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閒聊】火影399,沒有誰是錯的。




>>2008.5.9尚未看完連載前的感想(有部份刪除)


  一直以來,我對於火影的故事感到非常有趣。在下不是不喜歡搞笑,比起這個,我更喜歡正經且現實中不完全的措敗。而這幾話的火影做到了,而且非常成功。

  不論願不願意,都還是接受這個走向了……我不會因為現在的「真相」而去否認過去入迷的所有部份,這就是我在迷原作,又或是同人所面對的感受。

  當然,這也許和我的個性、觀念有關吧……

  目前,得知的399話火影情報,雖然大圖沒有出現,但我認為這一次的文字情報應該相差不遠了,比照流出的片段圖片,似乎也不會差太多。大意是:

  千手一族與宇智波一族本是相對,後結盟為木葉後,斑不認同,故找初代火影,也就是終結之谷的所在。斑敗了,大家也以為他死去。宇智波最強之人死去了,二代怕宇智波一族會叛變,故將木葉警備部交由該族。之後幾年後,特別是在九尾於十幾年前再度出現,木葉開始懷疑是宇智波一族所為,宇智波一族雖表示無關,但該族卻因為這件事被暗部祕密監視,於是宇智波決定企圖奪取木葉……也間接決定了「鼬」之後的人生。

  大約就是這樣。

  而在尋找399的完整圖時,我看到某一處論壇寫著「此話為NARUTO從少漫轉為青漫的轉折點」,很有趣的標題。可我覺得有一半蠻貼切的。

  也讓我更喜愛原作了,比起第一部,第二部雖然結構上沒有第一部那般,但第二部因為脫離了以往少漫中的某些特別形象(!?)而讓我更加喜愛。

  然後,就腐女的觀點來說,如果這個情報是真的,那我覺得……佐鳴是決不可能回到過去了,他們所存在的呼吸是灰色的,但彼此投影在對方身上的影子,只有一面是光,一面是黑,永遠不會融合。

  但說實在的,我並不想看到佐助穿上曉的衣服,我認為,就算知道所有真相的佐助,應該還是有他當時離開木葉時:「我有自己的道路。」那般的信念。縱使,他是個家族控…(默跪)

  之前有說過佐助欠鳴人一條命這句話我先收回。九尾一事,就算是不是宇智波一族,還是斑所為,已經無關了。我反而很高興這並不是四代的意思,下令滅族的,絕不是由四代的兒子鳴人來承擔。

  這也讓我想到……在第四十一集,自來也說四代留給九尾的力量給他的兒子,必然是有他知道的真相,及解決之道。這也算間接反映出,自來也於水中沉入之時,選擇鳴人為命運之子--會改變世界的關鍵的另一種印證。

  隨便一提,目前知道木葉下令滅族的真相,好像只剩下斑,還有木葉的二位顧問、圖藏所知,目前的五代火影,甚至是自來也好像不知道。但我卻認為,大蛇丸也許有猜之一二。

  嘛,以上就猜測及感想嘛…做參考就好了。

  故事走向愈來愈緊張(當然我對於鼬哥的死也不太釋懷),但也連帶改變我對於寫文的筆觸,要我再寫甜文已經是比過去還要難上許多了(好吧,最少在我平復、吸收這種真相之前,寫甜文是種折磨。)

  前一陣子有人問我為什麼沒辦法寫點滴,不論是寧鹿篇還是佐鳴篇。真的,受到原作的影響很大……我很難再重新去規劃這般的一種未來,太過美好了……雖然也是不完美,但比起現在的原作,好上太多太多了,我甚至開始反省要出版的「殤」,悲得還不夠極致。



>>2008.5.10看完正式情報後的心得



  看完最新一話的399,嗚呀呀,為什麼會是在我上課的時候才漢化出來呢(打滾)

  總之,看完後,我只覺得:不能分對與錯…沒有一個人是錯的。雖然是這樣想,但我應該還是會對一些事物下所謂自己觀點的是與否這樣。


  本回的連載呢…

  斑開始說到了初代火影,提到木葉尚未建立之時的混亂忍界時代,那時戰亂四起,只要那一國的請千手一族,其敵手必請宇智波,兩族嚴然是對立的,斑回顧語氣,莫不帶著對自家提高地位,然後也很敬佩千手一族這樣……(跟佐助一樣好像是另類的一種家族控)

  在斑提及,因為於初代火影交手而逐漸廣大的名聲時,佐助提出一句:「揚名天下,就為了這種事而奪取你弟弟之眼?」斑不否認他拿了弟弟的眼睛,並表示那是為了足以保護宇智波一族而需要的力量。

  佐助似乎不接受這種說詞,斑卻覺得這很重要。因為宇智波一族一但有名,樹立的敵人就愈多,於殘酷的競爭之內保護我族不受外族欺侮,必有所攜牲,也就是他弟弟的雙眼。

  「並非是為了揚名,而我弟弟也是看得大局,才將自己的眼睛挖出。」斑是這麼說的。此時,佐助將斑握緊雙手的舉動看在眼底。繼續聽斑未完的始未。

 

  斑提及千手一族對宇智波提出休戰,宇智波一族接受了這個提議,因為多數的人都覺得累了,雙方的競爭,對他們而言已是……不論是戰力上,又或是心理,各方面,皆到了一種極限。並不是每個人都樂於這樣的生活,反對的人,就只有斑一個人。

  他覺得,從以前對立至今的意識該如何二清?他弟弟為了一族而給他的雙目,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他認為,如此,我們一族勢必會低於千手一族之下(又或說是攆走)……但除了他一人的其他族人,都渴望結束這種對立,當時的他作為首領,只能遵從大家的意見。

  於是兩忍者族的合盟,與力求領士安定的火之國簽訂了協定,產生一國一村的強大組織,也就是木葉。而各國見之,也紛紛模仿而起,戰國時代也慢慢消熄。

 

  斑認為這只是一時的和平,因為他們面臨了選擇村長的爭鬥。他說得到火影稱號的那個男人,因為受到火之國及村內的支持而受榮,但斑卻覺得宇智波因為如此而愈加遠離主權之位。他可能認為,宇智波一族並不比千手一族還差,為何掌握主權的卻不是自族?

  所以斑說:「我為了保護宇智波,決定要讓宇智波主導一切,我選擇與柱間(初代火影)對峙。」但這個想法卻被宇智波的族人給推翻了,沒有人跟隨他,每一個人都認為斑意是個意圖挑起爭端的異類,而遠離了他。

  許多的言論出現了……有人說斑是為了一已私欲,為了自已的性命而奪取弟弟的雙眼,是個貪得無厭的哥哥,受盡了村內的人無數嘲弄。

  斑自白,那有喜愛殘愛弟弟的哥哥存在?我只是想守護宇智波。所以他離開了村子,也回來與初代火影再度交峰,也就是所謂的終焉……需多人都覺得當時的他死了,是個被歷史永遠遺忘的男人。



  之後,二代火影為了防止像他這般的『反叛者』出現,而表出信賴,給宇智波一族無比高尚的位子,也就債木葉警務部隊的成立。

  斑說:「但那實際是把宇智波從村政給剝離出來。」用另一種方式,將宇智波一族獨立監視。他表示宇智波一族的少數人也有發覺他們的目的,但為時已晚,因為整族都已經變成木葉,甚至可以說是千手一族的走狗了,並不與他們並齊。

  而至現在,「就如我所料,發生了一件事,使得宇智波完全被驅逐出村。,也就是十六年前的九尾事件。」

  因為能馴服九尾、控制九尾的只有宇智波的瞳力,於是村內當時的團藏及二位顧問這些所謂的木葉上層,便開始揣測是不是宇智波裡有人策劃了這件事。斑說,九尾這件事是自然發生的,與宇智波一族無關。

  他們一族受到了莫須有的罪名、被冠上宇智波意圖反叛的可能……所以他們受到了暗部的徹底監視,其居住地被趕到了村子的角落,形成隔離狀態。三代火影雖表示這種處置方式不妥,但獨口那抵眾人(當時身為暗部的團藏、及參謀)?

 

  也因為如此的處置,宇智波一族對於木葉之加諸的不信任,而產生分歧。於是,宇智波一族暗地決定計劃政變,意圖奪取村子。木葉高層自然也查覺了這個可能性。於是,他們安插了一個間諜,於宇智波一族。

  「那個人就是你的哥哥,宇智波鼬。」

  佐助不信任的眼神發大且駭。

  「而鼬的地獄也從那時開始……」斑以這句話,結束了本回的連載,正式將鼬的一生牠開啟而出。



  (吐氣,總算打完了)


  本回的運載灌了好多事情。


  不過……斑的說詞,還是讓我左右不定,雖然我比較偏向是真的,真相應該是如此,但一個人瑞老孤狸,他的話能有十成足這就要好好考慮了。

  我認為,加水難免,特別是斑從頭到尾的給人的感覺,簡單來說,就是另類的「家族控」。但問題是,如果他真的是家族控,那先前鼬為什麼會說是斑同他滅族?這和他於本回連載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宇智波一族而有失背離。

  並不想評論斑先生他的一些「雄心大志」,因為換個角度來說,他的想法並沒有錯,但背叛他,與他相馳的族人也沒有錯。當九尾事件發生時,我也不能說木葉高層這般猜想及做法有誤,也不能說宇智波一族意圖奪村這件事也有錯。只是,發生了而已。

  嗚嗚呀呀,明明我看了連載後,有很多想法想說的呀,為什麼到現在又全忘光光了。


  耶耶…我一直在想,鼬哥為什麼要將瞳力送給佐助,而不讓他接近斑,必是有他的理由存在。也一直在想,雖然鼬這樣做是有他的理由,但為什麼他非得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佐助關於滅族的恨意。難道…只是為了借佐助的手,洗去他殺了族人的痛苦?這種猜測我還覺得有點膚淺……還是要等到下週關於鼬的部份呀(打滾)

  然後,特別要說的是,斑和初代在打鬥時,有使用九尾,確實表示了宇智波的瞳力足以掌控九尾。

  在斑提及宇智波意圖奪取村子時,可以回映過去,富嶽與鼬之間的對話,那所謂村子的橋梁,在這個前提之下頗有警告之意及宇智波一族也知道木葉對他們的指掌。談及集會……又有那麼點吻合,以及鼬當時說的「器量」時…或許帶著悲痛之情……也許是之於即將染上的鮮血,又或是演戲,但那句話我不認為是演的了……

  如今想來,比較現在,在這個前提之下,所有的總總,看似有了解釋,卻不能盡信。這很難說明為什麼我會這般想。

  總之,是因為目前有了這個消息,才能去對後面這些事做了一些關連想法,但如果不是呢?嘛嘛,不是我故意要猜測……實在是我對於死無對證,不喜歡直接就下一個確切。

  目前,我還沒有佐助發出任何的感想,最多只有希望。可能要等到全部的故事說完才比較好下個結論。但我很擔心佐助……在面對相馳的真相,他的良心,他的未來,無異是衝擊最大的。所以我很擔心,因為光是最前面斑說瞳術是鼬給弟弟的保護時,佐助的反應如此。雖然到現在他已經靜下來聽了,但………嘛,很難形容。

  有時候,不是每件事都得在得知那時才會發作。很難形容,如果要找個比較貼切的。就是,親人明明已經去世很久了,你的生活一如往常,但夜深人靜之時,難免就是會想到他們,然後很想哭,心頭泛痛不已這樣,好像他們昨日才離你遠去一般。


  最後,很想要提的一件事…就是關於斑的弟弟。

 

  之前沒有被挖眼時還沒感覺到,為什麼當我看到本回的斑弟後……我嚴重思考祭到底有沒有宇智波的血統(毆)因為,因為他真的長的和祭好想呀(爆)光那唇還有髮形,沒有七八分像我就撞頭……


  總之就是這般了。還好下週火影沒休刊了,就,期待下週AB又要怎麼虐我們這群讀者了……雖然,我被虐得蠻開心的(這是形容詞,不表示我就是M啦,揭桌)

  就,這樣吧……


  鼬哥哥呀…(遠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