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微溫【06】(佐鳴.坑)



  銀杏樹旁,化成少女的鳴人正氣惱地佇立在那,他不知道自己在惱著什麼。是該要向佐助道歉嗎?還是…

  「喂!」掀開布幔,佐助慢慢地走了出來。

  早在佐助準備出來時,鳴人的頭早就隨著反應向轎子望去。可就在佐助出來時,鳴人又生氣自己幹嘛要把頭轉過去看,因為他真不知道要這麼面對佐助,畢…畢竟剛剛自己不小心誤抓了…誤抓了……


  腦袋再次浮現轎子內,自己對佐助做出的那一幕。鳴人就忍不住用力地甩甩頭,試圖將這個畫面從腦袋永遠甩出,永不再現!


  他倒底在幹什麼呀!

  佐助不悅地看著鳴人,一雙眉隱隱皺起。「你這個大白痴,真不知道你是來完成任務還是來搗蛋的。」

  「你說什麼?從頭到底都是我在工作耶,你才沒做什麼吧!」這一句果然讓鳴人的注意力轉移,他恨恨地看著佐助,眼神語氣皆充滿著不悅。

  從一開始自己使出影分身術假裝阻擋巴德的手下來迎親,還要變化成那個動不動就哭(?)的富家少女,潛入這裡調查!從頭到尾都是我漩渦鳴人一個人在做耶,這個死佐助根本就什麼也不沒做,有什麼資格說我?

  「你…」

  就在鳴人準備破口大罵時,佐助突然衝到他的面前摀住鳴人的嘴,低聲說道:「別說話!」

  另一手則快速從鳴人身上抽出樣東西,向那金黃翩翩的銀杏樹上一射!

  〝砰〞聲響起,一隻可憐的松鼠屍體就這麼軟綿綿地落在溼地,身上插著一把苦無。

  「什……什麼?」來不及反映發生了什麼事的鳴人呆楞立在一旁,他眼直直看著佐助走到那隻松鼠屍體旁,撕起松鼠上的符紙。

  「……看來有人懷疑我們的身份了。」佐助搓去手上的符紙,面有所思。

  「那、那我們接下來要這麼辦呀,佐助!」仍化為少女的鳴人,揪起了那隻永遠不再溫暖的小小身軀,細眉皺起,卻還是漂亮的不得了。


  這麼辦,是嗎?佐助向馬四剛剛離去的門口,嘴角微微揚起。「哼!接下來…」

  「就要看你的影分身之術了,鳴人。」



    ※  ※  ※  ※  ※  ※  



  傍晚。

  天空泛著紫色的雲彩,一縷縷地向太陽攏聚,趕在偏橘的灼熱下蒸發,將自己的血肉身軀深沉烙在那黃色的球體深處,伴著它沉眠在水平線下,等待明日再次來到。


  兩抹黑色身影,在烏瓦的掩飾下,開始了行動。

  『等、等一下,佐助!』鳴人無奈地看著星空,瞧瞧自己卡在樹梢不上不下的樣子,沒辦法只好輕聲呼應早已跳到另一庭院的佐助。心底則是暗地罵著佐助幹嘛要走的這麼快,還有屋頂那一片片滑滑的瓦片,活像是灑了一層油在上頭,難走死了!


  不過還好這一帶的好像都沒有人,鳴人暗自咽了下口水,前方就傳來佐助細微的腳步聲。


  『笨蛋。』被呼叫回來的佐助,一臉不高興地看著卡在樹枝間的鳴人,心有不甘地伸出援手,準備扶自個口中的笨蛋一把,『你再不快伸出手,我可不管你。』

  『切…』什麼態度嘛!鳴人不快地伸出他的手,交予他人,但眼睛卻不經意地直瞄到佐助的褲頭往下……

  瞬間,一股特別的氣味襲上了鳴人的嗅覺,那是在轎裡頭自己伏在佐助身上聞到的味道。接著就是自己的右手,那曾經有的觸感……

  「…哇哇哇────!」臉紅到彷彿就要滲出血的鳴人,哇啦地快速抽出自個被佐助扶助的手,原本站穩的身體頓時重心不穩地直落樹下。

  佐助看著那樹葉交織間隱隱的澄色身影,手心火熱熱的感覺讓他回過神來。『……這個超級大白痴!』說著,佐助也跟著跳下。

  但願沒被其他人發現才好!佐助這麼想著。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