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危機開始之 遺忘【下】(蓮轟)


  早晨────



  「痛………」轟隆轟隆按著全身發痛的身子不禁疼痛出聲…要命呀~全身從頭到腳都酸痛不已…


  幾天前,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已居然就躺在蓮的懷中?而根據本事人的說法是……



  『你不是要讓我恢復記憶嗎?那你每天就來我的房間裡睡,早上就陪我………中午要…,晚上就………』

  『等等…道蓮,為什麼我一定要到你的房間裡睡呀?』

  『你是沒聽過「近水樓台先得月」嗎?即然你想要讓我重新恢復記憶,那你就搬來我這裡睡,懂了嗎?』


  『可是……』好像有種被騙的感覺……


  『別可是了,記得晚上要過來!』


  +  +  +  +  +  +  +


  嗯…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好像是被蓮騙了,什麼晚上要抱在一起才能加速他恢復記憶的時間。

  現在想起來,抱在一起睡真的可以恢復蓮對自已的記憶嗎?好像有點怪怪的……還害我因此睡得全身酸痛不已!因為很尷尬嘛~


  不過,最可惡的是晚上那群該死的『蚊子』!什麼人不『叮』,就偏偏叮我。更奇怪的是,蓮就睡在我旁邊呀~為什麼他就沒事?難道我比較『可口』嗎?害我每天從脖子到腳,都被『叮』的全身紅紅的一塊一塊的……好幾天才消失呢!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從蓮要我搬過去那天後才發生的!這個可惡的蓮!

  轟隆轟隆看著前面悠閒吃飯中的可惡少年,心中有無限不滿…可是又說不出什麼可責罵的事,只能坐在飯桌上死瞪著蓮…


  真是受不了這可愛的小子,好好的一頓飯不吃,在那裡喃喃自語的……。而且很不幸地,這些話都被我聽到了。他真的很單『蠢』,既又『好玩』又『可口』,讓我一次又一次地想要『玩』他,而且還百吃百玩『不膩』。如果能一輩子都這樣,那也不錯。



  就在此時…



  【道蓮少爺。】

  「什麼事,馬孫。」


  【夫人要你現在準備去別館一趟。】

  「是嗎…又是那位客人?」


  【這次是你那邊夫人的親戚,好像就是那邊…───蓮少爺的外婆的爹的爹的姊姊的大表哥的女兒的阿姨的大舅舅的媽媽的弟弟的兒子……的……】


  「───的舅媽的乾女兒的堂姊的表弟的女兒的兒子的阿公的哥哥的… 的阿姨…的…的娘的… … …的大舅子的那一群的女兒們,是吧!」此時的蓮,看起來有點暗沉…


  【是的,夫人希望你明天代他去招待那些客人們,而夫人則在剛剛去貴州遊玩了…】


  「真是的,任誰也看的出來那群女人是要來幹嘛!」蓮有點動氣地擱下碗筷,起身就要離去……


  離走前,蓮又突然轉身過來向轟隆轟隆說:「你,也和我一起去吧。」


  「啥?!」


  +  +  +  +  +  +  +


  為什麼我要乖乖地聽蓮的話跟他來這個地方呀?


  轟隆轟隆直揪著不遠處被女人團團包圍的蓮,心中有極大不滿……



  真恨自已為什麼要跟蓮來這個別館來,本來還在想蓮是不是開竅了,想要盡盡地主之誼,帶我去遊山玩水,沒想到一來進門,立刻!一大群『雌』性動物就有如水蛭一般黏上蓮!而且還是二十四小時全天候 不 • 打 • 烊!

  最可惡的是,她們還搶了我轟隆轟隆專屬的位子,更是 不 • 可 • 原 • 諒~!

  不過現在想想蓮是這麼熬地住這群女人呀?真是厲害………呸,我幹嘛讚美起蓮來了……


  呀!呀!那個女人,她幹麼摸蓮的手!!我都還沒牽過耶!還有那個三八,一副色瞇瞇的樣子,小心我把妳凍死。還有那個…──#%@&*%#……可惡呀!!我一定要把這群女人送到北極去,讓他們 永 • 遠 • 不 • 能 • 接 • 近 • 蓮 • 一 • 步~氣死人了!



  就在轟隆轟隆在那裡暗自低咒時,他的身後來了一個人……


  「這位小帥哥是誰呀~你是蓮的朋友嗎?」那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十八歲少女,張著大眼問著轟隆轟隆。


  「算是吧…」轟隆轟隆話一出,心中卻不自覺的隱隱作痛…

  「我可以問你的名字嗎?」少女問著,心中卻是在打算要如何攀上這位和道家有關係的人。



  「………」


  少女見轟隆轟隆不語,便轉身問蓮:「蓮,這位小帥哥的名字是什麼呀?」


  「我不知道。」蓮一臉不爽地說著。被這一群女人包圍也就算了,即然還想要打轟隆轟隆的主意?這群女人們不配知道轟隆轟隆的名字!

  「什麼!道蓮,你說什麼?」轟隆轟隆一聽到蓮這麼說,心裡就有如被刀割過在滴血……


  「「妳們聽到了嗎~他叫他『道蓮』耶~」」

  「「對呀~我想,他一定只是個打雜的,看他這一副樣子…裝什麼冷酷嘛~」」

  「「…!#@$@#%」」

  「「@$yχΩ#!」」


  ……


  ………


  原來……我在他的心中是這樣的……………低下呀…




  「我受夠了,我要回日本,回去葉家那邊!!再見。」轟隆轟隆生氣地說著,起身就往大門走去。


  「不可以!你不可以給我回去葉的身邊!」蓮一聽到轟隆轟隆要回去葉那邊,心裡就說不出來地不要。且不管是什麼原因,反正他就是不想轟隆轟隆去找葉!


  「我又不是你的誰,你幹麼管我!而且我要放棄你對我原本的記憶,反正我們不是朋友了!」轟隆轟隆說完就跑出門外…


  +  +  +  +  +  +  +


  也不知跑了多久,就在轟隆轟隆想要停下來時………



  奇怪……



  腳底下好像沒有『地面』的感覺。再看看下面…,空的…腳底下是踏空的……再閉上眼睛,再仔細一看………────嗯…真的耶!底下是『空』的…………嗯……再來,深深地吸一口氣,一、二、三………好,大叫。




  「呀─────」於是轟隆轟隆就這樣摔下懸崖。



  途中,轟隆轟隆才想到…



  「對呀,我可以用超靈體呀!這樣就不會摔的粉身碎骨了…我是說假如啦~可是……可是……我沒有帶可樂樂在身邊…呀!────」



  結果轟隆轟隆還是繼續向下掉……就在轟隆轟隆快要墜落至地面時……一股力量將轟隆轟隆保護起來讓他安全地落地。



  「你這個笨蛋,非要讓我這麼擔心嗎?」

  「蓮…你…呀~血…你流血了…」轟隆轟隆看到那個將自已救起,自已卻因些頭破血流的蓮…眼淚傾瀉而出。真是的,自已那有那有什麼資格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救自已嗎?為什麼他還………



  「只要你沒事就好…」

  「都是我害的,害你受了傷……唔…都是你啦!害我的心很痛耶~」


  「別哭了……沒事的…別像『以前』一樣好不好,放心… …我…沒… …。」蓮還沒說完這句話隨即昏了過去……


  「蓮……蓮!你不能死呀」轟隆轟隆看著受傷的蓮,趕緊擦擦眼淚。「放心,我一定要救你!蓮!」





  五天了……────



  「這麼樣,轟隆轟隆,蓮他醒了嗎?」

  「還…沒…」

  在得知蓮出了意外後,葉和法斯特(外加萬太)立刻趕來蓮的老家…



  今天…是葉他們來的第二天,也是蓮昏迷後的第五天……



  五天來以來,轟隆轟隆簡直沒吃沒睡,只為了等蓮醒來……



  而轟隆轟隆自已本身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才會這麼責磨自已,只是單純地想,要要蓮第一個醒來看到的是自已罷了……



  「放心,沒事。法斯特不是說了,蓮可能是撞到腦部,導致他昏迷不醒…不過他的情況已經好轉了,相信他很快就會醒了!」葉一面說著一面打開房門瞧向裡頭…


  「可是……葉…我…怕……」


  「放心…蓮不會有事的…」葉將轟隆轟隆的頭壓向自已的胸膛,好生氣地安慰著他。


  安慰了好一陣子,轟隆轟隆才緩緩地抬起頭來……


  「去休息一下吧,要我扶你過去嗎?」葉和轟隆轟隆不約而同地看向蓮……


  「不了,我先在這麼待一下,說不定,他待會兒就醒來了……」


  葉又看了一下蓮的方向,就說:「好吧,你就在這裡陪著蓮吧。我先走了。」


  「嗯…」


  +  +  +  +  +  +  +


  「唔……」幾天以來一直壓抑的淚,一直流下……



  「你這個@#*%#%────存心讓我不安嗎?幹嘛一直不起來呀~」


  「你知道我這幾天都沒吃什麼也沒睡什麼,害我一直好…餓…」


  「你快一點醒來啦~我很想睡說…」


  「嗚……嗚……蓮你這個大笨蛋!!快一點起來啦!如果你討厭我的話,我可以走的,只是你一定要醒來,聽到了沒有!!」


  原本的大吼的聲音,卻又在看到…那一雙緊閉的雙眼,低泣的聲,又再起一發不可收拾─────。



  「嗚……快一點醒來啦。只…要你醒來,要我立刻走或是任何要求我都可以努力去辦到──」


  --「真的?」



  「對啦~」


  --「那…我要吻你,好不好?」



  「嗚…我答應……」


  --「那…我想要你…,可不可以呢?」



  「哇(大哭)──只要你醒來,我什麼都答應啦~嗚──咦?」



  一直到這時,轟隆轟隆才發覺那個一直和他『對話』的主人………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呀…你…你…」


  只見蓮已經起身坐在床鋪上,好笑地看著那個被他騙『話』的人


  「怎麼,太高興了嗎?別忘了你的承諾,轟────」蓮說完,伸手一攔,兩個頭顱就這樣糾纏在一起…


  被吻到喘不過氣,轟隆轟隆一放『嘴』後立刻大口呼吸


  「你……你……」唉~轟隆轟隆你的眼淚又掉下來了啦!

  「又不是第一次了…真是的,這麼和以前一樣一直流淚?嗯…好像是從昊那次後就一直這樣呢!」


  「道蓮?你的記憶?」這一次轟隆轟隆才總算找回他的聲音,且驚訝地問道


  「回復了。幹嘛叫我道蓮呢? 叫我〝蓮〞。」

  「呀?呀? ……蓮…。」(極度臉紅)


  只見蓮徵微一笑,一個動作,就將轟隆轟隆壓在身下…「你幹嘛呀?蓮,放開啦!」



  蓮搖搖頭說:「不行,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想要反悔?」


  「我……才沒有反悔的意思,到是你在幹什麼?」轟呆呆地看著蓮伸手去扯他的腰帶────。

  「沒什麼,幾天沒吃飯了,想吃點東西。」


  「那你幹嘛『啃』我?我又不是吃的東西…呀~原來每天『咬』我的蚊子就是你!」轟隆轟隆一看到蓮在他胸前留下的痕跡,生氣地大叫。


  「我不客氣了!」開動。


  「呀───放『嘴』啦!」


  「那這麼行,是你答應我,要把你送給我的呀!」

  「……是沒錯啦~可是……你這麼一直在脫我的衣服?」


  「蠢蛋!這麼才能表示出你是誠心要把『自已』送給我呀!」

  「……嗯…可是送禮不是要包裝嗎?…呀!你還一直脫!不要脫我褲子呀!」


  「放心,我和你一樣也脫掉衣服不就得了?」

  「………呀,我們剛剛說到那了……對了,別人不是說送禮要包裝嗎?為什麼我不『用』呢?嗯?」


  「可以安靜嗎?」


  「不行呀~我的問題你沒有回答我……」


  「吵死了,安靜地把自已送給我不就好了……真是的…」


  「嗯……嗯……」


  一陣陣呻吟聲,從房間裡傳出。至於轟隆轟隆找到他的答案了嗎?




  我想只有蓮才知道吧!

 
  +  +  +  +  +  +  +



  嗚~全世界再也找不到像他這麼可憐的人了。




  想他日日夜夜地守在他的身旁邊,幫他擦汗,幫他換藥,也害得自已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著……

  結果呢?換來的是二個被騙走的諾言,外加被當做點心『吃』掉。試問,有誰比他還要『慘』呢?我是男的耶~還被別人『吃』的一乾二淨……如果是葉那就好了,可是────



  轟隆轟隆以一種哀怨外加憤恨的眼神看向那個『睡』在他身邊,還一臉酷酷的表情的蓮……


  都是這個死傢伙害的!害我全身上下酸痛不已,看來有三天不能下床了…呀!

  呀──可恨呀!



  太可口了!真是太可口了!


  從頭到腳,從腳到頭,全部都被自已啃的一點渣渣也沒有…早在從久以前,我就很想嘗嘗看了,只是……那時的他,還喜歡著另一個人,害我一點也不想傷害到他…

  好在!有葉王!兩三下就把情敵給泡走了,在加上這一次的『計劃』,完全手到擒來,而且我可沒有『強迫中獎』喔!

  因為…(嘿嘿嘿…)



  「轟…」

  「幹、幹嘛?」轟隆轟隆一聽到蓮在叫他立刻向蓮的反方向縮了好幾尺……

  「你後悔嗎?」

  「嗯……這個嘛…。」其實…要說沒有後悔那是騙人的,可是……對於這件事呢??自已倒是一點也不反感、討厭。相反的……還、還有一點………舒服呢。



  「我對你而言是什麼樣的人呢?」

  「朋友呀!」對於蓮這個問題轟隆轟隆倒是不加思索地說了出來……



  「是嗎?」蓮欺上轟隆轟隆的身上,對著他說:「你認為,我們這麼樣還是朋友嗎?」

  「要不然咧!……你!」這個死蓮,居然…(臉紅)



  「不要騙自已了,把你對我的感覺說出來不就得了?要不然……(嘿…)…我『餓』了!」蓮邪邪地笑著


  「不要!」蓮這個王八,沒想到平時這麼沉穩,冷靜,其實根本就是個活火山!什麼表情都在我面前一一顯示出來!真想讓葉他們知道這個披著狼皮的老虎他真實的面貌…不過…


  「呀~不…要~」


  蓮輕啃轟隆轟隆的耳珠……那是他的敏感點之一……舌尖在那來回舔弄,以兩人能聽到的音調向轟隆轟隆說了幾句話。


  「誠實一點,把你的心意也告訴我……要不然────」

  「我說、我說………我、我……也……」轟隆轟隆輕輕地在蓮的耳際說了後,便想起身逃離這個地方…



  「來不及了…」

  「哈…哈…(乾笑),蓮,你不是傷患嗎?傷患不適合『激烈運動』吧?」

  「放心,我會『小心』的…來吧!」

  「不要~」



  早知道就不要說了啦~害現在……嗚嗚…………








  『我很喜歡你……愛你……你也是一樣的心情吧!』

  『我也…也……喜歡你』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