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微溫【09】(佐鳴.坑)



  「呼…」

  完全確定那兩人沒有回頭的可能後,佐助這才放開鳴人的嘴,改拎著他的耳朵不斷地罵著:「笨蛋,你知不知道你剛剛的行為會曝露我們的行蹤嗎?」

  「我…」心虛的鳴人當然知道自己差點就惹出事端來,想要抬起頭直視佐助,卻又怕一見佐助的臉,自己又會不由自主起微微脹紅。才這樣想,鳴人立刻低著頭,不敢看向佐助。


  真是十分紊亂且困擾的心情呀……鳴人心底暗想。


  難道自己永遠就要這樣不能直視佐助嗎?只不過是不小心抓到了『你也有,我也有』的東西,有必要這麼怕看到對方的臉嗎?又不是沒有看過或摸過…

  難道──是因為對方的比我還要『那個那個』嗎?這怎麼可能!我才不會比他『那個』呢!難道是我自卑嗎?呸,那更不可能,這麼說我可是漩渦鳴人耶!我這麼會比我的死對頭佐助還要差?當然是我比較……


  不知為何,應當是愧疚心虛中的鳴人,竟從先前那場單純的意外──誤抓了佐助的重要部位而感到抱歉、不知所措,思緒越飄越遠,甚至還探討起自己『那個』比不比的過佐助,這種既遙遠又敏感問題!

  而佐助則不知鳴人是因為怕看到他的臉就會想到轎上所發生的糗事,而低頭不語。還以為鳴人心虛,才低著頭表示歉意。要是佐助知道鳴人現在思緒變成『比較問題』的話,還會不會語氣變好,反轉變本加厲?

  「對不起…」鳴人一開完口就想要咬死自己的舌頭,明明就不是要說這個的…我幹麼要說對不起呀!

  理所當然的,佐助自然對鳴人的道歉想成是剛剛差點就曝露行蹤的事而感到抱歉。雖然對於鳴人主動認錯感到蠻意外的,佐助還是對鳴人擺著一張臭臉。

  眼神重新放在小洛身上,佐助心底一直覺得這個小洛可疑性很大,卻又無從找出絲毫蛛絲馬跡。從綁腳處拿出一張空白紙,佐助將它遞至小洛的面前,並暗中觀察他的舉動。

  「這是…」小洛看著這張白紙,表情驚訝。他怯怯的眼神來回穿梭於佐助與白紙之間,內心害怕之際,心想著這個看起來不過才大自己幾年的少年忍者又要自己做些什麼,難道他不救我出去嗎?千般思緒在小洛的腦袋打轉,就如同他的淚水也在眼眶中打滾,隨時落下……


  看不出來,不像是裝出來的,但……

  「如果你想要我們救你出去,那就幫我們畫出這裡的地形與分部。」黑黝的雙瞳,變化成噬血的鮮紅…「你在這裡也有一段時間了,應該畫的出來吧!」

  「可是我…我……」小洛難為地看著白紙,轉著手指,面有難色。他抬起頭偷偷看著佐助,正好對上佐助使用寫眼輪!一種不容拒絕的壓迫,從那一雙鮮紅的眼睛轉來,小洛縮了縮脖子,拿起了筆,咬著牙開始低頭苦幹。

  至於鳴人,又開始沉淪在自己的思緒中。

  先是對自己剛剛那一句莫名的抱歉感到奇怪非常,然後又因為先前那一件事,在催眠自己……

  把注意力轉移、把注意力轉移…我這麼能因為這一件小事而不敢看佐助!我可是未來要成為火影的男人耶!我要努力完成任務,什麼都不想,只要完成任務就是!


  果然……還是不能使用太久的寫眼輪。佐助按著微微發燙的印記,表情顯得十分寧重。低垂的雙目,偶然瞥入一抹澄色。

  「你在那裡唸什麼呀,超級大傻呆。」佐助皺著眉,看著鳴人對著岩石在那喃喃自語感到十分奇怪。


  這個白痴是吃錯藥了嗎?這麼今天的舉動這麼奇怪。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