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晴雲之後【01】(佐鳴.坑)







  當一切來臨時,皆是如此措手不及。

  好比說昨日才抱怨過日常的和平,今天卻發生村子被襲擊一事。

  從通報人員簡略等知日前狀況後,你匆促地交待幾道事,便朝著村子最熱悉的方向前進。

  從頭到尾,你的心跳皆保持一定的頻率,思緒在腦袋張狂,你沒有辦法去深思敵方明明只有三人,卻幾乎牽制半個木葉村的動力,雖然就目前為止仍未有任何傷亡。但這般的來襲,反倒突顯出木葉村於攻、守之際仍有加強及變更的可能性。

  像這種細膩到亂七八糟的事,可能要麻煩鹿丸那顆腦袋的忙吧?

  於樹枝還來不及勾上你衣角前的快速飛奔,你開始為自己居然能在此事件中看到木葉未來的繁榮而感到無奈。

  只能說完全是被人訓練出來的呀……!難怪常常聽鹿丸道『女人是世上最強大、也是最不能惹毛的生物』,這句話一點也不為過。

  但能感嘆的明明不只有這些。

  就如同現在,也只不過瞬間的事。速然查覺到天佈地網,於腰袋中取出二枝繫繩苦無,向左右兩端射出,再借力運用此繩躍至上頭,執出多重影分身後,讓本體於上看著多個自己破解下方陷阱,卻沒有發現一道藍光從背而至,射穿你的胸腔。

  「呵呵……」

  嘴裡含著血液,你艱難地向後望去,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好久不見了……」

  佐助……

  霎時雷光,情況移轉飛快,在你綻出最後一抹笑容後,瞬間化成一團煙霧!那個男人,還沒被你道出名字的男人,上著一襲黑衣,黝深有如眼瞳,直勾直視,像是忘卻脖子上有只苦無正渴望著鮮血,欣賞故地般,也沒打算移動半分。

  「怎麼樣,多年來是我進步了吧?」你似笑非笑地執著苦無,在男人的身後,讓對方絕對看不出你眼裡的苦澀,依舊選擇,不面對。

  「……愚蠢。」站在敵人的身後,自然也無從看出那人霎間輕視的微笑。男人依舊選擇立於原地,頭身未轉,僅以左手的千鳥萬啼,似有意識般向你攻勢而去。危急之際,存於腦海的記憶卻瞬間倒流十年,山林間,浩然的綿綿細雨……

  呀,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歲月流速太長,永不遏止的,只有自己最為清楚。可,不光光只有對方有進步吧!

  抵在脖子上的苦無自然是不能使用的,所以你另外抽了一把,注滿另種反屬性的查克拉後,直接硬碰硬地向千鳥抵去,在力與力相衡的瞬間,用力收回另把苦無,而後在對方拔刀瞬間,兩道身影從你們頭上俯衝而至!

  「只有這點程度嗎?」佐助輕鬆地落至樹枝一角,手裡的握劍宛如烈火在燃燒,到現在還是漆黑片片的眼瞳,從很多年以前就沒有溫度,現在也不曾有過。

  「嘿嘿……」在火風雷屬性相抵所產生的衝力下,你有點小狼狽地被另個影分身給接扶起來。看著那自以為熟悉、如今卻陌生非常的男人,帶著不想查覺地輕微顫抖,自信地笑著。

  對方幾乎是毫髮無傷,反觀是你被方才的那股衝力風搞到有點狼狽,不過那個人還是有受傷的,脖子……因為收手太慢,對手又查覺太快,只有那絲絲血痕,似乎不太夠。

  這算是嗜血嗎?不算是……只是在這個你爭我奪的慘酷世界,只要對方比你還完好、有力,不論是那種可能性,也絕不能讓自己身處黃土十尺之下……

  所以你自信地笑了,默默地數了數秒,看著男人突然全身一顫,手腳四處皆有血花散落。

  「這招我是學你的……」將自我屬性,單純地化為有形,就像對方的千鳥可以化做短箭般隨自己的意識精準地投至目標。

  其實你沒有那麼厲害,最多就是學學將你本身的風屬性,削薄再削薄後分射地朝攻擊點掃去。只是工夫還沒到家……太多數的風刃還是被佐助給閃躲去。

  而多數後的少數,並不是對方沒有查覺,而是運氣。天殺的你怎麼會知道每次製造出的查克力到底有那些削薄到那種不被敵方發覺程度?緊接而來的疑惑是為什麼對方沒有打開那雙眼目?徜若是的話,也就沒有所謂的『運氣』。

  「……」也許是沒有傷到要命,男人初時只感覺皮膚在瞬間被股力量硬生生地拉扯,露出真皮更底下的嫩肉,血管中的液體找不到以往的路,紛紛從缺口中流出,但不至於行動不能。

  沒必要在這裡浪費怎麼多……

  霎時,你從男人的眼中讀就如此訊息。很難說明,但你就是知道對方的來意,還有下一步的可能性。

  「不、不可以往前走!」身為火影的候補人,你怎可讓『外來人』如此隨意進出木葉?又怎麼可以隨他所欲地去『那個地方』?

  佐助沒有回答必要,而你也沒有起身,就這般靜靜地看對方拿出繃帶將傷口包紮好。明明是很好的攻擊時段,等你回神發現對方已然起身,並瞬間竄至你身後時……

  「……別動…」這是多年來的第一次,你直實地聽到對方用他渾厚的嗓音,在這麼近的距離對你說話。

  「哇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眼前白光閃爍,電流在你體內激發所有的細胞,猛烈地洗捲你的神智,帶來無上的麻痛感。你感覺什麼都不能掌控,旁邊的分身早已因為這股力量化為一陣白煙,暗處的則無一倖免。

  你不懂!

  強烈卻精準地讓你失去短暫的行動能力,明明有機會殺了自己,又或是……但他沒有!就是因為對方的行動出乎你的意料,所以你更恨對方為何還要讓自己那雙尚未適應強光下的眼睛,還能見到他準備離去的身影!你不懂,但有件事可以確切的,就是不能讓他到『那邊』去!決不能!

  「宇智波佐助!」你大吼著,如此深嘶。

  但他還是消失在你眼前了,如此淡然的身影,氣息如影隨形地在你身後,驚得你抑不住全身的顫慄,但還是沒辦法行動自如。

  「……你不應該遇見我的,鳴人……」

  不容置疑的語氣,卻輕柔地在你四周佈下雷網,不足的空間,只要你一執出影分身,雷網就會你對做出直接的物理攻擊。同時,你猛然感到肚子一陣抽疼,卻什麼也不能怨地再次地看著對方朝著宇智波一族的舊址前進。

  天時、地利、人和,終究在多年後,你還是不能阻止對方所有的一切。

  即便你早已選擇『放棄』,卻還是止不住內心的疼痛,久久不能逃避。





    ─TBC─



  其實阿蝶也覺得,這個開頭有點怪…(掩面)
  不過已經沒有動了,自然也沒有再修正了(在角落長香菇去)

  2009.4.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