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默聲

關於部落格
沉甸甸的雲端,陣陣的雷悶,反應所有人的心情…靜聲。
  • 27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願望【全】(佐鳴)

  「這就是傳說中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黑龍銅鏡嗎?」小櫻驚奇地看著這塊稀世珍寶,不斷地讚嘆著。

  這是第七小隊第二十一次出任務了!
  這一次他們接到的任務是保護此鏡從火之國國家展覽會,移還於原主人-龍崎家的手中。

  黑龍銅鏡。

  外表漆黑如夜,烏黑中卻又閃著星輝般地光澤。有別於印象中為一圓銅鏡。此鏡可成九角,每一角上皆有一隻飛龍鑲嵌上頭,口裡含珠,分別寫上「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九字。

  傳說,這塊銅鏡是以四神之火燃燒了數百年,並由東方青龍親自賦予神力的古鏡。據說只要擁有此鏡,在某天某時某個特定地方許下你的願望,銅鏡上盤倨的九條黑龍就會飛出,達成你的心願。

  傳說畢竟是傳說,至今也沒有聽聞有人以此鏡實現夢想。儘管如此,還是不乏閒人欲奪此鏡。正所謂迷人之處必有殺禍,這個伴隨龍崎家一代代傳下的千年古鏡,在無奈之下托於國家火之國代為保管數十年,今日約定已到,火之國才委任木葉村保護此鏡安全地送至龍崎家。

  這也是為什麼小櫻他們在這裡的緣故。

  由第五代火影親自下令,要求卡卡西所率領的第七小隊擔任此務。


  一路下來,第七小隊受到各方熱烈的歡迎……

  從火之國國家展覽會館開始啟程,到龍崎家一共花費了一星期的時間。一路上,總共中了三百七十九次的埋伏、一百九十二次的幻術,全部加起來一共敵人二千三百二十五人,附加由通靈之術所招喚出來的三隻狂狼…

  原本只要花二天就可以到達的路程,卻多花了五天才達成任務。這也難怪小櫻三人一到龍崎家後,每個人皆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至到隔日才飽足精神。

  而本次任務中,就數鳴人最為興奮、體力恢復也最快。可現在好不容易完成任務,可以好好一睹任務為B級的重要寶物時,鳴人卻又不屑地唾棄,這還是小櫻死拖活拖才把鳴人拉來參觀鋼鏡封印的儀式。

  「這又什麼好看的呀?還不是一塊破鏡。」鳴人不屑地偏過頭,但眼神卻是若有若無地飄了過來。

  「要看就直接看!這麼彆扭做啥呀───鳴人!」鳴人這樣想看又不想看的舉動,終於惹毛了小櫻,她抓狂地啪啪打向鳴人的兩頰,硬是要他轉頭看這塊稀世銅鏡。

  這衝擊性的一幕,正好落到剛進來的卡卡西與佐助的眼中。

  「白痴二人組……」佐助沉著臉,靜靜地說完這一句話,就尾隨卡卡西站至另一旁。

  「等…等一下,佐助!」一聽到佐助的話,小櫻的臉當場刷白下來。她放下鳴人,小快步地追向佐助。途中還停了下了,轉過身瞪了鳴人一眼。

  又不是我的錯!鳴人被小櫻那一眼嚇得不輕,他彷彿可以看到小櫻轉過身的同時,背後還有一個巨大化的小櫻兇狠狠地對他說:「鳴人!都是你害的!」

  不過…當小櫻離開他的視野,隨即而來又有一股強大的迫力襲向鳴人。這一次鳴人也還以顏色地反瞪回去,一種火花在空氣中燃燒,好似有焦味在兩人間盤旋,久久不散。


  這兩個人,又為了什麼事在吵了?

  看似悠間的卡卡西,先是看向鳴人,再看向佐助,在心中暗地一嘆。「鳴人,你還在那佇著做什麼,等一下儀式就要開始嘍!」

  「喔!」鳴人心不甘地走到佐助旁邊,因為看來看去就只有這個傢伙旁邊還有位置。如果可以,鳴人當然不想要站在那裡。因為…

  「!」心裡才這般罵完而已,鳴人就因為右方的人,差點叫出了聲音。他向右狠狠地撇向佐助,五指不著痕跡地擺動,要佐助的手趕快抽離。可是鳴人越是想放手,佐助的手就越加放肆,利用鳴人想要離開的空隙,手指更加用力地相握著。

  『佐助,放手!』鳴人小聲地向佐盼警告著,同時心底也暗自鬆氣,還好因為儀式的關系,光線不足,只有幾盞燈在黑暗中閃爍。要是大家看到他和佐助這般的親密,就真的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不關你的事…』說完,佐助的手握的更緊,像是把鳴人的手掌整個扼碎那般的用力。

  『你握的是我的手耶,什麼不關我的事,你給我放手啦!』鳴人用力地掙著手,甚至連自已的左手,也加入了拔除佐助左手的任務!

  「鳴人你在幹什麼呀?動來動去的…」發覺有異的小櫻,從佐助的右手邊探頭過來。她奇怪地看著鳴人左手伸向右手處,而且還一臉難過、痛苦的愚蠢模樣……這個傢伙就是愛搞鬼,明明想看的不得了,還非得我死拖活拖地過來,現在又在幹什麼呀?

  「發生了什麼事嗎?」卡卡西好奇地轉了過來,順著小櫻奇怪的眼神,卡卡西很快就了解發生了什麼事。而且這個角度……原來如此…佐助這傢伙也真是的,這樣明目張膽的。

  「鳴人,你在幹什麼?」卡卡西明知故問著。

  「這個…這個……」尷尬地僵笑在原地,動也不是,說也不是。希望他們不要發現佐助和我交纏的手呀!

  「他是在找第五代火影給他的首飾。」從頭到尾一臉沒事、冷漠的佐助開口了:「昨天這個白痴一洗完澡就倒頭就睡,是我幫他放到口袋去的。」言下之意,就是佐助好心告訴鳴人首飾的位置,而鳴人正好伸手去拿罷了。

  「原來如此…」疑惑得到了最好的解答,但小櫻卻覺得有點奇怪。到底是那裡奇怪呢?……對了!首飾明明就被佐助放在右邊的口袋,為什麼鳴人還要用左手去拿呢?

  還有問題的小櫻,正要開口,就被卡卡西打斷了話。

  「好了,安靜一點,儀式就要開始了。」卡卡西用一指手比了個噤聲,臉上的笑意在佐助看來根本就是意有所指得暗示。

  要亂來可以,但不要太超過是吧?佐助的嘴角微翹,握著鳴人的手,更不肯放開了!


  「感謝各位的幫忙,將我龍崎家的傳家寶『黑龍銅鏡』平安送達。」儀式開始了,開口說話的是龍崎家的年方九十的大長老,龍崎二郎。

  「我親愛的族人呀…我龍崎家世世代代視若珍寶的『黑龍銅鏡』總算回到它該有的歸地!在我有生之年,還能盼到『黑龍銅鏡』回歸我龍崎家……」

  「是我龍崎家世代祖先的保祐,是我龍崎二郎三生有幸呀……」大長老激憤地說到這,一張老臉淚水縱橫,好不可怕。

  「親愛的族人呀,看吧!這就是我們世世代代相傳的傳家寶。傳說,只要擁有這塊『黑龍銅鏡』就能實現願望,一圓夢想。但……」


  冗且長的銅鏡故事,聽得所有人的腦袋都開始昏沉起來,急急等待那位大嘴巴長老的致詞結束。唯有鳴人的心思完全放在旁邊那人-佐助的身上。

 

  『佐助!你到底要不要放手啦!』壓低聲音地吼叫,其實早就快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因為佐助一直緊握著手,鳴人的耐心也快到了極限。那一張紅撲撲的臉,在燭火中看起來更加豔紅。鳴人甚至可以確定,讓自已全身發燙的原因就是來自對方,因為那源源不斷地熱度,從手心那根不斷搔癢的手指,一漣一漣地傳送開來…

  一雙漆黑的雙眼,打開儀式一開始就放在鳴人的身上了。看著鳴人拚命壓抑的表情,嘴角不經意地揚起。將身軀更加靠向那即將爆發的紅人兒,佐助輕輕地在他的耳際吐了口氣:『想不想知道…黑龍銅鏡的故事呢?』


  『鳴……誰、誰想知道…!』臭佐助,不要在靠過來啦!

  鳴人努力地向後縮呀縮,卻抵不住那抹藍色身影,越來越向自已靠近。還有那若有若無,屬於佐助特有的氣味,逼著鳴人不得去回想前幾天出任務,那個意外的錯誤。

  所謂的錯誤,其實也不能算是錯誤。

  錯誤,每個人都會犯,每個人都會不小心。而自已,也只不過很小心的…,不,其實那也不是小心,但也不是故意。其實在失誤之前,的確是故意的。

  但這也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漩渦鳴人,在上上上上上一次的小小小…小到不起眼的任務上,為了劇情需要,為了任務而努力,很努力,很投入,很認真地………呃……色誘佐助(小聲)。


  那真的不是我的錯!
  錯的人在卡卡西老師身上。

  誰叫卡卡西老師要選什麼「測驗老婆對於我外遇時的反應到底是如何」的任務,還作什麼籤,還很不幸地抽到要扮演「和姦」的女子,而佐助則是變化成那名「老公」。

  我只不過一時太入戲。

  而那時的佐助眼神實在太過於炙熱,讓我忍不住閉上眼睛…

 

  但,這不表示我對佐助有什麼意思呀!


  就在鳴人第N次在心底吼叫著,佐助的手不知何時已偷偷伸至鳴人的褲腰,才稍用力,手就這麼滑了進去。

  『呀… … 』壓在喉間的叫聲,這麼也叫不出來。鳴人覺得自已的眼眶霧了起來,那種什麼都不能說、只能任人宰割的感覺,真是他x的討厭死了!


  真是可愛……黑瞳瞇成長長一線,佐助覺得喉嚨有點乾,喉結上下滾動著,需要什麼來潤溼自已乾涸的那顆心。不過,還不急。因為時候未到。

  『難得看到你這麼安靜呀,超級大白痴。』佐助這番話,果真得到他所要的效果。只見鳴人以一種「還不都是你」的表情,直直地瞪向佐助。就這麼一眼,佐助的心底就感到十分興奮。

  如果是平時的鳴人,那會這般熱切、殷勤(?)地看著自已不放呢?

  『終於靜下來,想聽我說故事了?』再次朝鳴人綻了抹微笑,即使對方的臉上寫明「我根本就不想聽」,佐助還是自顧自地說下去。

  『接下來我要說的故事,和臺上那個老頭說的可不一樣。這是黑龍銅鏡另一個傳說。』

  『你可要乖乖地聽我說完,鳴人。我想你也不希望我的手…』佐助示威地輕觸那含苞小穴,『伸到裡頭,對吧?』

  溫柔地看向黃色光影下的人兒,佐助在確定對方達到自已滿意的反應後,用只得一人聽到的音調,輕輕地述說:『以前,有一個男子以鑄鏡為名。他窮盡一生製造出無數精妙的絕鏡,每一鏡在世上皆是價值連城!但是他還是不滿足,因為那些鏡子都不是他所想要的、想追求的!他的心,是這麼告訴自已的!

  『並不是每個人一出生就能決定自已的志向,但男子是特別的。打從男子出世之時,他就知道,未來的他一定要打出一把世上無雙的銅鏡。但這麼多年過去了,男子始終打不出心中所冀望的那鏡。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堆一堆的廢鐵銅鏡,佔去了男子所有的生存空間。男子就快絕望了,可他的心仍有不甘。他決定環遊四海,期盼在大自然中收取靈感,做出那從出生開始就深刻於靈魂之中,那把世上絕一無雙的銅鏡!

  『當男子遊及東海時,東方的龍被他這股意念給打動了!它化為凡人,跟隨男子上山遊湖,只希望能幫男人一力,幫助他完成心中那唯一的願望。就這麼過了好幾歲月,一日,男子無意中與化為凡人的青龍四眼相對,就這樣一眼,男子覺得有什麼東西向他蜂擁而去,那一生一世追求的願望在心底一一顯現出來!

  『可是問題來了,男子雖然有了構思,但這麼打造也打造不出心中那把絕一銅鏡。男子煩操萬分,臉色日益消瘦。男子的一舉一動,都看在青龍的眼裡。就在男子再次鑄造銅鏡時,它化作九條青龍依附在銅鏡上,並留一言告訴男子,希望男子願望藉以所成,吾將世世代代相伴,永不分離。

  『這就是黑龍銅鏡的由來。』

  當佐助說完故事後,台上那位龍崎長老也結束了他那冗長的祝詞。


  「現在,儀式結束…」

  『聽完這個故事,你能了解我想要傳遞給你的意思嗎?鳴人…』佐助將伸至鳴人褲內的手伸手出來。

  「從今而後,黑龍銅鏡將永遠長眠,永不現世…」

  『………』事情發生的太快,鳴人還來不及消化佐助剛剛所說的話,他只能佇立一旁,看著和自已並肩的佐助。那一張明明就很熟悉的臉孔,竟如此遙不可及,甚至是陌生…

  「從木葉來的使者呀,謝謝你們助我龍崎家,將黑龍銅鏡回歸吾族!」罷罷手,長老示意要卡卡西四人走向銅鏡所處。

  卡卡西與小櫻順著長老的指示向前,佐助看向身旁的鳴人。見他臉色神情滿是困惑,也沒有前進的意思。


  知道要單細胞的鳴人了解自已的意思,似乎太強人所難,佐助難得溫柔一笑,在跟上卡卡西的腳步前,對鳴人說:『我會幫助你的。』

  『什……麼?』

  『我會幫助你成為火影,鳴人。』語畢,佐助便丟下鳴人,隨眾人走向儀式的中央。

  『佐、佐助…』小櫻看到自已的心上人來到自已的身旁,心裡高興地左右旁顧。轉過頭來,就看到鳴人還呆呆地站在原處。

  『咦?鳴人?你還站在那裡幹什麼,還不快點過來!』


  但鳴人卻像是沒有聽到小櫻的聲音,他低著頭閉著眼,放任自已沉醉在思緒中。接著打開雙眼,用那湛藍的眼,看著自已的手掌,許久許久。

  「在黑龍銅鏡永眠之前,邀請眾位請來參加封印儀式。黑龍銅鏡,雖傳有實現其願望之力,卻從未聽聞他人藉此完成此願。希望諸位能許下你們的願望,相信黑龍銅鏡能將它的靈氣分送於你,願你達成心…──」


  「哼…哈,哈哈哈──────!」


  突然地大笑,眾人尋聲看向鳴人,正在進行儀式的長老也因為鳴人這麼一笑給打斷。

  「我,漩渦鳴人!」全身散發出如太陽般的耀眼,鳴人指向佐助,大聲地宣示著:「是未來要成為火影的男人!那個什麼鬼銅鏡我才不放在眼裡,我要靠我自已的力量,成為“火影”!」

  「鳴人!」聽到鳴人這麼說,小櫻驚呼地叫著鳴人的名字。

  當然不只小櫻一個人感到驚訝,在場所有參加儀式的人都因為鳴人這般的宣示,議論紛紛。

  「是嗎?」佐助了然微微一笑。


  果然是───漩渦鳴人的作風呀!


  「這就是你給我的答案嗎?鳴人……」佐助走到鳴人的面前,下一秒,黑龍銅鏡封印儀式的第二波高潮立即展現在大家面前。

  「喔!天呀!」、「哇…!」、「好大膽喔…」這般的話語,在佐助重重吻上鳴人的唇後,絡繹不絕地傳了開。

  而小櫻更是在佐助深吻鳴人時,咚了一聲,昏倒在地。

  「我也不把那塊銅鏡放在眼裡,我的願望要我自已來取得。」意猶未盡離開鳴人那二片殷紅香唇,佐助也放聲宣示著:「而現在,我的願望『就要』達成了…」

  「……呀…?」

  「抱歉了,卡卡西老師,我和鳴人就先行回村子去了!」佐助摟著鳴人的腰,向卡卡西說明並授意後,便立即抓著鳴人直奔回村。


  「什…麼?放開我,佐助!卡卡西老師救我呀呀呀呀呀──────~~」


  事情發生的太快,眾人只覺得剛剛好像上演了什麼不得了的事,腦袋卻被搞的昏沉沉的,什麼事都對不上點。

  「這到底是這麼回事呢?」真不愧是龍崎的大長老,回神的速度快,臉上的表情也比大夥來得深意許多。

  「這個嘛…」卡卡西屋無辜地搜著頭,看著昏倒在地的小櫻,再看向那張皺紋滿臉,卻滿是趣味的長老,無奈地說:「龍崎長老,還是請您完成儀式吧。」


  年輕人的事,就留給他們『親自』解決吧。

  畢竟他們青春無限,『願望』總有一天會實現的,不是嗎?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