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危機開始【1】(好葉)




  皎潔的月光,照亮了大地,也照亮了整個庭園。

  仔細一看,在一旁高處的樹梢上…佇立了一名少年。

  他那黑玉般的眼珠在黑暗中閃閃發亮,如瀑布一般的黑髮和他身上的米色披風一樣,隨風微微飄。
  還有那少年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王者之氣息,令人畏懼。

  突然,少年那雙熠熠發亮的黑眸發出如鷹隼發現獵物般的眼神,銳利地直盯著屋內,那同樣擁有和這位少年一模一樣的臉龐───

  「我們快就會見面的,麻倉…葉!」

  沒錯,那一切都是夢罷了!
  樹葉依舊簌簌作響,那名月光下的少年也彷彿沒有出現過……

*   *   *   *   *   *


  「蛋、洋蔥、牛肉、醬酒…………味噌、果醬……,嗯~都買齊了,一樣也不少。唉~如果少了一樣,肯定今天的晚餐就泡湯了……」葉一面提著安娜交待要買的東西,一面喃喃自語的說道。

  突然半路有二個奇怪的人向前堵住葉的去路…

  「你是麻倉葉嗎?」其中一個男子說道。

  「嗯~我是,你們是誰呀? 啊!謝謝~。」那二名奇怪的男子在問葉的時候,同時也遞上了一杯茶和餅乾。

  「我叫京,我旁邊這位是北,這是我們的名片,還請收下。」那名叫京的男子說。

  「噢~退退(謝謝)」葉含糊不清地說。

  「我們來這裡的目地就是來取你的性命的,拿命來吧!」那名叫京的男子說了

  「呵~吃了我們特製的迷藥,你現在一定感到腦袋昏昏的吧!呵~乖乖就範吧!」


  隨後北and京立該使出了超靈體攻向葉…

  「是嗎~」葉偏頭,想是在感覺自已的身體有無異樣,「可是我這麼一點感覺也沒~!?」

  咦!?兩人面面相覷,臉上全是驚訝。

  「「這……這麼可能!」


  「如果你們再不進攻的話…,那就換我出招唷~」葉微微一笑,「我們上吧~阿彌陀丸in春雨!」

      ----ps‧因為葉只是外出買個東西的,所以只有帶春雨出來。


*   *   *   *   *   *


  「我們上吧 !阿彌陀丸!」

  【是的,葉主公。】

  「真是不知死活的小鬼,接招!」北and京向葉攻去…

*   *   *   *   *   *

  ~開戰不到十分鐘後~

  戰況顯示出呈一面到的情況 雙方之間的差距很明顯的顯示出來……

  「可惡呀~,為什麼迷藥沒有發作呢?這小鬼明明全部都吃進去了~為什麼?」北一面躲過葉的右攻擊,一面問京。

  「我也不清楚,一般而言藥性會在一分鐘後發作的呀~!」

  「難不成這小子的體質異於常人?……再不然就是我們拿錯藥了!?嗯,一定是的!」

  「拜託~!如果真拿錯藥,那拿錯藥的人一定是你,不是我!」京話雖如此,心卻想:天啊~要是真是如此那該這麼辦?那些藥還在開發中,要是有什麼萬一的話……,要如何向『那個人』交待?

  「小心左邊!京!」

  京聽到北的警告立刻躲過葉來勢洶洶的攻擊

  「喂!京,別這麼心不在焉的,你不用擔心,『他』只叫我們抓麻倉葉這小子回去,再說~要是真的不小心拿錯藥,…拿這小鬼當做實驗品也不錯。」

  (京想:沒想到平時腦袋〝空空〞的北,會說出這種話~真是……唉~)(笑)

  「嗯~說的也是…」

*   *   *   *   *   *

  葉這一邊───

  【葉主公】

  【你聽到那二個人的對話了嗎?】

  「嗯~。」隨後葉以一記『真空佛陀斬』回敬北and京。

  【那你的身體有什麼異狀嗎?那二個傢伙不知道下了什麼藥來加害葉主公你!】

  「目前是沒有啦~!」

  【可是葉主…】

  「橋到船頭自然直! 阿彌陀丸!現在最重要的是查明他們二人來的目的。」

  【會不會是和『那些人』一樣?】

  「嗯~!很有可能!」

  自從星之聖地之戰後,通靈大戰就時停止比賽。雖然哥德巴族長表示是遵從精靈王的指示,可是還是有些〝自目〞的通靈人認為葉已經得到了精靈王,所以自從葉他們回來後,幾手乎每天都有通靈來『炎』民宿報到。這也難怪葉他們會如此猜測。
  ((編:難怪葉出去買個東西還要帶春雨出來。))

*   *   *   *   *   *

  「啊~。」

  葉的一記攻擊又再度擊破了北的超靈體。而京的巫力也快到了極限。

  「可惡呀!到底有什麼辦法能夠打倒麻倉葉這小子!?」

  「『那個人』明明提醒我們要小心麻倉葉這個人的…,沒想到我們太小看他了!」

  麻倉葉這小子他的巫力真是深不可測!和通靈王大賽時的他比較起來,他的巫力似乎又提高了不少。


  但是許多事情不到最後,都是充滿變動因子的,就像現在──

  就在葉將要再一次擊破京的超靈體時,葉的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心跳開始噗通──噗通───劇烈跳動……

  【葉主公!!】

*   *   *   *   *   *


  「…唔~…」

  噗通──
      噗通- 噗通─ ───
   噗通─ ─噗通── ─噗通── ─

  「啊~」

  好熱~真的好熱──全身、身都在發熱…我的心、心…跳得好…快……

  好像…好像……

  要碰出身體一般……

*   *   *   *   *   *

  【葉主公~你這麼了?!】

  「我的身體~好熱…好…熱,心…也跳得…好…快……,嗚~」葉痛苦的快說不出話來。

  【葉主公!】看見葉突然解除了超靈體,阿彌陀丸不禁擔心了起來,要是這兩個人趁虛而入的話,那葉主公…

  「阿彌陀丸,你先走……吧。」

  【可是…】

  「我…沒問…題的快…走」我有預感,這兩個人背後一定有很大的祕密…所以,對不起阿彌陀丸,我…想親自去了解才行…

  北and京見葉突然解除了超靈體,立刻趁隙抓了葉。並且將葉帶到了一棟廢棄的旅館…

*   *   *   *   *   *

~in 廢棄旅館~

  將葉帶到這間廢棄旅館後,研發這些藥的京立刻察看葉到底是吃了什麼藥。

  京仔細的觀察葉後道,「原來如此,你誤吃了『那個』的藥,雖然還不致死,但也足夠讓你……」

  話都還沒說完,京的臉上立刻顯示出一種貪婪的微笑~「ㄟ,京~『那個』是什麼藥?是不是……『春藥』?」

  同時也一副色眯眯的瞪著葉…心想:仔細一看,這小子長得可長得真不錯呀!看他的皮膚白嫩嫩的,再加上藥力下襯出的紅粉…,嗯~真想一口咬一口下去~看來今晚有得『嘗』了,呵~。

  「呵~不完全是,不過…『那個』的確是有加一點春樂成份……,是用來加速〝變化〞的摧化劑!難不成北你……」

  「嘿~那麼…京,……我可以享用吧!」人性最貪婪的表情,在北的臉都一一顯示出來…

  「隨便你,只要我們不違背和『那個人』的約定就好了!不過,我勸你~(奸笑)最好晚一點…再享用…也不遲喔~!你不是還比較喜歡『G』嗎?」

  「嘿嘿嘿~,我等不及了!」說著,說著更是一臉貪婪的向葉靠去。

  隨著北一步步的走過來,葉不禁感到恐懼。

  「你…你們…別…過來。」

  開玩笑,雖然我是來這裡『觀察』實情的,但如果這時候不逃,我的『貞操』可就不保嘍。

  面對一步步接近的北和身體上的疼痛,葉還是忍著身體的異狀,奮力的從地上爬起來,並用春雨來支撐站都站不隱的身軀。

  葉想:完蛋了,沒想到他們下的藥會如此行動不便,阿彌陀丸又不在身邊…

  「哼!就憑你現在這種身體還想要走人,真是太不自量力了,…倒不如現在就乖乖就範,本大爺我還會好好對待你的,小美人~」

  北淫笑得說完便伸出手,想要抓住葉……但是葉實在是沒有力氣了,只能在那乾瞪眼,卻阻止不了北即將伸過來的淫手……

  就在那一霎那───


*   *   *   *   *   *

  「哼!真是太醜陋了!」

  咦~這個聲音…不是…不是…

  這突如其來發出的聲音,讓眾人不禁一驚…

  「是誰,別躲躲藏藏的,快滾出來…」話雖如此說道,可是北心想:倒底是何方神聖,他只是單單說了幾句話,…那種語氣…那種氣勢…光是如此,就讓我全身冒冷汗、發抖不止…還有那股陰森的氣息…更是令我……

  「呵~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躲起來…,而且…你們想對我的半身做什麼呢~!」
聲音的主人,一面吐出那令人畏懼的話語,一面從屋子深處的黑暗處,緩緩的步出……

  「葉…葉王…!?……你不是…不是…~」葉驚訝地看著那已被他『殺死』的人,從黑暗中走出來

  「不是被你〝殺〞了嗎!」葉王接續著葉的話「先不說這些,曾打敗我的你這麼會落到這個地步…呢!」

  「這是因…嗚~(又來了,全身…)啊!~」

  「看來你是遭到那兩個人的暗算呀!你還真是學不乖呀!」看到他的臉龐呈現不自然的紅暈,葉王有點無奈的搖搖頭

  「呵~得來全不費工夫!葉王!我們找你很久了,快把你的火靈交出來吧!」

  「哼!憑你們也想要火靈!?……真是太渺小了~!」

  葉王身後的那一團模糊的火紅…鮮明且越趨清晰……

  「住…手!葉王!」


  火紅的身影,待你看清它時,它已從身邊擦身而過。

  「「嗚~!」」那身上的疼痛,來自於火靈漸漸縮緊的手。

  「說吧!你們的幕後主使者是誰?…還有,你們對我的另一半下了什麼藥?」冰冰的語氣,有種不能抵抗的命令魔力…

  「…………。」

  「看來不給你們一點甜頭…是不行的,火靈!」

  「呀~!呀呀~!」

  「呀!~!我、我說,我說…那小子是被我們下了一種會改變體質性別的藥!但…但是那種藥還在開發中,我…我…估討這藥的時效應該會依施藥者的體質而有不同的時間……」

  京受不了葉王那冰寒的眼神和懾人的氣勢,一股腦兒將他『能說的』全盤托出……

  「……繼續說啊。」葉王那簡短的話,透露出那巨大的不滿…

  「我……想應該有三…三個禮拜的時間。」

  「呵~你們是不是還是憶忘了什麼?」

  「…………。」

  葉王見他們依舊沉默不語,便使用了靈視。

  「呵~!原來如此…你們是受人所託吧!難怪你們都不說話,這麼死忠『那個人』。既然我已經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那你們…」

  「呀~呀呀~!」火焰在北、京身上以一種美麗的姿態,烈烈熊燒…

  「住手!~葉王…不要殺…人…~ ~ ~」喊出這句話的葉,隨即昏倒倒下。

  而葉王緩緩的走向葉,且攔腰抱起了葉,對著昏迷的葉說:「自己都顧不了了,還顧別人。我們走吧,火靈!」

  火紅的身影在夕影的照耀下逐漸遠去…

  留下的只有




  燒的只剩半條命的北and京………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