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熄燈【全】(佐鳴)


  同居的第一天晚上,是壯烈的熱情。

  藍色如玻璃珠般清徹的眼眸,和那黑如深潭不見五指的眼瞳,兩人的視線是如此火熱,直直勾向對方,所謂天雷、地火,就是這麼來的吧……


  「鳴人……」

  「佐助…」


  「跟你說了多少次,你這個超級大白痴,別忘了這裡是我家,我說要關燈睡,由不得你!」

  「是你要我搬過來和你一起住的耶!來者是客,你要尊重客人,開燈睡!」

  「正因為你是客人,所以你更要尊重主人的決定!關燈。」

  「……可惡,我就是要開燈睡!」


  一黃一藍的身影,杵在小燈開關分別對立。床已經舖好很久了,但主人們似乎還不想睡……看看時間,凌晨二點多……

  爭吵似乎還沒有結束。


  「關燈。」

  「開燈。」

  「關燈!」

  「開.燈──!」

  「……」

  「…………」

  第四次再次沉默,佐助望向時鐘,井字在他的額頭永遠只有放大與變多的份。

  這個笨蛋,到底知不知道七點還要出任務?昨天還忙了一整個下午……

  回想到昨日幫鳴人搬家的情況,再看到那雙湛藍懷著重重的疲備還要爭的目光,佐助不自覺心軟了……不知道為什麼,對鳴人他總是比其他人還要忍受。

  「白痴……」向前跨出一步,大姆指與食指構成圈,用力彈出。

  「想打哈吹就打哈欠!明明累得要命還死撐什麼?快去睡!」不管對方是否還抱著頭呼痛,佐助手一拎就把人丟上床舖,動作之所以俐落,全拜之前某白痴半夜找人所賜。

  幫某人蓋好被子,伸出手摸摸那一頭金髮,佐助悲哀發現自己居然像個老媽子,在哄小孩子睡覺……

  鳴人雙目半閤一臉想睡,終究還是乖巧地順從佐助躺在床舖,對方輕撫的動作更讓自己舒服地想直奔周公所在,但現在還是不能睡……


  「佐助,你不是要關燈睡嗎?」兩人都角力了近五小時,鳴人不相信佐助會在此時讓步。

  「等你睡了我再關。」

  「嗯……」原來如此,這也算是好辦法,而且還得了佐助的便宜……

  「快睡,笨蛋。不要一直做合乎白痴式地笑容……」這個白痴到底是想到什麼,有什麼好高興的?

  「佐助……」

  「什麼事?」反射性回應。


  就著昏淡燈光,佐助發現鳴人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表情有些恍惚,像是回憶。


  「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


  鳴人永遠不會忘記。

  重逢於音之村時,兩人間的生死博鬥。
  在差點死透那刻,一直不敢放鬆兩人交扣的手指……

  交換條件,立定契約。

  還有在最後戰役,綁在兩人手上的契約之繩。

  這個人真的再也沒有離開過。


  「我一直在想,鼬死後你會去那裡……往後要怎麼辦…沒…目標……」

  「結果你還是留下來了……但為什麼留下…呢…為什麼?」


  這個問題問得好,順著鳴人的話,佐助也回憶到二年前,宛如昨日的那時。

  為什麼自己會再次投靠木葉?
  為什麼會再一次順從他們的決定?

  而後親手殺死了那男人,回到從小生長的地方,到現在拚命地消除村人對自己警備之心。

  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佐助……」

  對,好像就是這個原因,因為那時某個超級大白痴叫了自己的名字,還有那湛藍大眼……

  「你在我旁邊…我…睡不著…嗯……」說完,鳴人立即朝周公拜見而去。


  井字再次重回佐助額頭,開始變大、無限制繁殖……

  當天最後的結果,就是二個人帶著重重的黑眼圈,拖著滿是黑青的身軀,七點準時與小櫻、卡卡西會面出了場A級的任務。

  +  +  +  +  +  +


  事後。


  「耶,佐助……」

  在得意好幾天、也看夠好幾天佐助慘掛黑眼圈的鳴人,終於起了惻隱之心……對就著小燈看書的佐助,很輕很慢地開了尊口:「我們關燈睡好不好?」

  雖然能在開關燈上贏得勝利是很不錯,但每天看著對方帶著濃濃的黑眼圈、還有因睡眠不足,更加惡劣的情緒……還是搬回去原有的住處好了,說不定還能留自己一條小命──鳴人縮縮自己的脖子,沒命地想。

  「沒關係,你先睡吧。」忍下一個哈欠,佐助還是堅持等鳴人睡了再熄燈就寢。

  也許自己真的是瘋了。
  只是聽到鳴人為何執意要開燈睡的理由就讓自己讓步與此。


  其實兩人大可可以分開睡的,宇智波家又不是沒客房。

  要不是怕這個笨蛋像過去二年不定時抽查自己還在不在、要不是因為這個白痴因為小時候被人欺負慣了、怕寂寞了,才開著燈,看著自己的影子入眠……我宇智波佐助……幹麼為這種『小事』而退步?

  瘋了,真是瘋了,該死的惻隱之心!


  「佐助,關燈睡啦……」因為睡不好的你,不只是身為夥伴的我,大家也是很怕的……

  「囉嗦,快點睡!」不耐煩地丟了顆枕頭,正中某人的鼻子。

  「痛……」佐助到底知不知道,忍者的手勁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就算丟來的是顆軟軟舒適好用的枕頭!

  「呀,突然好懷念當年冷冰冰的佐助……」鳴人『小小聲』地低咕。雖然對自己視如糞土,但總比起現在的『慘狀』還要好的多呀!

  「喔?」佐助重重瞇起眼。

  懷念當年在大蛇丸時代的自己?那當初就不要拼死拼活地將自己找回來、明明差點要死還要緊抓著自己的手、最後還不計嫌地幫自己復了仇呀!


  嗄?現在這是什麼氣氛?

  鳴人頓時感到室溫下降好幾度,被子還不夠暖嗎?縮了縮……還是很冷……


  「晚安了,鳴人……」語調柔得像什麼似的佐助,落下這麼一句,便闔上書關燈,走向自己的床舖。


  很像……大蛇丸說話的樣子呀!
  真不愧是跟在那個壞蛋身邊多年的佐助,還以為『他』復活過來了呢。

  鳴人傻傻看向佐助所在位置,就著淡淡月光,聽著佐助幾乎是沾床就傳來打鼾聲,讓他覺得一切真好。


  接著,隔天。
  公雞初啼不久的早晨……


  「你這個大白痴,為什麼會睡到我身上來!」宇智波家傳來令人振奮的好精神。

  「呀……什麼…睡……」某人仍處於半睡不醒的狀態。

  「給我醒來,你這個超級大白痴,你是無尾熊轉世呀!快給我放開!」不要告訴我,這個笨蛋一天只要關燈睡,就會不安地抱著東西入眠──!

  「佐助……你好吵……」某人繼續抱著夢周公去。

  「漩渦鳴人──!」上千隻鳥兒在佐二少與某狐狸同有的房間喧叫。


  至於日後同樣的情境還會不會上演?
  就要留給日後同居的他們了……


    ─熄燈篇.END─

  於2006.11.1完稿



【後記】:

  好久沒有來更新點滴之佐鳴系列了,寫作真的很慢,對不起久等的大家了。

  總覺得,在這個系列當中,我應該可以試試更多的不同。其實本來是很想要寫寫架空的題材的,時機應該到了,我可以試著寫寫看(笑,不知道有沒有人發覺,在下文章的背景都是以原作為主呢?)

  有關熄燈就寢,在下是喜歡關燈睡的。那是因為我睡的位置靠窗啦,外面總有些光芒。
  我很怕鬼,甚至是一些死亡之說。所以也曾有一段日子,喜歡開著小燈睡,然後看著自己影子(真的是看著自已的手影)昏沉沉地入眠。
  雖然說老妹就睡在我下面(我睡的是上下舖那種),但她總是比我早入眠……在下是那種不躺在床上半小時以上就睡不著的孩子……

  除非累到極點,例如…這二天到春宴擺攤,第一天我才睡三個小時,真的是倒床就睡呀……orz
  
  今年還會很忙呢(笑)

  但很充實,我喜歡……最少,不會讓我感覺,自己好像在混吃等死一般(抱歉,有關這方面,我的思想是非常黑暗的b)就算身體很累,不過當我收到大家來信或是留言說收到「雲淡」了,真的,一切都很值得。

  嗯…怎麼說呢?未來,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了(笑)
  
  
  by凌馥蝶 2007.3.20張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