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牽絆 之 -罪愛-【01】

 

  人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停下腳步。

 

 

 

  漫無目的,一個看起來年約16歲的少年在街上遊晃。

 

  看他眉頭深鎖,不知在煩惱什麼事。

 

 

  不自覺地少年停下了腳步,就站在某個櫥窗旁苦思。

 

 

 

  少年所站位子是一個小小不太起眼的櫥窗,沒有什麼擺設,就只有在黑色幔布中擺放了一對耳環。

 

 

 

  那對耳環並不這麼起眼,就只是個星星的型狀。在黑色的幔布中看起來就好像是真的星星一樣,耳環是美麗的銀色,閃爍著它的光芒。

 

 

 

  也許就是因為這道光芒,少年被它所吸引住了。他看向櫥窗,那隱隱投射出的自已,不時的摸摸自已的耳垂,突然搖搖頭又突然地對著自已笑了起來。

 

 

 

  像是打定了主意,少年走入了這個櫥窗的店門。

 

 

 

 +  +  +  +  +  +  +  +  +  +  +  +

 

 

 

  「你好。我想要買櫥窗內的那對耳環。」

 

 

 

  就和外面的櫥窗擺設一樣,這一家店只可以說簡陋至極。少年好奇地四處打量著,同時也盤算著自已的錢是否夠足買那一對耳環。

 

 

 

  店裡只有一位看起來三十初的男人,一臉剛睡醒矇矓狀。應該是店長的男人,在仔細看清楚打擾他清夢的人後,那一種感覺就好像是很不可思議一樣!

 

 

  對!男人就是用著一種很不可思議的樣子看著少年。

 

 

 

  「你…你是來這裡消費的嗎?」

 

 

  少年點了點頭。「我想要買外面櫥窗那一對耳環,請問那一對大約多少錢?」

 

 

 

  「你要買那一對耳環呀。」男人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那一對耳環價值可不平凡喔!」

 

 

 

  「真的嗎?」少年難過地垮下了肩,一臉悲傷。

 

 

  「那,真的謝謝您。」說完,少年便轉身走出店面。

 

 

  「等一下!!」就在少年一手推開門,就要走出去的同時,那個男人叫住了他。

 

 

  「嗯?」少年轉頭過來,「你是在叫我嗎?」

 

 

 

  「這裡就只有我們兩人,不是叫你那是叫誰呀?」男人隨手點了一支煙,打著打火機。「你是要送給你喜歡的人嗎?」

 

 

  「嗯!」少年大力地點著頭,臉上浮著淡淡的紅霧,美的讓人離不開眼睛,那是一種超越性別的美麗。

 

 

 

  反倒是男人看呆了,他用力地搖了搖頭像是要甩去什麼一樣,嘴上還那在喃喃自語的。

 

 

  接著男人就走到了櫥窗的小門,把那對耳環拿了出來。「這一對耳環是一對不能在一起的愛人所留下的,我看就送給你吧!」

 

 

  「耶!?」少年驚訝地接下耳環,「這……」

 

 

  「你不是要送給你最喜歡的人嗎?那你就好好地收下,不可以退還!知道嗎?」少年乖順地點著頭,算是謝謝男人送給他這個禮物。

 

 

  兩人閒聊一段這個耳環的來歷後,少年也要回家去了。離去前…

 

 

  「對了,我都還沒有問你的名字,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少年停在門前,傻傻地看著那對耳環,不自覺地笑著:「麻倉。我的名字叫麻倉 葉。大叔,謝謝你!」

 

 

  說完,少年就快樂地開門回家去了。

 

 

 

  目送著這少年離開,男人騷著頭自語著:「我有這麼老嗎?」

 

 

 

  「他叫麻倉 葉是吧……」男人躺回原本打呼的地方,喃喃自語地說道:「這算…找到他們了嗎?」

 

 

  仰著頭,男人吐了一口煙。就讓這一件事當做什麼也沒發生吧。

 

 

 

 +  +  +  +  +  +  +  +  +  +  +  +

 

 

 

 

  我有一個哥哥,和我同年紀。

 

 

 

  他什麼都比我好,功課我比不過他,體育我也比不過他。我想唯一可以比他強的,只有『家事能力』吧。

 

 

  也就因為如此,同一間宿舍的我們,所有大小事全都是我一手抱辦。(例如:洗衣、打掃之類的,當然他代價就是教我功課,賺錢養我。)不過還有一點,我哥做的比我還要好。那就是吃飯!

 

 

 

  學校規定是不能吃外食的!所以每當午餐、晚餐時,飯堂總是動彈不得,晚一點去就搶不到飯。這時,我哥就派上用場了。

 

 

 

  只要他甩一下他那稍長的長髮,細薄的嘴角一揚……保證就有一大堆女子爭先恐後為他送上飯來。瞧,多麼大的魅力呀!所以我們三餐總是有最好、熱騰騰、美味的食物可以享用。

 

 

  其實有魅力的不是只有我老哥,身為弟弟、同是雙胞胎的我當然也有極高的魅力所在。只不過…這個魅力不是用在女人身上,而是男人。(同時這也是我十分不爽的地方!)

 

 

 

  至古以來,長兄為大,我也不例外。我那「親愛的哥哥」從我上國中以後就嚴正地遵循古法,用這個特權對了做了許多限制…。

 

 

  總是要我不能去那裡、不能做這個、晚上一定要九點以前回來、上廁所不能一個人、洗澡一定要有他在(當然他只有站在門外而已啦~不要亂想!)、出門不可以一個人出去,一定要有他或蓮、轟隆轟隆跟著。連打菜這件事也是。

 

 

 

  記得…第一次來到這所學校的飯堂吃飯時,那時人潮多擠來擠去,居然有色狼趁人多時,對我上下其手。要不是哥看到我一直咬著下唇,什麼也不說話,當場一拳把那個人打得頭破血流,逐出校門。自從那天起後,我就再也沒到過飯堂吃過飯,總是在宿舍房內等著哥回來一起吃飯。(反正飯也不是我哥打的,倒也輕鬆。不過,如果有「全程到府」的服務的話,那就好了。)

 

 

  雖然哥哥對我保護極高,可是從我進校以來還沒有交過蓮、轟隆轟隆以外的朋友。再加上哥哥他那我永遠也比不上他的優異表現,讓我壓力加重,喘也喘不過氣來……

 

 



 

 +  +  +  +  +  +  +  +  +  +  +  +

 

 

 

  「葉學弟!」

 

 

  聽見後面有人叫我,我立刻轉身過去。那是同一棟宿舍的宿舍長,同時也是我的學長。

 

 

  「太好了,你還沒走。」學長微微笑著看著我讓我有點不自在。

 

 

  「有什麼事嗎?學長。」我問。

 

 

  「有關全國電腦程式比賽,教授指定我們去參加比賽。你我都中選了。」

 

 

  「真的!」我高興地想要向前抱住學長,可是後面卻有一股力量將我向後拉開───是葉王,我的哥哥。

 

 

 

  「你好呀,凌學長。謝謝你向我們葉告知這個好消息,不過我們有事想要先走,不打擾了。」哥哥客氣地向學長鞠了一個躬。不過,他的口氣和眼神讓我感覺怪怪的。

 

 

  「對不起,教授要我立刻和葉學弟去見他。不知…王學弟可不可以讓個步呢?」學長走近葉王的身邊以我聽不到的語調小聲地說:「還是你想像個娘們跟前跟後地在弟弟的背後?」

 

 

 

  「我說我不會讓葉去的。」這一句話聽起來幾乎是從哥哥的齒縫硬生生說出來了。白癡也聽的出來哥哥那不好的語氣。

 

 

  我連忙把哥哥拉到一旁。「哥,你的語氣幹麻怎麼兇?」哥緊緊地拉著我的手,就要拖我離開。我不依,將葉王的手向前拉…

 

 

  「哥!不要拉我走啦,學長不是說了要我去找教授嗎?」我硬是拖回原地,向哥哥努力勸說。

 

 

 

  「葉,答應我不可以接近這個人一步,知不知道?」哥用一種關愛地眼神看著我,可惜…這一招對我已經免疫了!!

 

 

  「為什麼?」我反問。等不到哥的回答,就有另一個同學跑來叫我和學長一起過去找 那位 教授。

 

 

 

  「好啦~你也看到了教授『現在』正在找我,所以我可以去了嗎,哥?」

 

 

  「……事情一完立刻回宿舍!」哥哥說完這一句話,也不看我一眼地就走了。看著他的背影,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但隨即又因為參賽被選中的喜悅給蓋了過去。

 

 

 +  +  +  +  +  +  +  +  +  +  +

 

 

 

  「哥真的很討厭。」我飲著果汁在樹蔭下忿忿不平地抱怨著。

 

 

  「還是那個學長的問題呀。」轟隆轟隆在一旁瞌著眼說。

 

 

 

  「他真的很煩耶!明明我和學長就只是到圖書館討論事情而已,他就在那跟前跟後,三不五時還在那裡吐槽、破壞。」

 

 

  「而且還有一次我和學長在上機實作時,當著我的面潑水在學長頭上!!」那時我真的氣瘋了,當面打了哥哥一巴掌,至今還沒有回過和他同住的宿舍中,跑去和蓮、轟隆轟隆他們擠在一塊。

 

 

  現在想想,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和哥翻臉,還有第一次打他…。

 

 

 

 +  +  +  +  +  +  +  +  +  +  +  +

 

 

 

 

  第一次動手打哥的那時,掌心好像當時一樣,灼熱起來。不知道,那一巴掌是不是很痛?可回想那時的情境…真是一肚子火!!

 

 

  怒氣一升上來…心情就很不悅。「為什麼他總是要阻止我交朋友呀?每個人總是和我交談不到幾句就會被哥哥那一副老大模樣給嚇走。連我幾時回宿舍也要管,他又不是我的誰?」我忿忿不平地說。

 

 

 

  「你忘了他是你的哥哥呀,葉。他比你年長,管你也是應該的呀。」

 

 

  「只是比我早出生而已,就可以管我。我已經是個大學生了,不再是個小孩!!」我裝作嘟著嘴,心中不斷地罵轟隆轟隆,幹麼把這一件事提出來,就是因為我比他小我才生氣!

 

 

 

  「對,對。一個十七歲的『老』大學生,已經是『大人』啦~」

 

 

  我瞪著轟隆轟隆,給他一個「你也是十七歲的『老』大學生」的眼神。不過他趕緊閉上了眼,假裝看不到。(因為成績比其他人多那麼一點點優異,所以我們四人就早升至大學就讀。但我的成績是四人當中最爛的…。)

 

 

 

  「不過呢,葉。」轟隆轟隆坐了起來,用他這一輩子非常認真的眼神看著我,至少我是這樣想的。「我也認為你不要和那位學長來往比較好。」

 

  

 

  「連你也是這樣認為!?」我狠狠地瞪著轟隆轟隆,「難不成你是受到我哥的警告嗎?」

 

 

  「這……葉。我只是認為葉王說的很對,你最好不要去接近那個學長比較好。但我們不代表不──」

 

 

  「夠了!」我大聲地吼著,「為什麼你們總是如此!我受夠了!」為什麼!為什麼總是我限制我這麼多事!我難道就沒有自主權嗎?

 

 

  「要不要和這個學長在一起是我的自由,反正我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不要受你們的決定!」依稀記得我是說完這句話後,然後我就跑離轟隆轟隆的身邊。

 

 

  

 

  「葉學弟!」

 

 

  「啊!學長你在叫我嗎?」收回發呆的視線,回過頭來看向對著我笑的學長和……一群在旁邊看傻眼的男生們(氣)。

 

 

  再回過頭來,看向先前的視線,那「萬紅叢中一點綠」的人──我的老哥。心中不知又嘆氣多少,心又不知受創多少。多麼嘲諷的對比呀!!

 

 

  握緊褲中的東西,牙不禁癢癢的…切齒!尤其是在某個不知死活的女人向他提出聖誕節的校外自由時間約會時…我多麼希望眼睛能噴出火來呀!!當我那個死老哥在笑的時候。

 

 

  明明你的弟弟在和你冷戰耶!你居然還過的這麼舒服?!還在笑?笑死你好了!你就死在女人堆裡面好了…反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