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南瓜與蛋【全】(寧鹿)



  時光飛梭。
  轉眼間,一年又過去了。


  這一年,鹿丸十四歲,寧次十五歲。

  距離鳴人修煉結束回村還有半年,當然,這是後話了…


  這年,鹿丸正式接受(其實是被迫接受)第五代火影的命令,準備監督明年初由木葉所舉辦的中忍考試。同年,日向寧次在執行第四十三次的A級任務後,被上級選拔正式成為上忍。

  當然,升上上忍的不只寧次一人。砂忍者村的手鞠、勘九郎也在這一年升為上忍。我愛羅就不用說了,早在與音忍那場戰役後短短不到半年間就當上中忍,更在一年半前就升格為上忍,現在我愛羅的夢想是成為能守護砂忍者村的風影,而他也確實地朝這個目標前進著。


  回到現在,

  場面依舊是日向分家,主角還是那二位出場最多次的奈良鹿丸,以及日向寧次。



【蛋篇】

  時間,下午十二點半。
  地點,日向分家,日向寧次專屬後院。


  「喂……寧次…」

  鹿丸苦著臉,有意無意地看向那一臉嚴肅,卻隱隱帶點殺意的寧次,手裡的筷子輕戳著那顆白白滑滑的水煮蛋──這是奈良鹿丸此生最討厭的食物。

  「我可不可以不要吃呀………」

  每次都被逼著吃,倒不如要寧次省下來拿去給那隻母雞孵了,說不定還能再次創造『雞』的奇蹟。而不是餐餐被自已戳成蛋不成蛋樣,到時再被逼著吃下,可比整顆吞下還要難吃得多。

  鹿丸心裡如此想著,手裡卻還是無意識地戳著水煮蛋。


  經過一年,二人的相處模式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鹿丸依舊把日向分家當作飯館,當作看雲的好處所;視寧次為第二下棋對手(第一是阿斯瑪),生命中第二個廚師……(第一,當然是鹿丸的老媽……)

  而寧次則越加習慣鹿丸常常來日向分家,煮菜時總不由自主地多煮一份;視鹿丸為第三最想交手的對象(第一是日向日足,第二是鳴人,至於鹿丸,他一點也不想和寧次打…),第三個最讓他無力的人…(前二名分別是阿凱師徒)


  如果硬要說二人之間有何不同?

  也只有鹿丸的胃越養越刁,寧次的手藝一天比一天還要進步罷了。


  「不可以。」

  寧次回的話永遠都很簡短,鹿丸屢試不爽。

  「唉……」

  微微嘆口氣,鹿丸並沒有將那顆『導火線』推離,反倒從旁邊高有自已半腰的文件堆中,隨意抽了份厚達五公分的文件起來看。

  很明顯,鹿丸用了很爛一招──拖延戰術。能拖則拖,能延就延,古人都能將鐵柱磨成千本了,還有什麼不可行的?


  「為什麼參加中忍的考生總是這麼多呀……真是麻煩。」鹿丸隨意翻了翻資料,這一份是雨忍者村的下忍資料。

  不知道是雨忍者村中想當忍者的人數增加,還是他們家庭計劃推行成功……每一次他們所送來的下忍資料一年比一年還要厚。好玩的是,這幾年以來,不論是在水之國、岩之國,還是風之國所舉辦的中忍考試,通過中忍的名單,從來都沒有一位是出自於雨忍者村的……

  早已吃完午飯在一旁休息的寧次瞧了瞧鹿丸帶過來的資料,突然冒了這麼一句。


  「看來,最近的傳聞是真的。」

  「!」帶著驚奇的眼神,鹿丸眼神快速地刷向寧次的臉上。


  原來日向家的人,不只是練練八卦掌,也會聽『八卦』呀……


  鹿丸想的並不誇張,一說到日向家,『不苟言笑』這四個字根本就是他們的黃金招牌,雖然這項理論並非指所有的日向族人。至少雛田不是,寧次的話,勉強吧……


  「什麼傳聞?」鹿丸小心翼翼地問。

  鹿丸如此緊張兮兮的原因,一切源於『傳言』二字。搞得鹿丸一聽到什麼傳言風聲,就怕到想立刻丟下工作就走(正確來說,是藉此創造另一個翹班的理由。)

  最好…別再聽到自已和那位砂之公主的事了,都怪井野的嘴巴太大,假的都快被這個女人說成是真的,煩都煩死了!


  「聽說火影大人有意把你升格為參謀團的一員。」

  寧次看了看鹿丸那顆圓滾滾的水煮蛋,繼續說道:「把你招來擔任中忍考官,這是第五代火影的第一步。」


  呼,原來不是和那女人有關的事……鹿丸放心地吐口氣,接著又聳聳肩。

  「我也不想這麼麻煩呀……」都推辭一年多了,鋼手大人想要來硬的,鹿丸再怎麼不甘願,也得接下。

  女人…真是個麻煩的東西。


  無意識地拿起筷子,鹿丸一面翻閱,一面用力地戳呀戳……

  寧次眼神餘光仍注視著那顆……呃…不成蛋形的『蛋』,然後反問鹿丸:「有什麼打算嗎?」他可沒忘了要鹿丸把那蛋泥吃完,正找尋機會伺機逼鹿丸就範。


  「這個呀……」糟了…

  鹿丸『再次』無限惋惜那顆被自已戳成蛋泥的可怕物品,腦袋分成二部分快速運轉著。一部分在思索如何回答寧次的話,另一部分則努力策劃計謀……『如何避免水煮蛋(泥)下肚』的計劃……

  「老實說……我本來只想隨便當個忍者,賺點錢,和普通的女人結婚,生二個孩子,最好頭一胎是女的,第二個是男的。然後等孩子們長大,長女結婚,兒子也能獨當一面時,就退休過著悠閒的日子。……」

  寧次挑挑眉,繼續聽鹿丸說道。

  「………最後再比老婆還要早死,這就是我要的生活呀……那種天天看雲,下下棋的平靜生活……」鹿丸伸伸懶腰,打了個不大不小的哈欠。


  「……順其自然吧。」鹿丸這麼說。

  「喔?」寧次瞇著眼。

  「因為反抗很麻煩呀……」就像這次被迫擔任中忍考試人員一樣。

  「………真的是這樣嗎?」別有深意地看著鹿丸,寧次不屑地說著。

  「呀?你不覺得呀?」還以為我們認識很久了呢。


  晌午過後,微風輕輕吹拂二人同樣鳥黑的頭髮。


  「我當然覺得。」


  都認識這麼久了,怎不多少了解你?

  白色的眼瞳,閃著淡淡的紫色。


  「只不過,我覺得你那種麻煩……更應適合用在此時此刻!」寧次揚起淡淡的微笑,右掌一出。「八卦空掌!」

  「耶!耶!你還真不會手下留情耶……」狼狽地逃過寧次那凌厲的掌風,鹿丸二腳跪地,一手撐地,另一手穩當當地托著『蛋泥』碗。

  此時此刻,鹿丸有點後悔提示寧次練成這種掌法。不過寧次就算不使用這招,也能把鹿丸逼至絕境了。


  距離鹿丸七八公尺遠的寧次挑著好看的眉,看著對方手上的碗,眼神似乎透露著『還不錯嘛,沒利用這次的攻擊,暴殄天物!』。

  啐!應該要故意接不牢的。鹿丸有些後悔自已身為忍者的無限本能。


  就這樣……

  故意用話題來轉移寧次注意力,且打算帶『蛋』逃跑的鹿丸;與早就猜想到鹿丸意圖,並且隨時應變以便擒拿『偷蛋人』的寧次,兩人平靜地遠視對方,彼此都沒有動作。


  「別再玩了。」早點吃掉,對你對我都好。

  「………麻煩。」誰會想吃那個鬼東西!


  二人就這麼相視著對方,誰也不讓誰一步。


  「哼…」

  又是那種不屑的聲音。才這麼想完,鹿丸突然覺得有些不妙。自已的位置似乎離寧次很近……正好就在他的……

  「八卦……領域。」鹿丸心裡的話還沒說完,寧次就已接下話,連手勢都擺得好好的。

  「等!…等一下,寧次!」語氣和行動完全不一致的鹿丸,拿著碗懶散地站在原地,嘴角卻帶著如我所願的笑容。

  「只不過是一顆蛋而已,沒必要鬧成這樣吧?」

  「……」寧次難得沒有發言,收起手勢,眉際邊滿是青筋。

  「所以啦,我們就來和解一下。」鹿丸拿著碗,和一支不知道從那冒出來的湯匙朝寧次前進。


  而寧次同樣也跨著步伐,朝鹿丸走進。


  「你呢,就幫我把這蛋泥吃掉,而我就免為其難地煮一頓飯請你吃吧!」舀起一堆蛋泥,送到寧次的面前。

  「……」至始至終,寧次都沒有說過一句話,更沒有因為鹿丸難得開口要煮飯,發出任何反應。


  「奈良……鹿丸。」

  「嗯?」

  被叫到名字的人,懶散散地應了個聲。


  「你的影子模仿術越來越純熟了。」最後幾個字,簡直是咬牙切齒。

  「好說。」鹿丸聳聳肩,認同寧次對他的『讚美』。


  一湯匙的蛋泥就在寧次的面前晃呀晃著,「那麼…現在你可以幫我吃掉這顆蛋了嗎?」


  +  +  +  +  +  +  +  +


【南瓜篇】

  時間,晚上近七點半。
  地點,日向分家,日向寧次別院客廳。


  今夜很難得換了個人在客廳等待晚飯的來到。

  那人一臉冷靜地坐在飯桌前,翻閱鹿丸帶來的將棋書藉,但內心的掙扎卻遠不及外表所見。烏黑長髮隨意披肩,只有那帶點紫白的眼瞳,不時地瞄向離廚房最近的門口。


  從下午的鬧劇之後,至始至終都一臉鐵青的寧次,在鹿丸的淫威──影子模仿術之下,心不甘地將那蛋泥整個送裡肚裡。

  然後又抵不住對方『即然你已經吃了,雖然有點麻煩,但也要屢行承諾…』及再三保證『不會睡著,放心把廚房借給我吧』的情況下,寧次終於抵不過私心(想試試鹿丸手藝到底是如何),答應放手借廚方讓鹿丸去發揮────即使那時鹿丸的表情一臉懶散要睡樣,絲毫說服力也沒有。

  因此,寧次很擔心鹿丸會不會把日向分家的廚房給毀了,畢竟聰明的腦袋和做飯是不成正比例所能衡量的。


  在日向寧次的記憶裡,認識奈良鹿丸的日子,說不長卻也不短,但他從未聽聞,也未曾親眼看到鹿丸佇立廚方洗手作羹的身影……

  想到這,寧次臉上的黑線又增加不少。但『一言即出,駟馬難追』,內心的掙扎再怎麼大,答應了,就是要好好遵守。

  無意識地嘆了口氣,寧次只得振作精神,將所有的心思投入眼前的書藉上。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了,長針從六點十五分開始,又再次回到十五分這個位置。

  現在已經七點二十三分了,一小時過去了,鹿丸還在廚房內。沒有燒焦味,更沒有聽到廚房被毀的聲音,雖然偶有淡淡菜香傳出,卻連一支湯匙落地的聲音也沒有……


  這樣的認知,讓外頭的人開始坐立難安,瞧向門口的次數成n次方增加。寧次緊張到甚至忘了自已可以使用白眼去查看廚房的動向,好幾次都想起身進廚房去查看情況,但還是極力忍下。

  終於在寧次第八次克制自已,那一抹熟悉的身影終於出現在門外的另一端。


  「抱歉…讓你久等了。」鹿丸一手提了個鍋子,身形搖擺地走了過來。

  「………鹿丸,還是讓我拿吧。」快速地迎向前去,寧次主動將鹿丸手上那一鍋食物端來飯桌上。

  早該想到的……鹿丸這麼怕麻煩,肯定將食物、碗盤一併拿了過來。看他一手提著大鍋,一手拿著餐具……寧次的頭開始有些泛疼。


  鹿丸難得主動將碗筷擺好,然後再坐到寧次的對面,坐定後,還不忘打了個愛睏的哈欠。


  「…你煮了什麼?」

  廚師出來了,菜也端出來了,寧次看著那熟悉的鍋子,心裡充滿好奇。

  「燉肉。」

  簡單地回答,鹿丸再次打了個哈欠,手指伸至眼角,拭去因嗜睡所帶來的淚水。

  寧次當然沒有看露鹿丸那一臉剛睡醒的臉孔。還保證自已不會睡?無奈地翻翻白眼,心想人還能平安地走出來,這一點雞皮小事就省略不去想了。


  因為嫌麻煩,鹿丸用了大小兩鍋將今晚的晚餐一次帶了過來。

  鹿丸把鍋蓋掀開,一股讓人十指大動的香味隱隱約約地滲漏出來。將放至最上層盛有白飯的鍋子取出,露出澄黃的顏色,這就是他們今晚的主菜──南瓜蘑菇燉肉。


  這是什麼東西?

  打從掀鍋以後,寧次從頭到尾眉頭直直緊皺,未曾鬆懈。寧次的確很高興鹿丸還能『活著』從自家的廚房出來,煮出來的菜更是色香味俱全,可說無可挑剔。

  但……為何自已一看到那一鍋橙黃燉肉,就忍不住全身發麻,內心更是強力抗拒?

  「什麼……的燉肉…?」不知為何,寧次說起話來,開始結結巴巴。

  「南瓜燉肉。有點麻煩……要我說明材料及做法嗎?」


  南瓜蘑菇燉肉。

  首先要準備牛肉、半顆南瓜及蘑菇數朵,蔥、薑、酒……,再以鹽、糖、味精佐料。將牛肉處理切塊,清燙一次,然後再加水、調以佐料,隔水清燉至熟。然後再將南瓜洗淨,去皮切塊再加入燉至爛即可。
  (以上作法是瞎編+食譜參半,我是作菜白痴呀,不會煮菜…b)


  對鹿丸來說,這是再簡單不過的煮菜方式了。除了找齊食材和燉肉的前置作業外,在烹煮中鹿丸有大半的時間都在睡覺……

  也難怪寧次沒有聽到廚房有任何聲響…(因為睡著了嘛…)


  「不了…這……你做的?」某人遲疑地問。

  「現在整個日向分家只有我們兩個…」難道還有第三人?

  「…你真的會做菜?」

  「……不是就在你面前了嗎?」(青筋)


  鹿丸主動將飯盛好,再淋上一匙半的南瓜蘑菇燉肉,澄色的湯汁、柔嫩的牛肉塊,再加以香草點綴,連鹿丸自已也很不可思議,這麼麻煩的事自已居然做出來了,而且還是做給日向寧次吃,連認識許久的井野、從小到大的丁次也沒這麼好的福分。

  「雖然有點麻煩,不過快點吃吧。」蠻想聽寧次對這頓飯有什麼意見的。

  「嗯呃……」寧次面有難色拿起湯匙,舀起一匙,遲疑地停頓在距離嘴邊約十公分遠。


  我應該要吃下去的呀,為什麼我的身體會如此抗拒著呢?

  寧次看著那澄黃可口的牛肉,卻這麼也下不了口。

  看向一旁的鹿丸,雖然他還是和往常一樣一臉懶散樣,可眼神卻騙不了人,那雙期待的黑瞳,正等待他吃下這一口後的反應。


  不知為何,寧次突然想到自已第一次煮飯給鹿丸吃的時候,那時他正好煮了他最喜歡的味噌燉青花魚與涼拌海帶,最討厭的水煮蛋。也記得當時鹿丸曾經問過自已有沒有討厭過什麼食物,那時自已的回答是沒有……


  為什麼自已會想到這些?

  看了看手裡的那匙,再斜眼看了看期待的鹿丸。

  細長的黑瞳直直看向自身,寧次再也接受不了旁人暗地傳來的『快吃吧』之類的怨念(雖然那個人對於自已發出的『怨念』並無知覺),停在面前的湯匙最後還是舉起,送入自已的口中。


  即使心裡厭惡的感覺大過於想吃的慾望,但寧次還是努力地吃下肚了,而且還十分用力地咀嚼再咀嚼……


  「耶,怎麼樣?」

  鹿丸見寧次吃下後,就一點也沒有動靜。舉匙的右手無力地靠在桌上,低著頭,久久未曾抬起。



  過了好半晌。



  「鹿丸……」




  「你說,這是什麼燉肉?」

  「…南瓜燉肉。」有什麼不對嗎?


  嗯…很好…



  「還記得以前,你問我討厭吃什麼嗎?」

  皺起眉,鹿丸當然記得這件事。



  「鹿丸,麻煩你。從現在開始千萬別讓他人知道今天的事。」

  抬起頭,白色的眼瞳旁,滿是青筋……


  「還有……我討厭吃南瓜。」


  聽聞,鹿丸並沒有任何不悅,就在寧次抬起頭來後,所有的答案竟變得簡單。


  原來是這樣呀…

  無奈地聳聳肩算是答應,鹿丸在心裡大嘆幾聲『麻煩呀…又要做菜』後,卻還是起身將鍋盤收拾收拾拿回廚房。


  「真是麻煩…到底要做什麼菜呀?」無奈地捎捎頭,鹿丸一面挑選蔬果,一面思索菜色。

  第一次下廚,居然失敗了。

  雖然很麻煩,既然寧次對南瓜『過敏』,這也沒有辦法的事。


  抬起頭,鹿丸看著廚房那塊大形木板,隨手拿了個空白板,提筆寫了個『南瓜』二字,和其他寫滿菜色的小木板整齊掛至上頭。


  看著那塊『南瓜』木板,鹿丸不由地嘴角微翹(其實是忍笑很久了)。

  他當然沒有忘記剛剛寧次抬起頭來,全身皮膚一粒粒紅點的樣子。想必自尊心有點強的他,對於自已過敏的反應肯定久久難以接受吧?這段時間正好夠自已重新準備一餐,答應別人的事還是要做到,雖然…很麻煩。


  「就做蕎麥麵吧,應該還記得怎麼做吧……」鹿丸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沒想到,會看到這麼有趣的事。


  拿起材料,有模有樣地站在爐前準備。

  今天日向分家還是有一頓豐盛的晚餐!


  不是嗎?


    -爆爛的END─



  2006.5.30完稿
  2006.8.7修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