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牽絆 之 -罪愛-【02】


PM 709

 

 

  「葉學弟,你要帶我走去那裡呢?」

 

 

  突然冒出的聲音,讓我回過了神。定眼一看前面的門……是我和哥的房間。有一股火熱上了我的臉。轉過頭,凌學長對我微笑著。

 

 

  突然有一股罪惡感從心中湧出,剛剛我利用了學長呢…他還對我微笑?

 

 

  「今天是聖誕夜。」凌學長開口說。

 

 

  「…對呀。」我淡淡地回答。每年的聖誕夜我都是和哥哥在一起的…一起互送禮物。雖然他都送一些參考書呀…防狼劑什麼的(無聊的東西)…可現在……

 

 

  「那我們一起過聖誕節吧。」凌學長突然冒出這一番話,讓我抬起了頭看著他。是驚訝。

 

 

  「真的可以嗎?」老實說…少了哥、蓮他們,要自已過這個節日真不是好受的…

 

  

 

  「來我的宿舍吧,我正好有禮物要送你。」

 

 

  「謝謝你~」我用力地發出一個很美的微笑,和學長一起離開了那房間的門口。完全沒有發覺…在我們走後,那走廊的盡頭…有一雙瞪著我的眼。

 

 

 

PM 1149

 

 

  「……你知道嗎?哥他真的好強喔~雖然我和哥、蓮他們早升上了大學,可是呀…我的成積還是很爛。……每一次都要葉王幫我複習,我才免於冠上最後一名的寶座。不過呢…到數第二名我是跑不掉啦~……」高興地吃著凌學長送我的禮物,一個美味的蛋糕。我滔滔不絕地和他聊著…

 

 

 

  「……結果了,你看,同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呢~結果他們居然把我認為是女的。天呀~我當時可真是氣死了。」

 

 

  「呵…我想你只是感覺比較可愛,不是嗎?」

 

 

  「我是個男的耶~這麼可以用「可愛」這個詞呀,太奇怪了學長。」

 

 

  「是,是…我可愛的學弟。」

 

 

  「學長你!!」

 

 

  「呵呵~~」

 

 

  突然一聲長咻~天空中綻起了幾朵彩花。原來是放煙火了…

 

 

  「好美喔~學校的煙火是晚上12點放的吧。」我喃喃地說…

 

 

  看著天上的煙花,不自覺地我的手伸入口袋中握住…想要送給我哥的禮物。一個一個五彩繽紛的煙火升上天,學長就站在我後面,感覺…有點怪。我…還是想和他們在一起吧。

 

 

  我轉過身,向學長說:「凌學長,真的很謝謝你的蛋糕…看看時間也太晚了,我想要先走了。」就在我要走的時候,凌學長拉住了我的手腕。

 

 

  「留下來過夜吧,葉學弟…」

 

 

  「不…不用了。真的很謝謝你。今天沒有送你禮物真的很可惜,改天我會補送給你。…」

 

 

  「喔~我想你不用送我禮物了,我已經『要』收到了。」還沒發應過來,我被學長拉走到他的床,大力地將我按入床上。此時此刻…我的心響起了大鈴,眼前的學長看起來不像是我的所認識的那個人…


PM 1200

 

 

  「學長!你要做什麼!?」

 

 

  「葉學弟呀,葉學弟~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天真、可愛。」學長的口氣在我聽來,心中泛泛不安,他那長指滑過了我的臉…「和你那高超、優秀的成績成了很大的對比呢…」

 

 

  「讓我起來!!」我開始掙扎,可是沒有用。力氣差太多了…我有點後悔沒有和葉王他去健身……嗯,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讓我起來,學長!!」

 

 

  這一句話非但沒有得到反應,在下一瞬間學長反而做了一件讓我臉色發白的事…他…撕破了我的衣服!

 

 

  掙扎還是沒用,一種很反感的感覺在我臉上舔著。我四處地躲避,可還是補學長定住了我的頭,吻上我的唇,令人想吐。隨後,又延著我的脖子向來舔去…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不知開始了沒…我下的春藥。」學長的舌在我臉上來回,而他說的那個春藥好像在此時也發作了…那可恨的蛋糕!!「學長你!走開,不要摸我!」

 

 

  全身好像著了火,從下腹一直竄升上來…很熱…好熱…。就在我全身開始發熱起來時…我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脫了差不多,只剩下內褲。「好白呀…青嫩的反應,還沒發育完全的身子…枉不愧我一直設下圈套,這下子可得到我要的果實了!」

 

 

  學長說完大手從我的大腿處伸下,又從下拂上…握緊拳頭,我用力地從學長臉上打去…沒中…。

 

 

  「不要反抗,那沒有用的,我下的這個春藥可是平時的二倍,我看你也忍不住了吧…」大手拉下我身上唯一的衣物,那從未在別人現過的欲望被學長握住…眼角快要湧出的淚水,心中一直反覆叫著……

 

 

  「乖,讓我好好地疼你吧…呵呵。」

 

 

  「…放手…走…開,滾…呀…」

 

 

  雙手被反扣在頭頂上…身上被上下亂摸一通…一直反抗,一直抑著的呻吟和從內部一直燃燒的火… 如蚊聲地呻吟出…眼角的淚快流下了…「不…不要…哥…葉王…不要!」

 

 

  「粉紅的顏色…沒開過苞的處子呢,來,讓學長我好好疼……」

 

 

  可恨的心一直痛著…不要…葉王…不要… 我不要被他以外的人… 「走開!」原本要刺入的手指在要進入的那一瞬間,被我用力地用腿踢開。狼狽地…我拿起了衣物就要向外跑開…就在打開門時,重重地,被人拉下了地…

 

 

  「放開!!有沒有人,救我……」我大叫…向開了的門大叫著…

 

 

  「沒用…不會有人回來的,好不容易的自由時間不會有人回來的,死了這條心吧。」

 

 

  好恨…為什麼學長會是這樣的人…恨…我恨…我恨…。前方的東西閃著,是項鍊。一個六星角的項鍊…想要送給哥的… 送給…我一直喜歡的…

 

 

  伸手想要拿那條項鍊,卻在此時那可恨的人給我用力地一巴掌…血絲…口腔內都是血的味道。快要沒知覺了…我拿不到… 好像感到自已的大腿被用力地拉起…一個火熱的東西頂在那禁忌的地方…被藥控制…一發不可收拾…可恨的身體…淚一直在流… 不要…我不要被他以外的人…碰我 我不要…葉王…哥… 哥…

 

 


AM 1221

 

 

  敲門聲…叩叩地敲著,聽來很急…好像過了很久的時間吧…有人來開門了。

 

 

  「誰呀…」一聲聽來很耳熟的聲音。「葉王!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快進來!」似蓮的聲音在響著…被人抱著很溫暖…常常依偎的胸膛…

 

 

  被很輕輕地,放在床上。漸漸地清醒…耳邊那一直咒罵的聲音,好像可以聽的很清楚…

 

 

  慢慢地看了清。這裡像是蓮他在外面買的屋子,是其中我和哥常來這裡借住的房間。那麼…剛剛開了門的人是…,說了話的人也是… 而…抱著我,那個我永不忘的溫暖,那個人…是…

 

 

  「哥?」我叫了一下…眼角又有了淚。是心相連…我相信,是哥在那時把我救起的 …是的… 一定是… 可我已…

 

 

  我才想要再開口…突然一股燥熱又攀升,全身泛起了紅潮,好熱…那火還在身內燒著…

 

 

  「葉,醒了?不是要跟你說了不要和那個學長走的太近!!」

 

 

  哥的咒罵聲讓我笑了一下…好高興…真的很高興…高興到…想流淚。

 

 

  好像是發覺了我的不對勁…「…你……被下了春藥?」哥問。

 

 

  我點了點頭…

 

 

 

  耳邊,哥的罵聲讓我覺得好安心…從來沒有聽他這樣罵過,好像也很久沒聽他這樣說過話了…心,很甜的… 可體內的火…好像燒的 更大… 想要發洩,想要降低這個溫度…好熱… 好熱… 

 

 

  又是罵著響起…接著他把我拉了起來,「哥?」

 

 

  「帶你去洗冷水澡,讓你降降溫……」

 

 

  「葉?」

 

 

  被我拉著衣角,我說了…一直很想說的話:「抱我…哥…」

 

 

  「…… …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的…弟弟。」

 

 

  全身顫了一個抖…我知道我自已在說什麼。「我…愛你…哥,抱我…幫我去掉那個可恨的感覺…抱我…葉王…抱我…」一直一直,我都很喜歡葉王,很喜歡…喜歡到…超越了兄弟之情……

 

 

 

  就算看過太多太多,不論年長的,年幼的女人和哥走入那房間。可…我還是…還是…  所以…  

 

 

 

  「……真的?」

 

 

  我點頭

 

 

  「不後悔?」

 

 

  我主動地吻上前…

 

 

  「就算…你有過多少人…我現在要你…我喜歡你…葉王。」很久不想要叫他哥了…多想再叫他多一次的名…告白後的我,讓春藥的藥效更加狂燒…內部的一把火就要燒了我…好熱…好熱…我已快忍不住…讓痛苦忍耐的表情現露出來…

 

 

  「不論我是你哥?就算我有過多少人?」帶著訊問的語氣,是故意地問嗎?…可…我…

 

 

 

  「我只要你…」已經亂了…我 的腦子亂了…瘋了,瘋了…已經不管自個在說什麼了…

 

 

  沙沙啞的聲再次問著,全身發熱的我…不管了。…向前用力地抱住,讓原本身上只有的一件被單落了下來…全身赤裸…

 

 

  接吻…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次在他熟睡時…偷偷吻了他。是那天發覺…居 然愛上自已哥哥的時候…現在… 也是吻著,葉王或我的開始。他的手…摸上了我的胸…在我的乳頭上輕輕地碰著,再碰著……

 



 

AM 1249

 

 

  「嗯……」

 

 

  敏感的身體,在葉王的手指上傳來陣陣的快感。

 

 

  不經意地低了頭,瞧見了自已的乳首被夾的紫紅,而他的手還在那頂上來回磨擦…。呀!!就好像一個大海波從頭襲下,腦袋空空的,任海浪載浮載沉,打散了想要拉開的念頭……

 

 

  不知什麼時候,我被平放在床上。雖然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我們,但他那比我大多的手,從我的胸前,畫過腹部。在肚上的凹處邊,畫了畫圈…

 

 

  搔癢的異感在我還沒發笑時,那早已被挑的下體,卻向上仰起。火熱一下地從頸子升上…羞…羞死人了!在他的面前…血液在耳根處一直留著,早想到當我大膽地抱著葉王,說要他抱我時,早就沒有什麼羞恥在了…可是…我───

 

 

  「呀…!」

 

 

  發出呼聲,在他的手抱圍我的那時。

 

 

  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拉葉王的手,可受藥物掌控,自已的欲望可不這樣想…一聲聲羞愧的呻吟從口中竄出。任他上下套弄。

 

 

  敏感,敏感地可以感覺到,他指上的紋路…在我的那兒來回,順著細血管滑動。而我那已經溼了的頂上,早在他指尖來回下,沾上了他的長指。

 

 

  本來在我頸上來回撫的另一支手,也來和另一隻手會合。一隻手在下面托著撫著,在指甲畫過時,大叫出的呻吟讓我無法去想,外面的蓮他們會不會聽到… … 另一手,從下根處從下向上推動,到達頂頭時又似故意地在那繞了圈……這又是另一個呻吟的開始。

 

 

 

  每被他做一次,我全身就興奮地發抖,大聲到不可承認的淫聲,原本就已經熱到全熟的我,一波一波的快感順著火從下腹升上。呀…是不是要死了…像是要被燒掉了…微微開著眼的我,隱約地看到葉王的頭向那接近。

 

 

  頭別了過,一個呼氣在我敏感到不止的地方…白光從眼中射出…

 

 

 

  「嗯呀!!…」

 

 

 

  一直想要去的感覺,在這一刻,得到解放…放下睫毛努力地調整自已的吸呼,體內的媚藥好像去了不少。只是臉上還是掃不去的紅。

 

 

  打開眼,就看到那一景。

 

 

 

  長長的睫毛把他的眼蓋了起來,臉上被我濺到的白色,和他細長的指上有著我的穢液,紅的長舌伸出…在舔。

 

 

  「哥…葉王…」我呼出聲…臉好紅,好紅…

 

 

 

 

  「這樣…你體內媚藥已盡了吧。睡吧,把今天的事忘了,你也沒說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