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危機開始之 遺忘【上】(蓮轟)



  一個髮色宛如雪中帶藍的少年,站在兩間房門口在那裡來回走動。


  「唉~」


  只見少年一聲長嘆,又是在那來回走動跺步不已。


  「到底要去那一邊呢?唉───」少年抬頭瞧向右邊的房間,又瞧向左邊的房間……接著又是一聲長嘆──


  「唉────」唉聲又再次響起。就在這時,走廊的不遠處,出現了一個小身影…


  「轟隆轟隆你在那裡做什麼呀~」

  「萬太,是你呀~你是來看葉的嗎?」

  「對呀!沒想到事情發生快二個星期了,葉雖然還是像以前一樣,但這幾天可瘦了不少…還有安娜也是,失神了好幾天…,法斯特說她的傷可還要二個星期才會好,而且…她還………唉…。 對了,轟隆轟隆你也是來看葉和安娜他們嗎?我們一起去看看他們吧!」

  「喔……好呀…」

  「走吧!」


  於是轟隆轟隆便隨著萬太走入了右邊的房間。在走進去前,轟隆轟隆還偷偷望了下左邊的房間…


  心想:明天再去看他好了,今天就先去看看葉…反正現在他的姊姊還有瑞瑟格也在那裡……


  轟隆轟隆就這麼懷著這種心情去探望葉去了,只是從那天之後…


  他一步也沒有踏進…左邊的那間房間………


  一…步…也…沒…有………
  

  +  +  +  +  +  +  +


  「乾杯~慶祝葉還有安娜…康復~」轟隆轟隆高興的舉起酒杯大聲的叫著


  「哎啊,其實你們不用這麼替我和安娜慶祝的……」

  「葉,你幹麼這麼說呢?我們可是你的好朋友呢,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呀!」萬太幫忙倒著飲料,向葉說著。


  「對呀,葉老大,你可不可以糟踏我為你們煮的菜喔~」還在廚房做菜的阿龍,也跑來插一句。

  「很…好吃喔~」愛情巧克力已經滿嘴東西…

  「放心,龍煮的菜沒有毒的…」摸著愛妻的頭,法斯特笑笑地說。

  「葉,還有安娜你們就接受我們的好意吧。」瑞瑟格也在旁附和著。



  葉感動的看向他們,到嘴的話說也說不出來,「你們……」
  


  而原本就一直無言的安娜,這時終於有了動靜…「吵死了,給我安靜一點吃飯!」


  「安娜妳……」

  「囉嗦,給我吃飯~還是…等一下你想要洗碗呢?葉。」



  看到安娜這樣,其實大家都很高興,因為這是一個月以來,安娜第一次開口說話,也是她第一次如此有元氣。


  於是大家就在這種和樂的氣紛中開始了愉快的宴會……



  「奇怪…」

  「什麼事呀,轟隆轟隆,什麼事很奇怪嗎?」萬太問道。

  「沒什麼,總覺得少了什麼……」感覺怪怪的,明明大家都在呀?


  大家心有感的對看一眼。


  「你是不是感覺心頭怪怪的…」萬太笑著怪怪地問…

  「好像心中少了什麼…」阿龍又從廚房跑來插話。

  「是不是覺得有一點提不起勁,吃起飯來乏而無味,心臟沒有那一種快速跳動的感覺??」瑞瑟格也帶著神祕地笑容說。

  「呵呵──讓我告訴你吧~那就是 思…呀──────」


  龍&法斯特&瑞瑟格&安娜:「「「「吵死了~」」」」


  就醬,巧克力愛情被大夥一腳踏向遠方……結束了他的劇份…



  看著巧克力愛情遠去的身影,轟隆轟隆不禁在想:奇怪他們什麼時候像法斯特一樣變成醫生,這麼我的症狀他們都這麼清楚?


  這時葉開口說了:「是不是蓮不在,所以你才感覺怪怪的呀?轟隆轟隆。」


  「蓮不在?」轟隆轟隆趕緊看向四處,的確,蓮不在耶~


  「你們知道蓮他去那裡了嗎??」聽到轟隆轟隆這麼問,大家的氣紛頓時暗了下來………



  「唉~」第一聲嘆息聲是龍發出的。

  「唉~」第二聲是萬太。

  「唉~」第三聲是瑞瑟格。


  「幹麼嘆氣呀~快點告訴我蓮他在那裡呀?」轟隆轟隆有點心急的說著……


  「葉…你來說吧~」法斯特不太敢說的想請葉幫忙……


  「這個……我…」


  「我來幫你說吧,葉。」安娜看一看大夥,靜靜的說:「蓮他───」


  +  +  +  +  +  +  +


  『─────你是誰?』


  氣死人了!

  轟隆轟隆生氣的走上充滿中國氣味的庭園中,生氣的踏著園中的石子亂踏著………

  什麼嘛?蓮這個傢伙就真的把我給忘了?什麼人不忘,就偏偏忘了我…真是*#$!%#^#$%&……氣死人了!



  七天前───


  『蓮他得了失憶症,他忘了你,轟隆轟隆!』安娜靜靜地回答,好像根本就沒這件事地說。

  『失…憶症?』

  『沒錯,在他醒來後,發現只要是關於你的事,他一概不記得。而且只要一想到有關你的片段,他就頭疼不已…。我也想不出到底是那裡出了問題─────』法斯特苦惱地回答。

  『我們是為了不讓你知道,所以就先送蓮回老家了。因為我們知道雖然你們常常在吵架,可是你們之間感情一定很好吧……』


  『就因為如此,所以我們才極力地隱瞞你……』


  『…!』這、這個打擊可真大……蓮…他忘了我?


  看著臉色微變的轟隆轟隆,葉在旁安慰著:『我想轟隆轟隆你還是去找蓮一趟好了………』


  『……』

  『…………』


  回想結束。


  沒想到他真的忘了我…真是、真是………



  轟隆轟隆心煩地猛踏著石子,發洩心中極大的不滿…一點也沒發覺身後傳來的腳步聲………


  「你還在這麼做什麼,還不快給我出去!」這個人不是被我趕出去了嗎。這麼還在這裡!


  「蓮!」只見蓮一臉厭惡地看著轟隆轟隆…


  「告訴你,我的名字是道蓮,蓮這個字可不是你隨便可以叫的…只有…痛…」蓮話才說到一半,頭便巨痛起來……



  「蓮!?你這麼了?」轟隆轟隆上前關心著,心…很痛。

  「走開,給我滾出去!」蓮甩開轟隆轟隆的手大聲地咆哮


  「!」一滴淚就將…落了下來。蓮看見轟隆轟隆臉上帶有淚,下意識想去拭去…沒想到頭卻因此痛的更厲害。

  「唔───」蓮因此痛苦的將轟隆轟隆用力一推……

  「蓮!」一聲溫柔的叫聲傳來,那是道潤的聲音。

  「蓮,你這麼可以這樣!…你的頭又在痛了嗎? 來我扶你進去。」


  道潤看見蓮居然如此對待轟隆轟隆,趕緊過來…「轟隆轟隆,對不起,蓮這個小子…」


  轟隆轟隆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

  「沒關係,妳先帶蓮進去吧。」


  ………

  …………


  樹葉轉黃,慢慢掉落…

  呀~這是秋天來到的訊息。



  轟隆轟隆就站在剛剛起身的地方,看著蓮離去的地方,看著。


  +  +  +  +  +  +  +


  一片樹葉飄飄落下,落在一個正在發呆的少年頭上


  只見他兩眼哭紅、腫腫的,望著前方的小池塘,毫無焦距地看著。


  看著………遠…方,那另一個舞劍的少年…



  唉!心情好複雜…又很煩…而且……我哭個什麼勁呀~


  蓮這個死傢伙只不過忘了我而已嗎~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不是嗎? 而且我…又沒有忘了他。只是…


  唉~心情好煩呀~



  唉───────




  對了,我只要努力讓他想起我來,或是讓他重新認識我不就好了嗎?



  「好,就這麼辦吧~」轟隆轟隆很高興自已能夠想到這種方法,正在沾沾自喜時………



  「什麼這麼辦?」


  一道聲音從轟隆轟隆前方不遠處傳來……而且很近,很近。




  轟隆轟隆一聽到這聲音,一看,媽呀~蓮什麼時候過來自已的面前的?


  「嗨!!呀、呀~蓮…不,道蓮你什麼時候過來的?」轟隆轟隆趕緊向後倒退好幾尺,大口張的開開的。


  「幹嘛這樣,我很可怕嗎?」蓮挑挑眉看著這個激動的人。


  居然會有這種人!一會兒愁眉苦臉,一會兒又欣喜若狂,臉上變臉的變換速度讓人身感…………………佩服。



  「沒有…道蓮…你…」

  「對不起。」

  「呀?呀!」轟隆轟隆以奇怪的眼神看著蓮…他…在說對不起?


  「昨天…姊姊告訴我我不應該對你如此惡劣,…要我過來向你道歉,………對不起。」


  什麼嘛!原來是道潤告訴你要來道歉的…



  「好啦,我接受你這個道歉,不過,你忘了我這個歉可還沒有抵銷!」轟隆轟隆苦笑地甩甩手說。

  「喂!我又不認識你,又何有歉?」這個人,真是不可理喻!



  聞此……轟隆轟隆的心中打擊甚大

  沒想到失憶的他是如此的厭惡我呀!不過……………


  只見轟隆轟隆大口地吸了幾口氣,然後起身來,看著蓮,指著對他說:「告訴你,我叫轟隆轟隆,給我好好記著。還有你老姊—道潤姊,她已經答應我在這裡住一陣子了,從今天起我就是你隔壁的『室友』,放心,我會讓你—道蓮,再想起我轟隆轟隆、再一次認識我的。等著吧!」轟隆轟隆自信的說著。



  嘿嘿~你完了,道蓮!我會告訴你,忘了我的代價!



  +  +  +  +  +  +  +


  煩、煩、煩、煩、──────煩死人了!


  這個傢伙…到底要底要跟到什麼時候!



  早上從我一起床開始,早餐、練習、散步、午餐、午睡、洗澡、晚餐…………反正我去那裡他就跟到那裡,只差我上廁所也要跟進去『觀摩』一下!


  在蓮的腦海中猛然出現自已在上廁所時,轟隆轟隆就在自已的旁邊看著的畫面…(臉紅)…去~我幹麼臉紅呀,走開走開。



  蓮趕緊搖搖頭,想搖去這個想法…看去轟隆轟隆所在的地方…



  「呼~Zzzzz────」


  轟隆轟隆早已睡到不知去向,那張臉就在那低呀低著,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


  其實蓮自已是不這麼討厭轟隆轟隆的。會有對轟隆轟隆這種態度,是因為只要一但看到他,心中的某一處就會作痛,奇怪的是,在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後,這個現象已經漸漸沒有……


  蓮起身走向轟隆轟隆的身邊看著,臉上不禁微微一笑。


  這也難怪,為了想擺脫轟隆轟隆的糾纏,蓮這幾天以來,都故意早起晚睡,可是不管這麼樣,轟隆轟隆就是能在他還未起床時,就在他房門待著。這幾天……這小子都沒睡嗎?


  「Zzzzz───────」



  唉~看來今夜只好讓他睡在自已的房裡了。

  於是蓮就將床鋪用好,抱著轟隆轟隆將他帶到床上,還細心地幫他蓋好棉被之後,蓮就在轟隆轟隆的旁邊端看著。


  哼!沒想到這小子睡覺時這麼可愛,一副惹人憐的樣子,噁…還流口水……



  於是蓮就很難得地幫轟隆轟隆擦去嘴邊的…口水…。



  轟隆轟隆那被蓮拭去的唇,因為帶上水而顯得水嫩,還有磨擦過紅紅的感覺………在蓮的眼中看起來格外地…………好吃!?



  蓮被自已這個想法,嚇了一大跳!但……已經來不及了,他的臉就這麼低了下去……



  嗯……沒想到,還挺可口的,甜甜的,這可是我『妄想』好久的味道呢~


  等等!『妄想』很久?



  ………嗯,這小子說他和我認識這件事果然不假吧…

  要不,我這麼會有這種想法呢?哼~…看來不管我是否有失憶,也改不了我對這小子的想法……(笑)………親自送上到嘴的肥羊我這麼可以放棄呢?




  這小子…… 我 • 要 • 了 !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