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為活著【全】(寧鹿)


  那是鹿丸升上中忍後,第一次的任務。


  即使任務失敗了,也留下許多後悔的淚水。

  眼淚可以拭去,但傷口依舊存在。
  好像在提醒自已,不要忘記過去的錯誤…


  還有那曾經握於手心中,四條無價的生命。


  +  +  +  +  +  +

  「哇呃………」

  愛睏地打著哈欠,鹿丸一手插腰,提著水果籃,悠閒地走在一條他從未過往的路上。


  距離那一次任務,已經過了一個月了。

  鹿丸永遠也忘不了當時自已坐立在手術室前,那種焦慮不安的情緒。

  攤開雙手,明明掌心無物,卻是十分沉重。
  那時才深深體會到,做為隊長,那種身繫部下性命的擔子有多麼沉重。

  雖然沉重,雖然悔恨哭泣,但…


  『就算是時間再來一次,我們也會這麼做的。』--牙是這麼對鹿丸說的。

  『因為你是我們的隊長。』---丁次也是這麼地告訴鹿丸。

  『所以我們相信你!』---即使全身上下包得像木乃伊般的鳴人,在陽光的照耀下,卻十分信任地笑著。


  「真是麻煩…帶到的全是一群白痴。」

  完全不會考慮事情的嚴重性,一群只會『信任』的苯蛋們。

  鹿丸罵歸罵,嘴角卻微微揚起。


  提著水果籃,走在村子唯一一條通往日向分家的路。


  是的。
  自從任務結束後,這是鹿丸第二次探望寧次了。


  第一次去探病,那時日向寧次才剛脫離險境。

  鹿丸看到昏睡中的寧次,那種差點失去夥伴的情緒,在看到那張發白的臉龐時,再度被帶引出來。所以那一次鹿丸並沒有等寧次清醒過來,只留下一束花就自行離開。

  之後的日子,鹿丸雖然都有來醫院探望丁次他們,卻從未探望過寧次。

  有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在那一星期後,日向宗家見寧次的傷勢已逐漸穩定下來,就向火影大人請示,將寧次接回分家養傷。

  鹿丸則是嫌麻煩,只探望醫院這邊的人。
  要不是被丁次訊問,他根本就不會(懶的)來日向分家這一趟。


  「唉……到底還要多久才能走到呀…」


  『向這條路直直走,不到一會兒就能到日向分家了~』


  有著日向特有白眼的女孩是這麼對自已說的。但從剛剛問完路已經走了一個多小時,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看到日向分家大門?

  緊皺著眉頭,鹿丸開始懷疑那個報路的小女孩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過這份質疑,在不到短短幾步路的路程就完全被打破。


  遠處一扇木製大門,透著古老與傳統氣習,讓人一眼就知道,住在這裡的人一定有著深厚的家族背景。


  「終於走到了。」

  輕吐一口氣,嘴角含笑,鹿丸一面欣賞四周的風景,悠閒地朝大門前進。


  +  +  +  +  +  +


  敲門、等待、接應、開門、帶領……這些客人來訪時固定有的作業方式就不在多述了,鹿丸跟著親自來開門的寧次,走向屋內深處。


  「……這麼大的房子,只有你一個人住嗎?」擰著眉,看向右手邊那條長到看不到底的走廊,鹿丸好奇地問著寧次。

  「不完全是。」雖然有回答,答案卻是十分模糊。

  「往這邊走吧。」寧次稍微欠身,示意鹿丸繼續跟來。


  聽到這樣的答案,鹿丸也沒有繼續訊問的意思。本來他問這問題就是想打破二人間沉默而已,即然寧次沒有這個意思,又何必如此多言?

  接下來幾分鐘,鹿丸跟在主人的背後,也沒有過多的交談,任由寧次穿梭在各院中,帶領自己至後院招待。


  日向分家的後院,位於分家最左邊,是寧次最喜歡待的地方。所以離後院最近的別院就是寧次平常起居的地方。這裡除了日向家的人外,從來都沒有人來過。奈良家的鹿丸是第一人,而寧次也沒有必要將這件事報告給鹿丸知道。


  「請坐,這裡有一些茶點。招待不周,還請見諒。」帶著鹿丸來到別院客房外的坐廊上,那裡早就準備好二張草蓆坐墊,一壺剛泡好的熱茶,及一些茶點。

  「!」看到早已準備好的待客茶點,鹿丸著實驚訝一下,按寧次剛剛所言,他日常生活的一切應該都是自已親自動手的,那這些點心又是這麼一回事?

  「早在你進入白眼的範圍後,我就知道你來了。」看出鹿丸的疑問,寧次好心地告知答案。


  寧次身穿一身白色浴衣,從左頸就能看出左手肩邊纏繞好幾圈的繃帶。想必在浴衣底下,寧次的腰際仍是包紮著厚重的紗帶吧!鹿丸泛著後悔的心,猜想著。


  「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呃呀…差點忘了來這裡的目的了。」看著日向分家廣大的後院,鹿丸升起一股『這裡真是看雲的好去處』的感想。收回視線,將一旁的水果籃遞給寧次。「這是我、丁次、牙,還有鳴人的一點心意。」

  「謝謝。」

  「………」捎捎頭,雖然覺得有點麻煩(其實是很想要悠閒地在這裡看雲),不過都專程來這裡探病了,好像不說些什麼也過不去。


  「你的傷勢還好嗎?」

  「還好。」

  「不好意思,因為……呃…很忙(其實很想說『麻煩』),沒有來前來探望你。」

  「不會。」

  「你一個人住會不會不方便?」

  「還過的去。」

  「有什麼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嗎?」

  「謝謝,我可以自已來。」

  「…………這裡的茶點很好吃呢…」

  「謝謝你的讚美。」

  「………」

  「……」

  如此來回幾句,鹿丸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和寧次的交情,也只僅僅停留在中忍考試以及這次的任務上,算不上什麼熟識。除了任務上的事外,自已還真的找不出什麼語題可以閒聊的。

  就這樣過了幾十分鐘的沉默,兩人也只靜靜地喝著茶,吃著茶點,彼此間都沒有再交談過。


  天際的白雲一縷縷飄過日向分家的後院,不知何時,鹿丸早已抬起頭,眼睛呆滯看著天上的白雲飄向遠處。

  時間彷彿過了好久好久,連日頭都升到頭頂高掛的時候了。


  「鹿丸。」這是鹿丸來此拜訪後,寧次第一次主動叫喚他的名字。

  「呀呀…?」有一點反應,但眼神仍掛在天上的白雲上。

  「正午了,留下來陪我吃頓飯吧。」

  「呀…呀……」無意識地回應著,眼神繼續掛在天空白雲處。


  +  +  +  +  +  +


  「這些都是你煮的?」

  看著置於走廊上的午餐,鹿丸覺得寧次被大家稱為『天才』這句話不是在說假的,什麼都會,煮起飯來更是色香味俱全。該不會連待客用的糕餅都是寧次自已做的吧!

  驚訝歸驚訝,鹿丸更令人好奇的是,為什麼寧次會知道自已喜歡吃的食物。


  「不喜歡吃嗎?」寧次極為禮貌地問了聲。

  「呀?沒有…」

  懶懶地伸了個懶腰,拿起已添好飯的碗筷,鹿丸細數著屬於自已那一份的菜餚。高級的托盤上,有著鹿丸最喜歡吃的味噌燉青花魚與涼拌海帶,炸得金黃可口的天婦羅,川燙過的白菜,還有………自已最討厭吃的水煮蛋。

  看來寧次只不過是剛好煮到自已喜歡吃的菜。鹿丸心裡想著,手邊卻厭惡似地把水煮蛋放置在角落。


  「你不喜歡吃水煮蛋?」

  寧次收拾餐具時,看到那顆完全沒有動過仍是完整的『蛋』,挑著眉問著。連寧次也沒有發覺,自已的態度好像是母親在質問小孩為什麼不愛吃某道菜一樣。

  「不喜歡,它給我太多不好的回憶…」鹿丸好像是回想到什麼可怕的事,全身劇烈發抖起來。


  這個人,其實蠻有趣的。
  看到鹿丸這麼『可愛』的反應,寧次這麼想著。


  「耶,寧次,你有討厭吃什麼食物嗎?」用力發抖完後,鹿丸好奇地回問著。

  「我?好像沒有。」寧次將盤子、碟碗堆好,拿起托盤準備收拾拿去洗。

  看著浴衣下微微露出的厚重繃帶,鹿丸有一點愧疚。

  「我來幫你吧,廚房在那裡?」

  「不用了,你是客人,我來收拾就好了。」寧次搖搖頭,堅持自已動手來。

  鹿丸動不過他,只得悻悻然地坐在走廊,看著四周的景物,喝著好喝茶,吃著好吃的茶點。鹿丸覺得日向家(寧次做的)的糕餅真的好吃的不得了,如果寧次不想當忍者的話,可以考慮開一家茶館,肯定坐無虛席,天天滿座。


  「你好像很喜歡雲。」寧次來到鹿丸的身旁,坐下。

  「…嗯…」

  其實鹿丸並不是喜歡雲,而是感覺它們是如此自由自在,而喜歡著。

  簡單地帶過這個問題,鹿丸將視線平移至寧次身上,輕輕看了幾眼。沒有護額的額頭,淺淺地包了一層繃帶,繃帶底下有著什麼樣的記號鹿丸知道。

  別過頭去,看向那無際的庭院…


  「嗯,這裡真的很好看。」

  「是呀,我也很喜歡這裡。這裡同時也是我練武的地方。」漂亮的白色瞳眼,將眼前的一切牢牢印在其中。能讓客人感到喜歡舒適,是主人的驕傲。


  「………上次的任務真的對不起。」

  「……」突無其來的一句,讓寧次微皺眉頭。但他卻沒有正面回應,想靜靜地等鹿丸說完。

  「都是我領導不好,讓你們遭受這樣的傷害。」

  「如果我能再強一點,想得更周慮一點,任務也不會就此失敗。」

  鹿丸並不是個會把所有事都攬在自已身上的人。卻因為這一次的任務失敗,讓他的心蒙上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


  「……是呀。」寧次轉過頭,深深望入鹿丸的眼瞳裡。

  「不過我們都還活著不是嗎?」


  似乎,心裡的某一處,被寧次這句話給撼動了。


  「是這樣的呀。」鹿丸低著頭,一滴瑩白的淚水滴在自已的手背上。

  就像火影大人說的一樣,他們都還活著。
  就像當時在手術房外一樣,自已流下不甘的淚水。


  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流淚,是因為…他們還『活著』。


  ──『就算是時間再來一次,我們也會這麼做的。』

  ──『因為你是我們的隊長。』

  ──『所以我們相信你!』

  丁次、牙、鳴人…他們說的話我都明白。


  ───『不過我們都還活著不是嗎?』

  任務失敗了,可以再彌補;自已的能力不足,還可以再修練讓自已變的更強。


  但如果連命都沒了,就什麼都沒了。

  當時,火影大人也是這麼告訴自已的,同樣的一句話,卻比不上寧次這麼說。

  是因為自已最想要聽到……
  當時和自已出生入死的夥伴對自已說這麼的一句話嗎?


  就這麼一句…


  「謝…謝謝你,寧次。」過了許久,鹿丸哽咽說了這麼一句。


  寧次學鹿丸一樣,抬頭看向天際那一縷縷的雲朵,遠方的天空更是泛起了紫澄般的色彩。


  「真漂亮,太陽就要下山了。」

  「要留下來,和我一起吃晚飯嗎?」


    ─END─


【後記-1】:

  (保存先前下集的後記,比較新)

  「因為活著」貼完後,後續還有『日向飯館』。

  『日向飯館』貼完後,預計有30天都不會貼有關此的系列文
  不是寫不出後續啦,我算一算貼文的次數。
  日向飯館會在六月貼完,但七月有很多人的生日,像是…寧次、牙、佐助,所以啦…七月就是要專貼他們的賀文。
  一直到七月底才有空閒可以貼『飯』之後的『南瓜與蛋』~
  不過『南』我也還沒有定稿,正好給我一點時間修稿。


【後記-2】:

  (正式的後記,編寫時間是3月14日)

  就這樣END了,是的,這篇文就是這樣結束了(又是非常莫名的…||||)
  結果整篇文章寫完,並不是在寫他們之間產生的火花,反而著重在於那次任務後鹿丸的心態上(期待他們會在一起的大大們,可別因此打我呀)

  我也看過不少寧鹿的作品(都在鮮網看的),也接觸到需多類似,也是在寫鹿丸率隊去追佐助之後的故事。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寫的和我相似,但我只能說每一篇故事都是我自已想的,什麼抄襲、相似,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因為這些文都我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的,也是在我的腦海中一個個描繪出來的。我問心無愧,又何必在意?

  突然說這些,並不是有人指著我,說我抄襲。
  而是最近看太多這一類的問題討論,心有所感,如此而已。

  最近覺得寫寧鹿文比寫佐鳴文還要好寫、順多了,不只是故事的構想上,連寫文的速度也快上好幾倍。
  害我最近在想,我要不要只專寫寧鹿文就好啦~佐鳴文章全丟到一旁去。(雖然寫佐鳴文不順,但我還是很愛佐鳴的呀呀呀!!!)

  這一篇文『算是』承連「逝去的人」、「日常生活」這二篇寧鹿文。
  如果我能順利將前後文交待完成的話,這三篇文是可以當作一系列來看的
  像這樣可以一篇一篇單獨看,又可以連起來當作長篇文來看的文章,如果能順利寫成這樣,是不是表示我在寫文方面也成長了呢?
  期待我能順利寫到我所要的結果呀呀呀呀───
  所以在這之前,大家就『姑且』先將這篇文單獨來看吧…(泣)

  最後還是老樣子,如果有什麼疑問,還請到會客室留言。
  肯定我的作品的話,希望大大們能留下一票。

  你們的話,是作者進步的空間───因為當局著迷。期待大大們的留言嘍~

  BY凌馥蝶 

  於2006年2月27日凌晨一點半 完稿
  於2006年3月14日正午十二點 修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