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閒聊】火影402,最會被拐的人



  (直接殺到本回情報)



  隨著海浪聲,一波接著一波。

  記憶也隨之遠遙。


  「我回來了。」

  小時候最期待的一件事,等著這道聲音從大門傳來。隨著門的開合,見到熟悉的身影,佐助便忍不住衝上前去抱住。

  「哥哥,你回來了,我們一起玩吧!我們要玩什麼呀……」興奮的神情全寫在臉上,佐助緊張地看著哥哥,期待哥哥的接話。

   

  「佐助,哥哥還有作業要寫呢,寫完才可以玩。」收拾衣服準備整理的母親經過,明知道母親的話是對的,但佐助的臉不免蒙上一層難過,而小孩子心性的人愈是難以保留這份心情。

  將所有一切皆看在眼底的鼬寵溺一笑,對母親說:「沒關係的,作業很簡單,我晚點再做。」

  佐助聽了十分高興,轉過頭來對母親哼哼笑著。


  畫面一轉,來到了樹林之間。


  佐助在一棵大樹下左顧右盼,藏在那裡呢?他看了看左邊景色總是一般,突然在某棵樹下,佐助發現了熟悉的跟影,顧不得什麼就一股腦地衝向那樹下。

  「找到哥哥了~~」

  孩子心性的笑容滿是得意,鼬哥微微一笑:「幹的不錯呀,佐助,不過……真遺撼……」

  鼬哥雙手結印,分身隨著白煙化去,佐助一凜,叫道:「呀!好狡猾!」



  玩樂過後的晚上,菜色總是豐富。


  「爸爸,今天我跟哥哥玩捉迷藏,哥哥他用分身術逃走了呢,太狡猾了吧!」

  「喔!會用分身術了呀……」富嶽臉上寫著為父的高興,佐助自然也看到了父親的笑容。

  「吃完飯,哥哥也教我用分身術吧!」

  當然,這份希望自然是破滅的……但見母親於身後淡淡地說了二個字:「作業。」佐助的心情又難過了起來。方才哥哥才和他玩過的,現下必是要把學校交待的作業給完成。

   

  幼小的臉總是藏不住的失落,鼬哥淡笑,伸手習慣性地戳了佐助的頭:「原諒我吧,佐助,下次教你吧。」


  又過了些時日……


  「佐助,該回去了。」

  同樣的樹林,同樣的兄弟教導玩樂,佐助總不喜歡聽到這句話:「你說過要教我新的手裏劍術的吧?」

  「明天有個重要的任務要回去準備。」

  「……哥哥是個大騙子!」回想過去無數無數地戳戳,佐助不滿地道。但一見哥哥對他招手,還是興奮地跑了過去……

  「原諒我,佐助,下次吧……」

  「疼……」每次都是這樣,又來這招,佐助想著想著,就不免起了玩性,他提起苦無衝向哥哥:「看好了……」


  每一段回憶……

  兄弟間的情感……


  「哥哥,下次能和我一起修練嗎?」佐助被鼬哥背著,小小地說出這份翼望。

  「好呀……」佐助很高興聽到哥哥這般的回應。

  「不過我有任務在身,你明天起也要到忍者學校去了,兩人有空的時間會越來越少……」

  佐助淡淡地笑著,因為他覺得哥哥並不會因為一些事而不和他在一起。


  「那也沒關係,能偶爾在一起也好……」


  接下來就是那無情一晚的前哨……


  「明明連我這個人都看出來哥哥的手裏劍術比較好……」

  「佐助原諒我吧……」


  作為你必須超越的我…

  即便被你憎恨,那也是做哥哥的職責。


  踏著最後的砂粒,瞪著準備奪去你雙目,曾經握著你的手一起回家的……


  厚實,及微笑。


  「原諒我,佐助,這次……是最後了……」



  笑靨。

  要怎麼樣才能從記憶中抹去?


  哥哥最後的微笑。


   


  至始,至終。

  佐助面對著大海,岩石受到海波激發,濺灑,就權當此時此刻的淚水,是大海的液體。


  但騙不了的,卻是身體顫抖不己的身軀…


   


  靜默。




  「我們不再是「蛇」了。」佐助對背後的水月、香燐、重吾說道:「從現在起,我們小隊改名為「鷹」行動。


  「目的,只有一個,我們要…」


  淚痕仍在,全新的雙目彷彿有著無數的眼交錯,看穿真理的,曾現六角星形。


  「毀滅木葉。」


   



  (本回結束)


  嘛嘛,中間我有省了一大段,因為大家看連載一定有看過二十五集佐助回憶那個部份,所以我就很快活地帶過去了,一直寫看過的東西也很無聊呀。


  嗯,我星期三就已經有得知相同的情報了,只是那時候壓著沒有爆出來。此時正式的情報出來,我也可以努力地叫了。


  宇智波佐助。



  我,凌馥蝶,從來、從來沒有看過…



  像你怎麼好拐又好騙的笨男人(吼叫)(抓狂)



  是這樣?就算斑說的話是真的你這顆戀兄、兄控到極點、家庭控到是非不明的笨蛋!

  (吐氣,錯亂了,再來一次)


  就算是這樣,就算斑說的話是真的,你那顆家庭控、兄控的天才腦袋怎麼不拿去撞一撞然後去求證一下這件事的確切真相,在你旁邊那隻人乾人瑞真的有那麼無辜嗎?帶著面具不敢見人的死老頭,無法觀察他的眼神真假,他的表情虛實,你就這樣沉到鼬哥死去的打擊給我死一百次吧(再度失控)


  我受不了了,就算我是你的控也想把你抓出來踏一踏踢一踢,最好把你那腦袋剖開來洗一洗再裝回去看會不會再精明一點!!!!!!(吼)


  看你那什麼紀錄?NARUTO史上最會脫的男人和最會被拐的男人。

  什麼?沒有證劇嗎?我唸給你呀,一部那邊不用說了,最少有二次,自從二部出場後,每和一個敵人打一次就脫一次,你當你脫星呀?呀呀?最會被拐?卡卡西當時教導你時也被拐,大蛇丸派來的人一說你也被拐,現在斑隨便真相未明你也信了,天殺的我要怎麼去信你也是有保留那麼點懷疑,雖然鼬哥是被你所殺,是好人,也讓你的心境起了改變而有了新的萬花筒寫輪眼,要是你真明白這些,且在斑那邊當臥底,我他OO的盜墓筆記的影帝就轉丟給你(吼----)

  毀木葉是吧?也不想想反想自己錯在那裡,你以為鼬哥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要保護你,希望你日後的日子能脫去痛苦往新的旅程,他不讓你知道真相的深意,你不了解就算了,你忘了當初,鼬哥之所以狠心下手,為的是什麼?他看的大局就是村子,而你卻想毀村?你這個人,難道只懂得復仇嗎?殺完本理所當然的惡人,卻在發現真相後,轉恨意轉向別人,我應該要說你高超呢還是什麼?


  老娘倒要看看你日後要怎麼做(噴氣)


  冷靜下來說別的。





  好,身為一個佐控………


  看到第一頁時……




  天呀,那個幼小的佐助,在房間玩著紙手裏劍旁邊還有積木還有恐龍木偶的樣子太可愛了吧>//////<(夠了吧,你,前面不是還把佐助罵到臭頭嗎?)(眾人昏)

   

  而且那張聽到哥哥不能陪他玩的神情,天呀,我怎麼不知道原來佐助帥之外還可愛的要命…呀呀,不行,那張臉太可愛的……年幼的鼬哥也好可口(流口水)我怎麼都沒有注意到原來他也有撇嘴的習慣(見最前面一圖),天呀,我被這一回的年幼兄弟給炸到開花(喂喂,前面不還是在開……)


  還有鼬哥哥的笑容真的好好看……難怪佐助會變兄控,如果有這種哥哥我也會(巴望)可惜美人已逝……(淚)有花堪折直須折……現在已經無花了(哭)

  說到拐……

  我真的還是難以接受佐助會想走上滅村這條路,雖然上回我就有想過,斑的目的可能是想藉佐助的手將他的恨給討回來,但沒有想到居然被我猜中了,我應該說AB的故事愈來愈同人了嗎?囧…(重點中的重點是,你老婆是要當火影的人呀……你狠心滅了鳴人的願望嗎?)


  一直認為斑說的話是真的,但應該有很多部份都轉為對他有利的說詞。簡單來說,只要有一國戰亂,那麼整個和平的系統被打破就是很簡單的事了,想要統一,就需要紛亂,將一堆散沙收起來比起拿五個大小不一的石子拿來堆高還要容易需多。

  對於佐助被拐一事,我只能安慰自己……就像SE說的,愈聰明的孩子愈容易被騙(跪)現在我很努力在洗自己的腦袋…然後也安慰自己,原來佐助是那麼好拐的人,那麼鳴人應該有機會也能將佐助拐回來(握)

  然後也安慰自己,好在我以前沒有把佐助寫的十分聰明,假如現在要下筆,可以再多加幾份的笨拙了(青筋)他OO的,連鳴人也沒有那麼好騙,你這孩子怎麼就這樣…(掩面)

  還是安慰自己,你把口是心非發揮的非常好,其實你的內心、你的內心…是這樣的!!(見下圖)

   

  反正你都已經在二部第一次見面時吼爛鳴人了(說什麼就算我的身體給大蛇丸也沒關係,其實暗地是直接把那大叔給斃了),如果真的再來一次,姐姐我會原諒你的……(還在安慰,泣)


  接下來是佐助的萬花筒。

  本來我以為是星星(因為情報圖小張又模糊),沒有想到…那雙眼睛,感覺就好像是三雙全能的眼交錯而成的圖案,果不其然,萬花筒會隨人而異,而且得到的條件……

  雖然鼬哥以前說,要拿到萬花筒要殺了最重要的朋友。親人之間,也是有如朋友之間的感情,但我更認為,萬花筒的開眼條件,可能過去多是殺害朋友所得,其實正確來說,應該是殺了內心裡重要人物,這才是成就此瞳術的要件,而非只是「朋友」。


  總之,我是佐攻王道、佐鳴王道啦……發現自己除了喜歡黑髮的攻君就算了,怎麼好像我迷上每個配對都是攻君至上(囧)但慢慢的我也很喜歡鳴人,應該下回就可以讓他出場了吧(巴望)



  嘛,以上就是本回的連載啦……


  最後,佐助,你真的很愛打扮耶…(二部以來第三次換裝)不過我比較喜歡你把頭髮整理好的樣子@@

   



  PS.補插一下,原來富嶽爸爸年輕一點時真的比較帥耶……基因呀,基因呀…(摸下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