不要給我脫稿演出啦──有孩子在這邊……呀不對,你給我看清楚場合呀呀呀──!你們(指工作人員)在那裡呆著做什麼,快來救我───」


  在一旁的宇智波…說錯了,應該是漩渦兄弟。


  「悠哥,我們需要去阻止他們嗎?其他工作人員都在流鼻血了耶……」

  「……不要管他們。」青筋的黑髮孩子抓著金髮孩子轉身而走:「反正我們出場的時間應該還會延後。趁現在我們還可以去書局買把剪刀……」

  「為什麼要買剪刀?家裡不是有了嗎?」隼婉惜地看著他老爸被另一個老爸壓在地上已經叫不出聲了,只好高興地跟著哥哥走,疑問道。

  「…因為……會比較衛生點……」……在剪掉的時候…

  「?」




    ─END─




  其實沒有寫下去的原因,是因為前面的故事安排的太快了(抱頭)
  這根本是突然就噴出來的片段(掩面)
  後面的kuso,是當時寫文時無聊搞出來的(憨笑)
  阿蝶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搞笑不能的孩子……(繼續在角落長香茹去…)
  而老大想剪的東西及衛生問題,我想有……的朋友們應該很快就可以看出來(噴)
  謝謝大家看完本回,還有我發文、發坑的任性。
  一樣還是維持週更,那,下週見喔=/////=

  2009.4.1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