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回歸【全】(佐鳴)





  出生於世。
  也許沒有人笨到去計算出生到今究竟過了多少歲月,幾千天無知的日子。


  但我卻算著,從你離開村內後我就不停地計算著…



  一千零八十三個日子。

  二年十一個月又十八天。




  「佐助……」


  眼目所見、耳內所聞……到處都是血腥事物。
  也許就在前方,也許就在眼前,又也許就在自已的腳底下,連手心,也不能放過。



  「回來吧,佐助……」


  這就是戰爭,忍者的戰場。
  不能避免的命運,強者生存、弱者死亡,多麼簡單的道理。



  「大蛇丸……已經死了。」



  真的……很簡單。



  「小櫻、卡卡西老師、伊魯卡老師、鹿丸、寧次、牙、小李、志乃…大家都在等你……」



  所見之處,全部都是屍塊,或大或小,散落在腳旁。
  隨便一處站立,瞧,在右邊有著半截右臂,左邊還有半塊的大腿肉,踏在腳底下的,不知是敵還是我方……紅白色的腦漿。



  大自然是多彩多姿的。

  但這裡只有單一顏色,叫紅色。



  「佐助…」



  鳴人的臉上,看不到原本的膚色,不是鮮紅大血,就是他人白花花的腦漿。
  存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金色光芒,怎麼可能會在這裡見著呢?


  都是…紅的…



  「回去吧,鳴人。」



  經過二年的洗禮,臉龐依稀可認出,昔日的伙伴,今日的叛忍,未來……的戰友。

  如果他願意回來的話。




  「我不屬於任何一方。」我的目的,就只有殺死那個男人。



  就算全身濺滿熱情的鮮紅,卻無損他一身拒人於千里之外、冰冷氣息。



  「佐助!」


  轉身欲走的腳,略顯停頓。


  「你……是我今生的『牽絆』。」


  「你以為,我還是三年前的我嗎?」你以為,我還會像三年前一樣,讓你從我身旁逃離嗎?




  淚水早就流光。
  總是帶著自由的藍眸,有多久沒有出現了?

  都只剩下紅色……



  「哼…」轉回身,佐助冷酷的眼神,望著昔日友人。「我也不是三年前的我。」


  「過去我能從你身旁離開,到了現在,結果還是一樣。」



  然後激戰開始了…
  結局卻不一樣了…



  在查克拉與查克拉相互撞擊所發出的光芒中,





  ──────────夢境就此劃開。





  「呼…呼…呼……」



  仍舊是凌亂的房間。
  子夜,月光從窗邊照射下來。


  被惡夢給嚇醒的鳴人,全身冒著冷汗,牙齒頻頻哆嗦,肺部的貪婪地吸取空氣,還沒平復。



  「原來…是夢……」鳴人深吸口氣,努力將心跳調如平常。



  這一些都過去了。
  一千零八十三個日子,再加上五百八十七天…


  已經一年過去了,沒什麼好怕的。



  雖然不斷地告訴自已,但鳴人還是飛快地下了床,換下睡衣,穿上外出的衣服。

  就是現在…一刻也不能遲!



  不能怪鳴人如此神經,因為剛剛的夢太過真實。
  真實到鳴人一刻也不能放心。


  就是現在…他一定要看到佐助!




  夢是半真半假的。


  木葉成功攻陷了音忍者村,大蛇丸也確實死在自來也的手中。

  那時的確是充斥著濃厚的血腥味,那些對話也曾經說過。



  唯一不同的是,佐助還活著,也回到了大家的身邊。



  奮力地奔跑著,一路嘶叫佐助的名字。
  就算附近的鄰居,開著燈火,對自已丟著垃圾,鳴人也不在乎。




  「佐助───!」



  每個人都曾經遺失某些重要的東西,會難過,會傷心。
  如果能失而復得,就會加倍地珍惜…



  如果…曾經回到自已身邊的那人,又離自已而去……
  鳴人想都不敢想,只能全力地奔跑到那個人的身邊,看他是否還在?


  跑進那熟悉的庭園,如往常般破壞大門,用力地推開那人的房間。







  ───沒有…人……





  「你在做什麼呀,超級大白痴。」


  佐助穿著浴衣靠在門口,看著某位白痴專門三更半夜跑來槌自已的床單,除了『苯蛋』,實在沒什麼好形容他的。



  這又是第幾次了?佐助無奈地想著。


  回到木葉也快二年了,這種平均每幾個月就上演的戲碼,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演完?
  佐助開始後悔當初為什麼會答應這個苯蛋回到村子了。



  這比起待在音忍者村時,更加難以入眠。



  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笨蛋又會在夜半好眠時,一路叫著自已的名字,跑來住處,只為了確定自已還在不在……



  鳴人這個白痴到底知不知道這樣的行為帶給我多少麻煩?


  我已經受夠每次行走在街上,受眾人行注目禮的感覺……就不知道火影大人能不能批淮我加入暗部?



  「……就如你所見,我並沒有離開。」


  「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備份的被單就放在隔壁房間,快點去睡,明天還要出任務!」



  睡意仍在,走到那動也不動的那人身旁,佐助拍拍鳴人的肩,然後看著自已的被子,被一點一滴的水漬,化了好一大圈…




  鳴人哭了………
  這是前幾次從未有的情況。


  空氣中,終於傳來陣陣啜泣聲,一直強忍著,不敢放聲。



  「鳴人…」

  佐助被鳴人嚇到了,但,卻不意外。



  「我回來了。」



  難得『溫柔』地對鳴人說這樣的話,佐助的臉色有些許變形。



  熟練地將鳴人的外衣拔除,將隔壁房間的被單放到自已睡覺附近,舖好,『哄』鳴人上去躺著。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佐助曾和卡卡西談過,對於鳴人三不五時地『造訪』,他們有了初步的解決方案。




  「你就搬來和我一起住吧!」佐助長嘆一氣,『忍痛』做出這樣的決定。



  然後蓋上被子,合著雙眼,將張著大嘴的核桃眼男子消失在自已的眼皮底下。



  快點睡吧,超級大白痴。
  明天…還要出任務呢。



    ─回歸篇.END─


【後記】:

  貼了,我居然貼了!!

  這是『點滴』系列.佐鳴篇第一彈!(幾乎沒有校稿就貼上,泣)

  和寧鹿篇一樣,走的好像是淡淡的路線。
  故事設定在佐助回來後。

  至於佐助回來之前的慘狀,目前還不打算提及
  寧鹿篇多少會帶到,但佐鳴篇還不確定……因為現在還沒有庫存(淚)
  這些還不是文章的重點,大家只要看他們現在一同生活的模式就好了!
  有些事,的確是不如表面般美好,就如同文章的一開始。
  但不表示他們非得要將那些事,帶到平常的生活中。

  這是『點滴』,所以一定是值得回味的才會列入生活的點點滴滴。

  話是這麼說,不過我是那種想到那就寫到那的人
  所以不論是寧鹿、還是佐鳴篇間,有什麼故事我也不清楚。

  希望未來我不會因此而嚴重卡文呀!(努力祈禱)

  因為沒有庫存,所以佐鳴第二篇還不知道何時貼…(汗)
  關於這點,還請大家多多包涵呀(泣)

  by凌馥蝶 2006.9.13張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