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微溫【04】(佐鳴.坑)




  一頂大紅轎子,搖搖晃晃地來到一處華麗的大宅。

  面前十尺高的大門,至今已經不知開過繁幾,為紅轎子而打開,為新娘子而裝飾喜字。

  「辛苦了,這就是城外那個富爺的女兒呀!」守門人看了同夥身上的令牌後,就打開大門準備讓他們通過。


  「可不是嗎?老大的眼光可真準,你可知那老頭不讓我們接走老大的女人,還雇用了下三流的忍者要砍了老子!還好是遇上老子,到時交不了差,倒要老子我十八年後做女子服侍老大去了!」說話的那人一臉大鬍濃眉,高長六尺多,笑起來時整個鬍毛直立,活得像是要刺人般。

  「哈哈,馬四說話還是那麼遛,說正格的,這女人是不是真如老大說的那麼美,看她爹這麼護著她,說不定早和她爹有上一腿了。來,就讓大爺我摸一摸,合合不合老爺我的口呀!」相較起來較為矮弱的看守人,一臉滔笑地直直往轎頭裡看。

  「勸你還是別揭的好,那娘們可兇的很……」領轎人馬四話還沒說完,就聽後頭『哇』的一聲,轉頭就看那守門人摀著手,在轎前跳上跳下的,每一下都落下斑斑血滴。


  「臭娘們!」守門人恨恨地踏了轎子。

  「你才不是什麼好東西,幹嘛伸手偷摸、摸……我的僕人!」轎內傳來那富家女兒咆哮的聲音,讓守門人幻想美人嬌滴滴的嗓子,瞬間化成泡沫。

  「小姐,請妳用詞文雅一點。」轎子裡還傳來另一個極為冷酷的聲音。接著只聽見轎裡暗罵一聲「可惡」後,整個轎子又變得靜悄悄的。

  「喂!馬四,這轎子怎麼還多帶了一個人呀!」那守門人按著仍在淌血的右手,大聲地吼道。身後他所率領的人持著刀,眼看就要衝上來。

  「只是多帶了一個瘦弱的小廝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老子我也搜過這小子,沒有問題的。倒是你這架式,難道你要老大生氣嗎?這可是老大的女人。」身材高大的馬四,不愧是長年跟在巴德身旁的人,那種威鎮的氣勢一架出來,讓守門人的手下不寒而慄。


  「哼!」看了這場面,守門人不得不壓下氣憤。他也不想因為這個女人而壞了兄弟間的和協,只得擺擺手要他們趕快進門:「快去向老大交差吧!」

  「謝了,好兄弟。」馬四謝過那守門人後,擺起手勢起轎正式堂堂進入巴德所在的華麗的大宅中。


    ※  ※  ※  ※  ※  ※  


  『鳴…佐助,把你的手放開啦!』用力扳開被摀住的嘴巴,已變身為女子的鳴人以極為不雅的動作大口地吸氣著。

  『幹…幹嘛把我的嘴巴摀住呀!你想讓我沒氣呀!』鳴人氣憤地向坐在左方的佐助一瞪。

  『你這個超級大傻瓜,剛剛居然用男音發聲,你想讓我們事跡敗露嗎?』佐助以回以不爽的語氣回覆著。

  『你沒看到剛剛那個好色男要伸手摸你的胸部!我這是在幫你耶!』

  『哼!那個人是要摸「嫁」過來的少女-「妳」的胸部,又不是我。』

  『你…』氣到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的鳴人,雖然覺得佐助說的話蠻有理的,但內心那一種不高興的感覺卻怎樣也釋懷不起來。


  於是兩人間的火藥味就在狹小的轎內瞬間點燃,他們分別坐在左右兩邊,中間橫亙著一把苦無的空間,就像橋頭兩端對吠的黑白兩犬,誰也不誰先過橋。


    -To be continued-


 【後記】:

  本來是打算在25日更文的呀…但上課回來後,忙東忙西的,等到要更的時候,居然過十二點了(遠目)算了…後面的更文再延一天好了(喃喃自語)
  最近不怎麼想寫文比較想要做販售網站,雖然明明知道要趕新文呀,但沒心情也沒法度呀|||(總之會努力催自己的,泣) 
  今天考完試啦,但為什麼覺得還是很累耶……結束了一場硬戰,還是有修羅在後呀(遠目,飄走)

  呀,如果大家有知道什麼不錯的揭示版,能不能介紹給我呢(巴望)真的會很謝謝大家的!(想要偏日系的)以上,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至會客室留言喔~~(天空的留言板暫關)

  BY凌馥蝶 2008.4.2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