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閒聊】火影41集封面及387話『現實』(2/2修正台詞)



  接著是387話的『現實』。




  「目的達成的時刻,已經到了…」就是為了要殺死你,宇智波鼬。


  面對堅定的眼神,鼬直視著前方,那所謂的弟弟,慢慢地拉近兩人的距離:「雖然你像是從幻覺中看到我死去的模子……但你無法贏得了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的我。」


  「很遺憾,你的目的終究會以幻想做為結局,因為你還沒擁有萬花筒寫輪眼。」鼬緩緩說到,將原本伸出於袍外的左手,套回那紅雲彼端。



  佐助沒有接話,他垂下眼簾,將手裡的繃帶解開,腦袋回想的,是十三那年,『為什麼這麼弱…你是的憎恨,還不夠深……』


  慢慢的,繃帶卸下,露出的,是手腕的結印式,左右兩手皆有著『劍』一字。





  穿下的黑袍,露出的黑衫後,仍帶著家徵。


  「不管…你能將那雙眼發揮到什麼樣的程度,但以我這份恨意…」


  「將能使得幻覺變成『現實』。」佐助直視著過去的兄長這般道:「而屬於你的『現實』,下場……就只有『死』。」



  佐助如此宣告這一切,兄弟對看一眼,在瞬秒間開始動作。








  那手腕上的印,在佐助的解除下,秀出原有的物品,在迫及的瞬時,兩方雙雙執出手裏劍,短兵交錯,在接下的瞬間皆是手裏劍的執出、破裂,沒有一只能發揮那有效的攻擊,而後在那一刻,雙方向前衝出---





  鼬擋住了佐助執草雉劍的手腕,佐助也同樣抓穩那奪命的苦無,雙雙僵直在那。


  突然!


  鼬的身影出現了另一道分身,佐助心道不好,他沒有想到鼬居然能在互相攻擊之際還能結出影分身的印。


  他眼神一沉,看著另一個鼬射出三把苦無間,從咒印處變幻一條巨蛇,將佐助慢慢地包裏起來,為他擋去那三把苦無,同時也將方才僵著的形勢整個拉開。


  就在兩位鼬閉神看著那包裏的蛇身時,佐助唰聲而出,手裡執著風魔手裏劍,用力地朝他面前右方的鼬耍至。





  鼬不晃地用苦無敵擋,初時看來有餘,但慢慢地,旋轉風快的巨大手裏劍逐漸地將苦無削斷,這才驚覺佐助方才執出時,在上頭灌注滿千鳥流。


  抵不住的旋轉數,將鼬瞬間劃破,化做烏鴉,撓亂佐助的視線,萬花筒寫輪眼於一旁虎視眈眈。


  佐助根本來不及反應,鼬那道身影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一個飛踢,將他劇烈地撞至牆頭。


  他狼狽地落下站直,左手的千鳥仍在,卻被緊跟在後的鼬一手扣至後腦,右腳被踏、肚子受到強烈一拳。咕嚕幾翻,鮮血緩緩從嘴角流下。





  鼬在這時,慢慢伸出他的手,伸向暫時還沒辦法反擊的佐助面前,停留在那瞪大的左眼。



  「原諒我吧,佐助。」






  鼬那緩慢的手勢,彷彿以前小時,兄長戳向胞弟額頭那抱歉的語詞。




  「這,才是所謂的現實。」




  「將你的光明,交給我吧。」





  劃下的,是淒厲刺耳的---慘叫。




  結束,下回待續。





  實在很想說,本回打的很菜又很快(汗)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們家某佐的眼睛呀,不會天殺的真的被他哥給奪走吧(掛淚)昨天知道情報後已經做一整夜的惡夢了,看完了,我覺得惡夢還會延續。



  本回的情報,已經吃驚到讓我好生難過。也沒有什麼特別想分析的。整個看下來的感覺,前面都可以,但後面的進度看似太快,不知是現實,還是幻覺。


  以我希望的好方向來看,佐助和鼬前頭的對話,特別是鼬說了「你已經看過我的死期」,讓我不免想到,若這一切是假的,那麼,這就是佐助送給鼬「你也看過我末路」的禮物。


  倘若是真的……(某蝶身形一晃)嗚……



  最後…為什麼鼬哥首先從左眼開刀?和卡卡西的方向一樣,不要告訴我AB你想搞成最後佐助只被奪一眼,然後卡卡西的眼再過給佐助這種戲碼呀呀呀呀----



  以上,是本回…(角落,哀怨…期待下一回的『真實』吧,奔)



ps.


  突然想到一件事……當鼬哥和某佐說:因為你沒有得到萬花筒時。我看到某人戀兄情節居然高達這種程度!我敗了,我敗了,天殺的戀兄臭男人,你應該要想到的是某人呀(吼叫)雖然想到的畫面可能不太美好但……氣死了,就算我是你的控,但我超想把你碎屍丟大海的(揭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