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夢【全】(鳴人中心)




  有天,你做了個夢。


  就在你趕往當下時,你看見百尋難以得見的那人,手裡握著熱乎乎的血塊,臉上濺著汙漬。

  你不可能裝作什麼也沒看到,包括地方那具屍體,明明在數個時間前對你說有事想同你談談。是敵人,所以你警備,可沒想到再次會面時,對方已經變成一具仍帶著溫度的屍體,甚至那人身上的某塊肉,正被他的手足握著……

  ……好像準備要吃下去一般。

  你根本就沒辦法控制自己不想作嘔,卻還能鎮定地望著那個男人,最少是苦苦想追回的,自以為是的手足之情。

  「佐助…」你輕輕喚了一聲,試探的,因為四周除了你倆就無他人。

  那個人明明目焦是看著你的,卻好像現在才望見般,慢慢地將低垂的頭抬起,那一瞬間,你確立望見的是從來沒有看過的猙獰之情,驚著你不小心退了半足,移動了後跟的小石,全身不住顫慄。

  等及正眼望著你時,那表情又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茫然,又或是空洞的可怕,用著好像沾著鮮血的唇,明明很溼潤卻彷彿乾涸、多天未曾開口般:「……是你呀…」

  啞聲。

  而你也忍不住想禁嘴,卻控制不住地跨步向前,有了一步,就有第二步……

  「嘿,佐助…」

  「我們回村吧。」

  你說不出聲恭喜,特別是你看到那個人的親手足,此時此刻就像隻布娃娃地丟在你和他的腳邊,你強忍著壓住腹裏的翻滾,甚至是存於心中,將對方視為手足的那種情感……

  因為悚然……就算對方不把你當作是兄弟,你也不住猜想是否也有如此一天……

  不去想。

  所以,就換想…對方為什麼不開口。

  為什麼不開口的開口,你望著那個人黑潭深似的眼睛,以前你曾看過那雙目於藍天下閃著如彩虹似的倒影。你愣住了,因為再也不是多彩的,明明是黑色卻像是無底沉淵。

  「佐助……」

  沒由來得,你知道這個人從這一刻便不僅只有活著。

  因為在他的身上彷彿就要脫去這一刻,甚至是活著理由,連你多年來努力追逐的氣力,在無形之際就要烏有了……

  「我們回去!」你抓著那個人的手,當然是沒有握著人體心臟的那隻。「回木葉,讓我帶你回村,去見鋼手奶奶,她一定會幫你打點好,然後我們再去吃一樂的拉麵,你出來那麼久了一定很想念吧?……」

  你霹靂啪啦說了一堆,手裡握著對方的手,而對方也很順遂地被你拉著走,愈走卻愈覺得手裡的冰冷,比下雨天淋溼的那種冰還要刺骨,你忍不住愈說愈多:「……跟你說呀,和我們同期的早就升為中忍了,就只剩你和我還是下忍。這一次就只有我們去參加中忍試驗,我保證我漩渦鳴人一定比你還早升格為中忍,甚至是上忍,因為我是要當火影的男人呀……對吧,佐助……」

  「對吧、對吧,佐助……」你不斷地反問這一句,自然心中也帶著恐懼,明明對方有確實地被你牽著走,但你不敢保證是曾有勇氣轉過頭去,看看那個男人一眼。

  就一眼。

  你會大吼的,甚至會沒膽氣地哭出來。

  「佐助!給我活下去!活下去──不要死,我求你!這是我漩渦鳴人一生一世的請求了!」

  轉過身,看到那個人已然面無表情的神態,你大吼地將對方壓撲於地,頭埋在那人的胸前,直接的皮膚對上皮膚,為什麼…會那麼冷凜呢?

  為什麼?

  抬起滿臉淚涕的臉蛋,你不斷地低吼著、反覆著類似的話:不要死,不要失志,那麼我會幫你找目標,求你活下去……

  就算日後有可能遭受同樣的下場……

  你恍惚地閃過這個念頭,卻從未想過對方之於你的看法。

  所以當你錯手不及,被那個人反壓於地時,你甚至回想不起來應該要起身反抗,只能看著那個人混沌的眼神,將手裡那團血肉塞到你嘴裡,用力地,讓你的牙齒觸碰到生肉,讓你的舌頭滑過鮮血的腥味,甚至是你的臉上滿是血塊模糊……

  在沒有反手的餘地裡,眼睜睜看著那個人低下頭,咬住你碰了肉塊的嘴,直到分不出究竟是佐助兄長的鮮血塊,還是存於你這個有心跳痛的人,帶著恐懼因子的液體,噗滋流出……

  鈴鈴────…


  那是,屬於你床邊的青蛙鬧鐘聲。

  「嗚呀────」你帶著彷彿低血壓的腦袋,懶散地將床邊的鬧鐘打掉。然後上半身迷迷糊糊地稱坐起來。

  「頭…好痛。」你扶著右邊的太陽穴,覺得今晨的一切並沒有那麼好過。

  你只覺得頭很重很沉,就像是做了什麼不太好的夢,像灌了鉛般將你的頭部細胞壓住、直至破裂,怎麼也想不起。


  只知道,那只不過是個夢。

  而夢,從來不會在現實發生的。

  一定。


  ─END─

2008.4.5 am2:09


【後記】:

  這是,看完火影漫新連載,然後加上期中考試壓力(看不下又非得看),不得以跑去爆而生出來的文章(死)好吧,我的壓力有點大……但最少是大到生出文章而不是胃痛到想哭(遠目)

  反正,本來打死認為佐助的兄控程度沒那麼高但看他那副死樣子還是忍不住想飆出些什麼……

  在張貼前,我請了二位朋友幫我看這篇文章。情婦說,前面剛開始還看不出來誰是誰,誰是鼬哥誰是佐助,但後面舖陳很好(小花)S的好……(咩,誰叫我最近被友人一直說是M,偏要『硬』起來…被打)

  望姐則是問我佐助目前是不是處於發瘋狀態,咩,其實當時在下筆時根本就沒有想那麼多,通常我會為故事的人物行為下注解時,皆是在寫過之後才會去想(這個思考方式似乎不太好|||)我後來想想後的回答是這般的:那是夢境,可以說,是鳴人君潛意識的可能性。單提佐助的行為的話,確實是『瘋了』,不論,他還分不分的出誰是誰,皆會慢慢丟去,然後變成將眼前的每個人當作是他的仇人,然後反覆那種殺戮前的痛苦、報仇的快感,還有失落。

  感覺會有點深重,但事實就是有可能發展成如此…我是這般想的。不過我想會有不少人在想佐助的為什麼吧?雖然當時寫文時打定就是鳴人中心,沒有在佐助的部份多下著墨,但望姐這番提醒,倒是點清不少(點頭)

  其實我還蠻喜歡讓佐助在殺了鼬之後會陷入一種精神分裂、反正就是多種情緒加總後的『失控』,這個我也有放在生子文中,但…生子文被我放很久了(死)寫很多但根本沒有把故事推到下一階段好煩呀呀呀(抓頭)為此,望姐昨天還是很慎重地問我:「你真的是佐君命嗎……」咩,在下發誓,我真的是呀…(嘟嘴)

  總之,這篇是不會有佐助視角的,我保證。

  然後,關於佐助將OO塞入鳴人嘴裡的部份…咩,反正就瘋了嘛…再過去的推展,應當是整個非常鮮紅的場面吧……但我沒寫,因為這是夢,所以會『中斷』。不過我也說了,就因為是『夢』,夢通常都是表示一個人最深刻的情感、記憶、又或是…嗯……

  就是這般啦,下週要準備考試,之後也要為出本忙碌,出新作的機率比較少了,所以目前已經把『微溫』搬出來『應急』,應該可以支撐個二個月的張貼……那麼,下次張文見了。如果有什麼意見、問題,很歡迎在下面留言喔!謝謝大家。


  by凌馥蝶 於2008年4月6日張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