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鏡【中】(好葉)



  現在的每一天,真的變的很奇怪

  雖然
  有點怕怕的…


  但
  在心中的某一處……

  卻
  很高興有這種感覺?


  怪了
  真是怪了…
  不僅是我變得奇怪
  連安娜也變得很奇怪

  她…這麼變得對我這麼好?
  而且還很親密和我在一起


  這個現象是很好
  我一直都有一點被動
  喜歡安娜,又怕…

  有點滿意這種感覺但又覺得很奇怪

  像現在…
  看著安娜那微閉的雙眼…
  邀請我的雙唇

  剛開始她做出這個動作時我真是嚇了一大跳
  還被她打了一巴掌

  輕輕印上她的唇…
  很生澀的…

  為此,我有點懷疑
  這個動作我常常作嗎?


  我們最近真的很親密,
  除了她還是會命令我做事外

  我們之間不一樣了
  一切的一切
  好像從那一天後就變了


  「葉,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嗎?」

  我鋪好床,一個安娜的,一個我的…
  她笑了一下,我也回了她
  睡吧…即使一切都很奇怪

  真相總是會來臨的……


* * * * * * * * * * * * * *


  這裡…
  是那裡?

  一片漆黑


  韃、韃、韃、韃、韃…

  有人走來了

  『我們真的要戰鬥嗎??葉…』

  葉王!!不對呀~~
  他…他………

  是那一天…是那一天的事……


  不要…我不要看,

  不要回想…


  住手呀!!!
  我的手…
  為何不自覺動了起來!!!


  一揮…

  劃上了我的手臂…是輕傷……

  是了,那時他是故意的……

  他有可以將我手砍下的力道…

  但他沒有…
  

  「!!」

  不要!!

  不要再這樣下去了…

  不要呀────── ─────── ───── ───


  一劍────
  刺到了他的右手…
  他的手…染紅了…廢了…………

  二下────────
  刺進他的腹部…
  不要…我不要抽出…
  鮮血…染上了我的衣…是紅色的…


  『葉……沒錯…就用你的手殺了我…
  你是應該這麼做的………洩恨吧………這一切都是我應得的………
  殺了我…葉…!

  難道…
  你忘了那一天─────────  唔…』


  不!!!

  最 後 的 那 一 劍                    是他的     心  臟…


  『葉…』

  對了
  他叫了我

  那時
  我握起了他的手
  不是他握了我的手……

  『你不…會忘了我的……葉…你     一輩子………都不會忘了我的……………我會再回來,到時,      我會去找…你的…
           等 … … …待…我   …』


  火靈…

  帶走了他…


  在我的面前
  他化作灰
  裝在…


  我的熊爪項練裡……………



* * * * * * * * * * * * * *



  是夢

  這是夢的世界



  唯一
  和鏡子相連的世界……


  葉在夢裡…
  他累了
  他承受不了………

  那一天、那一景
  又重現 了



  跪在地上
  兩眼看著無盡的黑暗
  一邊眼是空洞的…那裡沒有人
  一邊眼是黯淡的光…那裡有一個人………

  又有人走來了

  葉沒有發覺
  『葉』走向葉…



  《承受這一切吧,葉,這是你三年前就應有的命運……》

  《放心……不要怕……我會好好的引導你……》

  『葉』抱住了那一個葉…

  《 … 選擇吧 … 葉…》


* * * * * * * * * * * * * *

  「葉!」

  「現在才凌晨四點多,還真早呀…葉,你怎麼了?夢到什麼了嗎??你…一直在哭,還不斷地夢囈…『不要…不要…』的…你到底夢到什麼呀?」

  我呆了一下…
  「我沒事啦~~對不起,安娜。把妳吵醒了…」

  「………」

  「呀,既然我這麼早起床了,那我就提早去跑步吧…」

  起來將床鋪疊好,因為安娜在這,所以我那拿了衣服就要走出……

  「葉…」安娜在我要踏出房門的那一步叫了我

  「什麼事嗎,安娜?」


  我轉頭過去,安娜又窩回被窩,我看不到她的臉…
  以為她沒事了,就在我要走了時…

  「葉,你好奇怪…如果你有什麼事的話,不要悶在心裡,告訴我好嗎?不要跟三年前一樣……」

  聞言,我停下了腳邊的動作…


  「嗯………」

* * * * * * * * * * * * * *


  「呼-呼-呼──」

  矇矓的清晨,跑起步來,就是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我努力地向前跑去
  心卻放在出去時安娜的那句話…

  『如果你有什麼事的話,不要悶在心裡,告訴我好嗎??』

  安娜……
  我不能說,我不想再回想了…
  我不是不想要說,而是我不想再重溫那一天的惡夢…

  而且…
  我真的沒有把握,我可以像三年前那次再站起來…

  我…
  不像你們想的那麼堅強

* * * * * * * * * * * * * *

  天還未亮的凌晨四點多,房子裡發出的光,令人感到奇怪…

  「你有沒有發現葉不對勁,栗子頭…」安娜悠閒地飲著茶發問著…

  一個大大的〝╬〞浮現在蓮的額頭上…

  碰──────────────────

  「為了這個問題妳就給我一大早叫我起床嗎?還有你給我起床~~不要懶在我的身上!!」蓮生氣地拍打桌子,一手把掛在他身上的轟隆轟隆給踢開…

  這也不能怪蓮要發這麼大的脾氣,一個被人『操』到凌晨三點才睡的人,睡不到二個小時就被人叫醒……而且“最大”的罪魁禍首還『掛』在自已的身上…不生氣………………    才怪。

  「痛~~~蓮,你幹麻踢我呀~~喔~~我的腰好痛喔~~」
  突然二把菜刀飛過…只差離轟隆轟隆的頭、臉頰半公分就………

  「給我閉嘴!!」
  「吵死了,我的腰還比你痛~~~!吵什麼吵!」

  兩人吼完後,安娜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蓮…
  蓮被這種眼神看的全身不自在,偏頭想了一下…

  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們的栗子……

  熟了耶…


  「沒事我要上樓!」
  蓮紅著臉,只想趕快上樓逃離這個快讓他抓狂的地方

  「呀呀~~蓮,不要拋下我!」

  轟隆轟隆見蓮要上樓了,死命地抱住蓮的腿…
  這就叫做,臨時抱佛腳

  「蓮,等我一下啦~~」

  「不要動啦~蓮~啊啊~~我的下巴~~」

  「呀~~好痛呀~蓮、走慢一點啦~~」

  蓮一點也不理會轟隆轟隆,一個使勁地向前走,
  害得轟隆轟隆被階梯撞得下巴腫了起來
  手、腳都破皮流血…
  (蓮曰:這是他應得的!!)

  就在他倆一走一拉的情況下…

  「你們先給我等一下!」安娜手叉著腰指著蓮他們。「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她問著蓮。

  「是什麼問題呀?」轟隆轟隆好奇地問著。


  蓮狠狠地瞪了轟隆轟隆一下

  「葉…他最近是沒什麼異常,不過,他最近發呆的次數變多了,對妳也熱情了多了,不是嗎??」

  「………」安娜低頭,無言…

  「總之,我們多注意他就是了。」

  「嗯…」安娜很奇怪的應了一句,現場一片安寂靜


  「安娜妳知道嗎?蓮最近也對我很熱情呢~~~~~呀呀~~還有葉他─────」就在此時,轟隆轟隆突然冒出了這一句話,還洋洋自喜地竊笑自已太聰明了…沒想到……


  咻──────────────

  碰──────────────

  咚──────────────

  「呀~~~~」


  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在安娜的刀飛、
  蓮的踢出、
  轟隆轟隆的跌下、
  和刀的命中…後…


  「我會好好地操你的,轟隆轟隆。」安娜老闆娘如是說╬~

  「你今天不用給我回房了。」蓮冰冰地宣布…╬~~

  可憐的轟隆轟隆
  就在蓮無情地踢下階梯、安娜那有如神射手的刀子下…

  開始了他悲慘一天……



* * * * * * * * * * * * * *




  是時候了,總是要發現的…

  該是我們要見面的時候了…

  嘻~~

  麻倉……葉…

* * * * * * * * * * * * * *

  又來了嗎??
  又要重覆那天的慘劇…

  每一天

  每一晚

  我都在怕…


  怕我睡了、夢了。

  刀,又刺進了…

  熟悉的那每一個環節。


  右手、腹部、心…


  『你不會忘了我……

  『等待你……

  那每一句又回響在我的身邊…
  化成灰的他
  在我的身邊飄散…

  然後

  凝聚成一柳倩影…


  那是…

  我???


  《我們終於見面了,葉…》

  「終於見面?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和我一模一樣??」

  《你好笨喔~『我』。那是因為我們是同一個人呀。》

  「喔~~原來如此呀~~」

  我和另一個我對笑了一下,另一個我指了一個方向…
  那個方向
  赫然出現了一座湖和一排很雅緻的石椅。

  《『我們』過去那邊吧…》

  我和另一個我走到石椅上,坐下。

  兩個葉,就這樣輕輕地坐在夢中的湖邊…

  很靜,沒有交談


  至到,另一個「葉」開口了…

  《人……總是在後悔不是嗎?後悔著為什麼沒有及時發現、後悔著為什麼沒有查覺、後悔著為什麼沒有知道事情的真相、後悔著為什麼………那時所犯下的錯………尤其是最後一項。

  《這麼說呢……所以,當人們後悔的時候,最常做的就是────────────────逃避,躲避這一切………捍衛自已那顆已經受傷、自責的心呀…》

  「你…到底要說什麼?另一個…我?」
  我發出了疑問,那一剎那,我好像看到了『他』那痛苦的表情,
  但定眼一看卻又是那個和我一樣一模的臉孔…熟悉的可怕。

  另一個「葉」只看了一下葉,又繼續說道

  《不是有人說過:逃的過一時,逃不了一世。最後,那些人還是逃避不了心的死亡呀……現在,我要『你』選擇了………三年前的選擇,讓『你』又逃了三年,三年後的現在我也要『你』選擇……》

  「選擇?什麼選擇??你在說…──呀─────」

  另一個我突然抓住我將我按入水中…
  「他」的力氣大的嚇人…我完全沒辦法抵抗…

  《現在我要你履行三年前的約定了,放我出去,直到你,做出選擇……》


  「唔~~~(我…)~~(到底是什麼)…唔~~(選擇?)~~~~」

  水中吃力的感覺,讓我說不出話,但另一個葉是乎聽到了…他說。


  《你知道的…》


  「他」說完,便離開了
  留下,在水面下不斷掙扎的我……

  向下沉入。

* * * * * * * * * * * * * *

  這裡是那裡呢?
  在沒有目標的方向,葉向前走去

  在沉入水底後,這個神祕的地方讓我感到疑惑
  這裡很奇怪,什麼都沒有
  就只有鏡子

  每一面鏡子都反映出自已曾有過的歷程

  ─ ──和安娜的初次見面

  全宗留下熊爪項練的那時─ ──

  ────── ────與萬太的相識

  ────蓮的出現── ─────   等等…

  好多事,好多事,都可以在鏡子中看到


  葉在鏡子中穿梭著…
  想要找到出口

  就在此時,他發覺了一個很特別的鏡子

  用一塊黑布包住的鏡子…

  葉的直覺告訴他,不可以,不可以到那邊!!
  要不然,你會後悔的……

  但那鏡子,就是吸引了葉

  他向前走去…

  慢慢地、慢慢地,把黑布拉下……

* * * * * * * * * * * * * *

  「葉?」

  「怎麼了嗎?安娜。」葉淺笑,要安娜不要擔心。

  「沒有…沒有事…」安娜撥了撥自已的髮…

  葉伸手幫安娜擦去了額邊的汗,低下順便吻了她…


  夏天的午後,總是特別的熱的,
  即使是在還算涼爽的後院,還是有灼熱的感覺……

  「很熱吧,要不要吃冰呢??我昨天有做一些冰品,我現在拿來給妳好嗎?」

  「喔~~,好呀……」


  看著離去的葉,安娜一手拂上自已的心口,一手摸向自已的唇……

  「葉,你是這麼了……」

  安娜的心中,裝滿了許多的疑問

  她不想去道破,只想
  好好的享受,葉,他那不同以往的溫柔
  好像以後都不會有的溫柔

* * * * * * * * * * * * * *


  「鳴……」

  流下高潮後的喜悅眼淚,
  喘氣聲在房間內回響著…

  「安娜……」
  葉心疼地撫摸安娜的臉龐,輕柔地撥去激情後黏貼的頭髮

  「嗯…」
  安娜回抱著葉,開口問道…「葉…你最近好奇怪。」

  「哪裡奇怪呢?」葉笑著問…

  「你變得比以前還要大膽了,而且……我…」

  「嗯?」

  「沒有,沒事……我們睡了,好嗎??」
  葉笑著點頭,起身關了燈,又回到了安娜身邊…

  過了許久…

  葉開口了

  「安娜,我知道妳現在很擔心我,但,請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那…到底是什麼時候??」好笨,我幹麼問這個還沒有答案的問題呢?

  葉沒有回答,安娜也沒有聽到

  『到…另一個葉,做出選擇的時候…』

  這,是來到現實中,另一個葉想說,也說不出的話…

* * * * * * * * * * * * * *

  在黑布拉開的那一瞬間,葉被那面鏡吸了過去…

  等他清楚,了解後

  發覺

  自已身處在一個房間,
  一個自已都過份永不忘記的房間…

  有一種記憶,慢慢甦醒過來

  就在,葉身後的那陣腳步聲………





* * * * * * * * * * * * * *


  韃!

  韃!韃!

  韃!韃!韃!

  一聲聲腳步聲,讓葉全身僵持,動也動不了……


  這裡是夢的世界,也是葉的內心世界
  另一個葉…將他自已推入了其中,他要我去選擇什麼呢?


  韃韃聲在葉的背後響起,在這個永不忘的房間中
  全身因為後面的那個人而顯得僵硬…動也動不了,跑也跑不掉。
  因為他知道,那是誰了…
  記憶湧出了…

  那人來到了葉的身後,葉不想轉身過去,因為一轉身…

  那一天就會重演……

  但,這是鏡子的世界、內心中最深層的記憶…
  心中不想發生,卻還是會重演出來…



  「不要……不要…」

  那個人壓上了葉,將葉身上的衣服

  撕破

  也襯下了自已的衣服…

  那人將葉的雙手綁起…


  「不要…為什麼要重來……呀呀呀────放開…好噁、好噁…-」

  一個、一個紅印,烙在葉的脖子上、鎖骨上、胸上、大腿上…
  很輕、很輕…就像在對待一個心愛的物品一樣
  好好地呵護──

  突然,男子的動作變得粗暴

  他將葉的雙手分別綁到床頭兩邊…
  將葉的腿大開

  一手
  狠狠地插入葉的身體…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現實的那時,是很慘酷的
  記憶中的那時,更是無比地顯現來…

  而且更顯真實…


  用力地插入,又重重地拉出
  鮮血不停地流出
  將身下的白被,染的鮮紅

  「呀呀───好痛、好痛……為什麼要來…為什麼要這樣做………」

  無法宣洩的慾望…被人無情地阻止……
  甚至被捆綁住…被惡意地…刺傷…
  和著血的液,不斷流出……

  抬高的腰,強行進入的痛
  在一進一出中,顯得更加敏銳……

  穴口的肌內在退出中向外翻開…
  在進入時向內收縮,緊緊不放……


  「呀呀呀呀呀────────呀呀──────」


  不想叫出的聲在耳際響起…
  滾滾的淚水順著臉頰留下…

  毫不眷戀的拔出、毫不留情的撞入

  拔出時的淫穢淋淋、撞入時的擠壓湧出

  一股熱流流入…發抖的身體是痛的………

  即使
  在事後的緊緊擁抱,是惡夢,還是逃不了…


  一陣風吹過

  黑布落在葉的腳

  身上的衣服還是完好無缺
  沒有傷,更沒有鮮血流過

  但

  那宛如親身經歷的感覺還停在自已的身上

  葉只能在那鏡子前不斷地乾嘔、不斷地哭泣

  那一天………

  『葉……沒錯…就用你的手殺了我…你是應該這麼做的。洩恨吧………這一切都是我應得的………殺了我…葉…     難道…    你忘了「那一天」──────「那一天」───────』

  刺入的聲音彷彿又起
  鮮血好像沾到我的流淚的臉上


  侵犯我的你

  激話要我殺死的……………也是你……

  你到底要告訴我什麼,我找不到呀──────


  『人……總是在後悔不是嗎??後悔著為什麼那時所犯下的錯………』
  這是另一個我所說的……

  安…娜…


  誰能分享我的痛
  我好後悔
  我很心痛
  我的人受到好大的壓抑…
  
  為什麼不讓我喘氣?

  《那是因為…,你還沒找到答案…》

* * * * * * * * * * * * * *

  《那是因為,你還沒找到答案…》
  另一個我,出現了…


  「答案?我有什麼答案?『你』要的答案又是什麼?我不要在這裡,回憶那些讓我做噁的事、讓我痛苦的事,我要出去,我要逃…要逃……」

  啪─────────────

  另一個葉甩了我一巴掌……

  《你這個本體,就這麼想要逃嗎?你逃了三年,問題還是存在…為什麼不去面對?另一半的心已經死了,可我不想要!!而你…卻要逃?我不相信另一半心死了後,你的心意也就此死了。為什麼不去找?為什麼不去找去你心中的答案??是因為你不接受嗎?你身邊的人都是如此了,難道你還不了嗎?你內心最渴望的事!!》

  「…………」我被這番話…無言。

  「葉」指了一個方向…


  《去看吧…我真的很希望你能發現你要的答案和選擇,即使,我早已知道,你的選擇…》

* * * * * * * * * * * * * *

  「你要做什麼?」

  「洗澡呀~~要不然我要做什麼,難不成…蓮……你是要做…」


  一個木盆飛過去…
  砸上轟隆轟隆的臉…


  這裡是『現實』,而蓮和轟正好在澡堂裡洗澡。
  澡堂的空間很大,是個天然露天澡堂。
  澡堂內還有一面可以映入全身的鏡子。
  而鏡子中,現在正映出蓮他那後悔的模樣。


  一秒鐘

  二秒鐘

  三秒鐘…

  十秒鐘……
  二十秒、三十秒過去了…

  轟隆轟隆還是沒有浮起來…
  蓮有點慌了

  「嗯--------不會是我下手太重了吧…」

  蓮過去轟隆轟隆剛才所在的地方,就要去查看時

  「給我放手,你這個色鬼…你給我摸什麼地方呀~~」就在蓮過去時,轟隆轟隆就衝出水面將蓮抱得滿懷,還在蓮的身上,上下其手的…

  「嘻~我好高興喔~蓮,你為我擔心的模樣。」

  「這又什麼好看的。」

  「唉~~你不知道嗎??這是我的戀人為我擔心的樣子呢…我當然想看嘍~」

  「哼~」
  蓮不想理轟隆轟隆地轉頭過去,完全忘了,自已還在他的懷抱中。


  「蓮,那天你和安娜談起葉的事……難道你沒有發現葉的眼神很不一樣嗎?」

  「什麼眼神,還不是一臉呆呆的、笑佛一個。」

  「唉~蓮一點都不關心我~~唉~~」轟嘆了一口氣,埋怨地看著蓮。

  「這又跟我關不關心你有什麼關係呀?」蓮不以為然地說…

  轟又是故意地大大地嘆了一口氣,接著又說…

  「你還記得三年前葉那一段『木偶』時期吧?一點不動,也不想要吃飯…一個人失神地看著前方沒有焦距……但他一看到……葉王那一對耳環時…他哭了呢。我從來都沒有看過葉這麼哭過。從那之後,我們也沒有提過葉那段時期…」

  「嗯…」

  「你一定會認為葉他已經脫離那段不堪的回憶了吧…但其實沒有。他的眼神…一邊是黑的,就好像死了、一邊是亮的…那是因為安娜…」

  「你的意思是說,葉現在是為了安娜嗎?」

  「嗯,但…你、我、安娜都心知肚明,葉還是………」

  蓮打斷了轟隆轟隆接下來的話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