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危機開始【10】(好葉)-End-



  任誰也沒有想到在這個人煙絕跡的地方,竟有如此典雅的民房。

  廣大的庭院中,涓涓的小溪,清澈的見底,四周假山圍繞,綠株點點旁立,抽出嫩芽。也難怪會無人發覺到這裡另有一片天地,因為這四周都設下結界,任誰也無法隨意進出───。


  在三月的春景下,粉紅櫻花飄飄飛舞,充滿整個庭院,院裡不時傳來孩童稚嫩的聲音。


  「來嘛,浩葉。來『爸爸』這裡喔~『爸爸』我有東西要給你喔!」

  「不要,你每次都這麼說,結果每次都被你騙去抱抱。」


  一名少年,坐在房簷下百般地誘惑前面那個整整小他十六歲的小娃兒,不過這個只有三歲的小男孩可機靈的很,知道這名『爸爸』又在誘拐他投入魔抱中……


  「好嘛~我的小浩浩!我這一次絕…絕不會『食言』,你就過來這裡給我抱抱嘛~」

  「不要,我要叫媽咪了。媽.咪────葉爸爸他又在『誘拐』我了啦!」


  一名身穿和服的少女緩緩地走出屋內,手持著腰,向外頭的少年質問道:「葉!你又在欺負我兒子了嗎?是不是嫌工作太少,不夠『充實』你的人生嗎??」

  「冤枉呀,安娜───我這麼可以會去欺負妳的兒子呢?」葉一臉無辜說著,趁機抱起了浩葉,在他細嫩的臉上摩擦對著安娜說:「妳看我是多麼疼愛妳的兒子呀~」

  「呀~媽咪~救我啦──」浩葉嘴上雖然如此叫道,可是臉上卻表現出非常喜歡的感覺。


  安娜見他們『父子』這般,真是哭笑不得,舉步來到葉的身旁坐下,將浩葉抱了過來。


  「葉………你會這麼喜歡浩葉是因為他…和他的父親長的很像嗎?」


  葉看了一下安娜,笑著說道:「沒有,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再說…───如果我想念『他』的話,我看我自已的臉就好了呀。」


  「但是……」

  「安娜…妳今天是怎麼了,一點也不像是平常的妳喔~ … …而且,…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妳也不必太過自責。其實妳的心情…不就是和我一樣嗎?」



  當時的安娜其實並沒有死,她只是因失血過多而昏死過去…

  在安娜醒過來,得知葉王和昊他們的消息後,她自責、難過、後悔……好久…好久……


  直到……她發現………自已有了一個全新的新生命,浩葉。

  對於這個即將誕生的小生命,安娜的心又活了過來,將她所有的愛,全數灌輸在這個小生命上。

  孩子生下來後,葉主動要求當浩葉的『爸爸』,這幾年來,葉真的做到一個『好爸爸』的責任,安娜打從心裡一直都很感激葉,但是這四年以來,她對葉一直懷有一份內疚。安娜也知道,葉其實並沒有怪罪她的意思,只是她……………


*   *   *   *   *   *


  「……而且…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妳也不必太過自責。其實妳的心情…不就是和我一樣嗎?」對啊,我們的心情是一樣的,對某人的『思念』……


  安娜看著葉:「和你一樣的心情嗎?葉……你知道我這三年來是多麼後悔嗎?我真的…真的…」眼眶盈滿淚水,順著臉頰留了下來……


  葉輕拍著安娜的背:「安娜,其實妳…比我幸運多了,現在,妳的身邊還有浩葉陪伴著……」葉伸出另一手撫摸在安娜懷裡熟睡的浩葉…「不像我…連一樣『他』的東西……也沒有………。」

  四年了……葉一想到那時的景象… 往往不覺地留下淚來。


  為什麼…為什麼我沒有發覺呢?如果那時自已多注意他一點,是否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了?但葉也知道,再多的後悔也換不回葉王已死的事實。


  就在安娜告訴他自已懷有身孕時,葉想也不想就決定想當這孩子的『爸爸』,就算是那是昊的孩子那又如何呢? 孩子是不可以沒有父親的! 葉就是這麼想的。


  他一點也不恨昊,也希望安娜不要因此而自責………。因為……這一切都是那個大混蛋—葉王害的!



  所以葉告訴自已,一定要比現在過的還要快樂,他要藉此告訴那個渾蛋:你這個混蛋不要擔心,我活的很好、很快樂…………


  「葉…………」看著這樣沉思的葉,安娜有點擔心的問著……不過安娜似乎是白擔心了…只見葉突然抬起頭來,臉上依舊掛著他的招牌笑容說道:「好了,看看天色,太陽也快下山了,安娜,妳今天晚餐要吃什麼啊?」


  葉站起身來,向著楞在一旁的安娜問著。

  「啊?」安娜被葉嚇的一楞一楞的,回過神後立刻回復她老闆娘的本色說道:


  「葉……! 我不說我倒忘了,你怎麼還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去煮菜?想要讓我們母子餓肚子?還是……你想要多一份工作……擦地板啊?」

  還沒聽完安娜說的話,葉趕緊開跑:「我立刻去煮飯,給我20分鐘,馬上上菜。」這可不是在開完笑耶───要我去擦地板恐怕十天半月,就算是半年也可能擦不完,還是趕緊開遛當我的家庭煮夫去也~


  這也難怪葉會這麼想,因為葉王留給葉的房子大到一個月還沒辦法逛完的地步!要葉去擦地板,簡直是要葉去找死嘛~


  「葉!!」安娜對著不見身影的葉叫著…

  「什麼事啊,安娜,我保證10分鐘就上菜~」

  「沒有,你慢慢煮不用急,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們今天吃咖哩烏龍麵~」


  皎潔的月光,照亮了整個庭園

  在月下的櫻花,顯得特別的豔麗。明亮的屋內不時傳出孩童的嘻笑聲


  庭中的樹葉依舊簌簌作響……………


*   *   *   *   *   *


  ──隔日…………



  日陽初照,大地被染成一片金黃,清晨微風輕拂,吹落櫻花落下紛飛。


  「呀──────────」


  在同一時間、同一個地點,二聲尖叫聲響起。不同的是分別由葉和安娜的房間裡傳出……



~IN 葉的房間~


  葉一面倒退好幾尺,一面驚恐地看著那個『睡』在他旁邊的人…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的小葉葉呀,是不是太久沒見面了,一看到我腦袋轉不過來,這裡原本就是我的房間呀!」


  葉本來還想說怎麼今早不如往常一般,反而覺得異常的溫暖。

  伸手摸去那源源不絕傳來的熱度時,咦?這裡什麼時候多了一道牆壁?而且軟軟的,還有二個突出的東東…才覺得好玩上那兩個『東東』時,就突然聽到一聲倒吸口氣的聲音!抬起如千斤重的眼睫一看,嚇死人了,那個應該已經投胎的人居然就睡在自已的旁邊!那個『超級大混蛋』───葉王!


  「你……你…」看到那個自已思念已久的大混蛋,葉只能努力的睜大眼睛,深怕眼前的人只消一眨眼就消失不見,口中想說的話,更是咿咿呀呀的說不出話來……。

  「放心,我不是靈,葉…我好想你喔……」葉王深深的看著葉,手一伸,唇也湊了上去…


  「唔…───」這個渾蛋都這個時候了,腦袋還淨裝些『黃色』的東西。不過,嘴上傳來的熱度,證明了眼前正在吻著他,不折不扣是個有生命的人…


  「葉…你怎麼哭了呢?」葉王不知所措的看著懷中的人,深怕一個不小心,這個房間就要鬧水災。


  擦拭去眼中氤氳的水氣,葉倔強地說著:「我才沒有哭,誰會為你哭呀!」

  輕輕的抬起葉的下巴,葉王笑笑地說:「是嗎,我怎麼聽到某人每天以淚洗臉,而且哭的對象很不幸的就是我耶~」


  「誰說我每天以淚洗臉的,我只有在想到當時的情景、還有後悔自已一直遲遲沒有對你說出的話所以才……呀~」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完,葉總算察覺自已剛剛說出來的話是多麼驚人!趕緊摀住嘴巴,兩朵紅雲更是飄上雙頰,久久不散。



  一個翻身,葉王將葉緊緊的扣在身下邪氣的笑著:「現在我回來了,葉…你難道沒什麼話要向我說嗎?」



  「才沒有……對了你當時不是──自殘了嗎?為什麼你還好端端的在這裡?」葉不想回答葉王的問題,立刻轉移話題,希望葉王不要再繼續問下去…

  「沒錯,我當時的確是死了,可是──我因為太想念我的小葉葉了,所以我就回來了呀!」


  「給我說真話,要不然……我就再讓你再死一次!」葉認真的看著葉王說道。
笑話,要是真的想念我的話,早在四年前就回來了,這其中必定有詐!


  看著葉那麼認真的表情,葉王無奈地笑了一笑,簡潔的說出這幾年的事:「……好啦!我說。當時我和昊的確是死了,其後的三年中,我的靈魂一直沉睡在某一個空間中…直到一年前,精靈王喚醒了我們,並花了一年的時間,讓我復活…」


  「……難怪…我和安娜找了這麼久,都沒有找到你的靈魂…。這麼說來,你一直都在精靈王那邊嘍!」好呀,精靈王。難怪我問這麼多次葉王他們在那裡投胎,祂都說不知道,原來『人』就藏在祂那裡嘛~呵~呵~看我怎麼『廢』了你,精靈王!



  「好了,小葉葉,我們該回歸主題了。你到底想對我說什麼呢?」葉王給了葉一抹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語末還不忘加重語氣,提醒葉,自已可沒忘了這件事喔───


  「唔────我忘了啦…!!對了昊呢?他也復活了嗎?」剛剛在尖叫時,好像也有聽到安娜的尖叫聲說……


  「這樣是不行的喔!你不是無所不能的『通靈王』嗎?這麼可以轉移話題呢?你應該要為我解除『疑惑』呀──我的小葉葉。」葉為了自已的夢想和葉王的下落,在重新舉辦的通靈大賽中取得了精靈王,這也就是葉為什麼說要『廢』了精靈王,還有葉王喚葉為『通靈王』的緣故。


  「哼!!你的疑惑…我這位『不靈光』的通靈王可做不到──呀!你在做什麼?快住手呀~」只見葉王三兩下就把葉給脫個精光,一具令人噴血的胴體就這麼承現在葉王的眼中。


  「那可不行,葉。即然我的通靈王大人不給我答案,我只好自已去尋求嘍~」葉王說完便欺上葉的身子,開始他『尋找答案之旅』……


  就在葉王要開始他的『尋找答案之旅』時,另一邊房間傳來的聲音,讓葉他們頓時停止了動作,仔細聆聽著……


  安娜房間傳來的聲音…





  《安娜:昊…你在做什麼?快住手呀~》


  葉&葉王心想:咦~這不是我(葉)剛剛說過的話嗎?


  《昊:是妳剛剛說,要我一生一世要好好愛妳一輩子的呀~我現在就很努力的在『愛』妳呀~》


  《……》


  《…………》又是一陣打情罵俏後───


  《安娜:呀!呀!住手呀!昊,浩葉在這裡,你不可以這樣…嗯───不要!…唔,不要浩…葉…他…》

  《昊:那還不簡單。》



  只見葉的房門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打開來,一個黑影從天而降……


  「呀,抱歉呀!兩位,打饒你們『辦事』了,可不可以幫我照顧一下我的兒子,我過『一會兒』再來接他 … 」昊說還沒說完人已經飛奔到安娜身邊。


  「葉爸爸你們在做什麼呀?為什麼另一個爹地要壓著你?還有媽咪和爹地在做什麼呀~為什麼爹地一直要吃媽咪的嘴?」浩葉被葉穩穩接住,對於被親生父親『棄之』的行為,一點也不感到不高興,反而還很興奮。


  「浩葉你長大以後就會懂的,你爸爸媽媽有很『重要』的事在『做』,我們和另一個爹地去散步好不好?」葉一面穿衣,一面慶幸著──還好有浩葉的出現,要不然我也會被吃掉的…(臉紅)


  葉整理好衣服後,帶著浩葉向還楞在那裡的葉王說:「葉王,走了啦。要不然就留你在家喔~」


  「哼!!」葉王心不甘情不願跟在後面,後悔著當時為何要停下來聆聽他們的對話。眼睛也狠狠地瞪著浩葉:都是這個小鬼,還有他的老爸害我不能當『大野狼』……可惡呀~


  葉看著葉王這副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伸手抓了葉王在他的耳際說了幾句話後隨即就帶著浩葉跑開…


  「這是給你的小小補償,我們走嘍~浩葉。」

  「耶~散步~」


  葉王一時之間楞在那旁動也不動,等他反應過來後,葉已經走了大老遠……



  「葉你可以再說一次嗎?」葉王向著只剩小點的葉叫著…

  「不要,我只說一次,以後我再也不會說了……」


  呵──呵……是嗎?只說一次呀~反正我有的是時間,我會用一個晚上…不,一輩子讓你一直說這句話的……






  「我愛你…」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