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日向飯館【全】(寧鹿)



  這是…

  自從鹿丸將日向分家當作飯館,以及日向廚房,那塊『大』木板的故事。


  +  +  +  +  +  +

 

  「哇哈……」

  打著大大的哈欠,鹿丸雙手插腰,一臉愛睏地走在路上。


  又是不經意嗎?

  鹿丸左右看了看,確定這是村中唯一一條可以通往日向分家的道路後,沒有驚訝,更沒有掉頭就走。反正『又』走到這裡了,不去找他,好像對不起自已。

  持著這種想法,鹿丸用媲美烏龜走路的速度,向日向分家努力『爬行』。


  這不是鹿丸第一次來這裡,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初次造訪日向分家時,是在鹿丸升上中忍,第一次執行任務過後。

  因為宇智波一族的後裔-宇智波佐助接受s級叛忍大蛇丸的邀請,背叛前去音忍者村。由五代火影親自下令,命隊長奈良鹿丸帶領犬塚牙、漩渦鳴人、秋道丁次及日向寧次將宇智波佐助追捕回村。

  最後任務失敗,除了鹿丸之外的成員個個都受了重傷。也因此,鹿丸才有了與日向一族接觸的機緣。


  通往日向分家的路程很短,用『一般人』的步程,只需花上十五分鐘就可。鹿丸第一次來找寧次時,一共花了一小時又二十三分鐘才到達目的地,據說日向家的人知道後,莫不對這名『天資異稟』的少年深感佩服。

  慢慢地走著走著,少年總算走到那扇據說有百年歷史的木製大門。

  好不容易走到日向大門,鹿丸卻直立在那動也不動,絲毫沒有動手敲門的意思。只見他眉頭微皺,口中念念有詞。接著,鹿丸終於有了動靜,看他雙手插置口袋,一臉輕鬆自在繼續向前。

  隨著人與門之間的距離縮短,眼看少年就要撞上大門了,鹿丸卻還是悠閒地朝大門走去。


  『穿透』大門,鹿丸『不經意』破解外層的幻術,來到真正的分家大門。

  但他不走正門,低著頭,反倒朝大門的左邊走了一段路,接著跳起,翻躍圍牆。


  輕鬆落至造景庭園的草地後,鹿丸觀察四周的景物。前方右手邊是主屋廳堂,是日向分家用以招待訪客的所在。以廳堂屋為中心的走廊向兩旁展開,其中以右邊的走廊最為長遠,因為右邊的最深處就是日向宗家。

  日向一族雖分宗家、分家二支族系,但也共同居住在此。房屋雖通,但如果要前往到宗家,就『一定』得到宗家大門進入。同樣的,分家也是如此。


  知道寧次居住的別院是在廳堂左邊方向、右手轉角而行。

  但鹿丸卻先朝右方前進,大約步行二十幾來步後,連看也沒看,便朝左右後方射出二支苦無,將其身後射至的苦無打下。

  看著苦無落下的地方,鹿丸重重地嘆了口氣,捎捎頭決定朝十點鐘方向先向後步行,餘光一閃,再向左方行約八步長,接著用力往前大力一跳,一口氣跳至房屋走廊。

  只差幾吋才驚險地躍上走廊,少年多花了幾腳步,這才穩住身軀。

  鹿丸轉過頭看向剛剛行跳躍過的地面,此時已插滿不知從何處射來的千本。頓時背後冷汗一片,暗覺自身的能力有減退的跡象,得要加強訓練云云……


  按之前的慣例,接下來再順著走廊行走就可以到達後院了。

  少年在心底如此暗咐,便小心翼翼地揀著木板朝目的走去。


  +  +  +  +  +  +

 

  「早呀,寧次。」

  『好不容易』來到日向後院,鹿丸熱情地和正在練拳的寧次打著招呼。

  後者見鹿丸來到,並無絲毫理會,只有那好看的眉目,微微抽動好幾下。
  轉過身,寧次繼續晨練。


  「耶咻!」看主人沒有趕人的意思。不請自來的客人-鹿丸,找了塊離寧次不遠的清靜地,舒舒服服地躺在草地上。


  天上的白雲很多,一朵朵地朝少年的頭頂飄過。

  有些雲朵飄得快,有些則飄動緩慢,就這樣一快一慢,許多雲就這樣撞擠一團,形狀再次改變,看在鹿丸的眼裡,那片雲好似不遠處練拳的長髮少年。


  最近……寧次做的陷阱越來越不手留情了。

  一想到長髮少年,就想到剛剛的陷阱。一想到陷阱,鹿丸就想到自已為什麼要『不辭辛勞』地拖著『疲累』的身軀,來到日向分家?

  對於這個問題,鹿丸很想再繼續深討下去。無奈剛剛花費的氣力太多,少年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撐起直直下墜的眼皮,不一會工夫,就直接入夢找周公下棋去了。


  天上的雲再次縷縷凝散起來,風也開始舞動著,吹得鹿丸的頭髮,根根刺癢於臉上,卻沒有絲毫甦醒的可能。

  晨練完畢的寧次來到少年的身旁,看他無防備地睡著,心裡除了苦笑還是苦笑。

  「………陷阱得再重做一次。」寧次輕柔地吐出一句,眼角不經意地看到鹿丸的手邊放著一只捲軸,外頭還寫了個『寧』字。

  彎腰拾起,明知打開準沒好事,但寧次還是好奇地將捲軸展開來看。

  只見上頭寫著:

  八月十八日,金躍日。
     午餐。味噌燉青花魚、炸香菇、燙青菜、豆腐湯、水果一份。
     下午點心。高山茶、手製糕餅、燒賣、蒸餃。
     晚餐。蔥花蕎意麵、涼拌海帶捲、天婦羅、水果一份。

  八月十九日,土躍日。
     午餐……(以下省略。)


  「………」看到這裡,寧次稍稍晃了神,眼睛附近的血管不由自主地爆顯出來。


  抬頭看向太陽的所在。

  就快正午了…


  「下次,陷阱的等級及範圍再加大一點………!」

  寧次喃喃地說給熟睡的鹿丸聽,收起捲軸朝主屋前進。


  +  +  +  +  +  +


  「嗯……」

  鹿丸細細品嘗自已愛吃的青花魚,轉過頭來對寧次投以微笑,說著每次前來必定會說的一句話:「你做的菜真是好吃。」

  「謝謝你的誇獎。」

  自已做的菜能受到他人的稱讚,寧次心中難免升起不少優越感。


  吃完飯,將碗筷放至拖盤,準備等另一人吃完後再一併收拾。

  寧次看著空空如也的碗盤,心神恍惚。

  味噌燉青花魚、炸香菇、燙青菜、豆腐湯…這一些全都是剛剛已下肚的菜餚。只不過這些菜,並不是自已隨性所用,而是某人特別指定的結果。


  回想最近時日。從鹿丸第一次來到分家後,已過半年有了。

  半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足以讓一個人習慣許多事物。

  就拿鹿丸來說好了,寧次已經習慣他三不五時就前來分家,習慣他躺在自已後院,只為了安靜看雲。有時他們也會切磋修練,抑或是下下將棋陶冶性情。這樣的相處方式並沒有什麼不好,但寧次卻有點受不了鹿丸近來『主動點菜』的舉動。


  的確。

  自從那天以後,鹿丸只要有空,十有八九會來到日向家找寧次。

  除非寧次臨時有事無法招待客人,鹿丸多會留下在此用餐。也就因為鹿丸經常來這裡當『食客』,連帶寧次出外採購食材時,都不由自主地買上二份。


  最讓寧次後悔的,是在三個月前的某天……自已不小心脫口而出:『以後想吃什麼,直接告訴我,沒關係。』

  就是這一句話!

  從那天起,只要鹿丸一來,他的身上必會帶著一只捲軸。上頭可能寫滿了今天、明天、後天、大後天,早餐、午餐、下午點心、晚餐、宵夜(有時鹿丸也會留下來過夜)的指定菜單,甚至有幾道菜還細心地附上作法,就怕自已不懂這道菜的製程。


  如此以上,鹿丸這小子敢情把日向分家當作是飯館不成?

  ─────答案恐怕是『肯定』的。


  寧次自認自已的修養還算不錯。最少他不會感情用事,會冷靜地判斷現實與幻想之間的差異,進而做出最好的決定。

  只不過這些判斷,只僅僅獨例於鹿丸這件事。


  為此,寧次曾前後暗示了好幾次,甚至連陷阱都派上場了,但鹿丸還是依舊故我,每每帶著菜單來這裡(日向飯館?)報到。

  不過,自已真的就如以上所言,這麼排斥鹿丸來此坐客、甚至反客為主地要求點菜嗎?

  寧次突然想到廚房內正蒸著二籠的燒賣、蒸餃───今天準備給鹿丸的下午點心。


  思此,心裡就一片淒涼。


  +  +  +  +  +  +


  「哇…吃飽了。」鹿丸滿足地放下飯碗,摸摸自已脹飽的肚子,除了滿足,還是滿足。

  幾乎是同一時間。就在鹿丸把碗放下的下一秒,寧次飛也快地抄起二人的碗盤,向廚房走去。


  看著那道白色身影,鹿丸若有所思。

  對於食物,自已並沒有特別的執著。
  這一點鹿丸相當清楚。

  當然,自已常常跑來日向分家留宿吃飯,甚至還開口要求點菜……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鹿丸很怕惹麻煩。
  除非不得已,鹿丸也不想要參與太多事物。

  因為參與太多的事,就會招來麻煩!

  拿最初到日向分家探病這件事來說好了,要不是丁次提起,自已根本就沒有打算過來的意思。更不用說現在了,搞不好從那次任務後,自已永遠也不可能與日向家有所交集。

  即然如此,這麼怕麻煩的自已又為什麼會如此『勤勞』地天天來日向分家找寧次呢?

  再一次將問題點提出,還未解惑,鹿丸感覺後方傳來許多腳步聲與嘻笑聲。


  「原來他們也來啦…」鹿丸懶散地躺在走廊上,嘴角不自覺地微彎。


  +  +  +  +  +  +


  「……」剛從廚房出來的寧次,開著白眼對著眼前的景象,微微動了氣。


  「鹿丸…」

  「這是這麼一回事?」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在這裡?

  寧次眼周的血管暴露,瞪著躺在草皮上的悠閒少年,身上的查克拉異常流動的非常快。


  該問大家,有那個人能忍受自家的後院突然跑出一群人的?

  而且那群人當中,有一人正帶著自已的愛犬盡情地在自家後院奔跑嘻戲,還有一人蹲立在草皮上研究自家蟲子,二名呱噪的女性在走廊上閒聊如何減肥,還有一人無視主子的同意,大口大口地吃著待客用的糕餅……


  看著自已一向安靜的後院變得如此熱鬧,對喜歡寧靜的寧次來說,他能忍受的嗎?

  答案當然是不能。


  「……」被問話的少年,只將眼皮向上抬了抬,然後又重重合上,一副我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同時寧次眼周的青筋越加粗大,看起來好不嚇人。

  就在這個時候,寧次感覺身後有人拉著自已的衣服。轉過頭來,一名短髮少女害羞地向他點點頭。

  「好久不見,寧…寧寧次哥哥…」雛田紅著臉,結結巴巴地開口:「那個牙牙…牙…志乃、丁次、井野、天天同學是我帶…帶來找寧次哥哥的,請…請你不要責怪鹿丸。」

  「還有,這個!」雛田突然遞了個捲軸出來,雙手高棒著要送給寧次,「這是父親…要我交給你的,恭喜寧次哥哥考上中忍。」

  看著雛田害羞地拿著捲軸,寧次剛剛原有的怒氣異常地平順下來。


  看到寧次出現,牙、赤丸、志乃、丁次、井野還有天天,全向這裡聚集過來。


  「寧次,你就收下吧!」牙豪爽地說著,好似那只捲軸是他送的一樣。

  「……」志乃則是沒有意見地站立一旁。井野一行人也點頭表示贊同。

  「收下吧,寧次。」天天微笑地說。

  「嗯!嗯!」丁次嘴裡咬著好吃的糕餅,含糊不清地拚命點頭。


  不過短短幾分鐘,整個氣氛就完全改變起來。

  雖然對於自家後院突然跑出這麼多人,寧次一時之間還不能接受。但看著眾人充滿『殷勤』、『關愛』的眼神,寧次只得在『眾目睽睽之下』接下雛田手裡的捲軸。

  感覺就好像在接受頒獎一樣………寧次無奈地想著。


  大夥見寧次放寬怒氣,紛紛在長髮少年看不到的死角處,對雛田以及鹿丸投以『幹的好』、『「消除寧次怒氣大作戰」計劃成功!』等讚許眼神。

  接受宗長給予的禮物後,寧次下意識地嘆了口氣,開口問道:「你們為什麼會來這裡。」

  「當然是為了慶祝大夥考上中忍呀!」牙率先開口:「要不是寧次你先離開會場,我們早就約你出來啦!」

  「嗯……」雛田跟著點點頭,證實牙說的一點也沒有錯。

  「………」志乃仍是沉默地佇立一旁,但他周身所散放的氣卻讓人感到『同意』的意思。


  「約我出來?」

  「對呀!難道天天沒和你說嗎?」牙再次搶先開口,「在這一次中忍考試之前,大夥就說好了。不論有沒有通過中忍考試都要好好出來慶祝一番。」

  當然啦,這一次的中忍考試要是沒考過的話可是會被大夥笑掉大牙的。所以在場的每個人可是卯足勁才升上中忍的。

  「算了吧…」天天用力地擺著手,語氣滿是無奈:「這件事我向寧次、小李提過好幾次。寧次我就不再說了,至於小李……你們也知道小李這個人一旦考上中忍,一定會飛奔到阿凱老師的身邊…」


  聽到這裡,眾人不約而同想到小李考上中忍後,與阿凱老師緊緊相擁,兩人哭的泣不成聲。


  阿凱老師舉起手,指向天邊黃日:『小李!為了慶祝你考上中忍,讓我們揮灑青春的汗水,跟著太陽繼續前進吧!』

  『是!阿凱老師!』

  接著兩人一邊笑一邊哭,向夕陽奔跑而去…


  思考到這,眾人的背後冒了不少冷汗。


  「這樣呀…」

  聽天天這麼一說,似乎有這麼一回事。

  寧次的腦袋隱隱記得天天好像好幾次在修練時提過升上中忍後要慶祝之類等等。

  這一次有參加中忍考試的人,好像有牙、志乃、雛田、井野、丁次,還有小李……鳴人就不用說了,早在那次任務過後,就跟隨著三忍之一的自來也大人出外修練。


  「春野櫻呢?」寧次隨口詢問。

  「小櫻因為跟隨火影大人修練,所以沒有參加考試。」從剛剛臉色就極度暗沉的井野回答完問題後,就突然拉著丁次的圍巾激動地叫著:「不公平!為什麼……為什麼丁次也能通過中忍考試呀────!」

  井野的情緒突然變得異常暴躁,手裡拉的圍巾長度越來越長。大夥看著丁次的臉有發紫的現象,對眼一看,天天與雛田立刻會意來井野的身邊,安撫她的情緒。


  『因為你先走了,所以你不知道。』牙小聲地告訴寧次:『井野是在場所有人中唯一沒有通過中忍考試的人……』

  「犬塚牙!你再給我說一次看看!」井野抓狂地更加嚴重了。牙那種音量,就算『特意』小聲了,離他五公尺近的人依舊還聽的見。

  眾人兇毒的目光刷刷直射至牙的身上,瞇長眼,天天示意志乃趕快動手,別讓牙再口從禍出!

  不一會,就見井野被天天與雛田以『小櫻也沒有考上中忍,如果妳比她更早考上中忍,那你就……』等等之類理由,成功地安撫下來。受害者-丁次在一旁正大口大口地吸著新鮮空氣,而加害者-牙整個頭則被蟲子避得開不了口。


  「我說你們呀…」

  不大不小的聲音傳來,在一旁被遺望已久的鹿丸終於開口說話了…

  「別在這裡檔住我的視線,我都看不到白雲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大夥的眼神不約而同地看向腳邊。不知不覺,大家所站的位置正好圍著鹿丸整個團聚起來。


  「噗……」

  不知道是那個人很沒形象地暗笑起來,也許是井野先開始,接著是牙、天天、丁次、雛田……到了最後,就連一臉冷酷的志乃與寧次,嘴角也高高揚起。

  「走走走,我們就別打擾未來的『軍師』看雲的興致了,到走廊去聊天吧。天天,我還想要和你多聊一下有關『蘋果減肥法』到底有什麼樣的功效……」一掃剛剛的壞心情,井野故意踢了踢鹿丸的頭頂,大聲地說完這幾句話後,同天天走向後院走廊。


  「寧次,我可以帶赤丸到那邊的草地去吧?」牙指的是距離他們身後那一大片草原,那是日向分家其中一個練習場,向來就只有寧次一個人使用著。

  牙從剛剛一進入日向分家,天生的野性知覺就告訴自已,這片草原有著意想不到的挑戰正等著自已。牙興奮地握緊拳頭,就等主人同意,準備直向草原奔去。

  「汪汪!」赤丸也跟著主人熱情地回應著。

  「請便。」寧次並沒有拒絕的意思。

  和這群人相處久了,寧次知道牙這個人天性喜歡挑戰,雖然這裡並沒有許多高大的樹,也沒有巨石…等障礙物。但這邊的草個個比人還要高,再加上平時與鹿丸無聊時,曾在那設置許多陷阱,相信對牙來說,『收獲』肯定特別地多…

  「我跟你去吧。」來到日向家初次開口的志乃,踏著穩健的腳步,跟著牙朝草地那走去。


  現在還待在原處的還有四個人。

  雛田左右看了看,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已想要目標,羨慕不已。

  「我…我…我去泡茶給大家……」覺得自已也該找個事來做做,雛田向茶室走去。「丁…丁次,你可以過來幫我嗎?」

  「好呀。」想到茶,就有茶點。丁次雖然愛吃,卻不是樣樣來者不拒。日向是何等的大家族,理所當然,他們所待客的茶點和外界比較起來定有不同之處。頂著品嘗美食專家的名號,丁次也跟著雛田離開此處。


  現在只剩下寧次和鹿丸二人了。

  見少年舒舒服服地躺著仰望天空。寧次跟著蹲下,坐立在鹿丸的旁邊,學他一樣俯瞰天際。

  「你想要進入內層?」聽井野調侃稱鹿丸為『軍師』,以為鹿丸有意深入木葉高層的寧次好奇訊問著。

  「哎……」揉揉被井野踢痛的頭,鹿丸撇撇嘴說道:「那種麻煩事,我才不想做呢。」


  我只想要安穩地當個平凡的忍者,好好過一生的…

  鹿丸不用多說什麼,寧次的腦海自然而然浮現這句話。
  這類的說詞,的確是鹿丸的作風呀!

  溫柔投一微笑,鹿丸卻因為直視看雲,沒有看清。


  對了……

  「今天你是怎麼過來的。」明明我設了不少陷阱。

  「你說這個呀…」鹿丸的眼神從未離開白雲,「第一層是幻境,以我平常行走的速度,是不可能會這麼快就抵達大門口的。」

  寧次點點頭,「然後呢?」

  「……太快看到大門了。」也就是說我在幻境的控制下,還少估算實際與幻象之間的差異是吧。鹿丸懶的多說幾句,寧次卻知道鹿丸想表達什麼。

  但寧次卻不知道鹿丸還保留了一句話沒有說……你做的幻術,過於簡單了。

  「接下來是雜草。雖然你細心地在大門附近設下許多陷阱,但你忘了大門、圍牆下多會有雜草滋生。」光禿禿的牆腳,這麼看都覺得可疑。連鹿丸也覺得奇怪,照理說寧次是不可能會犯這種錯誤的,先前的幻術也是一樣,以前不會,現在更不可能。


  「……」這一次寧次靜默了……這種錯誤怎麼會發生在自已身上?

  和鹿丸也研究過不少陷阱,也做過不少實驗,像這類隱藏式陷阱更是要做的滴水不露,讓人一點蛛絲也察覺不出才是,自已又怎會犯了這麼大的紕漏?

  「………還有,寧次。」鹿丸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向寧次,「每一次的陷阱你留了不少活路,這一點你知道嗎?」

  「………」

  見寧次沒有續話,鹿丸轉過頭來繼續揚望天空。雖然多少了解為什麼寧次會在自家大門設立陷阱的原因(還不都是自已不怕臉皮厚,把日向分家當飯館,天天來這裡吃白飯),但會做出這麼不完全陷阱的人,鹿丸不認為會發生在寧次身上,卻還是發生了。


  坐起身,輕嘆口氣,鹿丸不想再繼續這個語題。


  「哪,這是給你的。」毫無預警地,鹿丸將一包沉重的物品丟至寧次身上。

  「這是……」寧次將那包物品打開來看,裡頭裝滿了基本配備的忍具。拿起一支苦無,寧次覺得這把苦無好像和平常所使用的有些許不同,不論是形狀上,就連握感也有所不同。

  「慶祝你當上中忍的禮物。」鹿丸臉上稍紅,對於寧次考上中忍這件事,自已的感覺就好像當初自已考上中忍一樣,靦腆著。

  「那包忍具是特別製作的,你使用起來會比較方便。」鹿丸試圖掩飾自已失態的情緒,眼睛直直望向天際,一點也不敢看向寧次。


  要是寧次知道,我送給丁次、小李、志乃、牙……的禮物都和他一樣,不知道他會做何感想。


  寧次拿起那把苦無擺弄著。的確,不論是在外型、流線及握感,這些忍具比起自已平常慣用的忍具還富有使用力、握力,以及殺傷力…

  「謝謝。」輕柔中帶著真誠,鹿丸聽了,與寧次相視微笑。


  風兒吹來,讓兩人的頭髮在空中飄逸著。

  難得在炎日夏後還有如此陣陣涼意,原來,秋天就快到了…


  +  +  +  +  +  +


  「井野。」天天放下茶杯,直指著那對『看雲二人組』,「妳不覺得他們兩個人的感情異常的好嗎?」

  「嗯,聽妳這麼一說,我才想到。」拿起一張糕餅放入口中。

  「為什麼總是將麻煩掛在嘴上的鹿丸,會不怕麻煩每每來這裡報到?」

  話說到一半,兩人相視而笑。


  「所以說?」天天笑得曖昧…

  「所以說…」井野笑得邪惡…


  「井野,妳再吃下去,不怕發胖嗎?」突然蹦出這麼一句,丁次棒著熱茶到來二人的面前。

  井野被丁次這麼一嚇,向上跳起,撞到他手上的熱茶,然後───


 日向分家.後院走廊。

  「呀呀呀呀────燙!燙!燙!丁次你這個死胖子,要過來為什麼不先通知一聲呀!」

  「那……丁丁…次……井野她不是故意的,你可千萬別生氣…」雛田小聲地拉著丁次的衣角。

  「………我不是胖子……我只是比較豐滿而已──!」(青筋)

  「耶、耶!你們可別真打起來……寧…寧次──!你的房子就要被拆啦!」


 遠處.草原。

  「……發飆了…」帶著墨鏡的少年,望著日向後院,喃喃道。

  「呀?志乃,你在說什麼?」另一個少年被他的愛犬撲倒在地,好奇地問著。

  「沒事,玩你的吧。」隨手破解一處陷阱,墨鏡少年這麼說著。


 近處.草地。

  「我說寧次呀…」

  無論這麼看都很悠閒的少年,躺在草地上對身旁的長髮少年這麼問著。

  「你不過去處理嗎?再晚一點你的房子要被我的夥伴給拆了喔。」

  「………」

  過好半晌時間,長髮少年才慢慢地轉過頭,學著少年的語調說了這麼一句話。


  「………麻煩。」


  +  +  +  +  +  +


  所以說這只能說是習慣了吧?


  好不容易送走各位,然後補睡午覺,再吃過寧次特別留下來的下午點子的燒賣、蒸餃。鹿丸閒逸地躺在草皮上,寧次依舊在不遠處練著拳法,而後院的走廊上,則多放置了一盤勝負分明的將棋。

  習慣這裡是個偷懶的好地方,習慣這裡有著和老媽不相上下的好吃菜餚,還有一個棋藝高超的好棋友。


  為什麼自已總是不由自主地走到日向分家,甚至變本加厲地要求寧次煮菜?

  這樣想,一切就想得通了。

  ────────只因為『習慣』了。


  解決那個一直放在心上的問題,鹿丸放鬆地吐了口氣。

  能別麻煩地多想事,能一件,就算一件。也就因為如此,鹿丸雖然對自已的腦袋很有自信,卻不曾去探討思考這個問題。管它什麼前因後果?因為『習慣』了,所以解決了。


  「不過還有一件事很麻煩……」眉目深鎖的鹿丸,難得低頭苦思一番,不久又露出自信的微笑。


  +  +  +  +  +  +


  隔天早晨。


  寧次走入廚房不久後,裡頭便傳來陣陣乒乓聲響。


  「奈良…鹿丸!」抖著音,寧次可說是咬著牙吼出鹿丸的名字。

  緊瞪著自家廚房牆上,原本是空曠無物的地方,無故多了一塊『大』木板。

  木板分二部分。右邊上頭以楷書寫著『今天菜單』四大字,下頭還細分早餐、午餐、下午點心、晚餐、宵夜等字樣。而左邊則是排列了許多菜餚名的小木板,像是味噌燉青花魚、炸香菇、燙青菜、豆腐湯、蔥花蕎意麵、涼拌海帶捲、天婦羅……等等,方便挑選菜單後,分別掛至早餐、中餐等其餘用餐時間。


  這又是另一個『習慣』的開始嗎?


  寧次開始頭昏眼花。

  突然,眼前閃過幾塊乾淨沒寫過的木板,寧次這才微笑起來。


  從此之後,這塊木板就這樣置於日向分家。

  到了很久很久以後,寧次與鹿丸『意外』在一起、甚至同住後,這塊木板依舊存在。


  一塊象微『習慣』與『飯館』的菜目表,在未來的每一天,都會掛上不同的菜單。

  唯獨每天每一用餐時,上頭一定放置一塊寫著「水煮蛋」的板子。

  至今,從未改過。


     ─END─


ps1.金曜日,指的是星期五;土曜日則是指星期六。
    我敢發誓…當時我在設定日期時,完全沒有考慮到今年的狀況…
    (2006/8/18~19,的確是星期五、星期六…= =|||||)

ps2.文中的井野與天天,她們並不是腐女呀!(泣)
    日後可能會出現的小櫻也是,總之,這系列文中,是不會有腐女的!
    (請以看好戲的角度來看待她們,ok?特別強調。)

ps3.台灣的鬥之書總算出了,買下來後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寧次討厭的食物
    要是寧次討厭吃的不是南瓜,我的『南瓜與蛋』(八月貼)就要重寫了b
    還好……小寧的確討厭吃南瓜呀~(樂)

【後記】:

  又來到後記時間啦!日向飯館…是我有史以來寫得最痛苦的寧鹿文。
  修了好幾次,也不知道這樣寫好不好,還叫一大票人來虐待自已…真是應了那句『自作孽不可活』…(我命苦呀…聲聲泣淚。)

  到現在把這篇文貼出了,我還是覺得這篇文寫的不好。
  光是描述方面,就快殺死我的腦細胞,在下的頭腦並不高呀!
  不會寫太『深入』的文章,怨恨……超怨恨寫此文的自已…也怨恨鹿丸…沒事IQ這麼高是會害死人的,在下還不及你一半呀!

  覺得描述故事不好,覺得人物寫得不夠傳神,覺得自已寫的情節好爛…
  什麼叫習慣?如果最初鹿丸不天天去找寧次的話,他那會有習慣?可是我還是硬把『習慣』套上去了,連前因後果都沒交待好。在我的構想鹿丸為什麼會有習慣是有因果關系的。這要從因為活著那邊開始

  鹿丸因為有愧心(因寧次於他的領導之下而傷,又不曾去探望他)所以在「因為活著」之後的鹿丸,有一段時間就常常到寧次家去幫忙。久之,鹿丸到寧次家的最初原因早就因為時間飛速而化無,取而代之的原因也一個個地將他們倆套牢,然後變成『習慣』。

  我的構思就是這樣的呀!但我實在找不到其他地方安插這樣的構思,現在不會有,以後也不會…諸事皆有因果,文中的『習慣』也是如此,這就是我覺得這篇文不夠完備的原因吧。

  慢慢的把前面的「逝」、「日」、「因」及此篇連成一個故事了。
  最近我也在寫一些佐鳴的文章(試寫)(把他們晾太久了b)
  我決定把現在寫的寧鹿文,上面所寫的佐鳴連成一系列,名字就叫『點滴』

  不過…『點滴』系列才剛正式開始,速度要變慢了……(主要的原因是庫存文都快貼完了,當然七月的賀文多也是原因…)
  寧鹿方面的,八月就會再貼出了,而佐鳴方面,因為才剛開始,文章數還不多,而且還不知道能不能完整寫出來呢!預定時間是九月。

  末,如大家還喜愛此文,別忘了給我鼓勵&留言喔(笑)

  by凌馥蝶

  於2006年3月27日am2:49 完稿
  於2006年4月7日pm2:54 修稿
  於2006年6月28日pm11:16 修寫後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