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牽絆 之 -罪愛-【03】(坑)



AM 104

 

 

  要是我那時再多想一點,一定會想要找個洞將自已頭深深地埋起來……

 

 

 

  「葉!!你…在作…什麼…」

 

 

  「我…要幫你…」胡胡地說出這幾字,我的嘴更加用力地含著…就算它又加大了幾分。

 

 

  只有我被滿足,那你呢…

 

 

 

  「鳴…葉,放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眼睛向上瞄去,哥的頭向後仰起。

 

 

  「我當然知道!你也快忍不住了吧…」我抬起頭說,隨後又向下…伸出我的舌頭,顫顫地在那上面輕舔,雙手握住後端…。在我吻上那頂端時,跳動不已的碩大,讓我又把它含住。頭髮被他的十指緊緊握著…我不覺得疼,只想要滿足他…

 

 

  「葉!!」

 

 

  被他叫了聲名,才想開口,他的雙手就將我拉起…看向他的眼,似火紅的顏色。在他還沒動作主動地向前吻他。有一條線連起了我們,讓他也知道自已的味道。是被我嚇著了吧……還沒有反應。我再次低著頭,比剛剛更加地取悅他…同時空出一隻手探向我的下體,在他的面前自淫著。

 

 

  呀…嗯──根本就不足…體內還是火燙。一面用我的嘴取悅,一面加速自已的動作,忍不住…停不了,呻吟從口中聲聲喊出,想要滿足…

 

 

  突然!

 

 

  被抓住的雙肩,指甲深深地鑲入…。推倒在床上,向上看著他的眼,好美,一直都是如此認為…葉王的眼睛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寶石。

 

 

 

  「你不會後悔!」發出光芒的紅寶石,在下一秒向我襲來。

 

 

  「誰會後悔…?葉…王……呀───!」對,不要讓我後悔…不要讓我後悔愛上你。這一切都是那該死的媚藥害的,所有的一切都是…

 

 

  急切的愛撫,一次一次地落下,呻吟聲不斷地從口中竄出…在最後一步來臨時…眼淚在我的眼眶打轉,是高興的,也是痛苦的。

 

 

  輕輕的吻落在我頭上,像是要分散我的痛。

 

 

  「嗯…呀──葉王…哥……」一次又一次更深的進入,抓不住的床單,葉王的背被我抓的死牢,留下一條一條細長的罪惡血痕。他的長髮垂落在我身體上,在每一次的退出進入,磨擦著…是另一種快感。

 

 

 

  「葉…」

 

 

  快速地律動後,意識快要失去的我。聽到他叫了我的名…

 

 

 

  「嗯…,葉…王啊──────」伴著眼前銀色物體的光芒,在失去意識前,看著他身上的項鍊,心滿地跌了下去…

 

 


 

AM 341

 

 

  全身赤裸…

 

 

 

  白色的磁磚,廣大的浴室,熱氣白煙裊裊…一位少年,慢慢地走進。他擁有一頭的美麗長髮,烏黑的讓人嫉妒。

 

 

  全身赤裸的他,伸出他的手想轉開冷水。平時就有鍛鍊的成果,就可以從這個舉動看的出來…因為那雙手,是如此的有力…。

 

 

 

  冰冷的水,從頭而下沖刷,流過少年每一處絞好的身材…。水,輕柔地走向他的臉…他的眼睛、他的唇;走向他那美好的鎖骨,越過那微微突出的肌肉…來到他的私處,再順著他的腿,流向地面……

 

 

  到這裡,一切就和平常一樣…只是,水的顏色有點不同。水不停地從上流下…原本帶點紅的水,也在水的流逝下,慢慢淡走……

 

 

 

  他低著頭,看著慢慢淡去的顏色…。他知道,這紅…是這麼來的。

 

 

 

  「我的朋友中,沒有一個是偷窺狂的。你說是吧,蓮。」少年的話,是說給背後的那個人聽的。

 

 

  「能看到這麼一副好身材,我這樣做這麼算是偷窺呢?」蓮站在這一間浴室,另一扇門旁,對著他的「好友」說。

 

 

  「你…失控了吧。」十足十的肯定句。

 

 

  葉王沒有回答,站著一直沖著冷水…

 

 

  「你不應該這樣子的,葉王。」蓮的語氣變的極為嚴肅。「你不應該給葉機會的。」

 

 

  「我沒有給他機會!我更不知道他喜歡我。」…葉王稍稍提高聲調回答蓮。

 

 

  「好。就算你不知道葉對你抱有的感情,那你對他做出的事又要如何解釋?葉是個十分專一的人…你知道吧。」

 

 

  「………」葉王的手握緊拳頭地倚在牆壁上。「就如你所說的,我只是一時失控──。」不知為何,葉王此時的聲音比剛剛銳減二分…

 

 

  「喔~」蓮挑著眉「一時的失控!?會失控到自已的親身弟弟身上?」

 

 

  「你太奇怪了,葉王。你對葉太過於保護,從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不!還要更久,你不覺得自已對他,有著強烈的獨有慾嗎?」

 

 

  「沒有。」

 

 

  「不是沒有吧?只是你沒有查覺。而且證據…一直就在你的身上。」

 

 

  證據?

 

 

 

  葉王下意識地握住了他的長髮…回想過去。

 

 

 

  回想過去……童年小時──────

 

 

 

 

  『鳴……鳴……』從家門口就能聽到的哭泣聲,清晰響亮。

 

 

  『你這麼了,弟弟?是不是被欺負了?哥哥我幫你出氣!!』

 

 

 

  兩個身高差不多的小孩,擁有著極為相似的臉蛋,哭得淅瀝嘩啦那個小男孩,長的較為清秀、可愛;哥哥則顯著比一般同齡的孩子較成熟的多…

 

 

  對於哥哥的詢問,弟弟只是一勁地哭,沒有回答。

 

 

 

  『嗯……鳴───鳴…』

 

 

  『弟弟你快說呀。為什麼你一回來就一直哭?到底發生什麼事呀?』

 

 

 

  哥哥從口袋拿出手帕,幫弟弟拭去他多餘的眼淚。

 

 

  不知為何,弟弟一看到那花色的手帕後,哭的更大聲…

 

 

 

  『鳴──鳴──哥哥…我…我…』弟弟張著那早已哭紅的大眼,看著他的哥哥。

 

 

  『哥…我……我…,我不要當「仙度瑞拉」啦──鳴…鳴…』

 

 

  咦!?

 

 


  回想童年──────

 

 

 

  『鳴…鳴…哥,我…我不要當「仙度瑞拉」啦──鳴──』弟弟哭花著一張臉,口中說出來的話,讓關心他的哥哥當場傻了眼?

 

 

  就…為了這個原因,哭?

 

 

  『這…當「仙度瑞拉」沒什麼不好呀。』做哥哥的就是要好好地安慰弟弟『這可是主角,弟弟你應該高興的呀。』

 

 

  可惜…哥哥的安慰得不到什麼效果,反而讓弟弟本來就平穩多的哭泣聲,有增大的可能……

 

 

 

  『我不要當啦~~他們都說我比較好看,像女孩子…哥,我不要當「女生」啦~為什麼他們都說我根本就不是男生,是女生….。哥,我不要當啦──鳴…』弟弟哭哭啼啼說著,從他說出來的話可以知道…弟弟的為何哭泣的原因,根本不是在於同學們嘲笑他是不是男生,而是因為自已要扮演女生的「仙度瑞拉」而哭泣。

 

 

  可聽在哥哥的耳裡,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把弟弟為何哭的原因想成是,弟弟因為自已像個女孩,為此而哭。

 

 

  哥哥心疼地看著自已的雙胞弟弟,看他那和自已相似的臉。明明這麼看就是和自已一樣的臉,為何就是會覺得他像個女孩呢?

 

 

  想想也對,以往兄弟兩人一起出去時,總是有人說他們是「兄妹」,而不是兄弟。在學校時,也常常有高年級生誤以為弟弟是個女孩,送花追求……更不用說,母親在小時候時,總愛把弟弟打扮成小公主的模樣…

 

 

  再看看弟弟,那哭紅的大眼、比常人還要紅的嘴唇,沒辦法,就是會讓人想用「可愛」這個詞來形容。就真的很可愛嘛~

 

 

  看著看著…哥哥的心跳不禁跳露一拍。異樣的感覺…

 

 

  『鳴…哥,我不想要當啦…鳴…鳴…──』

 

 

  『好…明天再去 老師說,你不要當好不好?』哥哥盡可能地安慰弟弟,並在他的額頭上輕輕一吻,在安慰地拍拍他的背…心想:即然如此,那我就留長髮吧,這樣就可以和弟弟一樣,感覺會像個女孩吧…。

 

 

 

 

  回想過去──────,想到當年留長髮的蠢理由,雖然現在也不甚在意,但…那時的心,又是什麼?不想要承認。

 

 

 

 

  「證據?敢情蓮你是平常文藝片看看太多,胡思亂想。我對葉,就只是一般的兄弟之情而已。」

 

 

  「還想要逃?」

 

 

  「這沒什麼好逃的!!葉他只是我的弟弟!!」巨大的聲音,回盪在浴室裡久久不散……。」

 

 

 

  厚重的喘氣聲,在兩人間流竄…很久很久都沒人說話。

 

 

 

  「算了吧~蓮。你這麼再這麼說,這個天才兒童怎麼也修不到這一堂課的。」

 

 


AM 357

 

 

  「算了吧~蓮。你這麼再這麼說,這個天才兒童怎麼也修不到這一堂課的。」轟隆轟隆突然出現,從後抱住了蓮。「你跑去那了…才一醒來,就沒看到你。」

 

 

 

  「放開我!!」蓮死命地掙扎…但不知為何就是掙不開。

 

 

  嗅嗅蓮身上的香味,轟隆轟隆低沉地說:「不要掙扎啦~小心……傷口裂開喔。」

 

 

  紅潮從脖子以上慢慢爬上…染紅了原本就微熱的臉。「你!!」

 

 

 

  「好啦~和我回去吧。…再這麼和這個人說也說不清的,葉王這個人呀~──什麼都好,就是感情這方面是個白痴!!他,是永遠也修不到這愛情學分的。」

 

 

 

  「別吵!!」一個拳頭披面…打中了轟隆轟隆的臉。「這是我和葉王的事,你跑來湊熱鬧什麼。」

 

 

  「痛……」轟隆轟隆痛苦地摀著臉。

 

 

  

 

  「葉王。」蓮看著已經洗好澡的葉王…全身發著熱氣,頭髮濕漉漉的還未擦乾…下身也只有一塊毛巾遮蔽,手上拿著一盆熱水。看不出他的表情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問你。我是你的朋友嗎?」蓮對著慢慢走過他們身邊的葉王說者。

 

 

  

 

  「要不然呢?」

 

 

  

 

  聽到葉王的回答,蓮不禁微微一笑,隨後又正經的說:「這是身為你的『朋友』給你的忠告,不要逃避,想想你的心吧。」

 

 

 

  「我走了。」說完,葉王便向著葉所在的房間走去…消失在走廊。

 

 

 

  「蓮。」轟隆轟隆地喚著蓮。

 

 

  「嗯?」

 

 

 

  「你認為,葉王在排斥什麼。」

 

 

  「……雙生。」蓮回答:「雙生的迷信。」

 

 

 

  「雙生的…迷信。」轟隆轟隆疑惑地重覆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