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牽絆Ⅰ─斷線─【04】END

 

  「…不……要…」嘶嘶的聲調,喉嚨如著火般的痛。

 

 

 

  應該已經流不出的眼淚,又再一次地充滿眼眶。全身應該感覺不到痛楚的,現在卻又如潮水般湧出齊號。

 

 

  根本沒辦法動,更不用說要逃了。

 

 

 

  「好美,不是嗎?」葉王走了回來,俯身察視著全身發著抖的他。看向他身後的小穴,一吞一吐地含著冰塊。惡意的手指向那一處用力地擠壓,發現那裡嫣紅嬌嫩的內壁,已經被冰塊吸住拔不下來……

 

 

  「真的好淫蕩,什麼都吸……」一簇紅色在眼中來回閃爍,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是惡魔,更像是撒旦──路西華。

 

 

 

  再伸手向前,握住那無力垂落的陰莖,開始在上面來回地搓揉。讓它再一次地充血漲大,看著套在上頭的橡皮逐漸地緊縮,看著葉那一種,既痛苦又快樂的表情而感到興奮。

 

 

  因為鮮血、痛苦而感到興奮。

 

 

 

  「還不夠…還不夠──────」葉王喃喃地重覆著,眼角一瞥他看到桌上的針線盒……

 

 

 

  「…別!…你要做什麼…,不要──!我恨你…我恨你────」葉害怕地看著,用力地想撐住身體,這個人不再是我所認識的人。他恨這個男人!!

 

 

  用整個身體的重量,壓住了葉反抗的上身。放大的邪笑,讓葉不能不去忽視它───惡意的右手在自已分身上的橡皮上來回地撥動。

 

 

 

  多麼強烈的感管刺激!讓葉無法注意到,葉王另一手正拿著某個發光的銀色物體。

 

 

 

  在下一瞬間────從中間,穿刺過去!

 

 

 

  「呀呀呀呀呀呀──────!!」鮮紅的液體從穿刺的傷口,滋滋地留了出來,宛如紅玫瑰。然後再一一地舐去,再擠壓…讓更多的玫瑰顯露出來。

 

 

 

  「呀── … …呀…──」葉張著大眼,淚水撲簌簌地直流,接著又是另一個物體從前端穿過。

 

 

  「呀… …」整個腦袋因為巨痛而處於空白,只能開大著口也叫不出來聲音。他想要流淚,卻又留不出來。

 

 

 

  下身。

 

  被葉王殘酷對待的分身,多了根針,還多了一個────

 

 

  「好美…你知道嗎,葉…」葉王輕輕扯著穿過前端的耳環,舔拭著葉的耳垂對他喃喃地說道:「這是你第一次主動送給我的生日禮物。真沒想到,掛在你的身上會是如此的美。」

 

 

 

  「可為什麼呢…──為什麼呢?你要接觸別的男人?」葉王的聲調有絲絲痛苦…好像,分不出那一個是現實,那一個是幻覺。

 

 

 

  「我是如此的保護你…對你、對你……」

 

 

 

  發生什麼事?他對我說他愛我。

 

  那個人是誰?他卻對著其他人顯出那種愛戀的表情。

 

  他在做什麼?為什麼他的唇會落在其他人的身上……

 

 

 

  早就…心中的某一處,早就承受不住了。

 

 

  欲語又止。

 

 

 

 

 +  +  +  +  +  +  +  +  +  +  +

 

 

  「可為什麼呢…為什麼呢?你要接觸別的男人?」男人可恨地說著。

 

 

  「我是如此的保護你…對你、對你……」到底是什麼…我要說什麼?

 

 

 

  忍不住…早就忍不住了,你為何要對其他人笑?你的笑容是我的呀──

 

 

 

  「為什麼!!」

 

 

 

  葉王大叫一聲,雙手掐住葉的脖子。「你這麼喜歡男人嗎?連好友也不放過嗎?為什麼要顯出那樣的表情…為什麼?」

 

 

 

  「鳴… …」葉沒有掙扎,他沒辦法掙扎。對於葉王那種近似莫須有的罪名,他只有恨!

 

 

 

  感覺到那裡又再次被他的碩大挺進,原本被吸附的冰塊被深入到最底,鮮血如洪水般湧出……他不想去感受到痛,也不想對葉王的話深入猜想。

 

 

  這個身體已經壞了。

 

 

 

  好長…好長的一天。

 

  從淩晨到天明,從天明到傍晚…現在又是晚上了嗎?

 

 

 

  隱隱約約在不久前,耳際聽到:「求我、求我…────」

 

 

 

  這是誰所發出來的求救聲?

 

  不是之前那個女人的呼叫聲,那這個求救的人到底是誰?

 

 

 

>     「求你…不要…────」

 

 

 

  到底是誰在哭叫?是誰在呼叫?

 

 

 

>     「我…恨你,葉王…!」

 

 

 

  呀────是我,發出來的。

 

 

 

 +  +  +  +  +  +  +  +  +  +  +

 

 

 

  「鳴…──────」

 

 

 

  「求你,蓮!原諒我啦~~~」轟隆轟隆的臉上掛了一個熊貓,可憐的他被蓮一直追打著,從客廳到廚房,從廚房到房間。

 

 

 

  上也給他上過了,道歉也道歉過了。蓮到底要如何才會原諒我啦───

 

  轟隆轟隆可悲地想著,想著他可能活不過今天,活不到未來。

 

 

  就在蓮下一個拳頭就要過來時,手機響了起來。

 

 

 

  「等一下!蓮!!先讓我接個電話好不好?」轟隆轟隆就好像得到了救星一樣,拿著手機對著蓮求饒著。

 

 

  「免談!」蓮把他心愛的(?)關刀穩穩地架在轟隆轟隆的脖子上,把他手上的手機搶了過來。

 

 

  按下談話鍵,「喂?你找…────」

 

 

 

  突然,蓮的臉色變得十分地凝重。

 

 

  他慢慢地拿下了手機,沒有掛線,但對方已經沒有聲音。

 

 

 

  「轟隆。」蓮快速地拿起一串鑰匙,丟給轟隆轟隆。「快去把車開出來,快!」

 

 

  「蓮…發生什麼…───」

 

 

 

  「快一點去!」蓮對著轟隆轟隆大吼一聲,他快速地進房拿了點束西。

 

 

 

  「我們得用最快的速度,到葉那裡!!」

 

 


 

 +  +  +  +  +  +  +  +  +  +  +

 

 


 

  那一天,天氣很好。

 

  早晨,陽光還是如往常一樣走了起來。

 

 

 

  那一夜,真的很長。

 

  睡在淩亂床上的他,根本就不知道……

 

 

 

  昨晚發現了什麼事。

 

 

 

  他不知道,曾經有個人想要進來揍他,卻又被別人揍。

 

 

  他不知道,那個曾經很愛他的人,因為流血過多,連送了二家醫院。

 

 

  他不知道,世上那個唯一和他最親的弟弟,在鬼門關前來回走了好幾次。

 

 

 

 +  +  +  +  +  +  +  +  +  +  +

 

 

 

  「蓮……」

 

 

  「嗯。」

 

 

  轟隆轟隆坐在加護病房中,手指交纏低著頭苦思。蓮則是站在旁邊,看著轟隆轟隆剛剛遞給他的診斷書。

 

 

 

  倆人身旁的病床,躺著一位不久前才從鬼門關回來的重患。

 

 

  看著那單薄胸腔還能一上、一下平穩呼吸,實在沒辦法想像,不久前他還因無法自行呼吸而一直載著呼吸罩。只能反躺在床上的他,因為脊椎及重要的私密處有嚴重地撕裂傷,一直都無法翻身休息。

 

 

  本以為受這麼重的傷,臉上應該是掛著痛苦的表情。但在他的臉上卻看不出一絲絲痛苦,反倒很平穩地沉睡。

 

 

 

  他就是葉,一個剛剛才從死神那裡回來的男人。

 

 

 

  握著診斷書的手指在發白。蓮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更不用說……。蓮緩緩從口袋中拿出了一顆藥丸,還有使用過藥丸的垃圾。這是在趕去葉那裡時,蓮在地上發現的。

 

 

  這種藥這麼會在葉他們家出現呢?

 

 

 

  「呀,葉!你醒了!!」突然傳來轟隆轟隆高興的叫喚。

 

 

 

  長長的睫毛,慢慢地打了開。「蓮?轟隆?」還是很疲累,葉沒有什麼力氣,就這樣看著蓮他們。

 

 

 

  「葉!都是我不好,我…───」轟隆轟隆緊握著葉的手,語氣滿滿都是懊悔。

 

 

  「轟隆。」葉輕慢地啟了口,說出他走一趟鬼門關後的第一句話。「轟…你………變…成熊貓了…?」

 

 

 

  蓮好笑地看著愛人,的確會有這樣地錯覺。原本轟隆轟隆的左眼就被自已揍成一圈熊貓眼。在接到葉的電話後趕來,轟隆轟隆看到葉的慘狀,一氣之下就要衝入房間把那個混蛋狠狠地揍他一頓……

 

 

 

>  『放開我,蓮!讓我進去揍那個沒有人性的混蛋!!』

 

 

>  碰!一聲,轟隆轟隆倒向地面,右眼因此黑了一輪。『你這個白癡!就為了消一時之氣,你要讓葉就這樣流血到死嗎?』

 

 

 

  「葉,別一醒起來就開這種玩笑好不好~」轟隆轟隆無奈地遮著他的眼睛,用力地嘆息。

 

 

 

  這就是為什麼轟隆轟隆變成熊貓的歷史過程。

 

 


 

 +  +  +  +  +  +  +  +  +  +  +



 

 

  「葉,別一醒起來就開這種玩笑好不好~」

 

 

 

  轟隆轟隆放鬆地嘆了口氣,臉上滿是無奈。不過,這表示葉醒過來的情況,比他們想像的還要好的多。「我們真的很擔心你呀,還好你沒事了…沒事了……」

 

 

  說到最後,轟隆轟隆難過地把臉藏在十指中,語氣帶點哽咽。畢竟…──葉總算在昏迷十天後醒來了呀!

 

 

 

  看著轟隆轟隆自責的表情,身為他的情人,蓮也十分地心痛。同時,也對自已當初的『不手下留情』而感到後悔──讓轟隆轟隆平白掛了十幾天還未消的熊貓眼。唉~~也真難為他了。

 

 

 

 「還能聽到你這樣的話,真讓我放心了不少,葉。」表面上是和葉說話,蓮才走近病床旁。其實有一半是想要偷偷地把手放在轟隆轟隆的手上,安慰著情人。而另一半則是……

 

 

  「告訴我,葉。」蓮直視葉的眼睛,看穿他的靈魂。「你想要逃嗎?」

 

 

 

  不是蓮故意讓病情才剛剛好轉的葉,再一次地承受那殘酷的事實。有些事還是早點面對,對葉、對大家都好。一切的決定,都在葉的手中。雖然他們早就預測出來……。

 

 

 

  完全平靜的一張臉,靜靜地聽完蓮的話,在長睫毛放下後開打的那一瞬間──

 

 

 

  「……帶我走。我…想要…離開。」

 

 

 

 +  +  +  +  +  +  +  +  +  +  +

 

 

 

  那一天,天氣很好。

 

  早晨,陽光還是如往常一樣走了起來。

 

 

 

  那一夜,真的很長。

 

  睡在淩亂床上的他,根本就不知道……

 

 

  昨晚發現了什麼事。

 

 

 

  他只知道,在某家茶館內,他的心因為某件事而爆發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