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牽絆Ⅰ─斷線─【01】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親人就只有我的哥哥。

 

 

  我們是彼此唯一的親人,是相互依靠的兄弟,雙胞胎兄弟。

 

 

 

 

 

 

  我問,

 

 

  是不是全天下的哥哥都一樣,他對我可說是無微不至。

 

 

 

 

 

 

  為了保護我、照顧我,哥哥比我還要成熟穩重。

 

 

  而我,就像是比他小了好幾歲無知的弟弟一樣,被哥哥保護、疼愛著。

 

 

  我樂於享受這一種被親人寵愛的感覺。只因為,我是他唯一的弟弟。

 

 

 

 

  這不是理所當然嗎?至少到我十六歲時,是如此想的。

 

 

 

 

 

 

  變了。

 

 

 

 

  從何時,我就變了。我開始不想要躲在他的羽翼之下。

 

 

  我想要自立,更想要成為他的依靠,不想要外人靠近他。他的眼中,只能有我,他只要有我一個人就好了。

 

 

 

 

  我才發覺,變了不只是如此,最基本的情感也變了調。

 

 

 

 

 

 

  我愛上了

 

 

 

 

 

 

  我的哥哥……。

 

 

 

 

 +  +  +  +  +  +  +  +  +  +  +

 

 

 

 

  錯誤,每個人都不想要,避免發生。

 

 

  一旦錯誤發生了,是不是就代表著結束呢?

 

 

 

 

 

 

  年少無知…也在其中吧?

 

 

 

 

  那誤會呢?

 

 

  到底算不算在裡頭?

 

 

 

 

  痛心的傷害,也包含在錯誤中嗎?

 

 

 

 

  我不知道…他更不曉得。那其他人會知道嗎?自然更是不行了──────

 

 

 

 

 

 

  呀呀─────

 

 

 

 

 

 

  算了,就這樣了…

 

 

  讓我走吧。

 

 

 

 

  就把我們的錯誤當作雲煙,消散吧。

 

 

  就把我們的緊靠的絲線,在此分斷吧。

 

 

 

 

 

 

  也可以說,是逃避。

 

 

  兩人的叛逃。

 

 

 

 

 

 

  時間,會帶來答案的吧?

 +  +  +  +  +  +  +  +  +  +  +

 

 

 

 

 

  讓人忍不住開眼的強光,早上九點鐘。

 

 

 

 

 

 

  「嗯…」

 

 

 

 

  多麼晴朗的天氣!

 

 

  從敞開的窗戶,半啟的窗簾細縫,象徵晴天的陽光悄悄地走了進來,打擾了他人的清夢。

 

 

 

 

 

 

  不安地,拉起一旁的薄被,妄想要遮去大自然的鬧鐘。

 

 

 

 

  「唔……好亮。」還賴在床上的人對於這麼美好的日子裡一點也不感到快樂,相反的還不住地抱怨著。

 

 

 

 

  緊閉著的眼訴說著他的反抗,恕不知賴床會給他帶來什麼的「後果」。

 

 

 

 

 

 

  不一會兒,床上的人兒突然坐起!卻又因為這個舉動而皺了好幾次的眉頭。抬起頭四處望著,再看向床邊的小桌抬……

 

 

 

 

 

 

  「完了!要遲到了!!哥為什麼不叫我。」

 

 

 

 

 

 

  急急忙忙地跳下床,一張臉又因此苦了許久。時間不容許他在那苦痛著,貪睡的人快速地進入浴室梳洗、穿衣,再順手抓起早就為他準備好的早點。

 

 

 

 

  「砰!」一聲,出門了。

 

 

 

 

 

 

 +  +  +  +  +  +  +  +  +  +  +

 

 

 

 

 

 

 

 

  某市某地的某一棟大樓,第十八層。

 

 

 

 

 

 

  「對不起,我遲到了!!」強力的開門聲,再伴著這道的聲音。雖然職員不是很多,卻又不約而同地轉頭過來。

 

 

 

 

 

 

  「早呀,葉。老闆早就來嘍~」一位男性職員『熱心』地向葉說道。其他只要是屬於『雄』性動物的也一並點著頭。

 

 

 

 

  「喔~我知道了,謝啦。」

 

 

 

 

 

 

  葉笑笑地跑向老闆專屬辦公室,這時有一位女性職員突然大叫出聲:「完蛋了…」

 

 

 

 

  「什麼完蛋了?」一旁的男職員問。

 

 

 

 

 

 

  「老闆有交待過我,今天來了一位很重要的客人不要去打擾的。」女職員緊咬著下唇,臉色蒼白地說。

 

 

 

 

  「放心啦。」男職員安心地拍了拍女職員的肩,「我們這個老闆雖然年輕,他不會這麼不明理的。再說…老闆可是很疼愛他這個弟弟的,所以安啦!」

 

 

 

 

 

 

  「嗯。」回了一個微笑,「謝謝你。」

 

 

 

 

  「不客氣。」男職員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雖然這只不過只是一間剛剛起步的小公司而已,他們相信有這個老闆的領導之下,未來定會闖出一片天。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來這裡的原因。再者…

 

 

 

 

 

 

  老闆能力好,長的也帥。

 

 

  弟弟也不遑多讓,更是抓住了許多『男』職員的心。

 

 

 

 

  全天下那有這麼多『賞心悅目』的上級?所以大家彼此心照不宣,誰也不希望這對兄弟出了什麼差錯。

 

 

 

 

  協議已成,大家上下一條心。

 

 

 

 

  這也可以說的上是…另類的職員凝聚力吧。

 

 



 +  +  +  +  +  +  +  +  +  +  +

 

 

 

 

 

  剛走入轉角。

 

 

 

 

  「呀…」可能是走路太急,葉痛苦的低叫了一聲。為此,他停下腳步,稍做一下緩和。如果你仔細注意,就會發現葉的臉上抹上了粉粉的紅色。

 

 

 

 

 

 

  「呼──。」

 

 

 

 

  趁著休息的空檔,葉的心裡不下上百次地咒罵他的哥哥:把他的鬧鐘按掉,害他這個月的薪水又要縮水。咒罵仍不間斷,可是葉知道,哥哥是為了他好所以才不打擾他起床的。思此…原本粉紅的臉,又加深了一層。

 

 

 

 

 

 

  說到底,因為不想要成為哥哥的負擔,本就『自已的錢要自已賺』的堅持之下,想要出外打個工。但又在哥哥他們不下上次的阻撓之下…算是被迫來到此地。

 

 

 

 

 

 

  這又有什麼不好呢?除了說好的,『公事歸公事、私事歸私事』(不可以尋私而不扣薪文之類…)外,和自已喜歡的人在一起工作……

 

 

 

 

 

 

  「……」葉又開始向前走去,對於心中的那一種悶悶的負面心情,長久以來就存在著。

 

 

 

 

  我所喜歡的人哪──如果世人都知道了,我和哥哥這樣的關係,他們會如何看待我們?就算表面築起一道圍牆,裝做不在意,其實真的很怕別人會發現。所以自已在心中一直說服自已,只要有他在,一定沒問題。只要他在自已的身旁邊…

 

 

 

 

 

 

  葉知道哥哥對他很好,也可以說是溫柔。該是親人的責任,他保護至極,對於那種有如戀人般的事,也說不出有多少……自已該是滿足的。但…這份心到底是單向的,還是自已在自做多情?

 

 

 

 

 

 

  「太貪心了嗎?」葉反問自已。

 

 

 

 

  不知不覺,葉已走到了老闆,也就是他的哥哥-葉王的辦公室前。

 

 

 

 

 

 

 +  +  +  +  +  +  +  +  +  +  +

 

 

 

 

 

 

  「嗯……」

 

 

 

 

  才要開門,就聽到這一聲喘息聲。

 

 

 

 

  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放在門把上緊縮的手和微微發顫反應,卻說明瞭葉的心有多麼的激烈。

 

 

 

 

 

 

  輕輕地,打開了一個小縫,偷偷地瞧了一眼。

 

 

 

 

 

 

  就只是背影而已。葉看到一位妙齡女子,就這樣伏在他哥哥的身上。因為唇舌間的交纏,葉沒有看到葉王的表情到底是如何。只對於葉王他,把雙手放在其他女人的腰上而感到心痛。

 

 

 

 

 

 

  從以前就是如此了吧?來者不拒。

 

 

 

 

 

 

  我閉著眼,假裝在養息。卻看到以前───

 

 

 

 

  自已走向另一個房間,而原來屬於我和他的房間,少了一個自已,多了一個女人。

 

 

 

 

 

 

  可是現在卻不比從前,如果說那時的我沒有表明過自已的心意。

 

 

  那現在,有過親密關係的我們… 心更痛。

 

 

 

 

  也許是年紀漸長,對未來的事更是感到徬徨無助,心中的陰影正不斷地滋長。沒有確切的話語,再多的身邊接觸換來的是更多的恐懼。

 

 

 

 

 

 

  「你來了呀。」

 

 

 

 

  「咦?」葉回過神看向後方,「蓮是你呀。」

 

 

 

 

  「為何站在那裡不動,你是要進去的吧。」蓮走過葉的身邊來到門前,再仔細看著葉,心裡倒有七八成的猜測。

 

 

 

 

  「即然我們都要進去找葉王,倒不如兩個人一起進去。」說罷,蓮就轉開了門。

 

 

 

 

  「等、等一下蓮!」

 

 

 

 


 +  +  +  +  +  +  +  +  +  +  +

 

 

 

 

 

  「等一下,蓮!」葉急切地叫著。

 

 

 

 

  他真的很不想要看,直接看到他抱著其他女人的畫面。

 

 

 

 

 

 

  「你!給我記著,麻倉葉王!!」蓮還沒打開門,就被裡頭突然衝出的女子給撞開。然後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女人,對著打開的門後大叫一聲,轉身離去。

 

 

 

 

  當然她也不是白白就這樣生氣走人的,在她走人的那一瞬間舉腳踢向蓮的私處,大手一揮,在葉的臉上留下一個深紅的手印。

 

 

 

 

 

 

  目送這位很有『禮』的女客戶走後,蓮和葉相繼入了辦公室。

 

 

 

 

 

 

  「你這個客戶可真是潑辣呀,葉王。我差一點就不『能』了呢。」蓮半笑地看著葉王,手則扶在他的腰際上。剛剛那一瞬間,還好他即時閃了個身,只踏到了他的腰際,要不然……

 

 

 

 

  「需要我幫你作一下全身檢查嗎?我看我不被你那個直線神經的愛人打死就很不錯了。」葉王只瞥了一眼蓮,低頭看著他的公文半開完笑地說。

 

 

 

 

 

 

  「呵,多謝。你倒不如去檢查另外一個人吧,他的臉上倒是多了不少不該有的。」

 

 

 

 

 

 

  「另一個人?」葉王抬起頭來,看向蓮後面那個人…

 

 

 

 

  「葉!你這麼來了。給我看看…你的臉。」先是感到驚訝,葉王隨即起身到葉的身邊,大手撫上葉紅腫的臉。「會痛嗎?」葉王語帶心疼地說。

 

 

 

 

  「沒事…」葉緊閉著眼說。他不想要看,看到葉王唇上殘留的紅色口紅。

 

 

 

 

 

 

  「喂,葉王。」另一個被葉王冷落在一旁的人開口了。

 

 

 

 

  「什麼事?」葉王輕揉著葉的臉,頭也不回地。「有什麼事快說,不然走人。」

 

 

 

 

 

 

  「哼!……我是來告知你已經準備好了。車子在樓下。」省略了『重色輕友』這四個大字的蓮,對於葉王這個行為感到搖頭,「可別告別太久呀。」

 

 

 

 

 

 

  說完,蓮就離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