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那一天,你食言【全】(好葉)


  從來都沒有想過…

  我的二十七歲生日會是這樣過的。




  「喂!」

  「不要叫我『喂』,我有名有姓!」我不滿地回他,誰叫他食言,明明說好我們生日那天,要在一起的…

  可昨天他就為了一個女人給我一夜不歸!這叫我這麼不生氣!


  突然一陣風吹來,我被他抱著滿懷。「葉,原諒我啦!我不是故意要食言的……」說完,他一個低頭就要吻上我的嘴唇。

  「把你的豬嘴拿開啦!」我雙手堵住他的嘴巴,用力地把他推離我的身旁一公尺外。


  「你就只會說『對不起』,你明明就在二個月前時向我發誓這一天一定要給我空下來陪我過我們倆的生日的,結果……你就因為早上醫院一通電話就給我跑到不見蹤影!」我氣嘟嘟地開口罵著,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又來到我的身旁。


  「葉…」他性感的聲調一起,喊著我的名。「你總不能叫我見死不救吧。」這一次我又落入他的魔手,緊緊地被他圈住。我沒有反抗。

  「是是!我知道!」我還是很不滿地嘟著嘴,「誰叫『好』是一個非常有名的腦部醫生,沒有什麼病人是他救不回來的。」


  「我就知道葉最了解我了。」好輕輕地在我的唇上一吻,「那我們…今天就來補辦我們的生日好不好?葉……」

  接著他的吻就一個一個地印烙在我的身上,我沒有拒絕,任著他帶我走向情慾的那一端。


 + + + + + + + + + 


  三個鐘頭後,我們就這樣並肩走在街上。

  雖然股間還有些疼痛,但這比起他來還算是小case吧。


  走到某個公園的某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後我就這樣呆呆看著他。他一定很累吧!從昨天早上的電話一來,他就趕到醫院緊急為一位急患開了近二十個鐘頭的刀。開完,又立刻衝回家來。


  「你在看什麼呢?我有那麼帥嗎?」好發現了我一直注視著他,調戲地吻了我一下。

  「自戀狂!」我向他吐了吐舌頭,並且緊急改正之前的話。他根本一點也不累!剛剛還在床上把我…把我…。


  不自覺地想起剛剛在家所發生的事,我的臉突然以時速2000公里的速度紅了起來,我趕快轉了個頭,別讓他發現我的困窘。


  「好,我們去那裡的咖啡館好不好?」

  見他點了頭,向我微微一笑,牽起了我的手,漫步地走向那一家咖啡館。

  走進咖啡館後,我們挑了二人桌對坐坐下,看到他還一直緊抓著我的手不放,我感到有點害怕。


  「好,這裡是公共場所,你就不要再牽了啦。」

  就算是相愛多年,我還是沒辦法接受世俗那特意的眼光。


  「我就是要這樣握著你。」好將雙手疊在我的手上,輕輕地撫著。我可以感到他的大手傳來溫暖,讓我捨不得放開。「葉,沒有人會在意我們的。只要我愛你,這樣就夠了,嗯?」


  「你還記得嗎?」

  「嗯?」他突然的發言,讓我措手不及。

  「那一天,我們第一次到咖啡館時,你明明就不喜歡喝咖啡,還硬要叫了一杯黑咖啡來喝……。」

  「喔!別在說了,好~~」我羞窘地紅了臉,還記得為了逞強,表明自已也喜歡喝咖啡。結果就不小心點到那一家店中最苦的黑咖啡,當場噴得他滿臉都是……

  看著他一直對著我笑,那一瞬間我才發覺,他是為了要讓我分心才說出這一件事。

  「那這一次,你還要喝黑咖啡嗎,葉?」

  我故意狠狠地瞪他一眼,「你還當我是當年無知的小孩子呀!?」


  「Waiter!」我招手喚來一名服務生,「我要一杯焦糖瑪琪果咖啡!」

 + + + + + + + + +  


  離開咖啡館,我走在前頭,他走在後頭。


  「噗~~!」

  聽見後面那拚命忍住的笑聲,我忍不住地轉身過去,「你到底還要笑到什麼時候啦!」

  「你!…噗~~!」這一次他誇張地蹲在地上,雙手放在腹部很想笑又不敢大笑的樣子,讓我感到生氣…


  「不要再給我笑了啦!我承認我就是不敢喝黑咖啡啦~!你也不能因為我喝了焦糖瑪琪果咖啡而一直笑得不停吧!」我生氣地說完這一席話,即後轉身走人。我可不想和他在這裡丟人現眼的。


  「呀!葉,別走呀!」

  也許是看我生氣了吧,他立刻收起玩心,跑來我的身邊,偷偷地牽起我的手,十指交握。「我不再笑你了,別離開我的身邊。」

  「今天我們不是出來補過我們的生日嗎?就不要再生氣啦~我只是覺得你好可愛。我能擁有你,真的是我十輩子也修不來的福氣。」從前面的撒嬌語氣,到後面真誠的告白,讓我降了不小火氣,反而還多了點紅暈。

  「色狼!」我羞紅地甩開他的手,快走在他的面前。「別在大馬路上牽我的手啦!」


  走在前頭的我,聽到他爽朗的笑聲,接著我的手又被他給緊緊纏住,帶著我,快跑走向街道的另一端。


 + + + + + + + + + 


  「好!」


  就在我和好逛街逛到一半時,突然有個人叫住了我們。那是……


  「梅登!?」我有點驚訝地看著她,那位以前曾是好未婚妻的女人。

  「妳最近過的好嗎?」不知何時,梅登就已來到我們的面前,而好也向她問候對聊。

  「還不錯,倒是你。」梅登上下打量我們,「已經三年沒向回來看爸媽了,他們很想思念你。在這個城市過的不錯吧?」


  我知道,梅登口中的爸媽,是當場收養好那一對很慈祥的夫婦。

  「改幾天我會帶葉一起回去探望他老人家,還請妳向爸媽說一聲。」好在說這一句話的同時也緊握著我的手。「我們兩個過的很好,比以前還要幸福,也都各有一份不錯的職業。」

  「我當然知道你有一份不錯的職業,畢竟一位富享國際權威的腦部醫生,這麼會有不好的待遇呢。這樣吧,我們過去那邊聊聊吧。」梅登指向一個露天的下午茶館,邀請我們一起過去。


 + + + + + + + + +  


  不知為何,我就是有一種不耐煩的感覺。


  「看來妳過得不錯。」好在我的身邊,卻高興地和梅登聊著。

  「你也過的很好呀,最少你身邊還有個愛你的人在身邊不是嗎?」突然梅登的話題轉向了我。「對了,葉,最近好嗎?」

  「很好,還不錯。」

  「那你現在在作什麼呢?」梅登笑笑地向我問道。

  「寫作。」我突然發覺我為什麼不耐煩的感覺了,因為她是好之前的未婚妻,而我卻因為他們在聊天而感到嫉妒。


  「葉?」好像是發覺了我的不對勁,私下握著我的手,關心地問道。

  我反握著他的手,接著起身。「我沒事……」

  「抱歉了梅登、好,我想到那裡逛逛。」我雙手放在他的肩上,偷偷趁他不注意,在他的臉上偷了一個吻。「等一下到老地方找我。」


 + + + + + + + + +  


  才離開好他們不到十分鐘,我的心就感到寒冷。


  發覺自已的心好骯髒,容不下一顆塵沙,我不應該這樣的……讓妒意充滿全身。

  我沒有目的,就這樣讓自已漫走著。


  「鳴…媽媽…鳴……」我聽到一個小男孩在哭泣。

  「你這麼了,小弟弟,你媽媽呢?」我蹲下身看著小男孩問著。


  男孩就這樣一直哭著,我起了身,打算要帶男孩去找他的母親。


  「呀──────!!」我聽到一個女人在尖叫,「有人自殺!有人自殺!!」


  「碰!」

  巨大的聲響在我的耳際回盪,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只有聽到大聲哭泣的小男孩,一群路人在身旁叫喊:「救人!有人被壓在下面!快!!」


  還有…最後在意識糊膜不清時,聽到他叫我的名字。


  「葉─────!!」


 + + + + + + + + + 


  一望無際的黑色。

  從我一睜開眼,面前所有的一切就是黑色。
  剛開始,我還以為我瞎了眼…可沒有,我還看得到我的身體。


  這裡,是什麼世界。我一直問自已。


  沒有任何人,全部都是黑色景色。也沒有任何事物,因為我一腳踏出,別說是撞到什麼東西,根本就什麼沒有。如果要具體一點地形容……那就好像是在水面上行走一般吧,只有地面的感覺。



  『嘻!』

  『嘻嘻!!快來呀~』



  遠處傳來一陣打鬧聲,讓我忍不住地走向那裡。



  『爸、媽!』



  是過了好久,我走到了一處光明處。也許是剛剛都處於黑暗中吧,突然接觸到了光明,讓我張不開眼睛。



  『爸、媽,我和你們介紹。這是好…』



  當我看清楚眼前的視線時───



  『孽子!孽子!』

  『爸!』

  『別叫我爸!我不是你父親,你們給我出去!我沒有這種兒子…』



  眼前的一切,讓我胸口一窒。



  『鳴……這麼會這樣…這麼會這樣…───』

  『媽…』

  『葉!告訴我你不愛男人的,對不對?他是你哥哥呀───我們捨不得賣出的兒子呀──兩個男人這麼可以相愛呢?

  『說呀!葉…告訴媽,你不愛你哥哥對不對,說呀!說呀────』



  淚流滿面呀───從來都沒有如此哭過。



  『兒呀!我從未都沒忘過的兒…告訴媽?你不愛你弟弟對不對……』

  『母親…』

  『妳說這有什麼用!我們沒生過這二個孽子!給我滾!噁心…我這麼會生出這樣的人,給我滾!!』



  然後,我看見他走了…



  『不───!』

  『好…不要走,不要走…────』



  忍不住地,我起步追了上去。可是他走的好快,我這麼跑都追不上……好,你在那裡?我好怕…不要離我而去!


 + + + + + + + + +  



  「鳴…鳴…───」

   還是一片黑暗,我走了好久,腿也麻了,也淚不出眼淚。忍不住我蹲了下來,坐著,沒有淚水的哭泣。


  「好…好……你在那裡?」我無助地大叫著,卻空蕩蕩地沒有回應。


  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到沒有他就不行。
  我好怕…你在那裡?



  『葉…』

  『好!好…』

  『對不起,葉。我不再離你而去了,我愛你。別哭了,葉…葉…──』

  『好…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

  『我發誓葉,我們倆個一定不分開。就像一雙羽翅,另一邊翅牓折斷了,另一邊也不能飛翔………』

  『不食言?』

  『向你保證,你也要向我保證…絕不食言。』

  『我向你發誓,我葉絕不食言…,不食言…不分開!』



  「不食言…不食言…」我看見了好的誓言,我的承諾,我不要食言…我不要放好一個人在那裡,我們說好的,要永遠在一起的。


  眼前,出現了一條光道。我從未都不知道,在黑暗中,白色會是如此美麗。


  「葉,不要離我而去。葉……」


  彷彿間,我聽見光明的那一端,傳來他哭泣的聲音。

  他哭了…好…他哭了?


  等我,好。




  對不起─────   我讓你哭了。


 + + + + + + + + + 


  「對…對不起。」


  我的聲音,回蕩在純白的房間內。我知道我手上插著管子,而好…在我的身邊泣淚。

  「葉?」


  看著他滿臉沒刮的鬍子,還有淚水。


  「對不起,好,我食言了…───」


  下一秒,我被他抱在懷裡。我貪婪地嗅著他的味道,好舒服…這是好的味道。


  「葉!你醒了…你醒了,你知道我是如何渡過來的嗎?我好怕,我從未都沒有這麼怕會失去你。」

  「對不起,對不起。」我從未都沒有看過他這麼無助的表情。我除了說『對不起,我食言了』。其他,我實在說不出什麼。


  「葉,還好你醒了。天知道,我第一次如此地恐懼我的手術會失敗。我不能失去你,葉……」


  只有在我的面前,好就像找到了小舟一般,緊附著我。

  我靜靜地聽他說著,我知道了那一天……有一個女人跳樓自殺,她的手臂在落下時撞擊到我。那個女人當場死亡,而我因為這個撞擊嚴重傷到腦部。是好忍著可能會失去我的希望,救我的。


  「好,對不起,我食言了…」


  看向牆角的日曆,今天是五月十三日,也是我二十七歲生日後的隔天。
  原來…我已經昏迷了一年了。


  「看來我也錯過了我們的生日。」我抬起頭,拭去他的眼淚。


  我們各自而食了言,而從今以後再也不會發生…


  「昨天是我們的生日呢,對不起,我沒有在你的身邊。」


  「生日快樂,好。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我愛你。」


    ─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