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微溫【07】(佐鳴.坑)


  「鳴,好痛!」

  直接與大地接吻的臀部,鈍痛地讓人不住地冒出冷汗。鳴人下意識地摸摸了屁股,一張發白的臉因為疼痛而扭曲。

  「都是佐助害的……」鳴人疼痛之餘,還不忘暗罵佐助幾聲。若不是他,要不是他,我、我才不會這麼狼狽地從樹上跌下了耶!

  沙沙……

  「!」正當鳴人暗地叫痛之際,前方突傳一陣陣枯葉踏地聲。


  糟糕!有人!

  鳴人反射性地執起苦無,同時也盡快準備逃離不讓他人發現!只是太晚了──

  「你…你在這裡做什麼?」一個不到十歲清秀的男孩驚訝地看著來路不明的鳴人,同時佐助正好也落下至鳴人的身旁。那男孩見奇怪的人又多了一個,更是驚訝地退了一步,臉上更是吃驚與害怕。

  被發現了!

  「我們…我們是來爬樹的啦!你又在做什麼呀?」相較於眼神冷礪的佐助,慌張的鳴人倒是胡亂說了個理由,想要騙這個男孩。

  見他的衣著,身穿黑色浴衣,直樸不華,手上還捧了個漂亮的衣裳。這個男孩應該只是個僕人,而且年紀又小,想必也很好騙吧!

  鳴人才這麼想著,眼前就閃過一抹藍色身影…

  「佐助你這是幹嘛!」鳴人生氣地叫著前方的佐助。他正拿著苦無抵著男孩的喉部,只差用力一分,那脖子就要見血。

  「這人發現了我們,如果我們不解決的話,我們的行蹤就會被敵人發現。」佐助冷著臉,低聲說道:「難道你想要讓我們的任務失敗嗎?鳴人。」

  鳴人腦袋痛苦地掙扎。佐助說的沒錯,如果我們放過這個人,他就會把我們事說出去。但非得要這麼做嗎?「我不是這個意思,但……」

  「那你還在猶豫什麼!」佐助執著苦無,力道微微加重。

  「你們…」一聲軟綿綿的叫喚,打斷了二人的爭風。

  「請問…你們是來救我們的忍者嗎?」男孩一點也不在乎脖子上的利器,他無助地發著抖怯問。

  「嗯?」佐助和鳴人雙雙相覷,眼神不約而同地停留在男孩的身上。

  「求求你們…救我出去好不好…?」



    ※  ※  ※  ※  ※  ※  



  「我…我叫小洛,本來住在離這裡十里遠的村莊,巴德他們抓來在這裡做裁衣僕。這裡有很多人都是這樣被抓來做事的…」那名名叫小洛的男孩,偷偷地將鳴人與佐助帶到了附近花園的假山內。並再三地向鳴人他們再三地保證,這個地方是個死角,沒有人會發現。

  假山的入口雖小,從外觀來看也得以推測其容納空間並不大,卻也剛好能讓鳴人三人站立或是席地而坐。依序起來,坐在出口外圍的是佐助,接下來是鳴人,再來就是那個男孩小洛。

  「我問你。你為什麼知道這個地方?難道你躲到這裡,這邊的人不會發現你不見了嗎?」佐助仍不鬆懈執著苦無,打算一不對勁就立刻殺了這個男孩。


  「我…我……」直覺那名黑髮少年對自己不懷善意,小洛害怕地將嬌小的身軀,輕挪至假山更深處。

  「佐助你別對他這麼兇啦!看看他,都被你嚇到不敢接近我們。」鳴人對這個可憐的男孩起了不少好感,看著那張不甚起眼的臉孔,鳴人覺得好像看到從前被人排斥的自己,不覺對這個男孩鬆了戒心,好感倍深。

  「謝謝…」見鳴人這麼護著自己,小洛小小聲說了點謝謝,還怯怯地給以笑容,從假山更深的角落,拖出一只小小的木箱。打開木箱一看,裡頭滿滿都是乾糧。「如果我們這些人沒有聽他們的話,或是沒有做出衣服來,他們就會毒打我們,不給飯吃。」

  「所以我都偷偷跑過來,把平常吃餘的食物存起來,放在這裡……」說到這,小洛不禁悲從中來,執起了左邊的袖子擦擦眼淚。

  「哪哪,別哭呀!」看著男孩在哭,鳴人一時也手忙起來,他慌張地從口袋拿起了有點發黃的手帕遞給小洛。「這個給你。」

  「謝謝你,我不用。」小洛看著那條手帕,臉上含笑地拒絕,心底卻怕怕的不敢使用那條看起已經發霉很久的手帕。但也因鳴人這個友善的舉動,內心充滿了溫暖。

  「哼。」看著這樣的情景,佐助低哼個聲,收起了苦無。「你要我們這麼幫助你?」

  「我…?」小洛打從心底地害怕著佐助,只得往鳴人的身邊靠了靠,這才放心地開口:「我…我想要請你救我出去…,真的不想要在待在這裡。我的父母、姐姐都被巴德這個壞人給殺了!如果可以我也想要救其他的人,他們都對我很好……」

  小洛咬了咬下唇,緊緊地抓著鳴人的左手,淚水像珍珠般一顆顆向下墜落。「求求你們,救我們出去好不好?」

  「呃…不要哭啦……」鳴人再度手忙腳亂,他看著自己可憐的左手處被小洛緊緊抱住,並在上頭不斷地擦拭。

  「鳴鳴…鳴……爸…媽……」像是想起過去不堪往事,小洛再也忍受不住地放哭。

  「呃呃…不要哭啦,呃…別哭……」天呀,他再哭下去,我的左手就要髒了!呀呀呀───別在我的手上擦你的鼻涕呀!


    -To be continued-


 【後記】:

  (吐氣)

  忙了那麼久,囉嗦了那麼久,在下總算把預購的資料放上來啦~只是要到下週才開始預購XD先放上來給大家知道一下事項及預購時間,好讓大家了解確切後,要不要購買,等於是考慮期這樣。
  我會很努力把自己出的書處理好,雖然手上也有別人的稿子要幫忙,也很謝謝對方能體諒修羅場的可怕,沒辦法完整地處理好對方的事務,其實內心定有歉意(只是當面說真的很不好意思)

  然後…關於六月,我打算整整休欄一個月也說不定。因為六月的事務太忙了……要準備報告,要準備期考,更不用說出本了,所有的總總加起來根本是地獄呀,地獄……(吐血)所以還是乖乖少更文的好(點頭)但連載的廢話應該還是會三不五時跑出來(毆)

  「無望的永恒之愛」我拿到再版的成書嘍!不過因為在忙下週的報告,雖然有看到二位朋友的回信(台灣、大陸朋友各一),很抱歉我沒辦法馬上回覆,但只要有時間處理我一定會回的(握)

  差不多事務就是這樣吧。和同學聊起出書的事時(雖然他不懂我要出什麼XD|||),也常常聽我在抱怨,今天他說:「雖然你很累,為什麼文章呀,封面排版在煩,還一直在我耳邊叫(汗),但你做的很快樂吧?」呃…不否認,我確實是這般的感覺|||,只要是自己有興趣的,就算怎麼被操都很快樂(亡)

  然後,今天打電話給大哥時…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吵到大哥…聽到他啞到不行的聲音,真的好難過。大哥,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呀,我的事務一點也不重要,希望你好好靜養,身體安好為上!

  最後,如果有任何事務問題,還是很歡迎在會客室還是天空的blog、販售頁的揭示板詢問~只是可能會回的比較慢(亡)末,大家一定要保重身體呀……

  BY凌馥蝶 2008.5.1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