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所謂床邊故事【全】(親子文)


  吃完飯的八分足,廚房輕輕地傳來,水聲,還有盤碟的碰撞聲。

  鳴人呆呆地望著前頭,他知道手裡在動什麼,但他的腦袋正努力地想著,等等要把衣服拿去洗了,垃圾也得清清……要不要留一份晚宵是鳴人最大的思考點。

  他想想……今天的飯菜都還有些,做一份留著用並不難,說來說去他比較在意的是孩子們明天的肚子,但如果留了的話也許錢就可以少給顧孩子的人,但出任務回來總是想要吃點愛吃的東西,比如一樂的拉麵……

  「到底…要不要做…?」某人一直在低喃著在錢與拉麵之間做拉拔,突然腳管一溼,原來是洗碗洗到水都順著盤子的角度,把水直撲到自己身上來了…

  「哇呀呀呀…」水流開的不大,但也讓鳴人的兩管溼得差不多,他飛快地水龍頭關去,向旁邊跑跳幾下,地上滿是水漬一片,激得鳴人不由輕嘆,丟下還未洗盡的三四片碗盤,到後面拿了拖把認了命地拖…

  「爸~爸~」長廊傳來碰碰跳跳的聲音,由小而大,就在聲音突然變大又停,一顆金黃色的腦袋出現在廚房門簾之前,只露了個頭,小手則抓著簾興奮地大叫:「你要不要陪我睡?你明明說好的!」

  金髮小男生興奮地在那邊抓著門簾,用那湛藍大眼望著他老爸,深情款款的,鳴人實在不想吃這套,特別是他的二兒子,隼風。

  「那個……再考慮好不好?」鳴人放下拖把乾笑回道。

  才四歲的隼風,一聽到老爸的拒絕,嘴巴立刻嘟得像是吊了三斤豬肉,那雙和鳴人同樣深藍的眼頓時夾帶厚厚霧氣及淚水,抓著門簾用力地拉道:「不行、不行、不行啦!」

  「你明明說要和我一起睡的……」說完,那金髮立刻向下一低,落漠地放下小手,啜著泣就要向外一走。

  鳴人心裡一噹,暗自咬牙……到底是誰教他這招的?

  「隼……我,那個……」並不是鳴人故意要說得那麼慢,而是小隼風已經一路大哭直往寢室跑去,半點留給鳴人慰留的機會也無。只見有人前腳剛走,後又有腳步聲接近。

  那好像快被扯下的門簾,突然又冒出一顆頭,烏黑地讓鳴人心口揪緊,「爸…」

  「哈哈哈……」知道是大兒子悠火,鳴人瞬間乾笑幾聲,不知道要什麼回應。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這二個兄弟年紀相同,為什麼老大會看起來有點老成老成的,平平一樣都只有四歲而己呀!鳴人開始反省自己的教育到底是那裡出了問題……

  「隼又哭了。」悠火淡淡說了句,那黑到亂七八糟、愈大像某人的眼瞳直勾地對上鳴人,裡頭卻是寫滿無奈感,看得鳴人心頭癢癢,虛了一片。

  「那個那個……悠,能不能幫我安慰一下隼?」鳴人乾笑地扒扒頭,抓著拖把的手有點無力。

  「嗯…」

  那像及某人的小臉蛋,乖順地點了頭,接著伸出右手的書本,淡然然地向鳴人說道:「我也要和爸一起睡,今天要唸這本書……」說完,黑色的小頭顱便乖乖地消失在門簾,踏著一致的步伐朝隼哭奔的方向而去。

  只留下鳴人在那邊發呆。

  其實育兒並不難,只要凡事多花點心思,像他這種二十二歲就有二個兒子、立志成為火影的新好男人,也能成為一個新好父親!但……


  「我討厭唸床邊故事呀呀……字典耶,字典放到那裡去了?」


  另一邊。


  「悠哥,你好厲害喔!」隼發著閃亮亮地眼,敬佩地看著比他大幾分鐘的老哥,那有半點哭到眼腫的感覺?

  「嗯……沒什麼,快點舖床等老爸過來吧。」悠不自在地偏了身,指揮老弟幫他舖好床…

  其實,他們只是想要多陪在老爸身邊這樣而已。

  「悠,今天要說什麼故事?」隼乖巧地跟著悠幫忙舖床,只是四隻小手,做起來有點慢。

  「呃……糖果屋。」

  「那一定很好吃喔?」隼窩進被窩,腦袋已然跑出許多食物……老實說,他也和老爸喜歡一樂的拉麵……

  「隼,你刷牙了嗎?」

  「呃,我忘了……」隼緊張地掀起被子,跑跳地走去廁所,他們都知道被櫻姐姐深情直望的感覺並不好過。

  留下悠火一個人,將二本書籍端正地放在頭床,一本是今天的床邊故事,另一本是老爸必用的字典。做完後,悠火才乖乖鑽進被窩等老爸過來陪他們睡覺。

  等待的同時,悠火突然想到今天下午看的一篇文章叫『攻其不備』,心想明天正好是鹿丸叔叔會來,到時再向叔叔討教幾招……


    ─END─

2008.2.23 am11: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