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材施教【全】(微冰漾)

 

  「你是笨蛋嗎?連符寫錯都沒有注意到!」
 
  暴怒的聲音彷彿越過三座大山都還聽的到,根據某個倒楣少年的思考方式,那些山應該在聽到這堆咆哮後「拔山」就跑,這樣聲音還能傳的更加遠闊。
 
  「對不起、對不起──!」
 
  但顯然地,在罵聲連連中,少年的腦袋已經流於習慣反射道歉,非常之順手地抱著頭、視圖將整個身軀縮小再縮小,最好快點讓那個青筋人士用腳踹一踹,好早點結束酷刑。
 
  以上是某位路人甲紫袍眼中所倒映的景像,百分之百現場高品質無限撥放中。
 
  是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這樣的習慣?
 
  紫袍悠閒地找了塊大石坐上,接著反手向上摸出一只陶杯還微微冒著煙,輕飲小口,撲鼻而來的藥香及入口的溫潤感,讓夏碎苦澀一笑,心頭卻又盈滿溫暖。自然,這又是另一份巧思了……
 

 

  將心思放回眼前,方才還咒罵不斷的聲響如今已經半轉為現場教學,自然還是免不了巴聲不斷。

 

  剛剛想到哪呢?是了,是習慣。

 

  是什麼時候開始,褚也開始跟著我們四處奔走任務?

 

  夏碎溫和地微笑,捧杯再輕飲一口。

 

  好像是搭擋清醒之後,身體回復到可以出小型任務的那段時間,身為彼此的搭擋都曾是重傷型人物,不論是否有過大戰,原守世界的各處總是缺不得人。

 

  為了判斷他們這對搭擋的默契及完成任務的執行度,公會開始派遣任務於你們,當然你們也不付公會所托,每每將這些小型任務執行的淋漓盡致……

 

  這是自然的,試想自己是位頭身皆在、好手好腳的沒事人,終日被迫關在房裡不得外出活動之後終於有了出門的赦免權,任誰都會快意地伸展身軀的!

 

  如果扣除完成任務後的賠償金及滿身小傷的話,所有事情皆會更加美好──這是根據某人曾帶領過、如今卻是他人代導的小學弟「中肯」地發出感想。

 

  是了,好像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褚便自動自發地要求跟著他們一道出任務。

 

  就夏碎看來,褚這般的舉動無異是希望在他們執行任務時,好歹也看在他們拖著一只小小小油瓶──請小心愛護別摔壞古蹟來打傷學弟,還有不能活動過大,免得舊傷發作時非得使用褚那軟腳的移動符好來個牆壁半卡的美好經驗。

 

  當然上述這些是不太可能實現了,不過也確實減少很多賠償金簡訊及送醫的機會。

 

  自然也免不得發展成現在這樣……身為搭擋的友人發出邪惡的宣言:「既然跟來了,就好好地給我跟著打!」,而後成就了現下巴斯達教育之巴打踹踢的美好習慣。

 

 

  「褚……你是真的了解還是不了解?」顯然已經不想浪費巴人動作的冰炎,單手扶額、再次跟學弟這般說明著:「要很用心地去感受及體會,讓那種感覺流暢在整個身體……」

 

  「……那麼抽象的感覺,我怎麼會知道呀!…」

 

  空氣中傳來學弟略帶頂撞的回覆,看在夏碎的眼底,居然也有種家有兒女初長成的錯覺。接著兩人又不知道說了什麼之後,褚突然抽出一張移動符以非常驚人的速度離開,畫面就這樣停在搭擋伸在半空的手,要放不放地置於空中……活像是在演什麼八點大戲。

 

  如果配合著褚的身影,相必照起來應當會大賣吧?

 

  將所有情況都不著痕跡記錄下來的紫袍,將茶杯收起,慢步來到了一臉冰冷的搭擋面前,安慰似地拍了對方兩下肩。

 

  「冰炎,我覺得你的教育有某程度上的問題。」

 

  「哼……」收回半舉的右手,據說是冰牙族與燄之谷雙重身份的某少主,以非常不屑的語氣哼道:「是褚自己腦殘不用心。」

 

  言下之意自然是自個的教育沒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對方的腦袋。

 

  所以有人沉默了……不論如何,觀者總是比當事人還來得清,基於這點理由,某位無良的紫袍輕輕咳了點聲,決定為那個可憐的學弟做點什麼而慢慢開始他的開導結論:「依褚的年紀,踏入這個世界就有這般的成就,已經很不錯了。我曾在某本書上看過,最能讓孩子快速學習教育的是在幼兒時期,褚一直是到少年時期才接觸到這個世界,教導上難免會有所不同。」

 

  話到這裡停了頓,夏碎瞧了一眼搭擋的臉色,才又繼續下去:「我記得在褚的國度中,有位孔子先生曾說要『因材施教』,意思是依照學生學習能力、適時地改變教導方式,以達到最佳的學習效果。我想對褚來說,黎沚的教導方式比較適合對方,所以……」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不夠資格教導褚?」明顯冰冷的語氣於瞬間打斷夏碎的話。

 

  某人驚奇地發現,原來自個的搭擋也可以用很冷很冷、像是要殺死所有阻礙他前進的眼神射向自己。簡單來說好了,這樣的神情活像是自己的東西被搶了,別人還在上面加油助燃的道理差不多。只不過當事人似乎沒有發覺到這點。

 

  也就是這樣,才有在旁邊觀看的價值不是嗎?偶爾的加油添醋也是種不錯的選擇!

 

  於是乎,關於「因材施教」的話題從剛剛就一直凍結在原處,因為了解搭擋而沒有繼續多話下去的夏碎就這樣快意地看對方免費散發強力冷氣十多分後、擱下一句:「回去報告。」便轉身離開。

 

 

  「結果什麼都沒有發覺呀……」

 

 

  夏碎笑顏地轉轉頭、伸展身軀,畢竟要長時間跟一個低壓冷氣團對看也是要有所功力的。

 

  如果當事人能再多一點敏感去注意到這些改變的話,也許他們兩人的相處方式會有所不同,但,這也意味著自己將會錯過很多有趣的畫面。

 

  呀,所以說自己真是好人呢……

 

  夏碎拿起從剛剛就響過的手機,上頭有二封簡訊。第一封簡訊照舊是工作內容及酬勞金額等細項,某紫袍順手朝地面一張,於移動陣轉動前打開了第二封簡訊後,揚起笑容。

 

  關掉簡訊,轉為撥出,很快的手機連結到另一個人的所在。

 

  「千冬歲嗎?…嗯,我完成任務了……可以一起吃飯嗎?」

 

  ─END─

 

  2009.3.2 am00:11

 


【後記】:

  基本上我的朋友們有不少應該看過了(發呆)
  總之這是阿蝶難得有完稿的特傳,是目前唯一完稿的(遠目)

  需要提醒的幾件事:

  一、不要問我夏碎的茶怎麼來的、為什麼沒有噴出來,請記住他們是火星人。
  二、不要問我夏碎跟千冬歲有沒有在一起,我可以跟你說,他們絕對是兄弟(廢話)
  三、一開始學長想叫漾漾使用言靈結果失敗抽出來的自繪符居然有符號寫錯的錯誤存在…
    所以才有了這段文的產生(沒寫出來的部分)當然,不要問我他們中間吵什麼,我不知道(摀耳)


  至於另外那篇跟純潔有關的京腔漾漾第一人稱卡到死的文章……(望天)
  我、我、我不知道要不要寫下去(遠目)
  我對我腦子的漾漾成分感到糸色望,老娘不要寫漾第一人稱了(淚奔)

  <--沒頭沒腦的不知道在提什麼鬼。

  指導、指教、指錯、批評,以上大力歡迎(其實我覺得這個題目設的好爛,掩面)


  by凌馥蝶 於2009年3月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