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微溫【17】(佐鳴.坑)


  「看我的──!漩.渦.鳴.人,千人連彈────!」

  「哇!呀呀呀────!」

  一干敵人就在鳴人抓狂的攻擊下,個個狼狽在地,那裡還有剛剛那種『飢渴』的眼神?

  「耶!知道我的厲害了吧。」鳴人得意地笑了笑,再度施展影分身,到其他三處的符印去。站定後,鳴人們得意地朝佐助的地方大吼。

  「嘿嘿,佐助,我打贏了………」你該不會還沒打完吧?望去佐助所在,鳴人吞咽咽地把後頭那句話收了回去。

  死佐助,動作為什麼這麼快?氣死了!

  只見佐助早就在符印旁邊悠閒地站著,小洛也早就被放下,怯怯地站在佐助旁邊。


  「白痴…」冷酷地看著鳴人在那抓頭懊惱,佐助卻不由地嘴角微彎。「需要我幫你嗎?吊車尾鳴人。」

  「誰要你幫呀!」三個鳴人分別在三處直跳腳,在另一旁等待的小櫻不經搖搖頭,手上的石頭也暗咐何時要丟出去……

  「鳴人,別在鬧了!」小櫻這麼一叫,鳴人果然立刻乖乖地立正,連動也不敢動一下。另一邊的佐助看了,眉頭明顯皺了起來。

  「要開始了。一、二、三!」


  在小櫻的一聲令下,五個人同時將符印撕下。

  「……沒有…發生什麼事嗎?」解除影分身,鳴人好奇地東看西望。

  ……不太對勁。

  「這…到底發生什麼事!」小櫻驚恐地看著地面居然呈現不規則的變動。就好比是海浪一般上下起伏著。

  「…小洛呢?」就在此時,佐助也發現原本應在自己身後的小洛,就像蒸發般從未在他背後。

  事情一定沒這麼簡單。

  閉上雙目,再度開啟,寫輪眼已然發動。

  「小櫻,冷靜點,妳應該可以看出來,這是幻術!」佐助看著真實,表情非常複雜。到底是什麼時候中了幻術的?是上轎時,還是來到這裡時…還是……

  佐助四周看了看,找尋著小洛的身影。

  「鳴…!放開我!」另一角洛傳來鳴人的叫喊聲。

  「鳴人!」轉過頭一看,就見鳴人被地上的土塊緊緊抓住,他的左手完全被土包住,身子直直下沉,像是要把鳴人深入地底般。其他二個鳴人分身則向本體跑去,卻被不知從何而來的石塊打得正著,化成煙霧。

  「可惡呀,放開我!」鳴人奮力地用右手槌打纏繞住左手的土塊,不僅如此,腳底的泥土不知何時已經變成砂粒狀,鳴人的身體愈是掙扎,愈是沉入沙中。


  「嘖…!」被敵人擺了一道是嗎?

  佐助那一雙真實之眼閃著紅色的光芒,脖子上的咒印也隨著寫輪眼的發動而發熱。

  他奮力地跑向鳴人這邊,將繩子取出並拿出二把苦無,其中一把苦無末端繫上繩結,另一把將繩子穿過。然後在接近鳴人之前向上翻身跳躍,將其中一把苦無以極大的氣力射向旁邊的房柱,另一把苦無則射向鳴人所在的沙地。

  「快抓住。」才剛落地的佐助匆促地下了命令,在鳴人才剛抓住繩子時,朝反方向拉扯。

  「哇!呀──!」狼狽地摔倒在安全的地面上,鳴人還來不及呼痛呻吟,就見佐助取出幾只手裡劍,向小櫻的方向投擲而去。

  「原來如此,幻術是你下的吧?」佐助看向小櫻所在,那裡早已站了一位男人,而小櫻早已昏迷,她的身後有一巨大土塊,雙手雙腳則被固定在上。

  「原來是你…馬四──!」

  「快把小櫻給放了!」鳴人看到自己的夥伴落入敵人的手中,原本準備衝向前的身子卻被佐助給擋下。

  「慢著,鳴人!」

  「現在還不是適合將小櫻救回來的時候。」佐助將一只捲軸交至鳴人的手中,然後看向抓住小櫻的男人問道:「而且,我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你的,不是嗎?」

  「馬四?喔不,應該稱呼你為小洛吧?」






    -To be continued-


 【後記】:

  送印完了,比以往更為空虛的錯感交雜在這小小的軀體。
  不知道要做什麼比較好,我也好久沒有動筆了。
  開了一個沒有完結的舊稿--本來想能完稿就放入本子裡的--提腕落下,著墨數字又萎然而落。
  不是當時了,我想。
  記得下一步的動作,但落筆感覺卻不同了。
  明白,卻不過於感到難過。
  也許,是哭過了,想通了。
  但,我還是想看看能不能完結。
  是說,有些難度就是了,我連寫特傳文的勇氣也沒有。
  差不多這樣,阿蝶,放假了,祝還在修羅的大家順利XD
  還有本子,我好期待看到你的來到。

  BY凌馥蝶 2008.1.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