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閒聊】火影400,身為哥哥…




  「宇智波要叛亂,而鼬……是閒諜!?」佐助難掩激動地道,雖然極力鎮定,但放大的眼瞳在在寫滿動搖,於一族的,於他親哥……

  
  「你雖然身為宇智波一族,但卻什麼也沒告知。因為你當時還年幼……」斑靜靜地說,他的每一句話皆有可能帶著真與假的交會,可,卻無比沉重,真實地令人想逃:「但是,這的確是事實。」

  「你的父親,富嶽就是叛亂的主謀,而鼬正是奉你父親之命,進入暗部的閒諜。」

  縱然於前頭已經猜想到,身為宇智波一族之長的父親……佐助於此時回想到年幼的那一晚,偷聽到父親嚴厲地對哥哥說,你是我宇智波與村子中樞之間的溝通橋樑……背後泛起陣陣冷汗。

  但斑的故事,仍在繼續。

  「但沒有想到的是,鼬卻反過來把宇智波的情報泄露出去……也就是我們說的『雙重間諜』」於一族、村內兩方難為……「那是何等的重負…在你看來是永遠也無法想像的吧!」


  「為……

  「為什麼?為什麼鼬要背叛宇智波?」


  斑不知有無輕笑,又或是在後輩大吼地對他提出質疑時,眼瞳深幽,他道:「對於沒有見過戰爭的你來說,可能無法理解。」

  「第三次忍界大戰,那時鼬才四歲,就目睹太多人的死亡。」

  「年幼之時就體驗到戰爭的經歷,讓他認識到戰爭就是地獄。這樣的經歷,讓鼬成為一個討厭紛爭愛好和平的男子。」


  


  「他的行動和思維,變得以村子的安定為第一要務。……不拘泥本族,對整個村子都同樣熱愛。而村子的上層…利用了這一點。」

  「所以上層給予鼬這個機密任務……以牙還牙,要對抗宇智波就需要寫輪眼。」

  聽到這裡,佐助神色略遲,或許他想接話再問「為什麼」,但眼前那位意圖不明的老者為他做了解答:「是的……」

  「這個任務就是……

  「將宇智波一族,全員抹殺!」


  



  所以真相早已得知,也親身經歷,但佐助仍在聽到這句話時,緊閉雙目,但隱去視野卻不能阻擋聲音的流竄,精準的,一個字、一個字…再次複印於腦海……這是誰的錯嗎?沒有誰是錯的……

  「這時的鼬會是什麼樣的感情呢?必是難以想像的。」

  「鼬被迫接受的,是個可怕的選擇。對同胞下手這樣的事,他的回答當然是不可能。」

  「但是…如果像宇智波這樣的忍族,要掀起內戰的話,不管是木葉忍村,還是火之國都會受到強烈震撼。」

  那麼接下來會怎麼樣呢?斑的每一句話彷彿帶著影象,勾畫出一幕幕所有的可能:「別的國家肯定會趁此機會進攻,這或許會成為引發第四次忍界大戰的導火線。」

  「宇智波一族的自私想法,會讓很多跟忍者世界無關的人於戰亂中死去。」


  「如果你是鼬的話,會怎麼做?」


  佐助不是斑,他不是說書人,只是個聽眾。但這不僅僅只有聽者如此簡單。所以他眉目雙鎖……彷彿此時他就是他的哥哥,鼬,在故事之下,感受那種無力,還有兩難。他一直都是低垂的,視線永遠看著地上……痛苦,但仍是沒有說話。


  但斑是個說書人,故事是不可能停頓的。


  「後來鼬下了決心,用自己的手讓一族在歷史中謝幕。」

  「鼬並不是在憎恨和背叛宇智波,他是……沒有辦法。」

  「村子的繁榮是第一要務,這是他固執的想法,讓自己一個人背負罪名,用自己的犧牲來換取和平。這樣的決心,是誰也做不到的……」

  頓了一頓…「事實上,那個時候,我也一直在等待戰爭的機會。我對於千手(所創造的)木葉和(背棄我而去的)宇智波皆恨之入骨。」

  「但鼬竟然連這一點都發現了,他是唯一發現我存在的人…於是鼬找了機會,跟我進行接觸,並提出條件。以為我創造復仇的條件為代價,要求我不得對村子下手。他則和我聯手消滅自己的同胞。」


 


  「然而,只有三代火影不主張用這樣的手法,他緊持用對話的方式來達成合解。但由於時間緊迫,這個想法失敗了……」

  「所以就發生了『那一夜的事』。」

  「作為殺害本族的罪犯,鼬成為了背負罪名的逃忍……他完美地完成任務,唯一的失敗處,就是他的弟弟……」斑的眼神,也許帶著惋惜的同情,強且烈地射向從頭至尾皆沒有看著他的佐助。


  「沒有被殺死。」


  所以活著的人,永遠只能聽著,無謂是多麼…多麼的……


  「在那之後,鼬一且在團藏和上層的面前保護著你,三代火影也出面求情。」鼬威脅說,他逃離村子後,如果有人對佐助出手,他就會把村子的情報全部泄露給其他非同盟國。」


  「他比任何人都要擔心你。」這句話,在佐助的耳裡簡直是毒藥。

  「但他不能說出真正的事實,所以對你也只能這樣說……」


  騙人,哥哥不是這樣的人……


  你錯了,佐助。

  我一直扮演著你心目中的理想哥哥,那都是為了要測量你的器量。

  你能成為測量我器量的那個人,你有這種可能性。

  你將討厭我、憎恨我、不斷地渴望超越我…所以我讓你活著,這一切都是為了我…

  愚蠢的弟弟呀,如果要殺了我,就要憎恨……

  懷著那份恨意,帶著和我同樣的雙目,來到我的跟前……


  腦海不斷地浮出曾有的過往,佐助沒有注意到說這番話的斑勢必也將當年的總總也納入眼中,或許從那瞬間開始,明白了鼬的打算,也算了今後的現在。

  斑繼續說:「他為了賦予你向他復仇的目的,盼望著你變強。宇智波是木葉忍村中值得值得驕傲的一族,他讓你保有著這份自豪。」

  「決不能讓你知道事實真相,他這般地懇求火影……從逃出村子後,就下定決心要死在和你的戰鬥之中,並在那個時候給予你新的力量……」


  最後的最後,其實也不會很久…斑以鼬最後的真相這句話做為總結。

  但,當事人呢…


  「騙人的……」


  或許,聲音太小了…聽不見…

  可洞窟裡的回音,怎會甘就於此地,回響著…與佐助下一句話…

  帶著……能想像的,任何一個人……

  不能相信,怎麼能相信?

  這或許是真的……

  那一切都是那麼吻合……

  緊密地合密著…尋找一點也沒有空隙的……


  喃喃自語。


  


  「這些,都是騙人的吧……」


  呆滯的眼神,於光影下,像是流著淚。




  (吐氣,打完~)




  我覺得這一次打的有點隨便,懶的去打對話中AB所映出的影像。


  果然,又是很沉重的一週。

  和大家一樣,能猜中的就是鼬哥哥果然是抱著讓弟弟了解他沾染同胞鮮血的雙手。承受如此重負深惡的鼬哥哥……在兩難之際選擇了最為艱難的滅族之路。

  對於鼬哥,怎麼能說他一路好走呢?

  這樣的鼬哥…我只有對他為什麼要籍佐助的手洗去他的烏黑,難道他沒有想到……同樣也是殺了親哥的佐助,倘若,其實也不是倘若了,就是現在,在還沒有嘗到自身的喜悅,就要被真相無情打散的弟弟,你的弟弟……何其的殘忍。

  如此說來,鼬哥哥你也是多麼的自私……

  在看完後,泛著淚水的我……要怎麼說出這句話?都是你害的!鼬哥哥…(哭)

  真的好沉重…壓在我心頭好久好久。

  鼬哥他了解他的弟弟,所以才選擇要借佐助的手,結束一切,知道他弟弟有和他一般的固執,所以他在那夜,說了那席話……知道他的弟弟,其實是很無條件地接受哥哥的話,這樣的佐助,帶著憎恨之中,也懷抱著善良的親弟,如果知道了這個真相……卻還是知道了。

  喔……(撫額…難過)


  最近,我的身邊一定要帶著衛生紙。但我不敢看新聞,看報紙可以。

  只要一看新聞,看到那寫實的一面,看到四川的人民為了什麼而悲慟……久了久了,我也會哭了…(昨天和我一起吃飯的伊毓就被我連哭二次給嚇到了吧?)

  所以,面對這個………嗚…(衛生紙耶)


  (吸、吸)(好,我要努力正經一點…回復一下心情。)



  雖然我很懷疑斑說的真相程度。不過,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 .


  佐助本來就因為那一夜的事而將他心中的好哥哥形象給打碎。如今,聽到原來父親是主謀,那個過去無數無數夜晚,暗想著父親到底同母親說過自己如何一番的形象,也碎片滿地。還有那溫柔的母親……

  雖然不能將一壞就套於全部,但對於尊重父親,親愛母親的佐助而言,對於想要發起戰爭的雙親,必是有所破滅。但這還遠遠比不上鼬哥哥……足見佐助戀兄情結之大,不能斗量(泣)

  就像斑說的,鼬為佐助保留了宇智波的自豪。所以在本篇一開始時,再度回顧佐助那時大吼著「為什麼鼬要背叛宇智波?」就覺得很諷刺……

  但,這不是錯,不論是任何人,其實這樣的結果,還是想法……誰都沒有辦法去下一個是非斷奪…


  我翻了一下設定及原作。

  鼬哥好像是在十歲(中忍)時就知得一族叛亂的原因,接著就當上暗部,但卡卡西於十六集有提到,鼬哥是十三歲就成為暗部分隊長的男人…然後佐助與哥哥相差五年……二十五集中,鼬升上中忍後半年多就加入暗部,那不就表示,進入忍者學校時,佐助也不過五、六歲?所以在第三次忍界大戰後,整個木葉學制就往上修正畢業學年吧?(推測)

  這是無聊跑去找的…因為一直對於年紀的設定部份感覺好像有…那裡出錯的感覺~”~


  我是覺得大家在看完本回之後,可以去翻一下火影二十五集,佐助回憶那篇,和現在的故事真相,確實蠻吻合的。


  關於三代,雖然當時三代並不主張這個作法,但鼬哥會提前的原因,恐怕是宇智波一族已然訂定何時進攻的時機,所以才沒有時間考慮。至於後面的求情,我想木葉恐怕也不知道鼬哥有找幫手,而且這個人居然還是宇智波斑。他們只認為鼬完成了木葉上層(我認為主要是當時掌握暗部的團藏所做的決定),而三代在這個任務的完成前提下,也只能退一步去做到當時鼬的請求……突然覺得就算是身為火影,也是有許多無法改變的事。

  在連續三回的連載中,斑不只一次提到團藏這個人……也反映出自來也當時離開時,與網手留下的注意事務。


  關於斑,也很好奇為什麼他要對佐助說這些話,目前看來,這些真相只能讓佐助「難以接受」,但內容並不達成他要拉攏佐助的主要吸引要件。難不成,他是要將這個真相告知後,讓佐助明白木葉的決定還有他哥哥的固執,將他的恨意轉向木葉,藉佐助之手,一方面能成就當時和鼬哥約定「不攻打木葉」,又能完成他憎恨木葉村的心願嗎?

  如果是,也不難想到鼬哥為什麼要阻止佐助見到斑……因為有這個可能性,沒有一個比這個真相還要更讓某個人如此憎恨木葉了!


  而後,關於鼬哥…這個大家心中有譜,要哭的應該已經嘩啦了……


  在本回中,真正見識到他的戀弟情結(跪)但應該說…對於年幼無知,且盼望借弟弟之手了解他痛苦一生的鼬來說…這才是他戀弟根基(?)

  然後,我還是很好奇在鼬哥與佐助戰鬥前,他找鳴人到底有什麼事。雖然對鼬哥來說,讓弟弟了解他的生命已是他最後的心願……但我還是很好奇,鼬哥哥你為什麼要找鳴人!


  難不成…


  難不成……


  你是為了要將佐助的幸福交到弟媳手上,才來找鳴人的嗎?(大驚)(誤)雖然因為你的心願比較重要,所以沒時間說出這些話,但基於了解弟媳有多麼愛你弟弟……所以鼬哥才會如此放心的赴死嗎?(弟媳絕對會把弟弟打包回家,而弟弟也絕對會跟弟媳回家,總結為因為說與不說,某人都是弟弟的,身為鳴人的『親人』,所以一切盡在不言中!?)(超級大誤)

  嘛嘛,我腦袋整個非常亂……


  為什麼在我明天要去成大玩的前天讓我知得連載(抱頭)鼬哥哥呀…(三哭)


  下週,下週的標題是「被設計好的戰鬥」,看來又要還是要繼續被宇智波這徒孫虐到死去活來……突然很想鳴人君了(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