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牙的寂寞【全】(志牙)


  自從佐助投奔大蛇丸,鳴人也跟隨自來也離村四處修練後,整個木葉村好像缺少了什麼。


  吵鬧似乎少了點,寧靜卻多了點。

 

  然後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任務一個個地接。


  生活卻開始…

  百般無聊起來。


  +  +  +  +  +  +  

 

  「真是無聊……你說對不對呀,赤丸。」

  「汪汪!」


  一人一狗坐在高大的樹底下,鼻裡充斥著,全是剛剛和赤丸練習後的味道。

  很熟悉,卻缺少了什麼。


  升上下忍也有一段時日了,不同在忍者學校時,可以整天拖著鹿丸和丁次、鳴人一起去嘻戲打鬧,宛如小孩般地幼稚。

  現在他是下忍,當然不能像以前一樣,到處惡作劇。

  只是現今,鳴人走了,鹿丸升上中忍,丁次也常常同第十班出任務。


  是的,升上忍者每個人都成長了,但卻也生疏。


  當然這只是犬塚牙無聊的原因之一。


  卻也佔了個大部分的難過。

 

  摸著狗兒柔順的白毛,牙並不覺得赤丸有長大的跡象。

  不過最近實在是太多人這麼告訴牙了,連牙也覺得自已的視覺似乎出了點問題。

  抓著赤丸的下顎,牙近湊著赤丸的臉左右仔細端詳…


  「汪鳴?」對於主人的行為,赤丸發出不解的聲音。

  「沒什麼變化嘛!」這是牙仔細觀察後的結論。

  輕撫著赤丸的頭,牙的鼻子隱約嗅到了什麼,卻沒有做出任何行動。


  只有赤丸…


  「汪!汪!」赤丸抬起比牙手心還要大上二倍的頭,興奮地叫著。很顯然的,赤丸的吼叫並不是針對自家主人,而是在牙身後,那位熟悉的夥伴。

  「你在這裡做什麼?」這裡是通往木葉大門必經的道路,周遭的樹木並不多,這對於平時喜歡到濃密樹林散步的牙和赤丸,除非是為了任務才經過此處的他們,會無故出現在這裡看似有些奇怪。

  「沒什麼。」

  牙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底下的沙塵。


  「歡迎回來,志乃,這一次的任務這麼樣呀?」

  「還可以。」帶墨鏡的少年,從衣袖拿出一只捲軸。「要去交任務書。」

  「我和你一起去吧。」這是二人間的默契,牙總是能了解志乃表達的意思,進而作出回應。


  兩人一前一後,慢慢地走回村內。

  將任務的報告提交上去,志乃和牙便四處去閒逛著,畢竟他們整整一個月沒有見面了。


  「雛田呢?」

  「她和紅老師一起出任務了。」走著走著,來到了南邊的森林前。牙找了塊大石頭坐下,志乃也跟著坐在旁邊。

  「你沒和她們一起去?」

  「是我自已不要去的。」真正的原因牙沒有說出來。正確的事實是在出任務之前,牙因為吃壞肚子,所以才沒和雛田、紅一起出任務的。


  志乃朝赤丸的方向瞧看一眼,對方小聲地「鳴」了一聲便低著頭,表示事實並不是牙所說的那般如此,完全把主人給出賣。

  對於牙的欺騙,志乃只是放在心內,並沒有打算拆穿。

  一個月前跟著老爸出任務時,志乃就覺得牙有些奇怪。如今回來後,這個現象更加明顯,整體看來更加消沈,看不出往常的朝氣。


  「有什麼事要說嗎?」

  志乃問起話來總是不拖泥帶水,該進入重點,就會直接切入主題。

  「……」牙看著志乃,嘴巴開開合合,好幾次想說什麼,最後又吞回肚子裡去。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地耗去,志乃也不急著非得要牙說出。如果牙真的有心要告訴他,總有一天他一定會知道。


  太陽西斜,兩人還是一起坐在大石上。赤丸因為無聊趴在地上假寐著,牙雖然面朝西方欣賞黃昏,眼角卻不時地向志乃飄去,有種欲言又止的感覺,卻總是不說。

  一直到志乃他爸的寄壞蟲尋著志乃而來,牙的姐姐帶著一群忍犬飛也快地揪著牙的衣帽回家吃飯。


  牙還是沒有開口,又將問題留到了後日。


  +  +  +  +  +  +  


  志乃歸隊後第二天,和牙最後一次見面已經過了一星期有。

  今天並沒有任務,是第八班一起練習忍術的日子。

 

  「雛田!」


  「呀…是…是!」小慌張一會,雛田深深吸了口氣,平放在身體兩側的手,輕柔卻又帶著堅氣地擺好姿勢。

  「牙…你,攻過來吧!」


  將衣帽調整一下,臉上有著紅色倒三角的少年和在雛田背後的忍犬-赤丸交換了眼神。

  幾乎是下一秒,牙與赤丸瞬間消失在雛田的面前。

  再深吸一口氣,雛田開了白眼。

 

  要專注,還要再專注……

 

  告訴自已,千萬要冷靜,藉著白眼,雛田看向四周。

  在自已身後十公尺,志乃坐在一塊大石觀望著。


  而牙…而牙…

 

  「有了。」白眼捕抓到一抹黑色身影正在高速移動,在自已右手方,赤丸則盤距在高樹樹枝上。


  接著……

  黑影來的又急又快,雛田的速度也不妨多讓,右腳向旁邊滑去,左手則向後使出柔拳掌。


  「耶,雛田,妳的速度變快了呢。」僥倖逃過一掌,牙身影向右一閃跳起,翻了一圈落至地面。「不過還是要多注意一下四周…」

  牙話還沒說完,早就一旁久等的赤丸從高處跳下。


  糟…糟了…,我忘了還有赤丸…


  「鳴…嗯…!」


  勉強躲過赤丸從高處一躍而下的衝擊,雛田一個不小心,失衡跌至地上。


  「注意了,雛田。」


  四腳之術!

  宛如野獸般的牙,伸展著四肢的利爪,向雛田攻去。


  「不妙…」在一旁觀看的志乃覺得有些不對。

  這是一場練習賽,所有的招式皆需點到為止。可現下牙所施展的四腳之術,速度根本就不是雛田所能應付的。


  「牙!快住手。」

  可志乃說的太遲了,牙的手幾乎就在志乃說話的同時朝雛田身上招呼過去……


  「就到這裡吧。」猛速卻停頓在半路的拳手,此時卻溫柔地伸向跌坐在地上一臉驚訝的雛田面前。

  「對不起…我沒有發現自已的速度過快……」臉上帶著歉意的牙,小心翼翼地將雛田攙扶起,一旁的赤丸則安慰地依偎在雛田身上。

  「牙…沒關係的…,牙…」被牙毫無預警的猛烈攻擊,的確讓雛田受了不少驚嚇。但看到牙這麼自責的眼神,雛田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只好握著牙的手,希望他別在自責。


  望向志乃,雛田微微頷首表示自已沒有問題,彼此眼神交會間,也帶出了牙近日的不對勁…


  這場不小的風波並沒有被紅老師看到。


  接著中午,吃飯,休息。

  下午,是志乃與雛田的練習時間。牙趁了這塊空檔和赤丸去附近的樹林裡散步,留下紅、志乃與雛田在原地練習。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這天,牙還是沒有對任何人示意些什麼。


  +  +  +  +  +  +  

 

  今天,天氣晴朗,少雲。


  志乃陪著牙慢慢步行回到牙家,西斜晚陽,將二人的影子映著瘦長。
  赤丸低垂雙耳,無精打采地跟在主人身後,牙的情況也和赤丸差不到那去。


  紅老師已經下了指示了,強制要牙在家好好休息幾天。原因是她不願意在她的隊上有拖油瓶的存在。

  這句話說得有點過份,卻足以表示出牙最近失常的嚴重性已經到了某種程度之上。


  例如,現在────

 

  「……志乃…」牙疑惑地指向前方。「這裡是那裡?」

  紅老師不是要志乃陪我回來嗎?這麼會來到這個地方?


  高聳紅杉在旁,碧色湖潭,潺潺流水聲尤響在耳。牙可以保證,他和赤丸足遍整個木葉,卻是第一次看到這般光景。


  「這個地方你來過。木葉最西北邊的碧湖。」志乃拉著牙的手,來到附近的樹根,坐下。

  「每一件事物如果換個角度來看就會有所不同。」

  陽光讓志乃的墨鏡發出閃閃折光。


  「說吧,有什麼事想告訴我?」和半個月前,一樣的問話。


  一切皆是如此措手,牙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已的右手正被對方給牽著。看著志乃的臉,牙覺得那件埋在內心深處、讓自已頻頻失常的理由,實在過於幼稚。


  我是個男子漢的,怎麼可以為了這種小事…

  這種小事………


  「我不會哭。」牙眼眶閃著光芒,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但志乃不在意,他靜靜地等牙下一句話。

 

  「……為什麼……」

 


  「大家忘了我的生日………」牙愈說愈小聲…

 

  成為下忍後,大家都成長了。

  有著各自的夥伴,有各自的行程及任務。

  牙的願望不多,只是希望在大家各自的生日裡,大夥能聚在一起,聊聊天也好。

 

  這是…牙的寂寞。


  一個內心裡不希望大夥就這樣各奔西東,不能常常在一起的渴望。

  可笑又愚蠢的願望。


  「牙。」


  志乃一臉正經地看著牙,後者卻因為說出了自已失常的爛理由,臉異常地滾燙著。

 


  「你記錯日子了。」

 

 


  「嗯……啥─────!」

  輕瀾的湖水,因為牙這麼一叫,漣漪水圈愈擴愈大……

 

  「今天不是七月二十九?」

  「是七月七日。」正好是牙你的生日。


  「騙人──!明明我家的日曆………」

  「你姐姐是個獸醫。」志乃提醒著。

 

  牙的姐姐有一個不好的習慣。

  當她沒有紙可以包藥材時,就會順手把日曆撕下來充當包藥紙……

  所以……

 

  「呀呀────── ─ ─」

  牙的叫聲再次響徹雲霄,不過比起之前,卻還要更小聲一點……

 


  當天晚上。

  志乃牽著牙的手,領著赤丸一同來到酒酒屋來慶祝。


  紅老師、雛田、井野、小櫻、丁次、天天、小李、寧次,還有阿斯瑪、伊魯卡,熱血老師-阿凱,甚至是那名不良導師-卡卡西,全來到這裡聚集。

  鹿丸因為忙著中忍考試的任務不克前來,但他也托著丁次帶了三包禮物,分別送給寧次、牙、赤丸這三位壽星。


  當志乃帶著牙走向會場中唯一僅剩的二張椅子,然後坐下。

  同時,全場的人發出近乎野獸般的瘋狂大笑,木葉村的八卦消息非常快,早已有人回來報到牙今日的最新笑話。

  志乃向紅老師點了個頭,紅停下手邊的紅酒,對著阿斯瑪異常溫柔地笑著。


  這日…整個會場熱鬧且混亂。

  歡樂間,阿凱一時忘記小李不能喝酒的禁忌,打開了牙生平第一次最混亂生日的序幕。接下來是丁次,吃東西吃到一半當場噎住,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幫他把喉間的異物取出。


  最讓大家震憾的莫過於鳴人了。


  雖然他本人已離開木葉與自來也大人出外修行,但他專程托人寄了包禮物送給牙。在眾人的好奇心下,禮物不是由牙本人親自打開的。


  鳴人送來的禮物有三本書和一張笨拙的紙條。

  紙條上以歪七扭八的字體寫著『牙、赤丸 祝你生日快樂,別忘了我生日那天要寄一樂拉麵……』等數十大字,隨著紙條寄過來的三本書分別是「青澀的十五少年初體驗」、「尋找狗伴侶三百八十二招」,還有一本「親熱天堂-特別番外篇」,上頭還印有『絕無僅有,僅此一本』等字樣。


  「這八成是自來也大人寄過來的。」

  不良老師一面這麼說,卻在瞬間抄起『親熱天堂-特別番外篇』,正大光明地放入自已的口袋。


  宴會中,每個人都有送壽星一份禮物。

  唯獨志乃沒有送給牙。

 

  眾人好奇地問:「志乃你不送禮給牙嗎?」


  『碰』一聲,在此刻響起,眾人只見牙手腳僵硬帶著赤丸到另一旁去拆大夥給他的禮物,在場二十二隻眼睛(除了寧次之外)同時帶著好奇及玩味的眼神,刷刷齊看向志乃身上。


  「送了。」

  志乃輕飲了口水,墨鏡底下藏著一抹笑意。

 


  七月七日,是牙與赤丸的生日。

  因為害怕長大,大夥各奔東西的牙,心裡再也不怕寂寞。


  這是牙生來第十四個年頭,最不寂寞的生日。

  同時,也是最讓他臉紅的一天。


    ─END─


【後記】:

  這是我第一次寫志牙文,但應該不至於是最後一次(笑)
  目前暫時就只有這篇志牙了吧,不過,希望大家能夠喜歡喔!

  很久沒有把最近才剛寫好的文拿出來貼了(茶)
  看過之前文章後記的大夥應該知道,蝶兒有個壞習慣……就是會『先苦後甘』,事先將文章早早寫好,然後再悠閒地過日子。所以之前的文章很多都是一二個月前就寫好了,但最近又開始忙起來了

  因為庫存文不多了呀…(嘆)(更難過的是最近沒什麼靈感…)

  即然如此,為什麼會說這篇志牙文是最近寫的呢?
  呃…我沒有常常在記生日的習慣,會發現牙的生日,只是某天心血來潮,看了一大堆『我是羊』大的文,然後又翻了『臨之書』…這才發現……

  親愛的牙牙要生日了呀───!(慌張)

  前面所提到的羊大,是開啟我對志牙文的啟蒙老師。
  羊大的文真的超超超好看的!風趣、搞笑,並帶著深沉的智慧。對我而言,羊羊就像是鮮網志牙的開山始祖!雖然我並不知道到底在鮮網誰才是第一位寫志牙的人,但我就是這麼覺得。

  完稿後,我把這篇文寄給羊大看,他留了一些言給我(可公開)
  
  --------------------------------

  Hi 蝶﹐,文章內有可疑的字(笑),我用藍色摽了出來,你就看看吧^_^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所以羊倒不認為需要怎樣修改情節。
  整體感覺嘛,很純情~~~好明顯這兩人經已是情侶關係(指)剛開始時不太明顯,到了牽手時,感覺就出來了。因為牽得太自然﹐而且還伉儷出現酒館中(爆)
  兩人的個性都掌握得很好啊~~~看蝶的文時,出現了兩種感覺…
  1.他們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2.他們是相戀多年的戀人。
  感覺上﹐兩人好像經已是情侶﹐但又不太像。不太像是曖昧﹐更接近是一種家人的感覺。兩種情況混合在一起﹐感覺很微妙……
  羊也不知為何會有這樣極端的感覺跑了出來﹐但就是有這種感覺……
                       by羊~~
  --------------------------------

  當我看完羊給我的留言,我忍不住害羞地笑了笑。

  對於文章中,羊大對兩人的感覺…其實羊大有說中其中一條。而那一條…當初我寫這篇文就是用這個感覺來下筆。
  就不知道大家對文中的志牙抱著什麼樣的感覺?這就留給大家去感受啦!

  再說一個笑話,當我打這篇文時,一直把『志乃』打成『志牙』…(真是瘋了呀,我…一直打錯…)

  再來還有一些有關後半部的後記。(2006.7.18寫)

  嗯,這麼說…我覺得這一篇比較屬於深思一點的文章,讀者可能要花點想像力才行。因為我並沒有把內容寫的很清楚,也許很多人會覺得看不懂。

  但如牙大叫時,吼叫的聲音會變小、紅為什麼看到志乃點了頭,然後對著阿瑪斯笑、為什麼大家在問志乃有沒有送禮時,他們倆之間的異樣氣氛…

  這些都是我沒有深深去描述寫出的。

  其實我比較想要打的文就像這篇一樣,可以留下很多地方讓你們去猜想。
  也許,那時的牙為什麼會叫的那麼小聲…是因為發現了某些人在一邊偷聽到他們的對話,牙一時無言,顏面掃地、爆紅…又也許,那時的志乃對他做了點什麼,所以聲音小了點(這麼露骨的暗示,我就不必多說了吧。)

  以上如此,光是一個小小的地方,就可以想像很多。

  也許,對讀者而言會有點吃力,呀,為什麼不寫清楚呀?不過我覺得這樣做,讀者才真正和作家有了交集,而不是只單單看文而已。

  最後,謝謝大家看完『牙的寂寞』,吾將此文送給牙當生日賀文!祝牙生日快樂!

  by凌馥蝶

  於2006年7月初  完稿
  於2006年7月初  修稿
  於2006年7月20日am1:14 修寫後記</fon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