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閒聊】火影411,刺蝟佐(正色)


























  直接切入本回的連載。


   


  (不是我故意在連載前插話,大夥不覺得這張照片很有:瘦身前、瘦身後的對比感嗎?被打)


  上回放出大話的佐助,緩步地走向八尾,重吾爬起,退至一線之外。香磷擔心地詢問重吾的傷勢,重吾則緊壓左手,戒備地看著那八尾人柱力,看著他似載歌載舞地道著:「你們是什麼人呀~~這些混蛋們喔…」

  最先交手,而後也退居二線觀察的水月不禁道出這句:「……這個家伙居然敢取笑我…」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呀~~為什麼要來抓我呢~~?」

  「沒必要和你說明。」來至八尾跟前,佐助淡然地回應。

  但後邊的人可不這般了,水月勝氣略高(許因為是大刀仍在八尾手上),不滿地道:「真想打飛這打著奇怪拍子的傢伙!麻煩的苦差事!」言談之際,滿是欲戮感,卻也表示出自己不想與這強勁的對方直碰面。

  「這都是為了能盡快獲得力量,不喜歡的話就給滾回去。」

  聽到佐助這番話的水月,只敢在心底給予回應私語吐嘈:得到好處的人只有你吧?

  「關於……那個尾獸的口頭約定,是真是假…真想快點確認……」佐助一面道一面亮出草雉劍:「不論那邊都一樣,我們也是在利用『曉』那些傢伙,這件事,要牢牢記在腦子裡……」


   


  (是說,這張的佐助實在是幼齒到好無力,這什麼臉呀呀呀,抱頭)



  不容置疑的語氣,換來的多少是水月的不服氣,對愛慕佐助的香磷來說,對某人的痴迷程度只能用無限攀升來形容。只有重吾乖巧地回應:「當然」二字,彼此默契相處,一目了然。


  但即便是不服氣的水月,對於八尾也只敢在後面叫道:「快點讓這個吵死人又愛說無聊笑話的混蛋閉嘴。」

  「早有這個打算……」佐助持著劍光,依舊不緩不急。

  但在他面前八尾人柱力也不是等閒,他聽及了關鍵--『曉』一詞,記於心,聽及後面那鯊魚嘴這般說,更是大聲地唱起歌來:「一點都不無聊~~而且還很押韻~耶~混蛋~」

  許是佐助出頭罷……香磷似乎放下點點緊張,推著眼鏡也道:「真讓人火大,這傢伙明明一點唱歌的才能也沒有!」

  也就是這番話,讓歌唱中的八尾不禁劃下冷汗,也就這瞬間,場面有了動作。

  那是一腳騰起,草雉劍由上披落的劍式,佐助於半空揮下,八尾只著伸手取了水月的大刀,眨眼間刀劍交會,好大一著聲響,八尾刀式向下將佐助的劍引於撥去。

  佐助順勢而為,於半空轉了個身方才落地不久,大刀即緊接而至!就在欲將佐助一分為二之時,八尾手勢略鈍,他看著那大刀圓洞間出現了一把劍,原是佐助於一髮千鈞之時,躍起,並將草雉劍插入固定刀向,而後右腳身軀向人柱力脖子踢去,讓八尾身形一鈍,水月的大刀應聲而落。


  那明明應該是緊張的時刻。

  被踢中一腳的八尾也未呼痛又或做出防備,他不慌不忙地取出筆記,在佐助仍未收腳時疾筆著下。佐助略驚,速然收回身軀退步,一甩持劍之手,便將那勾住的大刀於後丟向水月。


   



  彼此又回到了靜備狀態。

  八尾收了筆本,讚道:「剛才的感覺很不錯,讓我得到不錯的靈感,謝謝。」

  「所以我就陪你玩玩吧,王八蛋寶貝~~」

  就見八尾手勢一抬,數把刀齊向半空,佐助戒備,水月見這式不免大吼:「小心,佐助!這傢伙很擅長用刀,他不是個普通的忍者。」



  所以刀把落下,香磷驚恐地發現………


  原來索隆三劍不驚奇,這裡有隻明明是八尾卻要拿八把刀(?)於左右二手、掖下、嘴、脖、腰、右腿者,才叫世界奇觀………(註:這段話是我加的,反正八尾拿刀的姿勢就是這樣啦,打滾)


   




  「那是什麼姿勢?」連擅長拿刀的水月也驚訝地看著八尾持刀之勢,但來不及讓他們細看,八尾便是一抬腳,騰至空中打轉朝佐助襲去。

  那迴轉的力道,多把刀於轉動速度向,疾速於佐助向便是一刀,接著又是數動,逼著佐助僅持草雉劍回擋,身影直直向後退至,才一稍喘息,八尾於半空停止攻的,將掖下、腰間的刀向空中兩手接住後,向佐助襲去。

  佐助驚然,兩手結印,欲使出千鳥灌於劍上後,回擊一瞬,佐助便在瞬間向後掏至,劍身脫離,重跌而落!?

  「佐助!不要緊吧?」香磷見佐助重撞於地,驚道。

  就連水月也似乎看不出八尾方才那瞬間做出了什麼動作:「這是什麼動作?好像根本沒法讀出他的刀路?」

  佐助爬起,寫輪眼開啟著,臉上卻已掛了一刀傷痕。


  他再度向持劍向前,眾人只見兩人再度交集,刀劍之上,兩種查克拉交手,眾人驚訝,只見八尾快樂地說者:「跳吧,像蝴蝶一樣飛舞吧。」

  彷彿在宣告什麼的下秒,八尾刀子盡出……

  佐助於瞬間身中數刀,敗落,就像隻被釘住的死蝶標本,帶著鮮血噴散--



   




  本回結束。



  喔喔,總算能來打感想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本回的佐助被刺成「刺蝟」時,我居然可以很平靜地想,喔喔,這裡插了幾刀,喔喔,原來這裡還有…(默)已經沒有當時鼬哥幻覺中把佐助戳眼睛那種很想哭的感覺了(無力)

  應該和鼬哥走了之後有關,還有深深感覺到,第二男大配角是不會死的(姆指)反正自從佐助於第二部出場時,他就大小傷不斷:大蛇丸、迪達拉、鼬哥……我就不信在八尾他會沒傷。結果,才開打一回就中獎了,十七頁就換得七刀插在身上……

  這……已經默到不能再默了,也難怪我沒有那種「呀呀呀,佐助君…(掩面難過」的感覺了(註:此人為佐攻控,就原諒某人佐助佐助叫吧)因為,這已經變成常態了(摔書)

  如果下回的連載出現的是,原來一切都是佐助君所使的幻覺,那、那那那那,我更要摔書!!(是說下週五我就出發到台北參加CWT了,連載感想會停掉吧)

  八尾人柱力的能力到現在應該還沒有發揮。就連載看來,佐助受這七刀只不過是暖身而已,因為在先前「曉」在收拾人柱力時,多少都有出現些尾獸的能力。也許應該有出現了,就在佐助與八尾刀峰交會時,所出現有異漾查克拉(佐助被撞飛那段),但應未完全。

  所以這場戰應該有得打。只是鳴人君可能有段時間不會出來(?),想到就有點心酸……

  不過我也很在意八尾的能力(笑)他的個性雖然古怪,但多少也看的出來,他村子裡面的人,可能對於他的能力感,是為尊敬(當然,應該是偏向恐懼方面的吧?)是個非常沉隱的大叔。

  
  就,差不多這樣吧(抓抓)


  如上面說的,下週我要到台北CWT去了,因為是週五就北上,也許至週一才回到家,不會帶小歾NB,所以也沒辦法上網。只剩下不及一週了,好多事都沒有做呀呀呀……


  希望下週能生一篇短文出來(笑)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