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假設結局【全】(佐鳴)


  「佐助…」

  這不單單只是呼喚,可以說是強弩之末的最後拉拔。

  此時的蒼天佈滿血色,不是大地所造就,而是由人體散發出來的血氣,大量地隨著高溫昇華,造就四周紅霧……

  什麼叫鐵鏽味?

  沒有,這裡什麼都沒有。

  在他的眼底只有一個人而已,從以前到現在,又或是最後了……鳴人眼底泛著淚,即便他的表情充滿憎恨,但眼睛是騙不了的。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選擇這條路呢?

  鳴人於心底吼叫。

  也許是一秒,又或許是一秒間拆就的所有細部動作的片段──劍身淌著鮮血從你腰際插入,轉了半圈,停在那邊。

  沒有,這裡什麼都沒有。

  他的眼睛始終看著一個人,那個從小就一直追逐不到的人。

  說不出話來了……鳴人知道。

  即便神情帶著恨意,恨著那個人選擇踏入從小生長的土地,卻是帶著死神一道同行。

  這不是鳴人所要的。

  他曾想的,是帶著那個人走過他愛著的土地,右手無肆憚地勾在對方的肩,然後笑著對他說,我們是兄弟……

  雖然不祇只有兄弟而已。

  且,絕不是現在這個情況。

  先鋒部隊的每個人都比他還早倒在這裡,血氣太重,讓鳴人什麼也望不到。

  他只有看到,把劍插在他身上的那個男人。

  沒有過去明明一臉不屑中仍帶著真誠笑容,取而代之的,卻是比終結之谷更為深重的仇恨。

  打從那裡來的……鳴人已經沒有辦法深究了。

  他只知道,自己快哭了……

  那個人什麼也沒動,就這般和他面對面地站在這方土地,不必再做什麼,因為勝利者已經產生。

  他只能看著對方再也沒辦法回到過去的眼睛,一個全新的,他從未見著的……緩緩的刻劃於心,糾著、疼著,比腰際沒拿出的刀還要難過的……

  碎了…

  「再見了…」

  那聲音是多麼好聽,鳴人只感覺身體一個後座力,身體上的某個東西就這樣從缺口噴出,快到好像這並不屬於他。

  而後被接住了…

  蓋住了…

  九尾於深處的嘶叫……

  什麼都沒了。


  只剩下紅色。




  「佐助。」

  架著大刀的少年,張著裂牙朝佐助前進,他不解的,是對方手裡抱的人,一看就知沒有氣息。

  「你帶那個死人做什麼。」少年不解地道。

  「活著的…」

  佐助將懷裡的那個人平放,對方腰部染血的液體轉印在他上衣潔白,唯一的,沒有抹去。

  那個活屍體,有著一頭金髮,頭顱倒向看不見佐助的那一方,眼睛是張的,帶著曾經有過的天穹湛藍,沒有焦距地一直在哭泣。

  「帶著他,我的目的,就能完成……」佐助將那個人的臉板正,豔色的寫輪眼快速轉動著,同時那個人的淚也流得更兇。

  直到,透明化成了血淚……藍色的眼珠變成鐵灰……


  直到,世界上再也沒有漩渦鳴人,只有一個帶著他身體的男人,用著凌駕於九尾的力量,掃蕩所有忍國。

  至始至終,皆孤獨一生……


  ─END─

2008.5.29 am1:42


 【後記】:

  這是我出車禍前一晚打的文章,也是我手上唯一有完稿的庫存文,也是是本月唯一會張的文章,會張出來不是我的錯,是有人推我拿出來的(躲)

  這是看完火影402連載後爆出來的文呀,對於佐助君要叛村,我反而比較好奇當二人交峰時會是如何。所以就寫了這篇,假設結局,很短,也許看不出什麼所以然,因為我是直接跳到戰後來寫,裡面重的是鳴人敗時的一些感受及之後他們會如何,我是設定佐助之後會將鳴人當作是傀儡使用,一個半活著沒自主性的『死人』。雖然我是以佐助勝為結尾,但我始終認為這篇文最痛苦的人並不是鳴人。

  嘛,反正這只是我假設的結局之一而已,同人文最大的魅力在於故事的質、量,起頭、起尾都是自己去創造並給予生命的,比起原作還更有變化性,當然我們都架設於衍生之上、腐女之神意XD

  已經很習慣用右手+左手食指打字,雖然沒有比以前快,但不無小補。下週考完試就暑假,但我也要拾起因受傷、期未而停頓的出本修羅,個人認為專欄沒文可能還會繼續下去……而且受到原作的影響很大,就算沒受傷我自己也在想接下來我還能寫出什麼的文章,當然,文章不錯的很多,看別人的文章是很自在的。

  就差不多這樣XD,目前傷勢是左手無名指骨裂固定,下週一照X光後,如果比較好,支架就可以拆掉,不過我想短時間應該還是不能彎。其實我出血最多的左手中指也是一樣,雖然沒有骨裂,但最前面一節也彎不下去,傷、黑青也還沒退,都過兩週了。

  右手沒問題,左腳的話……擦傷因為在關節很難好,再加上扭傷,要等到傷口好了才能給中醫喬,沒好又非得走路的結果…像昨天公車慢的要命不得以得跑得趕坐火車(海線的車次很少,再下一班就晚一小時),最後一分趕上車就跪在地上起不來,真的很謝謝火車上的姐姐、妹妹,幫我扶到位子上面,真的全身發軟、腳痛到站不來,也讓我感受大家的善意溫暖,真的很謝謝她們(鞠躬)但也象徵我的右腳已經內傷到某程度去了,以後治療會很久吧|||

  太久沒有正式跑出來,廢話很多(毆)期未快到了,祝大家考試加油,再努力一點就放假了!上班的也加油!最後再補一個「火影佐鳴寧鹿同人小說本『殤』預購中」(爆)

  以上,謝謝大家的關心(啾)

  BY凌馥蝶 2008.6.1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