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微溫【03】(佐鳴.坑)



  「鳴人!」


  沒想到他們的衝突越來越烈,小櫻忍不住出聲住止。「佐助,你別在激鳴人了!」

  她擔憂地隻身橫亙在兩人之間,就怕鳴人真的一拳揍下,而佐助也跟著回擊。

  小櫻擔心的眼神,讓兩人壓抑起剛剛一觸即發的情緒。


  「哼!」

  「哼。」各自悶哼一聲,原本快要打起來的兩人皆背向著對方。


  看來小櫻就是他們兩人之間用以平衡的天枰吧。卡卡西看著眼前的小鬼們,心裡暗自評估。

  「你們吵夠了嗎?」卡卡西走向前,摸著鳴人和佐助的頭。

  「哼!」被按著頭的鳴人知道,卡卡西這一掌看似寵愛的舉動,實際上用了多麼大的氣力!

  「像佐助這種人,這麼能完美地扮好少女這種角色呢?」鳴人不甘心地低語著。

  「他那能扮的像我這種前突後翹,怎麼看都如此可愛的少女呀?」砰一聲,鳴人使用變身術化做一位美麗金髮少女,不論前後,還有聲音都是那麼的動人心弦,當然也少不了鳴人使用後宮術時,最主要的賣點──全身上下皆一絲不掛!


  喔,天呀!鳴人這小子……卡卡西二度扶著頭,對於鳴人這個出乎意料的小鬼,有些事真的是頗為無力。同時,在卡卡西的前方正傳來陣陣的殺氣!


  「鳴‧人!」一種從牙縫硬生生溢出的聲音,來自於小櫻。她握緊拳頭,用力地向前招呼過去。「難道你不知道……什麼是少女的羞恥心嗎?」


  「哇呀呀呀呀呀─────────!」成功第四次飛空的鳴人,在青翠的草地上劃著美麗的拋物線。

  覺得這樣還不夠的小櫻,還上前過去抓著鳴人的衣襟,用力地搖晃吼叫:「你知不知道羞恥呀,居然在我這個正值年華的女孩看到這樣的東西。你的腦袋到底是用什麼做的呀!」

  「鳴…鳴…小、小櫻……」被搖到頭昏眼花兼耳鳴的鳴人,忍不住地求饒:「…我我…錯了……」

  原來他們兩人之所以會因為小櫻而停止爭吵,就是這個原因吧。臉上劃著三條黑線的卡卡西,重新對小櫻三人的評估做了如此結論。


  「那麼,我們的任務就重新再分配一次吧。」卡卡西悠閒地拿起先前收起的『親熱天堂』,一面打開,一面說道。

  「小櫻,妳就跟隨著我做後援行動,跟著我的指示行動。鳴人、佐助,你們還是按著原先的計畫,喬裝潛入我們的目標人物-巴德的身邊!」

  「鳴……」這一聲低鳴,是來自於脖子好不容易被鬆張的鳴人。

  「不過呢…」一面交待任務,還邊看著親熱天堂的卡卡西,他暗自把書本高度向下拉了幾分,看了下仍在生氣的小櫻和耳朵被拎著紅腫的鳴人便繼續說道:「剛剛鳴人已經充分向我表示出他善於假扮少女的能力。所以,鳴人!你就和佐助交換任務,由你來扮演被巴德強迫的富家小姐。」

  「什麼!」反駁不成,反到賺了個『少女』的鳴人,就這麼張著白眼、開著大嘴,整個人石化在一旁。

  拋棄石化鳴人,卡卡西、小櫻、佐助則已站成一團,重新說明著接下來的任務。「佐助,你們這一次就是完成村裡另外一項c級任務,裝成J村李氏富家的小姐,代替她們潛入巴德的勢力所在。並收集資料,隨時回報給我。並注意我給你們下一步的指示!」

  佐助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小櫻!你就先跟著我,在鳴人、佐助準備進入巴德領地,試圖導亂敵人,安排李氏家族的後路,將他們安排到安全的地方去……」

  「是。」了解自己任務的重要性後,小櫻自信滿滿地應了聲是,在她的背後,好像隱隱看得出熊熊的火燄在後頭燃燒著。

  就在小櫻散發她的熱火、而鳴人仍在一旁石化時,卡卡西把佐助叫到一旁,並拿給他一個捲軸。

  「佐助,這個捲軸就由你來保管。記住,不論如何都不要和對方直接面對面衝突,如果真的遇上危機,就把這個捲軸打開。」


  佐助不明瞭卡卡西到底在擔憂什麼事,在那個面罩底下,這個木葉第一技師的真實性情到底是如何的人,寥寥無幾。現在他只有做的事,就是將卡卡西交待的事完成,並達成任務就好!


  「好了,小櫻,我們該出發了。」再度收起親熱天堂的卡卡西,回復平常一臉蠢像的表情。

  「是,老師。加油喔,佐助。我們等你的好消息喔!」小櫻一臉依依不捨的表情,臉上還帶著微微紅暈。
  「放心吧,小櫻。」卡卡西大手拍了下佐助的左肩,「那麼佐助,鳴人就交給你了,祝你們成功。」

  說完,卡卡西和小櫻以飛快的速度離開了此地。

  「喂,白痴。」佐助用苦無戳了戳仍在石化的鳴人,「你到底要發呆到什麼時候呀?快點回神過來,出任務了。」

  「喂!鳴人!」再一次的叫著,但鳴人仍是沒有反應。看來卡卡西派給他的任務似乎讓他受到很大的打擊。

  「真是的……」佐助不耐煩地扒了下頭髮,看著天空說道:「誰想要和你一起行動呀,這個麻煩的超級大白痴。」


    ※  ※  ※  ※  ※  ※  


  遙望天空,藍色中沒有一絲潔白。高大的樹木,青翠脆綠的草地隨著風左右擺動,只有某一處的青地留下了拖曳的痕跡,而且一直延申至附近的城鎮。

  「痛───佐助你幹嘛抓我的頭髮呀───!」

  「是你自己不要走的,白痴。」

  「那你也不用抓著我的頭髮呀!」

  「…哼,笨蛋就是笨蛋。」

  「什麼!你再給我說一次看看!」

  「笨.蛋。」

  「你還真的叫呀,你這個討人厭的傢伙!」

  「不是你叫我再說一次的嗎?」

  「可惡!」………




    -To be continued-



 【後記】:

  本來以為這篇的後記會很久很久才打,但還是打了(咩)

  說實在,我不太敢回頭看這篇文章,一般我張貼文章後,會反覆看的,但這篇並沒有……是說人都會有青嫩的時候,不過我還是不太敢看這太過青嫩的過去(雖然我還是要很努力地把這篇完結)
  嘛,我只是想說……其實,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我只存於當下XDD…

  不過這篇文章,目前還是沒被我給寫完呀(這才是重點)

  下回會張一篇短文新作~~嗯,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到我的會客室還有天空BLOG喔!(今天才去改天空的版XDD,下次專欄想改成黃色的~~)

  以上~下回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