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日常生活【全】(寧鹿)


  早晨。

  一如往常,寧次在東方微白之際醒了過來。


  身上略帶重量,寧次看著懷裡的戀人宛如初生兒般窩在自已的懷裡,溫柔的神情毫無包留地展現出來。

  小心翼翼地起身,以不打擾戀人的方式,將他移到方才自已躺過的地方。然後覆上床單,仔細確認不會有一絲冷氣跑入後,寧次習慣性坐在床沿,端視這個和他同居多年的戀人,同時也是最佳夥伴的奈良鹿丸。

  看著愛人從皺眉到逐漸鬆懈深眠,寧次知道,這是鹿丸在乎他的表現──不喜歡他的離去,就算在睡夢中也能查覺出來。這也是為什麼只要在二人共枕而眠時,寧次每次起身還要坐在旁邊的原因。

  將散落在臉頰的髮絲輕柔地移去,露出那雙略顯紅腫的小核桃眼。

  看到這裡,寧次就覺得心疼。


  昨夜,戀人在他的懷裡暗泣了好久好久。

  外表看似懶散的鹿丸,對許多事都沒興趣,能避就避的他,終究在面對失去最後一位親人的同時,展現他軟弱的一面。

  即使在伯母……『母親』去世的時候,鹿丸的心情也不曾如此低落。

  也許在鹿丸的心裡,『父親』在他的心裡佔了不小的位置吧。


  就算再這麼了解對方,但戀人某些心思,就算是和他如此親密的自已也不能完全窺知。但寧次卻因為方才猜測戀人落淚的原因,感到十分吃味。


  擠出一抹苦笑,寧次對於剛才的心態感到無奈。

  自已的一切,竟然在不知不覺當中,完完全全為戀人所左右。

  看看天色也差不多了,寧次起身,梳洗且換上衣服後,便進入廚房準備早餐去了。


  +  +  +  +  +  +


  「哇哈…嗯……」

  將手上最後一道菜放置桌上,看到戀人打著打哈欠,卻一臉半睡不醒地坐在桌邊,這樣的情景寧次並不是第一次看到,但就是百看不厭,可愛甚極。

  寧次識相地把這幾句話吞在肚裡,畢竟很少有男人會樂於被他人稱讚為『可愛』的。自已不行,鹿丸更是不能。

  同樣的道理鹿丸也知道。就像寧次不喜歡別人說他很『漂亮』一樣,雖然鹿丸覺得將頭髮完全放下的愛人,真的美如天仙一般。


  但他們倆不知道的是───其實在眾人的眼裡,不論是打著哈欠的鹿丸,還是放下長髮的寧次,對他們而言並沒有什麼『可愛不可愛』、『漂亮不漂亮』的差別。只能說,在寧次與鹿丸的眼中,情人眼裡總出西施,如此罷了。


  「鹿丸,吃飯了。」

  細心地將戀人的飯盛好,寧次舉起筷子示意鹿丸吃下今天的第一口飯。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只怕戀人又因為呆坐在椅上沉沉入眠去了。

  寧次回想起兩人剛同居時的爆笑情形,無奈地苦笑著。

  到現在同居這麼多年了,也只有鹿丸一覺醒來洗臉梳洗後仍保持昏睡狀態的能力不變,反觀自已卻因為戀人的『特異功能』,練就許多『剋鹿技藝』……想到這裡,又是苦笑連連。

  原來自已也變得和某人一樣,變成名副其實的『妻奴』了。


  又是苦笑一陣,還來不及安慰自已『妻奴』的程度比某人還要好上幾分,鹿丸終於在此時張開大眼,接過寧次為他準備好的飯碗,一口一口地扒起飯來。


  「早呀,寧次。」鹿丸伸手夾了一塊豆腐後,對寧次這麼說。

  「早。」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只是低著頭吃飯,彼此間也沒有過多的交談。

  早餐過後,寧次將飯碗收了收,交給鹿丸去清洗。雖然鹿丸天性再這麼怕麻煩,但在平常一些生活上,像是洗衣服、掃地、拖地、洗碗…等,卻總是不假手他人。


  寧次曾對鹿丸說:你這樣的行為,是一種潔癖。

  但鹿丸卻覺得寧次比他更甚。

  除了出任務造成身上的髒亂外,寧次只要是發現地上出現一絲絲毛髮,或是在煮菜時發現有一根頭髮掉落其中,他一定會拿起掃把徹底清除,將那道菜丟棄不吃。這樣說也許有些誇張,不過也相去不遠。


  「寧次,你今天不用出任務嗎?」從廚房走出,鹿丸沿途一路甩去手上的水滴,來到客廳同寧次坐著。

  「嗯,我請假了。」寧次拿起一旁的衛生紙,硬是將鹿丸的手拉下,仔仔細細地擦拭乾淨。「和你說多少次了,洗完手不要甩水。」鹿丸這種惡習,到現在還是一樣不變。

  「耶?」寧次也請假了?

  「我向火影大人請了一個月的假。」停頓,「和你休的假期一樣。」


  聽到這裡,再這麼白痴,也知道戀人用心之處。鹿丸不是笨蛋,感動之情在心底澎湃。


  「謝謝你。」

  寧次則是回以微笑,將手執在鹿丸的手背上,緊緊握住。

  「有沒有想要做的事?」寧次希望鹿丸能藉由這一個月,好好條理自已的心情。


  鹿丸看了看外頭的天色,算算也有七點了。

  「去你那吧。」鹿丸指的,是寧次平常修練的處所。那裡是鹿丸最喜歡看雲的地點之一。

  寧次再次微笑起來,多少也料想到鹿丸會想去日向分家。

  起身走進廚房,準備拿起今早準備的午餐…


  「不用找了。」

  鹿丸站在廚房門後,拿著便當盒在那晃著。「我們走吧。」

  難得戀人會開自已的玩笑,寧次無奈地想著。尾隨戀人的腳步走向門關後,寧次總算發現有一件事,大大的不對勁。


  「鹿丸!」

  前者轉過頭來,不解地看向寧次。

  「你確定你要穿著內衣外出嗎?」

  「………」

  「真是麻煩…」鹿丸抓著頭,心不甘地向寢室走去。


  +  +  +  +  +  +

 

  「呀呀…總算可以休息了。」

  大大地舒口了氣,鹿丸放下手上大包小包的提物,趕緊躺在草皮上,欣賞那美好的天際。

  寧次狀況也好不到那去,除了手上應提的東西,在身後也背負不少物品。


  「早知道就應該早點起床的…」


  鹿丸在寧次來到自已身旁時,這麼說著。

  就知道如果不早點出門,路上一定會遇上許多『賢』人。

  (『賢』人何意?就是賢慧又雞婆的人────記載於鹿丸字典-「賢」字第一詞彙。)


  果然就在自已換好衣服,和寧次才跨出家門不到五十步遠,就看見牙走過來,嘴裡不外說著節哀順變之類話語,還順便送了犬塚家特製的醃牛肉要自已收下。接下來的就不用多說了,連自已也不想去算一路上,這樣『送禮』的情形到底有多少。

  更奇怪的是,大家好像知道我和寧次要往日向分家前進,偏偏前往分家的路就這麼一條,這麼躲,這麼閃,還是逃不了大包小包的噩運。


  「有什麼不好嗎?」

  溫柔地看著戀人,寧次拿出一杯熱呼呼的高級包種茶,遞給鹿丸:「大家都很關心你。」

  「……我知道啦!」對於愛人變魔術般地將熱茶送到自已的面前,鹿丸早就見怪不怪。起身接過寧次手上的茶,鹿丸小心翼翼地吹了幾口,才將它喝下肚。


  「只是真的很麻煩。」眼角瞄向那堆禮物,鹿丸如是說著。

  微微一笑,知道鹿丸不想再接續這個話題,寧次起了身,拿出些許糕餅交予鹿丸。


  「想要看雲,還是看我修練?」

  「鳴,喔呃嗯嗯嗯……」咬著糕餅,鹿丸說得含糊,但寧次就是知道他的意思。

  再次微笑,寧次走到離鹿丸十公尺遠的地方,其實距離不應該這麼短的,只是為了方便戀人觀看,才會將距離縮的這麼短。

  「你要小心。」意思性地說說,就算是意外,寧次也絕不可能傷到鹿丸一絲一毫。


  拉開腳距,雙手擺招,漂亮的身法,就在這一瞬間,展了開來…

 

  +  +  +  +  +  +


  晌午過後,離放下飯盒時間,已經好久了。

  不遠前方,漂亮的身影仍在太陽的餘輝之下,俐落地施展著。

  收起呆呆看雲的視線,鹿丸看著正在練拳的戀人,看著那一招比一招更為流暢,更為快速的身影,腦袋裡有一種想法正蠢蠢欲動。


  快速地結著印,鹿丸結印的速度比起從前還要快上更多,結出「子」之印後,綿長的影子立即向戀人那施展過去。


  「哼!」就在影子逐漸靠近時,寧次突然向身後用力一跳,同時揮著強力地掌拳,將強風送到鹿丸那。

  這陣強風果然讓寧次爭取到不少時間,遠遠地逃向太陽反方的位置去。鹿丸一回過神,馭著影子,立即追趕過去。


  像是在修練,又像是在玩耍。


  就在太陽西下之前,鹿丸總算抓到寧次,兩人做著同樣的動作,向對方走去。


  「累了嗎?」寧次溫柔地笑。

  剛剛他是故意被鹿丸給抓住的。

  鹿丸則懶散地將頭置在他的肩頭上,悶悶地哼了個聲,「嗯。」


  被束縛的影子早在兩人接近時就解開了,但在太陽的餘暈下,他們的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長,卻也重疊在一起。

  將疲倦的戀人(其實應該說是懶惰)抱至分家庭園的走廊上安頓。接著寧次將今早接送的禮物分了個大概,留了一些放在分家,其他的就帶回『他們的家』。


  「先喝一點茶再回去吧。」將仍溫熱的包種茶遞給鹿丸,看著鹿丸這樣喝著茶,吃著糕餅,呆呆地看著雲,看著自已修練………就想起從前的種種。


  將手擺至戀人的面前,用力揮了幾下。

  「寧次,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想起一些往事而已。」

  整頓下走神的思緒,抓住那隻礙眼的手,十指緊握合攏。

  忽略被緊握的左手,鹿丸裝作沒這回事繼續問道,耳後根卻微微泛紅起來。


  「什麼樣的往事?」


  看著鹿丸緊皺眉目,寧次突然想起在廚房準備茶點時,那塊佔據廚房牆上約五分之二的木板。木板上有著無數小木片,上頭還寫滿各式各樣的菜餚。

  思此,寧次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輕柔吐出:「以前你把這裡當做是『飯館』的往事。」

  聽聞,鹿丸臉色變了變,一下子通紅,一下子慘白,但更多時間是停留在通紅的臉色上。


  「我還以為你忘記了呢。」無奈(倒不如說是害羞)地捎捎頭。

  「我怎麼會忘記呢?」那是我們之間的開始。

  俯下身,寧次與鹿丸的臉靠得很近、很近……


  半晌後,寧次對著鹿丸溫柔地微笑著:「要回去了嗎?」


  「這句話聽起來很熟悉呢。」鹿丸再次捎捎頭,拿起一旁寧次雖然已分類好,但仍需二人分擔拿回的物品。

  「你永遠也聽不膩的。」

  「啐…」鹿丸小小聲地啐了口氣,低咕著…


  「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肉麻了?」


  「你在說什麼嗎?鹿丸?」仔細地巡視後,關上門,提著看起來比鹿丸還要重上幾分的大包小包,來到戀人的身邊。

  搖搖頭,鹿丸表露出『就算你想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的表情。看到這裡,寧次不苦笑也難。

  就算鹿丸不直接正面向他說,其實自已早就一字不露偷聽過去了。


  「走吧。」寧次空出手,向鹿丸提出邀請。

  「喔…」


  遠方的水平線,夕陽緩緩沉入。

  牽手的兩人,在未來無數的日子中,也會這樣永遠地走下去。


    ─END─


【後記】:

  安,這篇文是接續『逝去的人』所滋生出來的產物。
  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呢?(會不會寫的很糟呀,因為我很草率地END…緊張)

  在寫這篇文的時候,我終於買了火影忍者的『臨之書』。
  這本書是在台北國際書展買的,本來是打算連『兵之書』一起買的
  (我想貼正式貼這篇文出來的時候,已經過台北書展很久很久了吧||||)
  但東立的攤位只有打九折,我在其他地方還可以買到八五折的書說…
  (這就是所謂的商人本色嗎?還是節險的『矛盾』?)(汗)
  也就因為如此,我只買了一本『臨之書』(其實是想得到東立的紙帶才買的)

  臨之書,我想很多迷火影的人都看過吧,這是一本角色設定公式集。
  說到它我就想到火影還有另一本鬥之書。相對於其他,我比較想要鬥之書
  因為那一本的內容很像是臨、兵之書的合集。
  而且還是更新後的設定,可惜台灣還沒有出版,不知何時才出?
  (聽說最近東立要出啦,就不知道是多少個最近。)

  會提到臨之書,是因為想提提這篇文中,出現犬塚牙的那一段。
  因為我寫作都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所以當我寫到犬塚家的特製醃牛肉時,
  也是在我「隨便」的狀態下安插過去,打到這裡我就突然想了……
  耶…我這樣隨便寫,會不會正好寫到牙最不喜歡吃的東西呀?
  那時正好是買了臨之書的第二天,我就趕快把那本打開翻到牙的基本資料…
  結果沒有想到,牙最喜歡吃的東西,竟然就是醃牛肉!
  那時的感覺,真不知道要這麼形容,總之很興奮就是啦!

  打了這麼多,就是為了要寫這一小段插曲,純粹想要分享給大家知道(笑)

  這是第二篇寧鹿文了,如果大家喜歡的話,
  歡迎大家到我的會室室留言,或是投一票支持我喔(微笑)

 補充:因為妹妹想要看火影漫畫,所以又把它借來重看一遍。
    結果我發現,在二十集中鹿丸,他洗完手會一直甩水耶…
    所以我就把文中鹿丸洗好碗出來那一段修改成大家所見的那樣。
    沒想到鹿丸洗手居然會甩水,呃…我自已好像有時也是這樣||||
    不見怪了…(汗)

  by凌馥蝶

  於2006年2月15日晚上十一點完稿
  於2006年3月14日上午十一點修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